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五零章 统一口径以及愚昧
    华夏卫视的袁明、小曹、小袁等人那是紧急的组成了前线采组,开上了刚刚从澳大利亚进口买回来的sng卫星直播车那就上路了!这sng卫星直播车有什么用?简单的说来,那就是直接在前方现场拍摄的过程中,信号就会被sng卫星直播车进行个数字化预处理,接着就世界通过车顶的蝶形天线上传到卫星,接着再从卫星发回总部,于是这样就有了一个几乎无时差的现场直播!

    如果没有sng车子,那么要采访一个新闻,只能是等着前方把视频拍摄好了之后,再把录像带送回来,那时间可是没办法省了,最多就是有个微波转播车,也就是像传统的无线电视一样,靠微波传送信号,可是这传送距离也有线,就像是上沪的东方明珠塔,那么300多米的高度,也最多只能覆盖到长三角而已!这要是在地面上,阻碍物更多,传送的距离更会受到限制了!

    这边小曹袁明等人在三个司机的陪伴下,人歇车不歇的赶往晋西。这年头那高速公路可不,不像后世到处都是高速公路。这个年代那多的是国道、省道,这种地方那速度开到了个60就差不多最高了,那真心比不上高速的速度快,而且路上的状况更多变,唯一的好处就是更容易碰到路边的店什么的,这方面要比高速公路好一点。

    开了两天之后,从澳大利亚进口的“环球视野”牌sng车子被一路开到了晋西。到了晋西之后,一行人又走各种盘山公路,总算是在消息报出来的3天内来到了惠泽县!当他们刚到了惠泽县后,打电话跟总部保平安的袁明惊讶的得知中央8个部位居然联合下了文件!甚至还有江老板那也亲自做了批示,还在关注这个事情!

    原来经过突击审问,知道这个李金福买酒那都是随便乱卖,貌似还卖给了外地的批发商,这个消息上报上去可是把人吓到了!要知道这个惠泽县那可以说是正好在秦晋蒙三省中间·左可以传到黄土高原省,上可以传到内蒙,甚至还有华北、东北!这也还好李金福的假酒只卖掉了三吨左右,这要是卖掉了十几二十吨·那绝对是全国都要头疼的事情!

    其实本来李金福的这个案子,如果没有贾鸿渐他们华夏卫视提前做的假酒新闻的话,那么这次估计不会有来自中央的高度重视,也许就是省内重视一下就完了——就像是以前历年的假酒案,什么时候有过中央的意见了?也就是到了98年那次的时候,这才因为闹得太大了一下20多个人死亡,才引起了中央震怒!

    如今因为贾鸿渐他们提前播报过·本来中央就想着靠贾鸿渐的这次曝光来让各地自己管紧一点,结果这才播完五六天这边就出事,这是顶风作案怎么的?谁在中央谁能不怒啊!连中央台的《新闻联播》那在国内新闻的部分都是连续播报这次假酒案了!这次假酒案发之后·全国的工商、质检等等8个部位展开了联合执法,那简直就是要把假酒在中国大陆上赶尽杀绝一样。虽然这种事情让袁明很想吐槽一句“你们早干嘛去了”,但是不得不说就现实而言,迟点联合执法总比没有联合执法好。

    也许是因为这次的事情太大了,也许是之前华夏卫视的名头太响亮·当袁明等人开着sng卫星直播车打着华夏卫视的名头去采访惠泽县委县政府的时候,那县委县政府负责接待的同志一直就说领导们在忙在忙,反正就是没人能接受采访!袁明他们又想找找当地的媒体看看他们的评论·结果从上级的地级市报纸一直看到县委县政府的机关刊物,那都没有一篇报道——不,还是有一篇的,也就只有一个豆腐块大的一篇而已!

    考虑到相关的官员可能此时不太好发表意见,袁明他们最后准备去堵县委宣传部门的领导,结果堵了两天那都没堵到人!最后大家觉得这样也不是个事儿,商量了一下之后,小曹和小袁两个人下乡去采访老乡们,袁明这个知名主持则是在县城里面寻找机会,甚至可以去上级的地级市寻找机会!

    袁明他们考虑来考虑去·觉得公安局方面应该是个比较好突破的口子——毕竟公安局这次没犯什么错,反而是有功的,对吧?他们的戒心应该小了吧?结果想办法打电话给了县公安局的局长,局长拒不接受采访!这好说歹说都不行,最后气的知性美女袁明威胁那局长要把现在通话的内容放到电视上,这局长才勉强答应了见面采访。

    结果谁知道见面采访了之后·在那县公安局的局长办公室里,局长就跟迎接上风一样,客客气气恭恭敬敬的给袁明等人起茶倒水,然后就不说话了!袁明怎么问,对方就说“上面有纪律,说是要统一口径,这采访真没办法来,只能聊别的和喝茶……”

    虽然说这样的场景也都能做成新闻播报去,但是这种画面播报了没意思啊!观众在乎的是事件的发而不是要看官员们怎么说!袁明采访官员们不是还为了了解一下具体进展么?

