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六三章 老陕?
    一个寝室四个人中,陆华家是好像勉强算是有点背景,他父亲像是宝钢的,而母亲是新民文会报业集团的。具体的职务不知道,不过看着这陆华穿着看起来一千多块钱一双的阿迪达斯篮球鞋,想来家境不会太差。

    在他爸妈进来帮着收拾床铺的时候,这陆华看了看周围,找到了书桌的抽屉,然后从兜里面摸出来了一个新买的锁挂到了上面。接着,他就坐在桌子上,等着爸妈收拾完。等的过程中,他从兜里拿出来了一台白色的巴掌大的一个方形东西就开始摆弄了起来……这玩意儿那不是音乐豆荚么?这玩意儿在美国卖399美元呢!在这个年头合人民币3307元!

    这陆华摆弄了几下音乐豆荚之后,随手就放在了桌子上,接着就扭头找贾鸿渐聊天。“诶,贾鸿渐,你哪个高中的?”“实验学校。”贾鸿渐笑着说了一句。“实验学校……哦……,我是南洋模范的,本来我是报物理系的,结果分差了三分,然后填了个服从调剂,就给踢过来了,你呢?也是理科生被踢过来的吧?”陆华随口问道。

    “呵呵,差不多……”贾鸿渐笑了笑没说实话,他能说自己被保送的其实是覆旦所有院系么,他会说校长都让自己可以随便选系了么?自己那是为了空余时间多,这才选了院。这种真话说出来,那多打击人,是不是?

    “我说也是,正常男的谁没事儿报院啊……对了,我记得你们实验学校今年录取率不错?能有50?一本?”这陆华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好像不如贾鸿渐活络以及自来熟,不过这找话题的能力倒是还不错。“差不多吧,你们南洋模范也应该不相上下吧?我记得都是一个档次的嘛。”贾鸿渐笑了笑。

    “没,我们南洋模范今年比你们差了一个点,49一本录取率。”陆华说道。听到了这里,贾鸿渐突然想到了一个好玩的,这要是有外地的同学听到了这么夸张的录取率,那绝对能惊得吓死!要知道这是96年!可不是大扩招的年代,这年代一个高中的一本录取率能到50,那绝对是能吓死人的!外加接下来的二本呢?这本科录取率最后不要到70到80啊?外加专科啥的,那最后不要几乎100被录取了啊?这年代大专生那都是香馍馍!都是高级知识分子!这个年代高考那还都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呢!这么俩学校直接就一个50一本录取率,一个49的,这能不吓死人么?

    不过实际情况时,这俩学校都是上沪本地的,而且生源基本都是上沪的,而上沪的大学对本地学生招生分数都低,这跟首都差不多。打个比方,如果把上沪高考的分数转化为了全国750版本的分数的话,那么一本线基本上也就是在480分到500分这样,这比全国一本线那可是起码低二三十还多!而这覆旦啥的学校,对上沪本地生那招收的分数线也低,就像是同济,今年在上沪本地招生的话,如果按照750分制来说,那就是550分就可以上了,但是对浙东胶东之类的高考大省,那上了600分都真心不一定能上的了同济!更不用说覆旦了!所以,这些学校的数据夸张到吓死人,那一定程度上也是托了上沪本地高考录取分数低的福,如果按照全国分数线来说的话,那怎么都得掉一半的数据下去!

    这些话贾鸿渐并没说出去,他看得出来,这陆华好像优越感挺不错的,不过并不是那种无脑优越,算是有意无意稍微流露出来一点。估计是家境和成绩带来的双重结果吧。他贾鸿渐干嘛做坏人,主动去打破人家的优越感?

    不过呢,此时两个人虽然有一搭没一搭的在聊天,那陆华的父母偶然间一回头却发现了有一点不一样的地方。这陆华就是跟大爷一样,坐在桌子上等着爸妈收拾东西,基本不动手帮忙。而贾鸿渐呢,虽然在跟陆华聊天,但是他倒是再擦自己的书桌和桌椅板凳等等,擦的还挺认真的,起码没有什么没擦到的地方。

    这种发现,一般人可能不觉得啥,但是陆华的父亲明显感觉到了一点什么。他找了个机会,看着苏萍那边收拾的差不多了,他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像是随口聊天一样,问道:“苏大姐,你在哪个单位工作?”“我啊?华夏高科。”苏萍明显脑子里面想了一下才这么回答的。那陆华的父亲此时挺惊讶的说道:“哎呦,华夏高科,这公司好!你们公司福利挺好的吧?”

