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四三章 从80亿到0元
    “在三株公司的内部文件中,我们看到他们是如此这般的描写如何和当地职能机关打好关系,比如,按照这份1995年6月27日的《三株事业》第17期上,是这么描写的——让卫生局牵头带进医院,一方面共同的利益把我们和他们联系在了一起,这样外部的问题全部可以解决,并且是彻底的解决,同时还可以震慑其他产品的经销商!鉴于此,我公司总部决定,于7月份全国范围内展开,通过各地卫生局、工商行政管理局以及其他有关行政单位之下属经济实体,大规模向医院进军!”

    此时画面上展示出来了这样一个复印的稿件,这份稿件是三株的某智囊写上去交给吴炳欣批阅的,甚至稿件下面还写着“同意执行”,而这样一份稿件,在屏幕另一侧的杂志上还真就存在着一模一样的东西!

    当画面回到了演播室的时候,殷海荣表情沉重的说道:“这些言论和观念,以内部保密文件的形式,在三株内部流传,并且有组织的向他们的中高级管理人员灌输、传播,自然而然的很快就在全国范围内产生了一些具有典型三株特征的公关行为。比如说按照本栏目记者调查结果显示,三株的20个分公司在全国各地的人民检察院设立了,用来优秀检查战线的工作人员,在公安局建立了基金,在一些县市建立了……可以说,三株之所以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普遍全国,这种所谓的要跟各地基层智能机关建立所谓的经济共同体有着相当关键的作用!”

    “三株建立的这种所谓的经济共同体,除了给他们引导市场之外,还有个更重要的作用,那就是公器私用,把国家职能机关当成他们三株公司自己的部门,用来排除异己,打击竞争对手!1995年8月,三株公司总部专门发出了一个内部编号为1995年第25号的所谓保密文件——《三株公司信息工作规范》。其中要求:

    根据社会搜集信息,进行系统情报分析,结合当地实际情况,做出对策——对其违法违规广告宣传进行举报,对其免费义诊或者街头试用等等活动进行暗中破坏……

    特殊使命有:1,与各区域经理密切配合,通过我们在基层职能部门的公共关系,通过种种手段拉拢、瓦解对手的公共关系,使其为我们服务。

    2力争在较短的时间内,在对手的内部寻找。a,对竞争对手内部人员进行细心调查,寻找合适人员,通过直接或间接的方式,联络感情提供恩惠甚至付出金钱,要求对方提供给我们竞争对手的内部消息。b,针对部分竞争对手的大规模招聘,可以安排我方已入职的忠心员工进入对方公司,作为内线卧底提供对方商业情报。

    3必要时候,可以使用我方公共关系,对与我方激烈竞争的竞争对手产品,在部分城市进行封杀!禁止其进行广告宣传或者是销售行动!”

    “恩格斯说,原始积累的每个毛孔都充满了血腥。在三株的这些文件里面,我们也许没有看到血腥,只是看到了让人觉得匪夷所思的几乎是詹姆斯邦德这样的谍报人员才能遇到的情报大战!”殷海荣此时摇了摇头说道,“另外,值得我们主意的是,很多民族企业的高管,在批判旧有体制,或者在所谓为民族复兴尽力的口号上,显得非常的单纯与理想主义,但是等到了实际操作中,他们自己又成为了带头破坏所有规则的蛀虫,仿佛跟他们说的一切口号都在背道而驰。不知道是他们精神分裂,还是他们都是演员,只是想表现给我们老百姓他们想让我们看到的一幕……今天的节目就到这里,欢迎您的观看,这里是《新闻调查》,我是殷海荣,下次节目再见……”

    华夏卫视的这个节目,真的震撼了全国老百姓!如果说之前晋西的那次卧底调查,让老百姓们看完之后有了一种要打击假冒伪劣食品的愤怒的话,那么现在看完了这个深度调查之后,全国的老百姓那都觉得毛骨悚然了!他们通过调查发现,这个三株已经不是单单的通过收买职能机关给自己开绿灯这么简单了,甚至都把职能机关公器私用的用来打击竞争对手了!这是干什么?这是把公家的机关当成他们自己的了?这还把老百姓当成什么?感情三株之前那铺天盖地的宣传,都是这么通过收买职能机关后胡乱宣传来的?原来这个三株的所

    谓保护伞,就是他们收买了的全国各地的基层职能机关?这还让老百姓怎么相信基层职能机关?这还让老百姓怎么过日子?

