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四五章 彼得-德鲁克
    别人在研究这个三株事件带来的种种影响,这边贾鸿渐却是已经不再注意这个问题,而是把自己的注意力转移到了别的方面——通过三株的倒掉,来看看有没有什么自己公司经营过程中可以借鉴的。显然首先要借鉴的那就是,千万不要去大规模的撬动基层政权,这是绝对不能做的。就跟阿尔卡彭这个美国2030年代的芝加哥黑帮皇帝的经验一样——2030年代的时候,这阿尔卡彭开创了小弟穿着风衣内藏“芝加哥打字机”汤姆逊冲锋枪光明正大扫射敌对黑帮的年代,这阿尔卡彭一度无法无天,用重机枪手雷在城内各种屠杀别的黑帮,甚至到了最后芝加哥的法官上任都要写信感谢卡彭,这卡彭直接成为了芝加哥地下皇帝!

    甚至,到了1928年的时候,美国总统大选,芝加哥警方都恳求卡彭不要再大选的时候动手,不要干扰大选。卡彭同意了,接着芝加哥警方就大度的不在诸如“谋杀”之类的“小事”上麻烦卡彭大人,只要卡彭的团伙不要再光天化日的公众视线内光明正大的枪杀敌对帮派的人,那芝加哥警方就不会追究。

    就是这样的一个黑帮大佬,最后被美国的税务局给办了,罪名就是——逃税漏税。后来这个卡彭给美国黑帮界留下来了三个遗产:第一,重机枪比机枪好用。第二,要记得按时纳税。第三,做*要带套。

    三株显然除了别大规模挑战基层政权所有权这个遗产以外,还应该有一些别的遗产在,而贾鸿渐现在就在分析。依靠着从三株内部弄来的文件复印件,贾鸿渐发现,这老子吴炳欣和儿子吴伟思两个人之间,对于企业的管理架构看法都不同,貌似时常在企业内部互相斗争!这可真是稀奇了!

    按照文件显示,吴炳欣显然是很推崇毛爷爷的战争哲学,是以学习华夏高科以及更加深刻的学习毛爷爷的各种理论为主的。而相对来说,儿子吴伟思那就更加洋气一点,这个大学生出身的年轻人开口就是彼得-德鲁克,闭口就是松下幸之助,然后他还聘用了南津大学的一个日本企业管理研究所的专家给他们三株设计了一个所谓的“矩阵式管理模式”,然后他又找了首都的美国企业管理研究所进行修正模型,最后弄出来了一个纸上谈兵的杂糅了日式和美式管理风格的所谓管理结构。

    这种父子之间土洋的思路不同,造成了三株几年里面几变管理体系。一段时间之内,这爹和儿子两个人轮流出任董事长,结果来带的问题就是两个人都按照自己的理解对企业进行改造和实验,而这种来来回回的改变,那对企业内部的损害是非常大的!如果连一个方针和一个理念都无法长时间的确立,那让下面的人如何适从?这也就是到了最后,父子两人才分出了一个高下——儿子主要负责经理层面以上的中高级管理人员的架构设计,而父亲则是负责整个企业的大体构架以及基层的营销。

    吴炳欣设计的整体方案,基本上就是一种中央集权的解放军架构——把全国各地分成四个区域,就如同军区一样,然后每个区域公司没有**财务权,哪怕他们是**法人,财务方面的事情也必须接受中央调控。另外一方面,还设立了各种类似“后勤部”“事业部”“研发部”“生产部”的大部制,**在体系之外,垂直被总部掌控。这种方法可是挺军事化的,至少目前看来,在一定的历史时间内,这样的一个半军事体制还是挺有用的。

    不过随着三株的规模越来越大,这种模式也越来越臃肿,因为三株是个商业公司,不是解放军。解放军相对不用那么随机应变,他们只要保证日常训练就行,等出了事听上级命令就行。但是这三株不一样,他们的基层每天每时每刻都在碰到不同的状况,不同的突发事件,而层级太多的架构,反而会造成各种通讯不畅。就像是在战争时期,前线的信息绝对是要尽快到达前线指挥所,然后前线指挥所直接指挥,而不是送到大后方的各军种总部再汇集到大后方的统帅营再由大后方进行决断。

    在刚开始,当三株发展的规模还不大的时候,他们的这种体制也许还能够有效运转,但是当他们渐渐铺开到全国之后,那就变成了恐龙病了——他们号称自己的网络也就是比邮电差点,但是邮电就是这年头的恐龙病患者好不好!至少在三株身上,当他们的基层触角已经到了县、区、乡镇的时候,那省一级和地市一级的管理机构,也就是纯粹中层管理机构,起到的作用就是近乎单纯的迟滞信息传播!甚至这种多层无用的管理层级,带来的浪费那也是非常惊人的——按照资料显示,95年一年里面他们三株投放的3个亿的广告费里面,足足有一亿是被浪费掉的,根本没有被投放入市场!而在基层,一些地方的宣传品投放的到位率不到20!更有一些基层的执行经理,连宣传册发都不发,直接叫人把宣传品当废纸卖掉,把钱揣到了自己的兜里!

