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三四章 亚细亚的困境
    当袁明等人在贾鸿渐的支持下,赶赴湘西的时候,他们并不知道,未来一年将会有一个让亚洲震荡的金融海啸,也不知道,这金融海啸之前的中国国内经济震荡,已经开始了。

    7月14日,这个法国的“巴士底日”,曾经跟贾鸿渐同坐一家飞机去日本的荷兰省郑洲亚细亚商城的老板王遂州,召开了亚细亚历史上最沉闷的一场董事会。开场之后,王遂州声音低沉的跟高管们通报了一下近期各地分店的经营数据——首都地区分店一天只能卖掉七八十万元的货物,上沪地区的分店只能卖掉三四十万元,而省内挂着亚细亚名字的商城那更是平均一个店越亏损400万元!而北上广三个城市的分店一个月平局亏损为2000万元!

    这三个中国最顶级的城市,居然分店一个月就2000万元的亏损,这三个城市加在一起,一个月就是6000万元!外加省内六个亚细亚店的亏损,这一个月亚细亚集团的亏损就能上亿!这种亏损,那是之前一年纯盈利一千多万的亚细亚集团能够承受的了的?这个年头除了国企之外,那私企里面基本上也就是华夏高科可以面不改色的面对着这种一个月一亿的亏损了!

    此时的王遂州沉痛的说道,“既然现在已经这样了,困难我们也面对了,吃亏的经验我们也有了,我看,我们还是继续发展,把这个困难时期撑过去,接着应该就是光明吧……”王遂州说这话的时候,完全没有了那次坐在贾鸿渐身边去日本的时候那样的充满自信了。的确,现在的亚细亚,那没办法让他跟以前那样目空一切。

    就如以前说过的,这个王遂州通过了一种服务制胜的方法,第一次在中原的荷兰省,让人们了解到了什么叫做顾客是上帝,可以说当年的王遂州和他的亚细亚,那真心是让全国老百姓都向往的。之后,王遂州偶然知道了日本的八佰伴居然跑到北京合资开了一个叫做燕莎的购物中心,然后有跑到上沪开了一个第一八佰伴。这个时候第一次了解了“连锁”两个字,他就赶忙把这个概念给当成了一个宝贝!

    在93年之前,可以说全中国除了贾鸿渐以外,就没人知道连锁经营是什么意思了!而这王遂州显然不是贾鸿渐,在知道了连锁这个词之后,他就开始把这个连锁当成了自己亚细亚未来的前进方向。

    是的,在93年这个大时代开启的时候,很多国人那叫一个单纯的可爱。就像是王遂州,他猛然发现了一个连锁的定义之后,就惊喜万分,就觉得是抓住了万全的神丹妙药,他不去想外国人为什么要连锁,连锁可以做到什么有什么缺陷,只是单纯的觉得连锁就应该是方向,然后无脑的就抱着这个概念本身,就在荒芜的狂野上一路狂奔,好像只要狂奔就能找到方向,殊不知方向错误,奔的越快就离悬崖越近!

    王遂州这代人,可能因为在以前传统的计划经济时代里面带的太久了,太深刻的看到了计划经济的缺点,导致他们以为好像一切就是体制的错,好像只要把体制给疯狂的破坏掉,那结果一定就是好的。好像只要破除掉旧的,进行创新,那一定就是好的。他们却不知道的是,创新这种东西里面,99都是垃圾,只有1才是真正好的。就像是自然界的进化——人类的原癌基因,也就是负责让人得癌症的基因,那正是负责创新突变的基因,如果没有抑癌基因作为约束,人类早就被“创新”灭亡了,因为可能因为脚底板的皮肤经常需要跟土地或者鞋子摩擦,然后原癌基因为了适应这种全新的状况,就胡乱创新,给脚底板的皮肤弄了一个鳞片化的突变出来!而这种鳞片化的突变可能出发方向是好的,到最后却会变成皮肤癌,直接把这个想要突变的个体给弄死!

    王遂州也是一样,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他要求突变,于是他在跟贾鸿渐聊天后,就开始实行他那个庞大到吓人的计划,各种疯狂的开连锁。但是他忘了,他自己这个人是属于“慈不掌兵、情不立事、义不理财、善不为官”中几个“不”之前的那种人。他以前随便借给别人钱,结果过了几年根本要不回来,他经营企业,虽然理念特别好,但是成本控制和财务控制,让整个企业的年利润只有一千万上下!

