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七五章 惊人的开场白
    啥?让贾鸿渐当客座讲师?当时那党委书记成天泉就提意见了,“这不行吧?我们复旦大学那又不是路边的随便哪个大学,一个没有什么学术成就和学术背景的人怎么能来我们这边当讲师?哪怕是讲师我们这边也是起码985大学硕士毕业留校的!”对此杨家福笑了笑说道,“程书记说的是,但是我们也要不拘一格降人才嘛!学术成就什么的,我觉得有了美国第一家庭的信,这已经能说明他的实力了,大家说呢?而且我的意思也不是现在就发放聘书,可以让他先给我们试讲一堂,我们听听效果怎么样嘛!现在你们也不是不知道,咱们学校里面的管理学院,那主要就是培养企业管理和未来事业、机关管理人才的,这各种需要谈判的地方都很多,咱们现在用的教材还都是85年恢复管理学院的时候,咱们老师们自己写的,国外那些教材说白了大家也明白,不太适合国内的环境,这现在明显有个人才在眼前,不珍惜回头要是被别人抢去了那……”

    成天泉等人想了想,的确也是这样。如果说贾鸿渐要上覆旦,然后被北大聘请为了讲师,这好像是涨覆旦的脸——覆旦的学生都能给北大的学生讲课了,这不是覆旦给力么?但是问题是,这两边跑的长了,贾鸿渐能没一点想法?哦,墙内不香墙外香,外人能看到他贾鸿渐的好,内部人看不到。那回头他要是被人鼓动几句,退学了什么的,跑去北大了,这不是反而覆旦丢人么?想到了这里,那成天泉等人除了点头还能有什么办法呢?

    不过最后成天泉是这么说的:“要他来当讲师那也行,不过得找管理学院的教授、副教授们都过来听课,之后咱们咱来个全体投票,大家都同意才可以!”杨家福想了想,也就点头了。毕竟如果贾鸿渐来当客座讲师的话,那怎么都算是管理学院的一个教职工了。那还是要注重以下本校管理学院教授副教授们的想法的。

    于是,当贾鸿渐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那对方传来的就是让他去给覆旦大学相关管理学院的老师们讲一讲谈判的事情,基本上这玩意儿在贾鸿渐理解里,就算是个报告外加讲座的模式?此时的他下意识的就开始想着这个讲座加报告会要怎么弄,而他身边的爸妈外加叶静那倒是开心的不行不行。

    叶静此时水灵的大眼睛眯成了一弯新月,从浓密的睫毛后面出来的温柔自豪的目光打量了贾鸿渐许久,接着她又看到了苏萍,想了想直接就恭维道:“鸿渐能有今天这步。完全都是叔叔阿姨的功劳!叔叔阿姨在鸿渐小时候为了培养他肯定用了不少心血吧?”嘿!要么说女人都是政治生物呢,她们好像天生就能敏感的感觉到各种关系网络和增进关系或者败坏关系的节点。此时的叶静那算是刻意讨好苏萍和贾刚了。而苏萍和贾刚此时那更是有点锦衣夜行的感觉,巴不得被人恭维呢!当时两个人就跟叶静热情的诉说起来小时候教育贾鸿渐的事情了。

    这边贾鸿渐的心思都在琢磨讲座要怎么弄,按照他前世在学校里面听的那些讲座的经验,以及工作之后在公司接受的那些外来大能的培训什么的,他基本上想出来了这讲座怎么弄——基本上就是稍微连带实际的讲一些小知识点,以炫耀为主。不像是教学的时候,要弄出来一个完整的体系,讲座里面那就是“概论”,随便找个切入点。然后联系现实,弄几个惊奇一点的故事,然后说的发人深省一点,让别人觉得他贾鸿渐很有料,听的人同时觉得听完讲座回去还要琢磨琢磨回味回味,那就够了!

