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四九章 死亡12人
    1996年2月3日晚,晋西省惠泽县大王镇办事处干事、58岁的解开赵在这个小年夜的时候,拿着儿媳妇孝敬专门打来的白酒喝了一个痛快。但是在喝完酒后1个小时内,他顿时感觉到头昏目眩、四肢乏力,并且伴随着胸闷、呕吐等症状,当时解开赵以为自己是喝多了的原因并没理会,而是直接上床睡觉了,结果第二天早上发现双目失明并且爬也爬不起来,家人紧急送往镇卫生所后几个小时,解开赵不治身亡。

    1996年2月4日后,惠泽县大井乡、大王镇、矿山镇、马路乡、朝阳镇等地不断出现越来越多于解开赵死前一样症状的急诊病人,死亡时间接二连三的发生。起初人们还以为是正常死亡或者是饮酒过度带来的酒精中毒死亡,并没有意识到一场灾难已经降临到了他们头上。

    这晋西省的惠泽县在黄河边上,虽然临近内蒙大草原,但是这里依旧是黄土高原的景象,地无三里平到处都是山、川、沟的组合。平均海拔1300多米,而且因为地处偏远交通不便。这里以前虽然是走西口的必经之路,但是现在国道什么的都从冀北省那边通往了内蒙,所以这惠泽县倒是一直没有怎么发展。

    这里是全国知名的贫困县,老百姓生活并不容易。山区占全县面积90%以上,全县21万人口里面,有半数年收入不到300元,人均粮食拥有量为280公斤!全县372个村公所、办事处中,有124个仍然不通公路,还有95个仍然不通电话!当地人最常用的联系方式,那还是抗日战争时期的“鸡毛信”!就是找人带上火把星夜兼程的把紧急通知送往山川中的村落。就是这样一个贫困县,其县内大部分男性住民却嗜酒如命。

    先期散住农民酒后死亡事件并没有引起太多的注意,但是接下来晋西省最常见的煤矿也出事了!这惠泽县虽然靠着黄河和内蒙,但是他们县境内也有煤矿和铁矿。国家在这边还是有两个中小型的矿场的,国有矿场那在这个时代简直就是个国中之国·厂内有自己的家属区,住的都是自己的职工,有自己的火力发电设备,有自己的电视台·有自己的医院、幼儿园、中小学、职高,基本上国有矿场的职工那进了厂之后,理论上一辈子可以不用跟外界发生联系,甚至整个年代他们喝的水用的电那都是自己厂里弄得!

    在2月5日晚,惠泽县的长平煤矿职工医院连续发现-酒后中毒事件,当时立刻就给县卫生防疫站打电话通报职工医院发现4起连续疑似甲醇中毒病例!而2月6日早,县卫生防疫站又接到电话·是大王镇、大井乡纷纷报告各自境内出现“怪病”已连续死亡数人!8点20分接到的电话,8点40县卫生防疫站领导召开紧急会议,并且上报县卫生局。县卫生局8点50分通报所有领导紧急开会,并与9点20分确定组成调查组调查。10点整,两只紧急组成的调查队组建完毕,10点no分起火速前往县内各地进行调查!

    经过一天在全县1600平方公里的土地上飞速奔波之后,2月7日下午2时40分,调查组紧急汇报县卫生局县内“怪病”缘由为大面积假冒伪劣散酒·其散酒中含有大量甲醇,为大面积甲醇中毒事件!2时5分,县卫生局紧急向县委县政府进行汇报“发现境内大面积饮用假酒导致甲醇中毒事件!毒源不明!发病病例和死亡人数正在不断增加!”

    惠泽县委县政府下午3时05分打断正在进行县委县政府领导班子会议·通报情况,之后3时15分,县委县政府领导班子召开紧急会议,并且将情况紧急上报地委、市委。下午5时许,由县委县政府临时组织的一百余名县委县政府干部、公务员成为了紧急时刻的“鸡毛信”队伍,他们打着火把、手电筒,怀揣着县委县政府公文进山,不辞辛苦的翻山越岭通知全县372个村公所!甚至还要联合372个村公所的干部们,挨个敲开全县21万人的每家每户,争取通知道每一个人一定不要饮用散酒·同时如果周围出现酒后中毒情况一定要向政府通报!

