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九七章 丑闻?
    “今日,上沪的华夏汽车又出风波,之前号称要做国内第一汽车公司的华夏汽车有限公司,今日据传被之前中标的诸多4s店主围攻,现在请我们记者从现场带回来报道。{请在百度搜索strong/strong,首发全文字阅读}”上沪电视台这天的晚间新闻居然里面有这样一个报道。作为主播的殷海荣此时脸色非常严肃,甚至可以说有点难。

    接着画面一转,变成了白天时候某个年轻记者在现场的录像报道。“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我是上沪电视台的记者张博。今天下午大概2点左右,大概500余人队伍乘坐着出租车来到了华夏高科总部门口,群情激愤,据悉这些人都是之前刚刚经过投标会中标的华夏汽车4s店店主。接下来我们采访一下搭载了这些店主的我市出租车司机中的一位,王师傅您好,您可以跟我们描述一下当时的状况么?”只见着一个起来挺年轻的女记者,此时教科书的一般采访着站在她身边的一个中年人。

    这中年人穿着一件白色短袖衬衫,首上那拿着一双劳保手套,他擦了擦头上的汗,有点小激动的对着张博记者就说道:“是这样的,当时他们一帮人浩浩荡荡的就出来了,着表情那就有点急,同时好几个人都在路边拦出租车,我前面好几个人都没敢停,当时我着他们应该不像是坏人,就心里打鼓的停了下来……”

    到了此时,突然只见着镜头“一闪”,虽然之后场景没变,人物也没变,却是明显的给了人一种经过剪切的感觉。此时就听着那张博脸色有点难的问道:“请问王师傅,当时您之前的那几辆车为什么没有停?”此时那个王师傅脸色好像也有点奇怪,“大概可能一下到这么多人,以为是坏人要打群架或者去报仇什么的吧,我们出租车司机嘛,车子都是租公司的,如果运坏人到打群架的现场,被人家把玻璃打坏了什么的,这都是要我们自己赔的……”

    此时就听着那张博张口问道:“您的意思是,那些人群情激愤,起来有点冲动,所以您前面的几辆出租车都没有停,是么?”“哦……可以这么说吧……”出租车司机茫然的点了点头。

    然后画面又是一扇,这个出租车司机又有点回复了之前刚上镜时候的那种兴奋。张博此时脸色比刚才好了一点,“请问王师傅,他们这些人在哪里下的车?”“在华夏高科门口啊!当时打车了5块5毛钱……”出租车司机回答道。“您知道这些人是什么人么?”张博问道。“我听他们说,好像是华夏汽车4s店的店主……”这司机还没说完,画面又是一闪,只见着张博脸色又难了一点,“那他们这些4s店的店主说了为什么要去华夏汽车么?”此时就着那出租车司机回答道:“我也不太懂,不过听他们说好像是要去华夏汽车找那个什么贾总谈什么事情,还说要大家要齐心协力……”

    就在司机刚说到了这里之后,突然镜头又是一闪,仿佛又经过了剪辑,此时镜头上的王师傅没了,只见着张博对着镜头说道:“谢谢王师傅,观众朋友们,现在我们又邀请到了华夏高科总部附近紫云小区的居委会主任王阿姨,王阿姨,你可以跟我们说说当时的状况么?”“好的,是这样的,我当时正好准备去做我们小区里面一户居民的工作,结果刚刚路过小区门口,就着十几辆出租车停在了小区不远处,接着呼啦啦出来了几百个人,这些人起来还有点群情激愤,听起来都是外地口音,当时我怕这是坏人群体斗殴,赶紧就一路小跑的去告诉了我们附近派出所的民警,然后民警也怕出现事情,于是赶忙处警……”

    接着画面又是一闪,这个张博来到了华夏公司大堂,只见着她这个记者直接问大堂前台的妹子道:“请问下午的时候是不是有4s店的店长来围攻你们华夏高科旗下的华夏汽车了?”“啊?这个……这个我不知道……”前台妹子显然有点惊慌失措,“但是出租车司机和居委会大妈都证实了的确是有大批的4s店店主来你们公司……”张博质疑道。“啊……这个,这个事情我们贾总后来把他们的代表接待上去谈了,具体的结果我不知道……”就在前台妹子刚刚说到了这里之后,突然画面一闪,这个张博又站在了华夏高科大楼的门口,她脸色阴郁的说道:“观众朋友们,今天下午发生的事情大概就是这样,不过具体的一些细节我们可能还需要华夏汽车来说明,不过华夏汽车的相关人士拒绝了我们的采访要求……”

