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五三章 贾鸿渐的野望
    这回华夏卫视的这个新闻可以说简直就成为了中国酒类管理的一个分水岭,在这之前好像对假酒管理虽然“严格”,但是不知道怎么,总是各地假酒横行。(,更快更好)但是经过华夏卫视播报之后,一时之间也许是很多基层干部发觉到了假酒对自己的位置有威胁,外加上峰层层压下来的任务和指示,一时之间打击假酒那真心成了全国的风潮,至少短期内可以预见到未来一段时间内假酒特别是含有甲醇的假酒在国内那会销声匿迹一个阶段。

    对此贾鸿渐也是感觉到有点惊讶,要知道历史上这个事儿那是要到98年才能在晋西有一次的假酒案之后才出现。那次历史上的假酒案可是死了二十多人,累计住院人数都有200多人的!而且贾鸿渐印象里面,那在98年之前的96年和97年,都是各地连续出了几次喝假酒死人事件的!所以,从某种角度来说,不说功劳怎么样,起码贾鸿渐和华夏卫视的确为中国老百姓少喝假酒出人命的事情出了一份力了。

    贾鸿渐心情稍微有点沉重,但是小曹小袁等人那心情就超级沉重了,连续几天他们俩上班那都有气无力的,袁明等人劝了也没办法,最后贾鸿渐听说了之后,干脆亲自找他们聊天了。“怎么了?是觉得自己还有没尽力的地方?”他问道。“贾总……”小曹先开口了,他想了想说道:“我就是觉得吧……如果我们当时找到了李金福犯罪的证据,把他提前送入监狱就好了,那样起码现在就不会有着这12个人死了,也不会有6个人重伤了……”此时小袁也深深叹了口气说道,“我也是,我总觉得吧,是自己害了那18个人。如果当时我们做的多点,他们也许就没事儿了……”

    听到了这里,贾鸿渐明白,他们这俩人是属于一种类似“幸存者的内疚”。比如说一家人开车出了事情,比如说掉河里了,某个坐副驾驶的人得救了,但是其他家人去世了。然后这个得救的人很快就产生一种内疚,会觉得自己当时要怎么怎么,家人也许就不会出事了,哪怕此时的事实是他什么也做不了,但是实际上他还是会这么内疚。甚至很多事情上都会产生这种幸存者内疚,甚至比如说是裁员——一个留下来的员工面对大规模裁员时候被裁掉的同事的时候,总是觉得尴尬,总是觉得自己好像“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才能保留现在的位置,总会觉得对不起被裁掉的员工,甚至面对大灾难的时候,急救人员和救灾人员也可能会产生这种幸存者内疚——觉得自己当时多做点什么,是不是就能做救活一个人,如果自己不睡觉的话,那是不是能更多救几个人。这种有点类似创伤后遗症的心里问题,那就是现在小曹小袁身上正在发生的。

    为此,贾鸿渐是准备让这俩人去接受一下心理治疗。不过这倒是有个问题,那就是在这个年代,很多人还觉得需要心理指导那就是有精神病!别说是这个年代了,就是21世纪一个普通人一听说谁谁谁要接受心理治疗了,那第一时间就会感觉对方是不是有什么心理问题是不是个变态之类的,下意识的就想远离。而且在这个年代,还有很多理念跟21世纪开过眼界的国人不同。比如说这个年代可能还会觉得创伤后遗症是一种娘娘腔的表现——以前什么从战场上下来的战士,从来没听说有什么战场后遗症嘛,就算有,只要够爷们儿很快就能克服啊!这克服不了的不是内心脆弱就是娘娘腔,怎么跟小姑娘一样柔弱的?

    此时这小曹小袁就有点这样,两个人一听说贾鸿渐要安排他们做心理治疗,当时一个个的都扭头,那表情就像是贾鸿渐当他俩犯了精神病一样!对此贾鸿渐只说了一句:“这个不会对外说的,表面就说给你们俩放假了,毕竟你俩也劳累了这么就,放松一下还是需要的,而去找心理医生呢,这事儿不会跟别人说,也不是说你们脑子有毛病,而是说就找个老头儿跟你们聊天,解开你们的心结而已,没别的啥,放心!”

