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八四章 钰溪的大能
    这96年的三月份马上要过去了,三月份的时候出了一个台海危机,虽然这3月份已经过去了,不过注定这96年的上半年不平静,4月份刚开头,这边就又有了个意义深远的事情发生了——中央纪委接到了一份匿名举报褚师建的举报信。飘天

    这个褚师建是谁?天南红塔的老总!甚至可以说是天南烟草第一人,放到全国范围内,那都可以说是烟草行业里面最知名的人之一!这褚师建为什么出名?因为在他79年接手天南红塔的前身钰溪卷烟厂之前,这个卷烟厂只是天南省数千家默默无闻的小演唱之一,固定资金只有1065万六千五百元。生产设备全都是三十四年代的水平。

    天南省的烟草官爵全国,其中又有云烟等等品牌享誉全国,但是这天南省里面,最适合种植烟草的地方,那就是钰溪,可以说天南是全国的烟草之省,而钰溪则是天南地烟草之乡!这褚师建当上了厂长之后,狠抓质量和销售,创出了“红塔山”、“阿诗玛”、“红梅”、“钰溪”等等品牌,同时还大力收购优质烟田,最大的一片据说足足有2000亩!

    到了80年代中期,钰溪卷烟厂已经颇有名气,全年更是可以上交利税5亿元之多!

    这钰溪卷烟厂的超快速发展的时间是从1988年开始的。之前中国的烟草价格那都是国家计划控制的。到了这88年的7月,中央开始价格闯关,宣布了13中“名烟”放开价格,进行市场调节。这13中名烟中,9中来自天南,而褚师建的这个钰溪卷烟厂更是拿到了9种里的4个名额!当1988年7月28日正式开始放开价格之后,当日红塔山香烟的售价直接从每包13元上升到了39元!然后第二天就涨到了5元!而这1988年里面,全国上缴利税最多的10个企业里面,这个钰溪卷烟厂排名第五!

    不过这些并不是钰溪和褚师建做的最大的“功绩”,他们的功绩最大的是绕开了国家关于香烟产量指标的控制!很多外行人不知道的是,国家那对烟草这种上瘾物的产量是有严格控制的,哪怕是到了21世纪都是这样——所以后世很多人说的什么白壳没印字的那种烟是“特供烟”,其实根本不是,那只是烟厂突破产量之后,没办法绕过国家规定,没办法印上自己的标签,所以就直接白壳了而已!

    这褚师建想动啊的方法,就是通过并购天南省一级其他省的小烟厂,也就是说通过并购,一起吃入别人的生产指标,把别人的烂牌子香烟停产,然后把指标用来生产自己的畅销香烟!这种方法当然非常灵活,但是说实话,这也是一个“灰色领域”。也就是说当没人告,或者褚师建还在潮流最高峰的时候,那没人管他,当未来如果有人要整他的时候,那这些都是把柄!毕竟他真的是实打实的在想办法绕开国家关于香烟的产量规定!

    等到了这个95年,褚师建又把自己的玉溪卷烟厂改名了,改成了叫做钰溪红塔(烟草)集团有限公司。就这样,可以说一个之前泯然与众人的小烟厂完成了华丽丽的转身,一下变成了世界先进的现代化烟草企业!而这一切都是褚师建的功劳!

    但是在完成了改制之后,在外界看来志得意满的褚师建内心深处却一直很不爽。那就是他的贡献和收入之间的落差实在太大了!1990年的时候,当选了全国优秀企业家的他,对记者是这么抱怨的——“上级规定企业厂长可以拿工人奖励的1-3倍。但是实际上,我们的厂领导一直只拿工人奖励的平均数。就我个人而言,10年前的1980年工资是92元,奖金是全场最高的6元,再加上其他的总共月收入一共才110元!可是十年后的今天,我把厂子搞好了,我现在一个月的月收入有480元,加上一些奖项,总共才有一千元,但是我给国家每个月上缴利税多少?”