    “还行吧,就那样,私人公司嘛,总归累还是挺累的,跟国企不一样,没偷懒的功夫,毕竟是给资本家打工嘛。”苏平呵呵笑着,不露声色不显露家境。“这是你谦虚,我之前听说华夏高科那过年的时候,都挨家挨户的送小汽车当年终奖了?这事儿半个上沪都知道呢!”陆华父亲脸上带着热情的笑容,不过这个笑容让贾鸿渐看着,总觉得像是在探听他们家家底一样。

    “没有,能送汽车到好了。我们公司今年要推出汽车产品,这公司自己要推出汽车了,那能给员工送别的牌子的汽车?可是送自己公司的,那又刚上国家的汽车产品目录,各地的交通管理部门还没更新信息,那要上牌都没地方上,而且那过年的时候汽车还没定型呢,也没办法送……”苏萍朴实的笑道。

    贾鸿渐看着老**意思,那是尽量的想让自己家表现的跟普通人一样,没什么特别有钱的地方。此时倒是产生了一个有趣的对比,他贾鸿渐明明身家百亿,可是他现在穿的不贵用的不贵,家里开的车子也就是个普桑而已,手头更没啥音乐豆荚之类的东西。要不是***没办法打国际长途,他干脆直接就用自己公司的产品了。而旁边的那个陆华,家底再怎么说也没贾家有钱吧?但是人家这又用3000多块钱的音乐豆荚,又是穿一千多块钱的阿迪达斯,好像丝毫不介意别人认为他们家有钱似的……这算是某种程度的一桶水不响,半桶水晃荡么?

    此时,正好陆华的父亲说话了,“苏大姐啊,你看咱们两家孩子未来四年就要相处在一起,而且他们在一起的时间要比四年里面跟咱们当父母的在一起时间都要长,这也算是一种跟亲兄弟差不多的关系了吧?哈哈……这也是缘分,我看要不回头我们两家等另外两家到了,一起出去吃个饭?正好为了庆祝我们陆华入学,我们家之前正好准备在外面吃一顿庆祝一下呢!”

    “什么时候……”陆华突然下意识的说了半句话,结果说道了一半,他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直接停了下来。这当时就有点冷场,他母亲立马笑着拍了一下陆华的头,“傻孩子,不是说了么,一会儿等那边两家来了咱们一起去,怎么说都是未来一个寝室的……”

    贾鸿渐看着这个场景,嘴角微翘一下,没说话。明显陆华的意思是“什么时候早说好要庆祝了”,不过他反应不算慢,说了一半马上反应过来了,看起来这陆华的爸妈明显是想要“亲近亲近”一下啊。

    就在这个时候,前脚接后脚的两个学生和他们的父母也推门走了进来。一个人各自不高,有点微胖,看起来挺老实的。看着面相和他父母的面相,应该是上沪的普通人家,一家人穿的行头看起来都很普通,而且互相之间说的话那也是上沪话。最后一个进来的,是一个高高壮壮的男生。他看起来比陆华矮一点,大概185左右,不过体重看起来比陆华重不少,怎么也有180斤左右了,而那陆华看起来也就是140、150斤左右。

    这高高壮壮的男子,跟着一个穿着有点土气的中年男人一起进来的。中年男人进屋后一看到满屋子的人,那直接有点不自觉矮下去的样子点头哈腰的就笑道:“你们好!俺们是从黄土高原来的,俺娃以后就是你们娃一个寝室的同学了,希望大家互相照顾一下哈!”

    嘿!老陕?当时贾鸿渐一听那老陕腔的普通话,直接一股子那种亲近感就涌上来了!也许是因为他爸妈以前是在老陕插队工作啥的,反正贾鸿渐那一直觉得碰到了老陕,就跟碰到了第二故乡的老乡一样!

    2011年发生在美国的“占领华尔街”运动虽以被警察驱散告终,但反对权钱交易、金融误国乃至反抗资本主义的风潮已在全球开花,尤其在蒸蒸日下的欧元区,在货币紧缩政策的影响下,税收增加,失业率上升,唯有金融业还巧取豪夺。从本周五开始,在欧洲央行所在地法兰克福,2500名示威者打着“反对资本主义”的旗帜,走上街头,开始了占领法兰克福的行动,大批警察严阵以待,欧洲的危机浓缩在这数平方公里的区域内,一触即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