    贾鸿渐琢磨完了之后,看着那边儿家人和叶静兴奋不已的再说着什么。诶,怎么叶静跟爸妈在一起看起来反而像是一家人了呢?贾鸿渐不禁有了种错觉。

    要去覆旦这种学府做报告,那肯定是要预先准别一下发言稿的,贾鸿渐虽然很能吹。不过万一现场卡壳了那就不好了,有个演讲稿的话,怎么也能显得认真一点不是?这边贾鸿渐回了屋,开始认真的准备稿子。那边叶静陪贾鸿渐的爸妈聊完了之后,倒是也到了贾鸿渐的屋子,开始非常温柔的帮着贾鸿渐弄发言稿。

    用了大概一个多小时,贾鸿渐两个人就把发言稿弄得差不多了。弄好了之后,那叶静两眼迷蒙的看着贾鸿渐,那眼神绝对是发春的样子!那简直就像是为贾鸿渐着迷了一样!“鸿渐,你真厉害!”大小姐美少女一边发春一边崇拜的说道。

    等到了两天后,贾鸿渐来到了覆旦的时候,正好是个周末,在人科的南校区的史带楼里面的一个报告厅里那坐了不少的人。贾鸿渐跟着常务副校长来到了厅门口的时候,看着里面那百十来人还有点小惊讶呢。“呵呵,我们学校就是教授和副教授多,鸿渐同学请进吧……”贾鸿渐想了想也是,这么大的一个学校,教授和副教授少了那还行?他前世读的大学,那老师基本不是教授就是副教授呢,最多也就是英语老师是个本科的讲师,结果教了一年就去考验了,贾鸿渐的英语老师就变成了一个英国胖妹子。

    进了厅之后,这贾鸿渐坐到了前台,看了看设施。这史带楼的小楼里面设施还不错,虽然还没有后世的那种可以连接电脑的投影仪,不过有可以直接放书上去的那种投影仪。具体这玩意儿叫啥名字贾鸿渐不知道,不过他知道投影仪之间的区别——一般中小学用的比较多的是那种“透射”的投影仪,需要用透明的胶片在上面写字,然后光线透过胶片经过反射投影,而一般高等院校里面用的比较高级点的,那就是可以直接把不透明的书直接放在投影仪上,然后页面上的内容可以直接被投影出来的,现在这史带楼里的投影仪就是这种东西。

    然后桌子上放着一只激光笔,就是未来几年小朋友开始玩儿的躲用来逗猫逗狗的那种激光笔,这玩意儿基本上现在都是大学老师用的多,代替教鞭用的。没有无线的微型话筒,只有一个放在桌子上的有线话筒,背后是四块可以移动的黑板。总体来说设施还行。

    贾鸿渐这边把自己的发言稿拿了出来,然后示意工作人员自己不需要投影仪什么的。接着常务副校长双手做下压状,很快场面就安静了下来。贾鸿渐这就要开始进行谈判讲座了。

    他先是环视了一下在场的这些教授们副教授们,尽量给每个人都留下来一个彼此有视线接触的印象,接着,贾鸿渐非常谦虚的说道:“在线后学末进,没什么本事,本来也没资格来这里跟诸位老师做讲座。但是因缘际会,正好在玻利维亚参与了一个禁毒项目,这个事情被咱们校领导知道了之后呢,领导非常热情的邀请我来跟大家分享一点在国外做谈判的经验心得。说实话,区区真是忝列于诸位身前,但是校领导的面子不能驳,因此小子也就斗胆来这里讲述一下我个人的经验和心得,肯定有很多不到位和错误的地方,希望诸位老师能够大力斧正……”

    啧啧,看看人家贾鸿渐说的话!那真是绝对能让知识分子们听了全身上下舒畅的!这低姿态一出来,那些老师们明显脸上就带了笑容了——本来嘛,他们都是国内知名的教授,现在突然被找来听一个高中应届毕业生的讲座,这是搞哪样?谁心里都肯定有点不爽,有点来找茬的潜意识。但是现在听听贾鸿渐说的话,那人家已经够低调的了,这还需要找茬嘛?给人家后辈一点面子嘛!而且看看人家的用词,“忝列”这个词用的多好!什么叫忝列?就是说“觉得自己站在这个位置觉得很羞愧很脸红”,上下句一联合,那就显得贾鸿渐说的是觉得自己才疏学浅,居然跑到这里来给覆旦的老师们开讲座,他觉得自己能力不够,是被硬请上来的,然后很忐忑很脸红觉得会丢人……这多低调啊!多孺子可教啊!

    只不过,令他们惊讶的是,贾鸿渐接下来的一句话直接让他们很爽的那种心情荡然无存了——“刚才我说的这段话呢,就是一个很经典的谈判流程,目的就是为了让诸位老师能够接受我,放弃内心潜意识可能的抵抗。所以说,没错,刚才那段话,其实就是谈判的一种,为了争取你们内心尽量站在我这边而做出的谈判!”

    啥?刚才那段低调的话是谈判?这小子……这小子什么意思?不过他这话说的好像是有点意思啊!难道,难道这小子真的有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