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六七章 特权
    “贾鸿渐在么?你就是贾鸿渐?你们班主任叫你过去。”正当贾鸿渐他们一行人回到了寝室之后,宿管大妈敲开了房门。“我就是,谢谢阿姨。”贾鸿渐谢谢了阿姨之后,就在寝室同学的一片诧异眼光中,离开了寝室。等找到了班主任的办公室的时候,那都已经半个小时之后了,等他敲门进了班主任的房间,只见着房间里面就俩人,一个是班主任,还有一个是曾经上过他贾鸿渐家们的人——校长杨家福。

    “报告,”贾鸿渐进了房间之后,一眼到了班主任和校长,“老师好,校长好。”“鸿渐来了,正好,来来来过来。”校长杨家福笑着冲贾鸿渐招了招手。他的这动作让班主任叶老师有点惊讶了,叶老师的视线从校长的脸上转移到了贾鸿渐的脸上,再从贾鸿渐的脸上转移到了校长的脸上,显然是在疑惑贾鸿渐和校长之间是不是有什么关系。

    当贾鸿渐走过来之后,校长杨家福左手放在了贾鸿渐的左肩上,变成一种搂着自家孩似的姿势,“叶老师啊,这个贾鸿渐同学呢,你可能不知道,他是保送上我们学校的,不过这个不是重点,重点啊,是他是我们学校几十个硕士研究生和博士研究生一起联名推荐保送的,同时还有工程院院士和科学院院士也给他写的举荐信。”

    叶老师当时表情就不一样了,他立刻扭头向贾鸿渐,他的表情充满了惊讶,一边上下打量着贾鸿渐的他面相显示的他好像是在惊讶于贾鸿渐怎么能搞到这么多人的举荐!这贾鸿渐起来那当然不像是什么学霸,他这年龄也当不了学霸!难道是学霸家的孩?也不能吧?学霸家的孩,能被保送到院的中文系来?这怎么的都要继承祖业的去读家人学霸的学科吧?

    “对了,叶老师,贾鸿渐同学呢,他们家是做生意的,而且他从小就有经商天赋,在高中的时候就已经帮家长开始经营企业了,所以以后可能会经常请假出去商务谈判什么的,这点你稍微照顾一下?”杨家福搂着贾鸿渐的肩膀,表面像是笑眯眯,但是实际上却像是命令一般的对叶老师说道。

    此时这场景要是让别人到可非震惊不可,一个国内名牌大学的校长,本身就是一个高能物理专业的学霸,居然亲自给一个学生开小灶,让班主任照顾一下学生!这可是名牌大学!这学霸那可是相当牛的!而且学霸的意思,那就是哪怕以后贾鸿渐经常翘课啥的,班主任叶不要管!这样一个学生,那得面大到了什么程度,才能让学霸校长亲自来说情?

    而叶老师此时那更是惊讶了!“可是?”他搞不懂了啊,这是覆旦!不是什么路边阿猫阿狗的学校!覆旦里面学生不好好学习,这还有理了?这老师还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这完全颠覆了他作为一个老师的信条啊!他可不是什么小学初中的老师,也不是什么幼师的老师,他是大学老师,而且是中国顶尖大学的老师!不督促自己的学生成为人中龙凤,还放纵他们,这是他应该做的么?

    贾鸿渐着叶老师有点犟,当时心里就乐了。他倒不是恶趣味到下属顶撞上司而乐,而是心想着这老师们就是老师们,老师跟社会上很多其他职业的人不同,因为他们很多都是专注于教学,专注于知识本身,所以待人接物的能力并不算他们一定要发展的。所以社会上才说,大学老师那都是在象牙塔里的人物。

    有的中年成功人士,在私下里评价老师的话,一般都会说大学老师,特别是那种非前沿应用理科科学的老师,很多时候都是很单纯很可爱的人,完全没有社会上人士的复杂。在象牙塔里面,是不太需要跟外界那样勾心斗角的,特别是大学老师——课又不多,每周就这么几节课,来晃荡一圈就完事儿了,不用整天跟同事坐在办公室里面,最多就是评职称什么的稍微可能有竞争,但是职称主要还是相应的论文啥的,还是个人实力。所以老师们那真像是“象牙塔”一词的发明者圣佩韦-查理-奥古斯丁说的一样,是从庸俗的现实里走了出来,走进了主观幻想的艺术天地的人……

    杨家福此时非常有气度,虽然自己的属下教师居然在自己委婉的下令了之后还敢质疑,但是他并没有直接拉下脸来训对方,而是继续温和的说道,“咱们贾鸿渐同学,其实也是管理学院的一名客座讲师,从某些角度来说呢,他也是咱们的同事……”

