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七七章 聘书
    贾鸿渐的这个演讲那是相当成功的,在这次演讲中,贾鸿渐并没有什么像是讲课一样的先从概论入手然后再进行分析,反而是直接就从例子入手,然后引到理论上。这种取消了传统讲课风格的贾氏讲课风格,不得不说相当吸引人的注意力,虽然看起来好像没有什么章法,但是不得不说非常有趣!

    在这次演讲结束之后,在贾鸿渐不知道的情况之下,那些教授们副教授们纷纷给贾鸿渐这次讲课打了个分。最后一百多号人里面,有九十几个那都赞成让贾鸿渐以后当客座讲师!可以说着就是多号人那基本上都是认同了贾鸿渐的实力的!这打分的结果非常惊人,同时校领导们此时也算是吃惊的很!

    之前也就是杨家福一个人主张聘请贾鸿渐的,像是成天泉等人那都是不太看好贾鸿渐的。可是经过了这么一个试讲之后,他们一个个都不得不承认,贾鸿渐的确是有这个水平,是有这个能力的!甚至别说是客座讲师了,就是聘用下来当正职讲师那也不算是不称职!于是很快,这还没被教育部认可将成为进入覆旦保送生的贾鸿渐,那就居然已经收到了一份来自覆旦的聘书了!

    在这份聘书上写着“经复旦大学校长办公室、党委办公室研究,今决定聘请贾鸿渐同学为我校特聘客座讲师,聘期4年(1996年8月1日至2000年7月31日)。希望你加强自身修养,珍惜自己的工作岗位。履行教师神圣职责,牢固树立百年树人的意识,扎扎实实的工作,为人师表、教书育人,为实现我国教育现代化而贡献自己的力量!”

    “啧啧啧,看看这聘书写的……诶?为啥是写我的名字?”贾鸿渐不经意之间卖萌了一下,他这时候才是真的发现,怎么这聘书上写的是他的名字?此时当他抬头看到送聘书来的杨家福等人的时候,只听着杨校长笑盈盈的是如此说道的:“呵呵,在上次加同学来了学校开了一个讲座。分享了自己的经验和心得之后,我们学校管理学院的那些教授们副教授们,都是对咱们鸿渐有非常高的评价啊!大家事后还开了一个讨论会呢,大家都说鸿渐同学说的好,又跟现实连接的紧密,又非常深入浅出,甚至有的教授都提了,说咱们鸿渐同学要是年纪大点就好了,那样我们学校就可以聘请鸿渐同学做为老师。那样让鸿渐同学来开一门专门讲谈判的课,这对我们学校管理学院的同学们都是非常好的嘛!相信那些未来会走到各行各业领导岗位的同学们。也会热烈欢迎贾鸿渐老师的嘛!当时这个教授这么一说,其他的老师们纷纷表示赞同,后来不知道是谁提议的,那些老师们纷纷来我们校长办公室进行反应,说是一定要让我们校长办公室的破例聘请贾鸿渐同学作为老师,实在没有编制的话,客座讲师也行啊,怎么说也要能给我们学校的学生们带来贾老师的课程啊!所以这不是……”

    嘿!看看这校长多会讲话!本来就是他这校长亲自要找贾鸿渐来当老师的,可是人家就能说的是全管理学院的老师一致推举的。甚至要说成是为了学生的未来而推举的。同时还暗示了那些管理学院的学生们以后都是要走上各行各业领导岗位的——这背后的意思是什么?那不就是说,贾鸿渐如果答应了,那以后就会有各行各业做领导的“学生”了?这基本上那就是从各方各面都说着话堵住贾鸿渐可能拒绝的地方,这还不叫会说话?

    当时苏萍、贾刚还有叶静等人那就被这杨校长的话说的兴奋的一个个都看向了贾鸿渐,那眼神简直就是在催促着加红家你赶紧答应下来一样。可是谁知道此时贾鸿渐却是不紧不慢的问杨校长道:“校长,聘请我当客座讲师的话,不知道我有什么教学任务么?”“呵呵。这个当然有,但是确切说起来的话,也就是开四年的一个管理学院公开课,讲谈判的。内容你可以自己选。教科书呢你也可以自己订,如果市面上没有合适的教科书,你也可以自己写一本,我们学校的出版社给你出版,然后你可以把这本书定为是指定的教科书……”