    说真的,到了这个时候,那成年的观众当时就不约而同的有了一种“不杀不足以平民愤”的感觉了!没错!如果这个三株不被重罚的话,不杀一儆百的话,那么以后老百姓还能相信谁?尼玛连基层药监局、卫生局、工商局都是企业的关系户,这尼玛日子能过?要是这企业有点良心还好,要是没良心,吃出了毛病都没地方告啊!公安、检查、法院搞不好都是人家的人,然后把产品拿去检验,这都是人家的关系户检验的!这是人能过的日子?这还是中国?这尼玛比传说的资本主义还资本主义好不好!这还是不是**的天下了?这必须被处理,而且必须被狠狠的处理!

    试想一下,这如果在21世纪,那如果这种事情泛滥的话,那就等于是三鹿控制了全国各地的基层机关,谁家孩子喝三鹿出问题了,三鹿就通过公安、检查、法院、卫生、药监、食品、质检、工商等等领域联合封杀!送去检测绝对产品一点问题没有!孩子有问题那都是别的问题导致的,而且这什么孩子喝出了问题,那都是竞争对手的污蔑,要对竞争对手进行封杀!这是人能过的日子么?而且这样的事儿那还不是一地,搞不好是全国都这样,跑到了省里告状都不行,要跑到中央?不怕被抓回去劳改?这种事儿是人能过的?那是必须狠狠的杀一批,杀的人头落地,杀的之后没人敢学!

    华夏卫视的这个报道之后,第二天开始,足足半个月的时间,全国各地的媒体都像是中了沉默术一样,一个个的都跟没有发生这种事情一样,全部没有了关于三株的新闻。很多反应快的人开始怀疑,这是不是三株后台硬?其实不是,是这些媒体们傻眼了,他们进入了一种跟之前华夏卫视新闻编辑部一样的震惊状态!他们已经不知道接下来的新闻要怎么做了!谁能说接下来怎么做?号召杀一儆百?还是批判?这三株到底是怎么失心疯成为现在这个样子的?可以说除了央视以外的所有媒体,那都傻眼了!

    此时的央视算是跟进华夏卫视之后报道三株事件的媒体了,不过央视也没有报道太多内容,只是引用了公安部相关领导的发言——“三株集团的老总吴炳欣和吴伟思已经被警方批捕,三株公司的相关款项也被冻结……”

    此时的吴炳欣其实并没有被警方提审,也没受什么这么,此时的他正在首都的协和医院里面,在icu里面接受者警察叔叔的近距离保护,当然了,他的手上还有一个手铐。这吴炳欣同学,如今在被警察带走之后,直接大病了一场。这场病持续了20天,直到他在新闻里面看到了华西卫视的报道。看了华夏卫视的报道之后,他一口气背着喘不上来,直接被下了病危通知书。他知道,自己是惹了大祸了,而且好像也逃不掉了。据说,此时知道自己在劫难逃的他,在病中喃喃自语一般的为自己开脱——“我就是想为国家和民族做点事情,一点都不想要求什么,如果不让我做,那我就不做了……”

    屁话,为国家和民族做事情,你丫就能公器私用?还这么有组织有策划的大面积腐蚀全国的基层职能机关?这是为国家和民族做事情?这种话说出来之后他自己敢信么?真当别人是傻子呢?

    另外一方面,三株被紧急查处了之后,全国市场上本来之前还能一个月六七个亿销售额的三株,直接休克死亡,各地连续紧急查处三株,讲三株的产品都进行了扣押查封,一时之间,全国总共查封了2400万多盒的三株口服液!而同时,因为三株公司停产,全公司上下15万人暂时失业,放假回家……

    而在这个时候,之前那些除了华夏高科以外,那些对三株强硬蛮横作风敢赌不敢言,怕被三株封杀的同行和其他看不过去的企业界人士们,终于找到了机会秋后算账了。看着媒体们暂时的失语,这帮子有仇报仇有怨抱怨甚至打准了主意落井下石的人们,顿时一个个的都出来接受采访,甚至主动撰文。反正,在他们的采访稿或者文章里面,就是各种往严重的说!他们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让三株一辈子都再也起不来!

    就这样,一个95年年底刚刚创造其创纪录的一年80个亿销售额的三株,只用了半年的功夫,就成功的把销售额从80个亿,跳水到了0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