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六六章 学姐的心机
    曾霜微皱着眉头,眯着眼睛努力的在辨认着面前两百多个人里面坐在最中间的一个。她辨认了几秒钟,面色一直没什么变化,也不知道是辨认出来了还是没有,不过此时已经没有时间让她继续辨认了,因为掌声已经停止了,又到了她应该江夏区的时候了!曾霜整理了一下思路,稍微停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讲了起来。

    “我个人是新闻学院的,你们是院的,在你们毕业之后,可能有些人会去当秘书,或者一些人会进一些报刊杂志成为一个编辑。如果大家成为了编辑,那我们未来也算是半个同行了。我个人先讲讲我在华夏卫视里面实习的经历吧,在我们刚进华夏卫视之后,带队的老师虽然各种叮嘱,但是卫视的老总直接来给我们开会的时候是这么说的——放下你们所有的骄傲,哪怕就是硕士也别指望一进来直接就成为编辑或者管理层,华夏卫视以后所有人进来都必须从一线记者开始做,做5-0年有了充分的经验之后,才能上升称为编辑,才有能力把记者的采访报道修改编辑的比较到位。做了5-0年编辑之后,才可能继续往上升。学历在华夏卫视决定不了任何事,如果你有能力,那么也许你可以凭借实力可以比别人采访出来更好的新闻,那你才可能比别人更快的升上去……”

    听到此时,现场一阵倒吸气声音!什么?学历无用?学历无用!这简直就是对在场所有覆旦人的冒犯!他们辛辛苦苦拼搏的进了覆旦,华夏卫视居然敢来个学历无用?哪怕不说是学生,光是老师那也无比震惊!他们自己当年是做了多少的努力,才爬到了现在这个位置,结果人家说他们的成果是无用的?这谁能受得了?

    “当时我是觉得不学历?没关系,我不信我一个覆旦出来的人,还比不过其他人!那就来比呗,谁怕谁?”这台上曾霜,一下就霸气了起来。那种优等生的骄傲就跟气场一样弥漫开来。她的这句话,一下得到了学生老师们的认可。没错,虽然覆旦是大家引以为傲的招牌,但是招牌低下大家那都是万中取一的尖,拼实力谁怕别人啊?

    “接着,在接下来的实习过程中,我们跟着分配的师傅一起出去采访,当然了这里必须要感谢一下华夏卫视。为了让我们这帮立志做新闻记者的实习生们有一个锻炼的机会,明明没有市内每日新闻,也不报道什么市内小新闻的他们,特意让我们跟师傅和摄像师一起出去训练,采访一些小事比如邻里纠纷之类的,来提升我们的经验。刚开始我个人是觉得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那采访起来不是轻而易举?咱们怎么说都是覆旦毕业的不是?这上去问就是了嘛!带我们的师傅是个中专生。他都能会,我们能不会?”

    曾霜言语之间流露出来的这种优越感那很是让现场的师生们有了同感,当时不少人就轻笑了起来,好像真的带入到了曾霜的故事里,而且还真的跟曾霜一样法似的!但是很快,就听着曾霜说道,“但是跟着中专生的师傅去了现场之后,我们才发现原来采访部是那么容易。我们一本正经的按照教科书去采访,很多老百姓理都不理我们。甚至跟我们说的一套,回头跟师傅说的确是另外一套,而跟师傅说的更像是真的……于是,可能夫妻俩吵架闹离婚的事儿,我们学生和师傅采访到的,完全是两个版本,我们写的可能是男方不对,但是师傅写的最后让人到却会觉得是妻不对……”

    诶?学姐的这番经历一出来,那当场让很多人有点傻眼了?怎么。采访难道还需要技巧?不是掏出来记者证给人家一下。人家自己就会说的?怎么听着学姐的意思,这一切都不是这样?

    接着这曾霜。那就把她在华夏卫视里面学到的东西一点点的说了出来——“后来经过了偷师,我们偷偷的师傅是怎么做的,才发现,师傅根本就不是跟我们一样的上去就摆着记者的面孔进行采访,而是上去以后就跟普通人一样,甚至像是朋友一样,陪对方聊天,聊聊对方的工作,家庭和其他的一些,在取得一定的信任之后,在对对方进行非正式的采访,那对方很容易就跟对朋友一样说出来真心话了。我们后来想了想,人都是有防备心理的,自古说的好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所以这个小例我相信应该可以证明待人接

    物对专业能力的重要程度,很多时候怎么说话,要比说什么话更加重要,而怎么说话这种东西,学校是不会教的,是需要自己到社会这个大学里面,自己自学。没有任何老师教,没有任何教材,甚至没有任何心得,一切,都需要我们自己去总结,去探索去琢磨……我相信,知道了这一点之后,凭借着你们这些学弟学妹们聪明的脑袋,你们一定可以做的比外人更好,进步的比外人更快!”

