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四四章 媒体力量
    一个曾经创造了年销售额亿元,并且超过了华夏高科生命一号成绩的企业,累计上缴利税亿元,拥有一共5万员工的庞大“帝国”,就这么土崩瓦解了。甚至在这个帝国一样的企业退出市场的时候,没有一个人惋惜――哪怕连他们自己的员工,都不敢说自己的企业不是死有余辜!

    吴炳欣父被逮捕了,还有很多各地分公司的头头们。在案发之前,三株在地级的公司就有多个,基本上就是包括了全国绝大部分的地级市,县级办事处有22个――中国的县级行政单位一共256个,包括县级区、县、县级市等等。而下面的乡镇级别的工作站,更是有5个――中国的行政镇一共有94个。

    吴炳欣曾经一度无不自得的这么说过:“在现在的中国,除了中国邮电以外,我想不到其他任何机构可以跟我们三株比络覆盖的!”的确是这样,在很多电话都没怎么通的地方,因为代理三株能赚钱,当地还就有了三株的工作站,甚至铁老大都没办法跟三株比络!

    《中国经营报》不久之后,刊登了一个三株的专题,叫做《探寻三株》,从里到外从头到尾的回顾了一下三株的历史。从吴炳欣最早在南津弄得代理昂立一号开始,到因为仿造昂立一号,被交大告到法庭还破天荒的索赔一千万元,以致吴炳欣将当时的企业破产规避赔偿责任。最后带着万元的家底开始想要冲入生命一号的代理,再到学习生命一号的操作,以农村包围城市,再到后来的膨胀以及到今年的查封。

    这份报道里面,当然追寻探讨了一下,三株为什么会失心疯一般的妄图统治所有基层职能部门,但是更重要的是探寻这样一个庞大到亿元年销售额的企业,为什么会被华夏卫视两个专题给打倒!没错。在此时,别的媒体都还在纷纷分析三株失心疯的时候,这个《中国经营报》好像已经发现了什么不同的东西!

    这,就是媒体的力量!也许这种发现只是一种自觉的萌芽,并没有成为一种系统的理论指导,但是媒体们已经渐渐的开始发觉自己的威力了!《中国经营报》的专题里面,并没有把这番事实分析清楚,他们只是隐约的探索着。好像是因为三株本身的黑历史经不住考验,所以当媒体冲锋陷阵的开始舆论监督的时候,他们就没办法“真金不怕火炼”,就一定会被强势媒体曝光,然后瞬间灰飞烟灭!

    在这篇专题的最后,写这篇专题的记者是这么结语的――也许。就跟国外说的一样,做生意首先要求的是诚信,是规则,只有有了规则,遵守规则,这才能经得住鸡蛋里挑骨头一般的监督,也许,这正是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建设阶段,各企业应该着重了解的一个要点。

    这个《中国经营报》毕竟是个经营方面的报纸。很多时候会把自己困在了经营的这个领域里面。而别的一些媒体的记者们就不这么了,他们好像隐隐约约的发现,只要媒体的力量够大,能够宣传一个事情,那么就会对企业造成无法估量的重大打击!当发现这个事实的时候,他们第一时间想到的不是说用这种权利和这种力量还钱,这个年代的人还没有那么复杂,他们第一时间想到的是各种舆论监督!

    没错,比如说什么什么企业有问题了。他们上去曝光!就像是这次的华夏卫视。那不就是听说了湘西出了事情的传闻,才去的么?为什么他们不能这么干?如果以后出现了江湖谣传。说是史玉竹的巨人集团快不行了,那为什么他们不能去曝光呢?至于如果根本没有这种事情?怎么可能!无风不起浪,苍蝇不叮无缝的蛋!既然有这种谣言,那自然有谣言产生的基础,总是值得记者们去采访去挖掘的嘛!

    当记者们产生了这种感想的时候,企业界里的人倒是有各种不同的反应。第一种,如果把他们归类为以前被三株欺负过的人或者是竞争对手的话,那么他们现在那是手舞足蹈的在拍手称快!因为三株现在已经取代了华夏高科成为了市场的霸主,而华夏高科又已经宣布要退出市场了!