    不过哪怕就是贾鸿渐这么说,这俩人那还有点不乐意,一个劲儿的说不用放假,说自己纯爷们儿,说自己能克服。“克服啥啊,就像是感冒了,你们自己能克服,但是哪儿比的上吃药来得快啊?行了,就听我的吧,这是命令!”最后,也就是看贾鸿渐下令的面子上,这小曹小袁才算是勉强的答应了下来。

    这边处理好了小袁小曹之后,华夏卫视在外界那已经是声名鹊起了。如果说之前的华夏卫视那还给人的感觉是一个娱乐类专业户的话,那么现在,这华夏卫视就又给人增加了一个新闻专业户的感觉。这华夏卫视,让人感觉好像不做新闻就罢了,要做新闻那就敢讲真话,那就像是能一鸣惊人的样子!而到了此时,已经回到了上沪电视台的殷海荣等人,那才在惊讶中琢磨出来了点儿味道——感情这华夏卫视之所以不叫上沪卫视或者什么别的,就是为了不限定自己只在市内报道啊!

    一般情况下,某个省级台那只会负责自己省级行政范围内的各种新闻,外地的新闻虽然会播报,但是绝对不会排什么采访组去的!而这华夏卫视就不同了,看着那晋西有事,华夏卫视直接财大气粗的派刚买来的sng车过去,这简直就是要把全国都囊括在自己的控制范围下啊!这份野心,那实在太出人意料了!

    没错,之前贾鸿渐之所以要把这个电视台给命名为华夏卫视,除了表示是跟华夏高科一个派系之外,最重要的就是不想把电视台给困在自己的上沪行政范围之内!后世的省台,那基本上只管自己的一亩三分地,除了野鸡台以外,别的台基本就没有覆盖全国的。这种做法让贾鸿渐觉得完全就是“社会主义残留”,就是以前计划经济时期各个电视台只负责自己范围内播报的一种残留!就是一种地方主义——自己只管自己的一亩三分地,自己不去碰别人的馅饼,别人也别来碰自己的!

    这样能有竞争么?这样能有互相之间的促进么?也就是到了21世纪头十年的中期,在体育播报方面一些省台才开始意识到了全国范围的重要性,才结成了一个所谓的体育播报联盟,互相共享资源,为的就是跟央视进行竞争。在这个年代,还没人意识到这个问题,央视就是天然的覆盖全国,就是着眼全球,那为什么华夏卫视不能?

    甚至华夏卫视为什么不能做大到像是日本的电视台一样,某种程度上“兼并”掉中小的电视台,然后让他们转播自己的节目?这样形成自己的电视网,那不是比央视给力多了么?比如说华夏卫视本台专做娱乐,那某种程度上收购了芒果台之后,为啥不能把芒果台做成新闻台?就是华夏卫视新闻台,那多给力啊!甚至也不是不可以把娱乐转过去,然后华夏卫视本台变成新闻台。到时候华夏卫视和芒果卫视两个上星台都是华夏派系的,这不就是一种变形了的中央台么!到时候打开电视,50个频道里面有30个都是华夏卫视相关的,那多过瘾!

    全国范围内轰轰烈烈的打假行动还在继续,袁明等人此时虽然也在跟踪新闻,但是已经不像是原先那么累了。她终于有时间可以回家一下,从住在办公室的状态下改变回正常状态。这天准别回家的袁明,收拾好东西之后,拎着行李本来想离开电视台的,但是走着走着,不知道怎么就走到了贾鸿渐办公室门口了。

    当贾鸿渐准别回学校的时候,打开门正好看到举着手想敲又没敲门的袁明。“怎么了?找我有事儿?”贾鸿渐笑着问道。“也没什么事儿……贾总,那什么……我们新闻工作室,以后还保留么?”她问道。“保留啊,有突发新闻的时候就做一下,平常太日常的新闻就不用做了,不过如果你们能找到素材的话,那就一周做一次,如果有突发事件可以暂停台内所有准备播的节目,当然了,这突发事件要足够大……”贾鸿渐笑着说道。

    “好咧!谢谢贾总!”袁明顿时就开心了起来,她的梦想就是要当记者,就是要做新闻,如今这个新闻工作室能保留下来,那对她就是最大的利好消息。“对了,贾总,你让我们拍我们自己做新闻时候的素材,这个是干嘛用的?”开心的时候,另外一个小疑问出现在了袁明的心头。

    “恩?”贾鸿渐想了想这个问题要不要提前说,最后决定还是说一下吧,“这个么,以后用来拍电视剧。我想到了一个主意,一切以真实为基础,一个讲新闻人幕后工作的电视剧,比如名字就叫《新闻工作室》,讲的就是比如社会上有突发事件了,咱们新闻人怎么进行采访,怎么突破阻力,又会碰到那些问题,把我们的工作相对戏剧化一些之后,展现给普通的老百姓看,这不挺有意思的么?”(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注册会员推荐该作品,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