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四零章 重磅炸弹!
    一个保健品,喝死人了,这绝对是致命的打击。全文字阅读几乎是一夜之间,坊间就出现了各种流言,有的说三株已经申请破产了,有的说三株的老板已经携款外逃了!就在这个时候,胶东的三株总部紧急召开新闻发布会,他们在发布会上说已经邀请了首都的协和医院、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部门甚至还有检验部门等等一系列的机关和机构,对三株库存进行抽检,目前检验结果出炉,证明三株口服液绝对无任何毒副作用!而根据中日友好医院、中国康复研究中心等机构进行认定和学术报告研究成果表明,三株口服液是安全无毒、功效确切、质量可靠的高科技产品!

    这样的一个类似危机公关的新闻发布会,真的能挽回一切么?答案是不能,因为出了事情之后被媒体挖黑历史就是一定的!而这三株有没有黑历史?当然有!于是几天之后,岭南省的《南方周末》就了一个报道――“三株早已频出状况,究竟是谁在保护?”这篇文章完全可以说是重磅炸弹,它是这么写的――

    “近日,华夏卫视《新闻调查》爆出三株产品可能导致陈老汉深度昏迷后去世,此报道引起全国人民重视,其实早在994年,全国各地不少城市就已经发现了三株广告的不规范性,在三株广告中经常出现一些擅自引用的所谓专家言语,从而夸大功效以及诋毁同行。在994年5月,中国科学院上沪生物工程研究所的研究员尹光琳就在上沪的《新民晚报》刊登声明,声称三株在其《三株广场》的宣传册上刊登的以尹署名的《三株――人类微生态平衡的飞跃》一文属于冒名顶替发表文章。

    在995年5月,岭南省卫生厅发出了《关于吊销三株口服液药品广告批准文号的通知》,该通知里写到‘胶东三株保健品厂在《朱江经济信息报》上刊登的药品广告,超越了《药品广告审批表》中审批的内容,出现获奖内容,擅自增加防治肿瘤、有效治疗和防治肝硬化、肝炎等等条目,特从即日起吊销三株口服液的药品广告批准文号。暂停其在我省内部做任何形式的广告宣传’。该通知文件编号为粤卫药政995号。

    同年9月,《杭洲日报》记者潘贤实名刊登发表《胶东三株公司频频发布虚假广告,三株杭洲撞克星》一文,文中报道当年月5日三株在杭洲《富洋报》上刊登广告,宣称三株口服液可以有效治疗霍乱,而当时杭洲正在大规模传播流行性急性肠道传染病。当时三株广告一出,立刻引起了杭洲市委市政府的高度重视,工商行政管理部门联合卫生部门当即进行了查处!

    由此来。明明三株已经三番五次被各地政府查处,为什么到现在三株还可以在全国各地照样胡乱吹嘘的发布广告?到底是谁在保护他们?”

    这个黑历史挖掘的很好,不过这个《南方周末》一直号称是要敢于挖掘新闻、敢于说实话,在2世纪有点美分倾向但是在这9年代,倒是真心针砭时弊。别的报刊媒体也许写到这里就不敢写下去了,但是《南方周末》的记者和编辑那就是敢继续往下写!

    “在岭南禁止了三株以任何形式进行广告。可以说着是一个等于宣判了三株在岭南省内死刑的一个判决,毕竟不能广告宣传,销量就会受影响。但是之后三株口服液却像是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一样,他们不在媒体上做广告,却在街头销售的时候用小册对消费者做广告,甚至更加疯狂的进行夸大――他们在街头声称凡是常见病毙圆 i圆〉模甓寄苤瘟疲踔亮夏晏悄虿 哐埂哐0赴6车腊背Π4认侔籽 7缡怨亟谘住7缡孕脑嗖《加屑蚜菩В

    此等疯狂宣传,等于是把省卫生厅的通知是为无物。但是经过本报反映之后,却如同石沉大海,有关部门并没有任何反应,就如同根本没有发过通知一样,甚至其他媒体也默不作声,仿佛此事根本没有发生一样!

    三株在95年被杭洲潘贤的文章曝光之后,三株立刻就起诉了潘贤。不过他们并不是以潘贤虚假报道为名起诉,而是以做广告的是杭洲三株公司,并不是胶东三株总公司为由。声称潘贤侵犯了名誉权。要求法院判决潘贤登报道歉。此原因在于,三株集团本身在各地建立公司时。特意以独立法人身份建立,于是各地公司理论上与母公司没有任何关联!最终在拖延半年后,潘贤被迫与三株和解,刊登道歉声明……而此时经过工商卫生部门联合查处之后一周,三

    株又在杭洲市场上继续出现并且进行销售、广告宣传。试问,这三株背后到底有什么背景?是什么让他们敢于无视政府法规以及处理决定?究竟是谁站在三株背后给他们充当保护伞?”