    接着,画面就转回了演播室,此时就着殷海荣脸色同样阴郁的说道:“民营经济发展诚然是我们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有机组成部分,但是民营经济是否能跟国有企业一样负责任,这个可能是另外一个问题。此时我台还会继续跟进,进一段广告,广告之后我们国外发生了什么……”

    上沪电视台的这个新闻,那可以说在上沪市内引起了不小的反响,老百姓纷纷开始怀疑是不是华夏高科做了什么对不起人的事情,是不是骗了人家钱了。甚至市委的程昱副书记那当天晚上直接一个电话打给了正在上晚自习的贾鸿渐,当贾鸿渐把手机一接起来,就听着程昱那焦急的肝火上升的就问道:“鸿渐,你们华夏汽车到底怎么了?”

    “华夏汽车?没怎么啊?你怎么了?”贾鸿渐听了程昱的话那还纳闷儿呢!他华夏汽车能出什么事儿?现在华夏汽车那是一路大好好不好!结果谁知道就听着程昱焦急的反问道:“那你们今天下午怎么出了被人围攻的事情了?这事儿都上了新闻了!”

    “被人围攻?没啊!就是4s店店主们一起过来,反应先钱再货的订货太占用他们的流动资金,想着跟我们商量一下,能不能一手钱一手货,甚至能不能学奉天的金杯那样采用承兑汇票,先货再款。这就是一个合作细节的商量,就是一个对于之前合同部分条款的重新商议,也不算大事儿啊,怎么都上新闻了?”贾鸿渐这还奇怪呢!心想着这不就是乙方签了合同以后觉得有点难受,过来跟甲方商量是不是某些条款可以放宽一点么,这事儿商业界那见多了,特别是中国——合同这种东西又不是签了就必须得遵守,只有对方从心眼里认可的合同拿才会认真执行,不是心眼里认可的,心里有意见的,那合同执行起来各种花头多着去了!各种拖几天那就可以破坏整个合同,甚至还不一定需要多赔钱,甚至就是恶意不遵守合同,那打个民事官司耗时三五年正常,甚至到最后当事人都死了官司还没个结果呢!谁真把合同当回事儿啊!

    “就这样?”程昱反而不相信的样子。“就这样啊!”贾鸿渐说道。“那怎么新闻上说的你们好像把事情搞砸了一样?”程昱诧异的问道。“恩?哪个台?”贾鸿渐此时感觉着,这是不是有人要跟自己找事儿?别的不说啥,到了2世纪,那种媒体“敲诈”的事情多了去了。当时因为各个企业都是习惯于用塞钱来当危机公关的办法,所以很多企业那都养成了习惯,不管有没有质量方面的问题,反正只要有这么一点点的机会,他们就尝试把事情往大里说,往严重里说!

    这样一来,那就符合了普利策所说的,把新闻往耸人听闻的方面弄,这样一来如果企业不“公关”,报道了送人听闻的新闻后,销量高了广告费就贵,报社本身就有钱。如果企业“公关”那报社还是能拿钱!虽然可能就是新闻不发了而已。甚至到了后来,有些报社,那都有了点为了黑而黑的事情出现!甚至到了202年,那光是贾鸿渐从周芮菡那边听来的消息,就说首都某《人民日报》旗下的一个首都地区的报纸,那老总都因为黑别人收了巨额的“公关费”而被拿下了!

    此时他就听着程昱在电话那头说道,“上沪台啊!你们跟上沪台有矛盾了?不能吧……不过上沪台也没直接说你们公司有问题,他们就是访问了一些人,反正就是给人感觉你们公司好像出了问题……这难道是故意的?要不我这边找宣传口的去查查他们?”

    “行……”贾鸿渐心里想着自己回头要先一下这上沪台到底是怎么弄得,但是现在不妨碍这边先找宣传口的去找找他们的麻烦——哪怕就算没抓到把柄,起码也能吓唬他们一下不是?也能证明贾鸿渐不是好惹的不是?

    今天四更哈~(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注册会员推荐该作品,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