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二八章 铤而走险
    一般来说,理想主义者都很难搞。很难搞的意思就是说,他们很不会妥协。不过也是,如果他们懂得妥协的话,那怎么还会是一个理想主义者呢,早就向现实妥协了。

    孙大武就是这样的一个理想主义者,他很讨厌妥协。95年年初的时候,他曾经想再带领企业扩展一片葡萄园,需要一片土地。购买这个土地或者说承包这个土地,他手里的流动资金不够,还需要再贷款600万元左右。可是按照正常流程走,根本就贷款不到!后来在旁人的劝说之下,这孙大武难得的选择了走关系,他拿着一万元钱来到了县信用社的一个处长家,给人家塞了一万块钱,希望对方帮自己办这个事儿。结果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钱塞的少了,还是因为什么别的关系,最后这贷款还是没办下来。这事儿那当时就把孙大武给弄火了!这理想主义者当天晚上就跑到了人家处长家,各种威胁的想要回1万块钱的好处费,最后弄得那个处长没办法还了他6000,可是再多的人家就说已经花了还不出,孙大武要是有本事告那就告去!

    没办法之下,垂头丧气的孙大武回到了公司,他想了想没办法从银行贷款出来的话,那干脆就跟亲戚朋友借吧。在跟亲戚朋友借款了之后,他给每个人都写了一个借条,基本按照银行贷款的利息给亲戚朋友回报。可是这么做钱还有点不够,所以最后,这个集资的范围渐渐的就扩展到了集团内职工的身上。

    虽然这些职工们都是按照工分领工资的,但是每个人在企业园区内并不用花掉多少钱,还是有些存款的,于是很快大家就把自己的存款贷给了老板孙大武。于是几乎两三个月之内,这孙大武就集资到了600万元,接着就办起来了那个葡萄园。这样的一个贷款,并不是强制的,而是以自愿为前提,所以1600名员工里面,有900多名将近1000名的员工选择了贷款给公司。而且公司还给高过银行存款的利息,这不就等于是把工资存在公司么?

    这可真不能这么说!因为往合适的地方说,这是类似发行企业债券,企业债券不违法,但是没有金融资格的公司吸纳存款,这就是红线!踩了就要遭殃!哪怕是华夏高科,现在有了一定的金融资格,这也只能跟同业进行拆解,也只能吸纳子公司和集团公司内部的存款!这还是中央国务院钦点的资格!这还是国家7个种子队员的特别福利!

    可是老百姓哪儿懂这个啊!900多快一千的职工,那跟亲戚朋友说的时候,都是按照把钱存在公司的方法说的,而且还说可以对外吸纳存款,于是很快,这900多位职工就带回来了另外一千多名的储户!接着那些之前没有贷款的员工们看到大家都弄了,那也来跟风,接着一传十十传百,到了这96年的年中的时候,基本上大武集团周边的几个乡镇,那真心是**成的人家都把钱存到了大武集团里面。

    这事儿,那就像是93年的沈太福案了。当年的沈太福,那就是靠着所谓的贷款拆借,从老百姓家里吸纳存款,号称能给对方提供更高的利息,在吸引了上百万人的资金之后,这沈太福开始拆东墙补西墙,最后被央行警告了之后,这沈太福居然还想着自己背后是百万人,那就直接作死的要告央行!

    孙大武不是那样作死的人,他从来没有觉得自己了不起,他吸纳存款只是为了不跟信用社或者银行打交道而已!现在他手里大概有5000多户人家作为储户,他给这个做法起了歌名字,叫做“金融互助社”。他的大武集团在当地派了不少专门的职员用来吸纳存款,只要这些职员听说谁家要存钱了,那就上门去劝说,接着就可以给对方开一个借据。

    这种借据一般分成两种模式,跟银行是一样的——分为死期和活期。活期的没有日常利息,但是随时可以取,死期的一年4左右的利息给老百姓回报。这一年4左右的利息,要比银行单存一年的死期利息高那么一点点,于是附近的老百姓那基本上都存款了进去。单笔存款里面,大的都有四十几万元,少的也有四五千元。

    而且这个孙大武还特别讲规矩,这些储户们谁家急用钱了,哪怕是半夜生急病要用钱了,那半夜去敲门都取得出来!这可比银行给力多了!所以这金融互助社在当地风行,还真心一点都不奇怪!

    这个事儿又风险,孙大武自己知道,但是他是个理想主义者,他宁愿未来什么时候事发了,被法院判个几年,也不愿意在这几年里面继续跟那些恶心的银行打交道!