    而在另外一面,小曹和小袁俩人一个当记者一个当摄影师下乡了,这下乡两个人自爆记者身份,然后随便跟老乡聊天,结果谁知道还真拍到了很多意外的镜头——比如说老百姓那一个个的都在猜一共死亡了多少人,虽然政府公布的是死12人重伤六人,但是有的老百姓猜是30多人,说是如果超过18个人还是多少人,上面领导就要负责任。有的说自己听xxx亲戚或者朋友说,某个乡某个村因为正好请客用了散酒,结果一下赴宴的人都死光了……

    甚至光是小曹小袁俩人下乡了5个小时的时候,那听到的民间谣传数据就越来越夸张,刚开始从二三十人变到了六七十人,接着到了**十人,再就是到了一百多,最后那都是几百人了!反正所有老百姓都说政府说的数字肯定不对伴随着共同对死亡人数的猜测·老百姓们还表达了对“大盖帽”的极度不信任。有些人说“大盖帽就知道收钱不干活”,有人说“那些大盖帽的就知道打白条不给钱”,还有人说“这帮人就知道各种苛捐杂税”!

    反正光是看着这接受采访的老百姓们,那一个个的都从侧面显示了基层干群关系不是太好的信息。在采访的时候·小曹小袁听到了不少谣言,比如说什么“大盖帽去大王镇打草坪人家里蹭吃蹭喝,结果喝死了”还有什么“打草坪子村那边儿一家人死了个老头儿,结果办白事请亲戚朋友来,结果用的还是老头没喝完的散酒,然后全部亲戚灭门了……”

    虽然这一句句的都是听说,听没有事实依据·光是靠想的也知道是以讹传讹的多,但是这些谣言里面不约而同的都提到了打草坪子!这就是线索!当时小曹和小袁就赶往大王镇的打草坪子村,到了那村里面之后,打听了一下谁家有喝酒中毒的人没有,结果就打听到了两家。

    第一家去问,结果知道是老头儿看着快过年了,去打了10斤白酒准备过年的时候喝,结果晚上刚喝了两口身体就有反应了·此时正好政府派过来的工作队来了,这老头居然对工作队说,这酒是他自己打的·要喝也是他自己要喝的,如果死了不关政府的事儿,然后就又喝了半斤白酒,结果半夜睡梦中就死了……

    还有另外一家,也是老头儿不听劝,家里买的酒不多,就5斤,喝了一斤,死了。死了之后,刚把老头儿丧事办完·当天晚上那大儿子心疼酒钱,把剩下的四斤酒拿出来喝了大半斤,结果眼睛瞎了一直不说,一只手还残废了!

    看着这两个采访的事例,小曹和小袁那都不知道说啥了。为啥这些农民们明明知道酒有毒,还舍不得浪费去喝呢?这喝了是要命的啊!有命在·那几块钱几十块钱是可以再赚的啊!甚至农闲时候去打工搞不好很快就能赚回来,为了几块钱几十块钱就把命丢了,或者弄得成了残废,几乎丧失劳动力,这值得么?

    到最后,小曹和小袁把录像带带回县城的时候,那还是默默不语的,两个人都搞不明白,这不是明明已经到了20世纪末了么,不是都解放多少年了么,怎么这些山沟里的农民给人感觉却是朴实到了愚昧的程度呢?这命和钱哪个重要分不清么?

    小曹和小袁不会明白,这个年代岂止是农民愚昧,连国企的工人都不见得好到哪里去。特别是北方一些国企分量中的省份、地市,在那边,比如一个大国企就占了整个城市一半多人口的地方,那边的国企子弟一生下来就是在国企里,上学的都是厂里的子弟,自己的老师就是老爸当年的同学或者邻居,可能抄电表的就是当年楼下王伯伯家的那个大哥哥。等到子弟们毕业了,他们要不能免试就入厂,要么就是老爹老妈提前退休,他们就可以顶替爹妈进厂,未来找的老婆也是厂里的。在这种情况下,要是没了个厂子,让他们去人才市场找工作,他们死都不会去!

    因为在他们的印象里,只有国有厂子才是依靠!只有人找自己的厂子依赖的,从来没有出去找工作的!哪怕找不到工作要饿死了,那大家也都是排队在家属院儿里托关系找个在厂里家属区里当保安当清洁工的工作,绝对死都不会想的到要去社会上找的!社会上那是孤零零的,是没依靠的!而厂子那是家一样的存在…···

    这种想法看法在南方人看来很搞笑,在21世纪人看来很愚昧,甚至在ko年后的这些人自己看来也土的好笑,但是这就是现在北方国企工人的现状…···

    列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