    后来,记者比较醒目,把里面不和谐的最后几句话去掉了,于是就变成了一篇褚师建赞美我国社会主义市场开放政策给他个人收入带来的巨大改变,证明了企业的发展跟个人收益息息相关……

    到了这1995年前后,褚师建的年薪加上天南省对他的奖励,一共一年可以入账30万元。可是他自己计算了一下,他的烟厂每给国家创造14万的利税,他自己才能拿到一块钱……这让褚师建非常非常的不平衡!他没意识到,烟厂是国家的,他只是国家雇佣的一个小伙计,小伙计业务做的好,是可以跟老板谈分成提高等等,但是不代表可以把老板的企业当成自己的。或者说,一个打扫卫生的阿姨不能因为打扫卫生打扫的好,就把整个屋子给占了,哪怕这个光鲜漂亮的屋子的确是她的心血!

    也就是在1995年年中,因为贾鸿渐的文章,这个褚师建得到了国家和天南省的“解放”,从以前30万元的年收入增加到了60万元,看着国家给自己补偿了,虽然心中还是非常非常不满,但是这褚师建还是勉强捏着鼻子认了。不过在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是让这个临近退休的褚师建忍不了了——国家居然跟他说他可以退休了!一个月之后的7月,就马上会有新任的总裁过来交接!但是却又没定到底是谁来交接。

    这褚师建一想,当时就觉得是有人要来摘桃子——他褚师建十几年把红塔从一个千万弄成了353亿元的资产,而且这十几年间累计利税亿元!这样一个大果实,就要挥一挥衣袖交给别人了?自己还没一点补偿?以后这个充满了自己心血的公司就跟自己没关系了?

    当时褚师建脑子里就出现了一个声音,这个声音跟他说道——交接之后就把签字权交出去了!交出去了他就什么都不是了!他褚师建为国家辛辛苦苦一辈子,国家不把这个企业给他也没啥,把他“亲儿子”交给别人也没啥,但是不能一点补偿都没有啊!他是这孩子的亲爹啊!卖孩子总归还是要给钱啊!一年60万那根本就是他早就应该得到的啊,跟补偿没关系啊!

    他这都几十岁了,他还有孩子,以后还有孙子辈,这孩子们孙子们怎么办?辛辛苦苦了一辈子,不能这样就签字交权啊,不能一点不给自家人留东西啊,不能不为自己以后着想啊,自己这十几年不能白辛苦了啊!

    于是,这褚师建在交权之前下了一个决定,直接把一些货款给转账来转账去,最后做账平掉了之后,把总共2500万元人民币换成了300多万美元,然后跟自己几个心腹分了!分完这2500万人民币之后,他满意的对身边的副手说——行了,咱们这辈子算是值了,儿子孙子也花不完这些钱了……

    虽然嘴上是这么说的,但是实际上有一就有二,这老头儿随后又在国外私设了10亿元人民币和2500万美元的小金库,而这个小金库不管他褚师建是不是在职,那都必须他签字才能动用!这是他们这帮“创业者”的小金库!

    此时的褚师建,那已经到了67岁,算是超龄服役——按照国家的规定,这老头儿其实早就应该已经退休了。而在他68岁生日后不久,在他退休后颐养天年的时候,一封不知道来自谁的匿名举报信寄到了中央纪委。这封匿名举报信里面,那所有的事情说的都有鼻子有眼的,虽然证据不是太确凿,不过那透露出来的数字太吓人了。这举报信引得中央纪委不得不慎重的开始隐蔽调查……

    这次调查会造成一个非常有趣的社会现象,不过这个社会现象还没人知道。现在正有一位中央领导在视察这个红塔集团,然后还说了:“这不是卷烟厂,这简直就是印钞厂”的趣言。这个中央领导,真是不知道他知道不知道这红塔和褚师建被隐蔽调查的事情……

    这两天看到一个新闻,说联乡在俄罗斯市场占有率第一,欧洲市场占有率第二。闲的x疼的橘子没事儿搜了一下联乡现在的股权结构,中科院国资经营有限公司占36的股份,二股东是联持志远管理咨询中心(有限合伙)24,三股东是泛海控股20,四股东是联恒永信投资中心(有限合伙)89,接下来就是x传志的34股份。不过呢,那个二股东是志远公司兼并掉了联乡员工持股会之后的东东,然后这个二股东呢,法人代表正好就是x传志……啧啧,曲线救国有木有……真被他mbo成功了……虽然没有把整个企业变成自己的,但是有这么多的股份,这家伙算是一辈子衣食无忧鸟……(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注册会员推荐该作品,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