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四八章 播出节目
    周六早上,朱老总收到了贾鸿渐送来的一份录像带。请在百度搜索strong/strong,热门最新章节抢先阅读!在这份录像带旁边,还有一张纸,上面写着“做了一期可能会有点争议的新闻节目,特请求朱老总批示意见……”呦?这贾鸿渐还会做新闻了?朱老总挺好奇的想着,作为共和国的权力高层,他能不知道贾鸿渐的华夏高科收拾高涨?他能不知道贾鸿渐的华夏高科那娱乐当家?

    他朱老总是这个年代国家的掌舵人之一,他秉承的策略一直是“能人政策”,用二十一世纪的话来说那就是“放开,让专业的来!”别的不说什么,光是通过贾鸿渐这样一个天才的小朋友出几个主意,国内好几个濒临破产的国有厂子那就直接扭亏为盈而且还上交了大量利税,这不就说明不是国企搞不好,只是国企管理层无能么?对于能人,那是一定要放开手脚使用的,这是朱老总的一贯看法!所谓解放思想深化改革,那么再这种时候就是要松开捆绑人才、能人的教条,就是要让能人们有个可以发挥的空间嘛!

    他找了个录像机看了一下录像带里的内容,本来脸上还带笑容的他看完了以后,脸色沉重。他叫来了秘书,“通知其他几个领导同志,就说我提议这几天开个碰头会,再讨论一下酒类商品管理以及化学品管理的问题!”秘书走了之后,他痛心的摇了摇头。这国家不是没管过假酒,不是没管理过甲醇,都限定了甲醇采购范围了,都要求登记购买者名字、时间、数量了,这还出问题,他能怎么办?只能开会商量更狠的招数呗!

    接着,他的注意力转移到了录像带上,他看了看贾鸿渐随着录像带发来的那张纸,考虑了再三之后,在上面写了“已阅,原则同意该节目播放,抄送李老总审批……”

    最终在周六下午6点钟终于得到了保密通讯线路加急传真的贾鸿渐,很得意的看着手里的文件。这文件上面,共和国的两个老总都同意播放,有了这样一个尚方宝剑,他就不怕别人挑这个节目的刺了——有时候就是阎王好见小鬼难缠,如果他贾鸿渐不直接送到最高层进行审批的话,那么下面广电的那帮小鬼们,有的拖延了!

    对于此贾鸿渐自己也挺理解的,广电的小鬼们自己就是公务员,不是顶天大的,说白了他们如果拍板了这个节目能播,那么以后播出了除了什么问题就是他们的责任!这他们能愿意担责任么?不愿意担责任,那就按照上面划定的框架,然后缩小了一圈审查呗,以红线里面一公里的地方为新的禁区,过了禁区就不让播,免得到时候给自己惹麻烦。但是这么一层层的不断往界限里面弄之后,到最后的基层那就很难做事儿了!而搞笑的是,实际上最高层的中央可能对这事儿还是很开明,可以让人播的!为了避免这种状况,他干脆直接就越级打报告,直接把这第一期有可能让人找麻烦的地方送到最高层去看一遍,这最高层都没意见了,这皇家都没意见了,下面办事儿的太监们就不能有意见了吧?

    于是,紧急的,这个新闻节目的母盘就被临时调了出来,准备着晚上八点进行播送,同时在这6点的节目里面,就开始不间断的跑马灯字幕,提醒观众注意一下。

    等到了8点正,很多刚刚洗漱完的家庭打开电视打到了华夏卫视之后,只见着屏幕上出现了一个他们很熟悉的女主持——袁明!这袁明此时穿着一身黑色的女士西装,一脸严肃的说道,“观众朋友们大家好,这里是《新闻调查》。近些年我国酒类管理相当不容乐观,经过统计,几年来频发假酒中毒事件,累计死亡人数上百人!从80年代到今的假酒事件有——

    93年5月,黑龙省佳木市郊区发生一起假酒重大事件,造成多人甲醇中毒,其中7人死亡,5人失明,5人终身瘫痪……93年六月,荷兰省邹口店市发生一起工业酒精冒充食用酒精销售致人中毒案,其中四人死亡,一人双目失明,一人视力下降。八名案犯伏法,其中两人被判处死刑,一人被判死缓,五人被判处无期徒刑及有期徒刑……94年3月鄂北省金门市发生假酒案,46人中毒,三人死亡,主犯伏法被判以死刑,从犯被判以无期徒刑……94年3月,蜀川省宜冰市发生假酒案,造成8起中毒事件,累计66人中毒,八人死亡,一人双目失明,案犯被处以极刑……”