    他这么大肆扩张之后,那一定是会死在资金链断裂的,而且事实很快证明了这一点——他在扩张之前,对连锁的概念一知半解,甚至在没有经过规划论证的情况下,就直接全面铺开,在不到3年不到的时间里面,这王遂州在全国上下开了15个分店。其中省内6家分店,9家在省外。省内的都以“亚细亚”为名,而省外的则是以“千村百货”为名。

    这个王遂州掌握的企业,是自有资金不超过4000万元的企业,但是却展开了一个总投资累计将高达20亿元的超级大扩张!随着亚细亚连锁在全国各地的铺开,特别是在北上广的铺开,表面看起来新闻媒体一天热似一天的吹捧着亚细亚,而王遂州也像是逐渐的成为了国内经营第一人,但是在光环之后不被人主意的地方,危机正在桀桀怪笑。

    号称累计投资将高达10亿元的首都千村百货,开张首日就创造出来了400万元日销售额的奇迹数字,让京城媒体着实大为吃惊。在媒体的吹捧中,显然把赛特、长安、燕莎当成了王遂州的竞争对手,而那三个都是京城最知名的购物中心!甚至有的媒体那都在预测,说王遂州代表的中国力量,有朝一日将会粉碎以赛特为首的国外零售业巨头!

    这种吹捧那真心让王遂州膨胀的不行不行,他甚至被人吹了几下之后,直接就真把赛特购物中心当成了头号对手,为了能把赛特比下去,他从服务到装修甚至到产品档次,那都要跟赛特比!甚至一切都要求豪华、超前!

    在郑洲建造所谓的亚细亚五彩广场,也就是一个分店的时候,王遂州下令要把它建造成国内规模最大、档次最高的超大型购物中心。甚至在此时已经资金紧张的情况下,王遂州还大笔一挥,丢了0万元的资金买下来了广场前一块12万平米的空地。然后在北上广中的广——羊城的千村百货开张的时候,因为王遂州觉得羊城本地的服务员服务不够热情,不够标准,那直接空运了1000名旗舰本店的员工过来做为示范,而且空运1000个人过来还不算完,还给这1000个妹子在羊城包下来了三个酒店——没错,是常年、全包!就是为了让这1000个妹子有住的地方!

    这种钱多烧到了败家的作风,那是这几年里面王遂州的一贯作风。在他贪大求全、好大喜功的领导下,那几乎每个分店的建造、装修费用都超支,仅仅郑洲亚细亚五彩广场一个,那最终建造资金就高达5亿元,超支15亿元,直接让当初拍脑门子弄出来的预算成了废纸!

    这王遂州不是傻子,他也感觉到了超支太厉害了。但是身边请的那帮子所谓的预测的经纪人员们,一个个都跟他保证,说按照现在的方法走下去,未来一路大好!甚至他们还拿出来了各种王遂州看不懂的预测报表,反正看起来王遂州就是杞人忧天了!

    在此时,王遂州只有相信自己是杞人忧天,只有相信他王遂州的亚细亚模式是战无不胜的。但是事实上他并没有注意,所有的亚细亚分店,就是开张第一天赚钱了,但是从第二天开始,就一路亏损……

    比如荷兰省南洋的亚细亚商城,这个亚细亚商城比郑洲的旗舰本店规模还大,当时王遂州对它的预测是日销售起码超过100万元,但是实际上开业一个月以后,日销售额只有40万元,而且还日益下滑!王遂州能这么就放手?他当然派了专人去整顿,但是整顿的结果,就是第一年亏损100多万元,而第二年就亏损了600多万元!

    好吧,王遂州承认自己也许高估了这些地级市的消费能力,所以他把一切都赌在了北上广这样的超级都市上面。但是随着分店开的越来越多,很快王遂州的团队就遭遇到了当年日军侵华时候的待遇,因为展现拉的过长,结果导致全盘都运营不畅了!甚至每个城市的运营人员那都搞的一周只能睡三四个小时,运营总部的人面黄肌瘦黑眼圈,随时有人吐,每天有人被急救车拉走打吊针,这种都是司空见惯的事情。哪怕忙成了这样,大家还是迷茫,为什么以前好像随便可以运营好的商场,现在累成了这样都没办法扭亏为盈?

    甚至连王遂州自己也顶不住了,40岁以前的他跟铁人一样,从来不生病,从来不疲惫,可是正在他40岁这年,他颈椎病开始有了,甚至连脑血栓都有了,麻烦的时候他自己一年都要住好几个月的医院!

    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了?王遂州在病床上,愁眉不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