    这几千储户,一共给他提供了几千万的存款,这些存款放在公司里面,那能干的事情多了去了!甚至孙大武觉得,这就是一种投资吗,上市不是也是这样么?老百姓把钱投给公司,然后公司来运营,如果运营的好,老百姓也有利不是?这明明就是好事嘛!

    这孙大武带着一种救赎的心态,或者说带着一种明知道自己未来可能会倒霉的心态,还是无所畏惧的走上了他自己的路,他是个理想主义者,他的理想就是建立一个华北的人民公社,就是建立一个华北的乌托邦,只要这个乌托邦能够建立,别的他无所畏惧!

    在这个96年的6月,除了他孙大武被评为了全市的养鸡状元之外,他还成为了保定市的禽蛋联合会的会长,同时,他还收养了两个孤儿。他,是孤独的走在乌托邦路上的理想主义者之一。

    此时的贾鸿渐并不知道这一切,他现在正忙着在北美自由贸易区里面推广着自己的音乐豆荚。在美国这边推广完了之后,那接下来的就是要推广加拿大的市场。虽然加拿大市场基本跟美国市场是一回事儿,不过还是要跟不同的经销商以及零售商打交道,同时贾鸿渐还准备把自己的这个音乐豆荚往欧洲以及日本市场推广。

    这种在美国市场上已经证明了实力的东西,那自然是要往欧日推广的。光是看看这两边人的数量,那一边卖出去个几百万份,甚至上千万份都不是不可能的,这样一来是多少小钱钱啊!而且这么做了以后,那对未来铺开智能机市场也是非常重要的一个铺垫!

    当贾鸿渐在忙着在北美推广音乐豆荚的时候,此时华夏高科的大能倪广南却是在小米科技的研发室里面摆弄着一个奇怪的东西。这个东西非常奇怪,至少在倪广南的徒弟罗峰看起来非常奇怪——这东西足足有3英寸的对角线大小,而且还是个显示屏!这样的一个显示屏吧,倪广南却是正用手指不断的在上面画着什么,而随着手指划过,显示屏上居然还真就显示出来了一道道的黑色线条!这不是很神奇么!

    “师傅,你这玩儿什么呢?”罗峰好奇的问道。他本人现在是在研发tft手机屏幕,或者说是测试tft屏幕在手机上面的耗电量、易损度等等问题。在测试之余,他路过一看,居然看到师傅在玩儿这么奇怪的东西,那能不好奇的上来问么。

    “啊?哦,这个是我按照小贾总的意思预研的一个东西,叫做电容屏。简单来说呢,就是在屏幕周围弄上一个小的低电压交流电场,然后当指头靠近的时候,因为人体有少量生物电流,就会在手指与导体层间会形成一个耦合电容,然后根据这个耦合电容就可以在屏幕上直接输入。”倪广南回头看了看罗峰之后回答道。

    “呦,这高科技啊,用手指头就可以操作?这玩意儿是咱们第一个发明的?”当时罗峰就有点惊讶了。“当然不是,小贾总说着玩意儿70年代就有美国人发明了,到了现在这个专利基本已经过期了,咱们就可以使用。当年的技术和材料不行,所以做出来效果不怎么样,虽然现在材料和技术好了,但是做出来也不怎么样……”倪广南一边说着,一边就开始给罗峰展示。

    “比如说,当温度和湿度不同的时候,这玩意儿就会有偏移,比如说我手指点在这边,有时候屏幕本身会在旁边的一个点上出来一个点,这就会增大误操作的可能。还有我总觉得这屏幕好像对周围的物体也有一点点反应,靠近边缘和别的物体的时候,就特别容易出现漂移操作……如果这玩意儿以后用到了手机上,为了配合这个大屏幕,那自然要加强cpu什么的,总不能大屏幕就用来打电话吧?而且手机也不能厚,要薄一些才好,可是薄了发热量不好控制,发热量稍微上升一点,这屏幕可能就会受到影响……总的来说,感觉不太实用……”

    倪广南说的没错,在差不多的时间里面,诺基亚的工程师们也测试过了这种电容屏的大屏幕手机的技术可能性,结果也是发现因为种种原因导致这种电容屏不太稳定,所以他们就把这个不太实用的技术给打入了冷宫,毕竟诺基亚要做的,那就是稳定的东西!

    夜,末班公交,一白衣女子坐最后一排。司机看后视镜,女没了,惊!急刹回头,人坐那里。继续开又看后视镜,女人又没,急刹又回头,女又现。继续开再看后视镜,女再无!急刹,女缓慢走来头发凌乱满脸是血用低沉的声音说“**仙人,老娘和你有仇啊?一绑鞋带你就急刹车,一绑鞋带你就急刹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