    这篇文章出来之后,顿时在国内一时造成了极大反响!三十余报刊杂志转载了这篇文章,之后直接在全国范围内造成了一个类似重磅炸弹的效果!

    在别家媒体纷纷跟进三株事件,而此时,袁明则是拿着一份什么文件来到了贾鸿渐的办公室。“贾总,这是我的检讨信……”袁明低着头说道,此时的文艺妹一脸的自责,起来简直就像是把陈老汉的去世归结到了她身上一样。

    “怎么了?写什么检讨信?”贾鸿渐好奇的接过来检讨信就了起来。“都怪我,当时没想到要在历史上挖掘,如果多挖掘一下的话,现在南方周末他们的报道就是我们的了……是我带队去湘西的,最后也是我拍板了节目构架,所以我负责……”妹此时心情低落的说道。

    着这妹的样,贾鸿渐当时就乐了。好吧,这是他对妹忽的有点过分了。这个袁明那从小就相当一个新闻人,她现在年纪也不大,虽然到处都开过眼界,当过主持人,但是毕竟她本身年纪还小,才2岁多点,这正是容易被人忽的年纪啊!要知道贾鸿渐这坏蛋,那心理年龄早就4了!这忽2岁出头的小朋友,那不是一忽一个准?

    之前在台里的时候,贾鸿渐没事儿就跟袁明说新闻人应该是怎么样的――应该是在最高领导觉得可以的政策红线之内,秉持公正之心曝光天下坏事!挖掘新闻内幕,给老百姓!这种规矩那就是全世界通行的,比如说美国,那种族歧视就是个不能碰的政策红线,记者在新闻里面甚至都不能故意描述是哪个肤色的人犯罪了,只能说某年轻人或者某少数族裔年轻人这样,绝对不能说是一个黑人年轻人,因为这就是种族歧视!因为这就可能带来人们不注意这个人是单独的一个人,而觉得是黑人犯罪!

    经过贾鸿渐这么一忽,袁明就真的欣然接受了。至少她可能觉得,这就是世界上最理想主义的职业,最光辉的职业――年轻人谁不理想主义一下?被贾鸿渐这么一忽,再去晋西采访曝光一下之后,她能不觉得贾鸿渐就是对的?所以现在,居然没有想到要调查别的媒体的历史报道,这不就是一个最大的失误么?当年贾鸿渐指导他们做晋西假酒采访的时候,那还要调集各个兄弟台对于假酒事件的历史资料呢!这不就是个工作失误么?

    年轻人嘛,总是会失误的嘛,年轻人都不失误,这让大叔们怎么活?所以贾鸿渐也没批评袁明,他笑了笑,“行了,知错就改吧,下次记得这个教训就行了,这是你第一次全盘掌控,出了点问题正常,人非圣贤书能无措,不过接下来咱们要好好弥补一下这个缺憾。”

    “是!贾总,下次有新闻的时候,我一定一定会调查历史资料的!”袁明此时没想到自己根本没受批,当时就激动的立刻保证了。结果谁知道此时贾鸿渐却是这么说的――“下次?什么下次!就这次!现在就有一个大新闻你没发现?”

    着袁明两个大眼睛无辜而又无知的样,贾鸿渐真心叹气了。想当年他上学的时候,那显得蛋疼――好吧,其实是为了陪周芮菡,去覆旦旁听了一趟新闻学院的那个基础写作。老师教的就是新闻敏感性,以及快速写作。基本上课堂上都是老师随便出一个题目,学生们要在2分钟内写完一个字的新闻稿,而且还是手写!这对进入新闻行业后,赶着出版时间以及印刷时间弄出新闻,是非常必要的。

    在这样一个基础写作的课上,曾经就有一个这样的经历――老师一次上课把同学们都赶出了课堂,让同学们都出去找新闻去,然后老师就在课堂里面自己着武侠。别人都出去了,就贾鸿渐一个人和周芮菡留在了课堂里面。老师没问,他俩也没说话。最后等第二节课狂写完报道之后,贾鸿渐和周芮菡被老师点名夸奖。因为贾鸿渐的报道写的是――《上课时间老师为何将全班学生赶出教室?》,而周芮菡写的是《新闻老师将学生赶出课堂寻找新闻,居然有两学生不动并获得最优成绩!》

    在那个时候,找新闻本身就是一个新闻,而在这个时候呢?

    “袁明啊,南方周末都在猜了,到底有没有保护伞,那这保护伞的事情,不就是最大的可以挖掘的地方么?”贾鸿渐有点无奈的教育袁明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