    “为何死伤这么多,并且对主犯都处以极刑,还是没办法遏制市场上假酒愈演愈烈的势头?近日,我台记者化装卧底前往了如今假酒泛滥的晋西省文县,这里是烈士刘胡兰的家乡,当地人无奈的称文县除了出了个刘胡兰是真的,其他出的东西都是假的,接下来请看我太记者卧底采访时隐秘拍摄的画面资料……”

    接着,汪海小曹小袁等人去晋西卧底的视频资料一点点的被爆料了出来,先是镇中杏酒厂的厂长非常大言不惭的说自己这边的汾酒防伪怎么怎么真,甚至就是从真酒厂拿出来的包装,接着还有拍摄到他们仓库里,什么名牌酒都有,接着面对汪海等人的疑问,这厂商哈哈大笑着表示当地的公检法、工商、质检地方的工作人员那就是养贼自重的猫儿而已,只要自己这边能上缴利税,那帮人根本就会管,因为这是发展经济……而紧接着通过剪辑,汪海等人在工商局等地方,对着当地各种领导们追问他们是否知道镇中杏酒厂造假酒的时候,他们一个个的都表示自己不清楚,说自己工作很忙,可能不了解这个状况。接着汪海又问那些领导,复述了一下那镇中杏酒厂厂长的话,问领导们那厂长说的话是真的么,那些干部们当然义正言辞的说不是真的!

    但是这个时候,换面又是一变,变成了剪辑过的酒厂厂长的画面。画面里的酒厂哈哈大小着说道:“我们这厂子已经做假酒五六年了,从来没人管,只要交税,把好处给足,那帮当官的会管我们?只要不要喝死人,那什么事儿都没有!”同时,袁明的画外音出来了——作为当地主管业务的领导,自称不知道辖内一个酒厂已经造了五六年的假酒,那么这个领导干部,要么是渎职,无所作为,配不上他自己的位置,要么他就是徇私舞弊,就是自愿充当了造假者的保护伞。具体是哪一种可能,我们并不知道……

    擦,这句话那简直就是把晋西当地的干部往死里抽脸啊!这话在家家户户的电视机里传出来之后,那都不知道有多少人纷纷鼓掌叫好了!试问谁人对无能官员不痛恨,谁人又对贪官不痛恨!这晋西文县的官员,显然要么是无能要么就是贪!反正肯定是要被痛恨的!

    这边先是对着“正规”的假酒来的,接下来那就是对着不正规的假酒来的!画面里出现了李金福那黝黑精瘦的脸,“我跟你们说,我做这个生意很久了,就讲究一个诚信!我这个酒啊,那是食用酒精和天然井水兑出来的,绝对没质量问题!”这边说完之后,接着镜头一剪辑,就是小曹拿着李金福的酒去检测,结果两项不合格……

    接着画面一变,又到了李金福的家里面,这李金福当着记者的面就在哪里混合食用酒精和井水。那环境完全说不上是入口东西的加工环境——周围尘土很多,进行勾兑前李金福等人也没给手消毒什么的,直接那就是满头油腻的用满是灰的手混合,而且还是在大铁桶里面用铁锨进行混合,混合完了铁锨直接往土地上一扔……基本上看完这画面了,谁都对散酒兴趣不大了!

    再接下来,那就是记者表示要买一吨假酒,然后就是李金福等人带着记者去偷酒,甚至还表示要把装酒的容器里面换上井水,倒打一耙的污蔑工商局的工作人员们杀良贪功!这一系列的滚刀肉形象出来之后,再外加上记者在附近农村的实地拍摄,直接让人看到了农村散酒的混乱!甚至很多买散酒喝的农民那自己都不在乎这散酒合格不合格,好像对于他们来说,这玩意儿只要有酒味,那就能喝!至于质量什么的,甚至会不会喝出毛病什么的,他们完全管不上!

    这种镜头让全国很多城市人看到了以后,那真心有种看到了过去鲁迅先生笔下看着同胞被日本人杀害之后叫好的麻木中国人一样的感觉!简直都觉得愚昧了有木有!这就是中国现在的农村酒类市场,虽然市场很大,但是绝对是非理性消费……

    华夏高科的这档新闻节目播出之后,那在全国造成了相当大的反响!晋西省的省委省政府领导们,直接责成下面的各级官员开始严厉打击假酒,同时全国很多老百姓第一次知道了原来现在假酒状况这么严重。就在这个新闻节目播出了五天,这个节目还是全国上下老百姓的聊天内容的时候,一个令人震惊的事情发生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注册会员推荐该作品,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