    吴伟思这个大学生,号称自己很崇拜彼得-德鲁克,却好像不知道这个现代管理学之父说过一句话——对于很多中小型企业来说,成长却变成了一场噩梦。在快速成长的过程中,有些企业看起来盈利不断增长,却早已经失控,并且陷入了严重的危机!

    虽然网络已经如同邮电一样遍及全国,但是三株内部的国企病却是比谁都严重——总部自以为时髦的设计了十几种报表,要求下面每天填写,以此分析基层资金流状况。但是问题是基层哪儿有空天天填写这玩意儿?一张两张还行,天天要用几个小时收集数据天十几个表?这是要疯?所以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上面要数据,那下面就编数据呗!

    这还不算啥,甚至有的三株内部资料显示,吴炳欣自己早就从94年的全民打假事件中吸取了经验,早就要求各地子公司不许胡乱吹。但是这老总说的话没用!他说的什么,根本影响不了最基层的策略,最基层还是按照以前教的那种继续胡乱吹!这种政策出不了总部的事情,那显然对企业来说,是极为严重的危机!

    对比一下华夏高科的话,虽然业务膨胀同样巨大,同样资金流、收益不断膨胀,但是华夏高科在贾鸿渐的掌控之下,从来没有随意的扩大自己的规模,至少没有扩大自己直属的规模。能够外包的,哪怕少赚一点钱,也要外包!因为猛然膨胀,这突然需要太多的人手,如果这些人手都归到华夏高科旗下,顿时华夏高科本身的嫡系就成了绝对少数,陌生人成了多数,那么这样一个公司还能保证贾鸿渐的绝对统帅么?还能保证每个人都心悦臣服的执行贾鸿渐的命令么?甚至整个企业的文化和灵魂,还是贾鸿渐么?

    同时,贾鸿渐又尽量保留现金储备不乱花,同时又涉及几个行业,这基本都是按照70年代彼得-德鲁克研究的建议来的——保留现金储备不不乱花,是以防万一市场变动,突然膨胀的企业很容易碰到资金流断裂,就如同巨人集团一样!而同时向几个行业进发,那就是分摊风险。对于别的中小企业来说,就是留后路,以防市场变动某个产品不然不好卖了以后,起码还可以靠着别的产品过活。而贾鸿渐则是尽量占据一些利润高或者未来机遇大的行业,为的也是规避风险!

    也就是这么一来,几年下来华夏高科的直系人手还就是这么多,到了现在华夏高科总部里面也就是40来个人——比以前十几二十个人来说,陆续还是收了一点名牌大学的才子才女们的。华夏高科外部的营销渠道,像是保健品产品,那就是外包,靠着省级经销商自建营销团队,华夏高科只管发货而已。像***这种东西,那要么是靠着巨人集团这样的保健品行业经销商,要么就是挂在邮电局里面销售,基本没有什么自己的营销渠道。而像是未来的汽车产品,那有4s店,这才是刚刚建立起来的一个类似外包的销售渠道。这样靠着发不发货作为威胁,外包的营销团队自然相对的就要听话一些——别忘了,华夏高科还有一个聘用下岗工人们作为便衣的调查渠道!

    贾鸿渐在这边分析三株,很有心得。同时再另外一边,袁明则是在到处挖掘分析这贾鸿渐当年的往事,同样很有收获……

    据英国《每日邮报》5月26日报道,不久之后,女性有望拥有能够自己服用的“伟哥”。据科研人员透露,这种具有“伟哥”功效的药片不仅能够解决女性性冷淡问题,还能帮助女性达到**。

    这种名叫“力比多”的药物由荷兰医药公司“情绪大脑”研制。该公司日前在美国对200多名女性展开试验,尽管结果尚未对外公开,但公司创始人艾德兰图伊滕宣布,力比多在试验中的表现“非常、非常惊人”,但部分服用者可能会出现头疼和面颊、脖颈潮红等副作用。该公司预计,力比多将于2016年底投入欧洲和美国市场。对于外界的质疑,图伊滕表示,43的女性缺乏**,力比多不仅不会使女性变成“花痴”,只会让她们的**提升至正常水平。

    为什么橘子觉得,这玩意儿好像挺容易被坏人利用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