    哗!当时全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的确,这学姐给大家掏心窝说话这是每个人都感觉出来了,在社会上那可是没人会跟他们说这么多的!而且学姐说的这些东西,那真心是学校没有说过,但是听起来又特别重要的!这样一个可爱的学姐愿意把她的心得说给大家听,还是免费的,大家能不感谢么?

    不过,出乎大家意料的是,这学姐在面对着全场的鼓掌之后,她并没有下台,而是还一直坐在台上。当大家好奇的把掌声都停下来了之后,只着这个长得挺可爱的学姐笑着说道,“最后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我在毕业以后,到9月份马上就要满个月试用期,现在已经接到了为期年的一份工作合同。到了新合同签署之后,我就会是一名华夏卫视的基层记者,会到处跑着采访新闻,如果未来碰到了大家,大家一定要对学姐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啊!”

    “一定!”“学姐放心!”“这是必须的!”当时会场里面的男生那都乐了起来,一个个的大声回应着学姐。等到这学姐讲完了下台之后,很快上来了一个学哥,或者叫学长。在这学长讲述他的经验的时候,贾鸿渐却是在打量着站在讲台边上的那个曾霜。这曾霜面容可爱,身材娇小,挺有小鸟依人的感觉,虽然说不上多漂亮,但是能美貌和智慧并得,这已经不容易了。

    在贾鸿渐打量着这个曾霜的时候,那曾霜恰好也正过来,两个人目光接触了一下,曾霜的视线明显一顿,然后又若无其事的转开了。“呵呵,这小丫头,还有点心机……”贾鸿渐内心深处如此想到。他为什么曾霜?为的就是她有没有认出来自己。刚才在台上,这个曾霜那真心算是给华夏卫视打了一个广告,说华夏卫视不学历,只能力什么的。

    这话单从本身的意思来,是没有什么广告嫌疑的,但是要知道这是个什么年代?这是个国企面临改革的年代,国企为什么要改革?效益不好,效益为什么不好?聪明人知道这是没跟市场接轨,但是别的一些砖家叫兽什么的,那是一直在说人员冗余啊,人浮于事啊什么的,从来没忘开源上想,就往节流上想了。甚至老百姓那都时不时抱怨,说能升上去的都是溜须拍马的,要么就是有关系的,反正老百姓是升不上去的,升上去也升不高。

    在这样一个时代,对学生们说不学历能力,他们可能没什么感觉。但是当这些人在工作个一两年之后,再回想起来这番话,那就会觉得华夏卫视是天堂了!而这个时候,这些人已经经过了基本的职业训练,那如果再跳槽到华夏卫视,基本上就是等于别的机关或者报社杂志社为华夏卫视培训了员工……

    当然了,贾鸿渐不会以为这个曾霜会默默的做出这么大的贡献,甚至曾霜自己都不太可能想的到这么远。不过,这个曾霜下意识的夸华夏卫视,那肯定是逃不掉的。这种若有若无的夸,可以认为是曾霜将要成为正式员工的一种自豪、一种对华夏卫视的喜爱,但是同样也可能是因为发现了贾鸿渐这老总在场,所以有意无意说点好话,擦着边的溜须拍马一下——毕竟一个公司里面那么多的人,老板凭什么记住她啊?如今这么一夸,那运气好老板心情好直接就被记住,以后有什么机会了,说不定就能跟小曹小袁一样,直接肩挑重任上一线突击采访了!

    所以,贾鸿渐在这曾霜下台之后才一直盯着她,因为他知道一般人如果故意表现给某些人的话,那完事儿之后肯定会下意识的想要“效果”,除非是特意想到这点,否则一般人绝对会扭头往这边一下,而之前那个曾霜就是这样,她没有别的地方,是直接扭头九十度,直接来贾鸿渐表情的。这妹,难道没有心机么?

    不过,有心计总归是有上进心,贾鸿渐还是准备记住这个曾霜的名字和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