    到2月9日,三天之内县委县政府总共出动工作队员9956人次,rl通知到每户居民!同时县内各种情况逐渐汇总到了县委县政府,累计到2月9日,全县境内共死亡5人,到2月10日大年夜增加到8人!按照县卫生局的专家介绍·国外曾经发现甲醇中毒潜伏期最长为7天,也就是说截止到2月9日全县通知完毕,未来7天之内死亡人数都可能不断增加!

    到2月12日大年初二,全体县委县政府工作人员都没有放假,连县卫生局所有人一起都在工作。累计到了2月5日,基本已经没有新增病例,但是累计死亡人数已经到了12人,重伤`!在甲醇中毒致死案件中,受害者年龄最大78岁,最小32岁,男性11人,女性1人!

    2月12日大年初二下午2时许,地委工作专员赶到县委县政府,晚7时三十分,省政府副秘书长赶到惠泽县委县政府。同时,惠泽县技术监督局联合工商等单位,全县境内11个重点乡镇的个散酒摊点进行突击审查,共封查、销毁不合格白酒累计0'!

    老百姓们看着查封销毁的场面,无不拍手称快,有的人感动的说要不是政府反映的快,那大都要遭殃。但是他们不知道的是,现在在省政府副秘书长的心里可是没有一点的自豪!这个叫做张泽栋的副秘书长此时知道,要不是前些日子华夏卫视的那个节目抽了整个晋西省基层的脸,那晋西省委省政府就不会恼羞成怒的连着下了好几个文让基层加紧对散酒、假酒的打击力度,同时反映速度也要加快。如果不是这样,那这次惠泽县委县政府能这么给力的迅速控制住局面?如果这次控制的慢一点,那死亡人数搞不好就不是12人了,那搞不好要上20,要上30的!那样的话,县委县政府的人肯定要一撸到底没得说!

    此时控制住了局面很多人松了一口气,但是公安机关却没有松气,他们正在加紧的破获这个案件!而此时的李金福,那已经感觉到了自己事情败露了!他之前以合成燃料厂的名义购买了3吨甲醇,然后勾兑出来了8吨左右的白酒,以每斤18元的价格卖出去了多斤!也就是15吨还多!

    到了2月5日的时候,在外面村里游走卖酒的李金福老婆听说到有人喝酒喝死了,当时就做贼心虚的觉得是自家酒的问题。她当时也顾不得把剩下的几百斤酒卖掉,赶忙回到了徐家村买得那个仓库。

    “他爹!不好了,我听说大王镇那边有人喝酒喝死了!是不是咱家酒的问题?那边儿我可是卖了700多斤出去呢!咱家酒里面的水可是泡过死老鼠的!这在以前得叫尸水吧?肯定是这个弄出事儿的吧?咱俩咋办啊?”

    “就你事儿多!咱家酒绝对没问题!”李金福面带凶光的说道,虽然此时这么说,但是他心里也在打鼓。他联想起来了以前给自家当工人的老蔡,那喝过了甲醇勾兑的酒之后也有中毒的迹象······当时他看着小舅子没事儿,以为是老蔡自己的问题,现在看来,这甲醇还真的有毒?想到了这里,他也开始心虚了,赶忙找了小舅子把勾兑好剩下的5吨多白酒都倒到了泡着死老鼠的井里,然后就让小舅子赶紧闪人,谨记着,他也收拾了细软,带着老婆就准备走西口!

    到了2月5日,这李金福已经带着老婆跑到了内蒙离东北最近得一个城市——通北市,这通北市距离东北的省的省界也就200公里,过了省界再往东200公里,那就是吉岭省的省会长青市!到了哪儿,他就不信警察还能抓的住他!这几天连续跑下来,让李金福和老婆劳累不堪,他准备在这通北市找个旅馆稍事休息一下,然后再赶路。

    可是谁知道,刚住进一个招待所,睡下去还没三个小时,大门就“砰”的一下被踹开,接着门口冲进来了十几个五大三粗的汉子,一个扑一个的就把李金福和老婆死死的压在床上动不了!动不了还罢了,这些五大三粗的汉子们还一个个的用反关节技,擒拿的李金福和老婆动都动不了,疼的直喊!

    这边抓获了案犯李金福之后,晋西省委省政府以及惠泽县委县政府这才通知了媒体这边发生了事情——别惊讶,这年头不是2012年,没网络,没爆料的地方!而一个县里面是不可能有新华社或者别的什么大报纸的分社在的!这内部不往外透露消息的话,外面想知道都没地方知道!

    到了这个时候,华夏卫视的袁明等人,那才惊恐的知道了晋西省居然出了假酒案,而且还死了12个人!

    列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