    那么,在未来国家正规化保健品行业之后,低端的无节操的烂公司们就会被扫出局,在局内的都是一些有实力的玩家,那么突然空出来了这么两个第一第

    二巨头的市场份额,这能不让他们拍手称快?他们此时完全没有想到,三株的今天并不会给他们带来更好的明天!因为三株的倒下,不仅仅只是腾出位置而已,还会让消费者惊讶的发现自己被伤害被欺骗了!于是,就会跟2世纪的三株一样,顿时让人产生一种国内奶粉信不过的感觉,至少给孩喝的奶粉那都会尽量找国外品牌的!同时,巨人集团几个月后出现的问题,也会加剧这种消费者对于保健品的疑惑,也就是还好三株被法办了,然后别的企业暂时没有连续的丑闻被爆出来,而且三株出事的原因也不是质量原因,否则这绝对不是三五年就可以让市场回暖的!

    这些脑不太灵敏,还在拍手称快的人是第一类的,第二类的就是史玉竹这样的人。史玉竹在这事情发生之后,顿时有点惊觉到了这个保健品市场暂时可能会遭遇一些危机,联想到华夏高科选择退出并且把资源转移到了it行业,这史玉竹顿时觉得自己发现了什么!没错,那就是当船要沉没的时候,第一个逃跑的总是老鼠!虽然这么比喻华夏高科好像不太好,但是暂时没有更好的比喻!

    史玉竹是本来就对贾鸿渐的那什么转移资源之类的正大光明的说法半信半疑的,现在经过这么一验证,更是让史玉竹觉得华夏高科这是早就出来了保健品市场不对,然后走之前,顺便利用保健品市场赚一笔――让自己旗下的华夏卫视出头把保健品行业的潜规则或者黑幕踢爆,赚一个眼球赚一个口碑!

    此时的史玉竹当机立断,立刻要求公司内部转移方向,暂停了那些所谓研发部里面名牌大学才才女们的“研究”,把资金尽量集中到了it部门,让他们研发已经中断许久的桌面排版系统!还好他史玉竹没有完全断绝it行业!希望现在转移还来得及!

    这个桌面排版系统是什么东西?那就是一个在rd还不能很好使用的时候,用来给出版行业进行电脑拍板的一个中文软件。这个软件其实94年史玉竹就准备弄了,但是一拖再拖,拖到现在也就完成了%,之后更是因为抽调现金流,这个成完工了的桌面排版系统直接暂时被停工了!

    不过史玉竹虽然发现了一些问题,但是他并没有对媒体的威力有什么想法,按照史玉竹的性格来说,这个年代他就是觉得媒体么,不就是苍蝇么,要了解苍蝇的想法干嘛?

    而第三类人跟史玉竹不同的就是,他们意识到了媒体的力量在以后会有多么强大。这里面自然就是贾鸿渐想的最多了,因为他早就知道后世的媒体有多么没下限。后世的媒体怎么没下限?简而言之,一切以经济为主导,什么叫经济为主导?就是一句话――广告商是老大,特别是出钱多的广告商!

    后世的媒体里面,做什么新闻最困难?反应某些领导干部的?才不是!要弄领导干部还不简单?最简单的,上发个领导干部戴好表抽好烟的照片不就完了?这种照片记者难弄到么?最困难的是什么?最困难的就是積衣蹲约夜愀嫔痰男挛牛≌庵中挛乓怀隼矗愀嫔讨苯泳突岣鞅嘧鼙啻虻缁笆┘友沽〉阶詈笳飧遄幽懿荒芡u谴饩涂粗鞅嘧鼙嗟牡苛耍

    这是一方面,而另外一方面的,那就是媒体自身的利益――最简单的第一种,企业公关给钱,如果企业有什么丑闻,只要他们给公关费,那就不报道。甚至更进一步,首先先报到,然后要钱!不过更进一步的那种方法,虽然更给力,可是也更容易被抓马脚!所以,大家一般还是使用最简单的方法,被动的等着就行了。

    而更加恶心的一种方法呢,那就是报社多元化经营,进入了某个行业,然后因为经济利益,开始主动的利用自己的话语权,主动黑某个企业!比如说吧,假设有一个首都的报纸,叫他京时报好了,假设这样一个公司自己旗下有一个桶装水的生意,然后现在市场上他们最大的竞争对手如果是一个南方的全国规模的大公司,那么为了经济利益,这个京时报会不会时不时的抓着机会就无脑黑对方一番?

    既然现在华夏卫视能把三株给搞垮,那么为什么京时报就不能把南方的那个桶装水企业给逼出京城市场呢?这,就是媒体的力量,这,就是话语权的力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