    “讲师?同事?”叶老师大惊,他好像根本就不相信贾鸿渐会是一个客座讲师,也不相信一个刚入校的学生居然会是自己的同事,这简直就是滑天下之大稽!“呵呵,叶老师,这种事情我没必要骗大家,咱们贾鸿渐同学是不是客座讲师,这个下个礼拜开始上课后你就可以知道了,22周的一个学期里面,他每周有一次课……”杨校长笑眯眯的说道。

    听着校长都这么言之凿凿了,叶老师总不能继续怀疑下去,他释然的点了点头,然后仿佛是在给自己找台阶下,自嘲的笑了笑说道:“既然咱们贾鸿渐同学这么年轻有为,不但参与了企业经营,同时还能教……授自己的心得体会,那自然是极好的。这样吧,要是你有急事需要请假的话,事后跟我补个假条什么的就行了,成绩方面,杨校长,学校方面应该会……?”

    杨校长此时轻拍了一下贾鸿渐的肩膀,然后扭头着贾鸿渐说道,“呵呵,贾鸿渐同学可是我们学校的宝贝,学校方面当然会对他打开方便之门,教书育人是为了让人成才,不是为了把人关在监狱嘛。高尔基也是在社会大学里面学习成为文豪的,我们贾同学在学校学了知识,还能很快的有机会到社会上事件,最后还能回来把自己实践的心得体会教给同学们,我觉得这是非常好的事情,也是一种独特的教育尝试嘛!”

    到了这时候,贾鸿渐真要为杨校长鼓掌了!他算是明白这杨校长的说话水平了!人家这待人接物的能力,本来一个学生翘课出去不务正业的经商啥的,这种事儿是不太能摆的上台面的,至少从正规校规角度来说,要出去经商可以,那得冒着被学校按规矩惩罚的风险!学校对于逃课甚至旷课缺考的学生进行处理,这不是理所应当天经地义的么?但是在杨校长的口中,这就是一种对教育新方式的尝试,这就是一种产学研一体化的尝试,这就是一种教学和社会实践更加紧密结合的方式!这不体现水平,那什么才能体现水平?

    叶老师听到校长如此定性了,那也就不再坚持,他点了点头就算是答应了下来。于是这样,贾鸿渐就等于在学校里面拥有了特权,他可以有校长特许的不上课,甚至光明正大的不去考试。哪怕面前的这个班主任脸色起来不好,好像并不是对这个特权太认同的样,那他也没什么办法,只能眼睁睁的着贾鸿渐这么做,毕竟哪怕他想要跟贾鸿渐对着干,抓贾鸿渐,那最后一切成绩什么的还是要学校来受理,甚至缺考什么的,开除不开除什么的,他这一个班主任是完全没有办法决定的。

    到了叶老师答应了,杨校长点了点头,然后拍了拍贾鸿渐的肩膀示意跟着他往外面走。怎么?叫贾鸿渐来这办公室,就是为了给他贾鸿渐特权的?这背后会不会有什么交易?比如让华夏高科投资个几百万上千万弄个实验室什么的?就在贾鸿渐正在琢磨的时候,两个人一路走远,到了僻静一点的角落,杨校长一边走一边说道,“鸿渐啊,学校给了你自由,你……也一定不要让学校失望啊?”

    啧啧,这是要开价了?当时贾鸿渐就笑了,“放心吧校长,您说学校怎么才不会失望呢?”想来想去,不就是钱么?可是等着校长开价的贾鸿渐,却听着校长突然笑了,“怎么做才能不失望?那就是把你能教的都交给咱们学校的学生吧。”

    “哈?就这个?”贾鸿渐诧异了,“不要点钱什么的?不用弄个实验室什么的?”“你当我们覆旦是什么了?我们需要你家捐钱?”谁知道这校长却笑眯眯的反问贾鸿渐。这反问那可是伴随着一种霸气的气场……没错,这校长都是学霸。这学校里面可是也有国家重点实验室的,一个实验室一年几十万的研究资金怎么都是能弄到的,哪怕不如2世纪的多,但是也不需要什么公司来资助……

    据介绍,地铁部门曾与公益组织合作,来帮助这些乞讨人员。但是在对他们进行调查时发现,其中0的乞讨者家庭并不贫困,家中有劳动力,可以找份正当的工作。记者了解到,这些职业乞讨者都是买票进站,成本只需2至4元钱,一天“工作”小时,月收入约5000元,而且不用缴税。而经验丰富的乞丐,一天的收入能达到000元以上,月薪过万的地铁乞丐多得是。

    情何以堪啊,教练,橘也要当乞丐!(未完待续。请搜索,更好更新更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