    嘿!这小恩小惠的!不过贾鸿渐怎么会在意这么点小恩小惠的?他直接问更实际的问题了——“那教学任务的课时一个学期总计是多少?”“这个你放心,一周一次课,一次两节课,我们可以专门给你调整时间,避开你上课的课程时间……一个学期一共22周左右,还有一周是考试周,只要鸿渐同学愿意,这门课可以开卷考试也可以闭卷考试,甚至监考和批卷的时候我们都可以找校内的研究生来帮着鸿渐同学,所以鸿渐同学也就是每周准备一个半小时的课而已……”杨校长此时非常明智的没有说作为客座讲师的待遇什么的,他也知道贾鸿渐家里非常有钱,根本不在乎什么待遇不待遇的,但是这一个为人师表的机会那可是很有趣,搞不好以后可是非常有人脉的呢!

    到了此时,那贾鸿渐一家人外加叶静都是恨不得直接帮贾鸿渐答应下来了,而贾鸿渐本人此时到是不紧不慢的继续说道:“答应下来可以,不过我有个要求……”“说!只要我们校方能够解决的,一定给你解决!”“这个要求很简单,就是希望能不用我的真名开课,同时我希望能够化妆上课。毕竟我本人是个学生身份,要是又当学生又当老师还被同学们知道了,这可能会有些不方便……”

    嘿!这贾鸿渐可是太闷骚了!居然当老师都想要匿名当!这以后会不会产生什么贾鸿渐感兴趣的妹子对“贾鸿渐”不感兴趣,但是对讲谈判的那个老师非常崇拜的狗血事件?

    “哈哈哈哈……原来是这样!好说好说!只要你愿意,用什么名字都行,甚至我们校方跟管理学院的老师们打个招呼,让他们也装着不知道你是贾鸿渐都行!”杨校长此时那心情真的是好,他还以为贾鸿渐有什么要求呢——比如说专车接送啊,比如说什么要有专门的办公室啊,比如说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啊。跟那些事情比起来,这样一个匿名教课根本就不算是个问题啊!

    如此一来,贾鸿渐就收下了聘书,于是在这个他还没被教育部批准成为覆旦招收的保送生的时候,他就已经成为了覆旦大学的聘用客座讲师!这种经历,估计全世界也就他一个人能有了!谁让他是个重生者呢?谁让他就是懂的多呢?没办法啊!

    这边收下了饿聘书之后,贾鸿渐那就已经开始想着要用什么形象上课了——是用当年上央视时候的那种黑人妆呢,还是用假发假胡子弄成大叔样呢?

    而另外一边,当杨校长离开了贾鸿渐家的时候,那心情也是相当的好!他是明白的,管理学科这个东西,很多时候那就是个经验学科——别听外国人说什么理论啊什么一套套的啊,那些东西国情不同,很少能用到国内上面的。打个比方说,国外的高管那一个个都累的要死,每天早上5点就起床,然后6点钟开车出门,7点钟到公司,忙一天到最后晚上十一二点到家,累的爬都爬不动——不然外国人为啥都早上洗澡?还不是因为晚上累的?

    但是中国高管咧?早上过来转一圈,看所有人都到了,那没什么事儿找个理由说自己出去谈生意,然后回家睡个回笼觉,接着下午再过来,谁能说他不是?哪怕老板都不会说——跟这种迟到早退的事情比起来,公司业绩好不好那才是大事!

    别说美国那套不能用到中国了,哪怕是用到日本都不行——日本那边又是另一种文化,天天就在公司跟同事呆在一起,哪怕没有工作大家也要一起加班,等到加班完了之后,大家在一起去喝酒,周末还一起打高尔夫什么的——这要中国人来说这是吃撑了!中国人从来是好几个圈子,工作的同事是一个圈子,玩乐的伙伴是一个圈子,整天就跟同事在一起,那不烦啊?

    所以说这种管理学科,那基本上是要在管理一线总结出很多经验,有很多实践的经历,那最后才能总结出来一套自己觉得行之有效的方案的。这种方案一般真正在一线的人,那哪儿有空回来教课啊?说不好听的人家一天几十万上下的,回来给学生上课?给学生上课能给他多少钱?

    所以要找真正管理学科的大能那是相当难的,现在能有个贾鸿渐,这真心已经是上天掉宝贝下来了——这贾鸿渐又有充分的一线经验,同时因为年龄等原因,时间又比较多,这不是老天安排下来当老师的料子么!杨校长怎么会不抓住这个贾鸿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