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七七章 奇怪的老师
    整个教室里面,大概也就是一百多个人。

    不过这一百多个人里面,起码有四分之三的人那都是拿着大包小包的。这意思很明显,就是准备上完课立马回家的。这些学生,是大一的学生。在这个刚有校内络的96年覆旦大学里面,选课系统还没研发出来,贾鸿渐的这个课若是向全校开放,作为一个公共选修课的话,那么贾鸿渐只能一个礼拜上四次课,这是他肯定不能接受的。于是乎,最后就变成了给大一学生上的课。这课虽然说是选修课,虽然覆旦现在说是开始了学分制尝试,但是跟后世很不同的是,一方面这时候校内选课系统没有,而且学分制实验也没完成,所以说是学分制,基本上出现在了选课本上,那学生就得来上。

    贾鸿渐进了屋,他现在的样,起来就像是一个中年人。他上半身穿着一件t恤,下半身穿着一个到膝盖的沙滩短裤,头上包着一个花花的头巾,眼前架着一个巨大的蛤蟆镜,嘴上贴着一条胡。在这9月初的上沪,虽然气温不像是南津那四大火炉之一那么热,不过也逊色不了多少——今天的气温是2度,哪怕到了这6点钟,哪怕这教室朝北,而且傍晚起了一点风,哪怕教室里面电风扇大开,那气温最少也有个2度上下。这样的气温,穿着t恤刚合适,于是,贾鸿渐就这么穿了。

    在这个年头,对老师的着装还没有什么奇怪的要求。没有说不能穿拖鞋上课的,没有说一定要穿长裤上课的。不过老师总归都是象牙塔里的人物。也算是知识分,那一个个端架都端的厉害。在贾鸿渐的老师里面,大夏天上课,女的还好,男的最少也要穿个短袖衬衫,然后一条西裤,那真心让贾鸿渐着都觉得热。

    贾鸿渐不是一个老派的人,所以他脚着既然学校没这么规定。那咱就可以随便穿了不是?当“奇装异服”的他走进了教室的时候,下面的一白多号人的注意力全都被他吸引了,大概那些学生们在惊讶——这尼玛不是大一的课么?学校里有人大一就这么拽,刚开学几天就奇装异服了?

    切,真以为贾鸿渐愿意带这头巾么?要不是现在天太热,不能带假发啥的,他吃撑了戴着玩意儿啊。还不是为了不让自己的形象被人联系到覆旦学生贾鸿渐么。这边贾鸿渐刚进教室,上课铃就响了。台下的学生们纷纷拿出笔记本和笔,准备等着老师来上课的时候记笔记,然后他们就到贾鸿渐架着几个本晃晃的就上了讲台,然后就在讲桌前到处找什么。

    “诶,同学。都上课了,你还不赶紧坐下!”坐在第一排的一个男生赶忙提醒贾鸿渐道。贾鸿渐抬头了着男生,微微笑了一下,然后就下了讲台冲着他走了过来。“这儿有人么?”贾鸿渐指着那男生身边的一排空位问道。这覆旦大学的教室跟后世很多大学的教室一样,这种多功能教室里面。那学生坐的椅,都是一条三四个人坐得下的长条椅。这男生坐的地方旁边正好有一条长条椅。上面放着一个书包。

    “没有。”那被问的男声随手就把包拿了起来,放到了他座位下面。结果令人惊讶万分的是,在他眼里奇装异服的这个“同学”居然没有坐下,而是抬起了整个长条椅!这是要做什么?要造反么?这被老师到了怎么办?“同学,你这是干嘛?”当时这男生就瞪大了眼睛问道。此时不只是他,整个教室里的学生那都过来了!

    此时却着贾鸿渐说道,“来,你帮把手,帮我把这椅抬出来。我坐着给你们上课。”啥?这奇装异服的是老师?不能吧?当时那被贾鸿渐叫的男生傻眼了,全教室的学生那全都傻眼了!“来来来,别愣着啊,快点儿搬到前面我好给大家上课!”贾鸿渐此时两个手抬起来了那长条凳的一边,很重的好不好!你丫也不快点!

    那男生此时更是惊讶了,“你是老师?”“恩恩!满意了吧?快点帮忙,骗你我有好处啊?这覆旦的老师你当我想当啊?还不是校长硬让我来当的……”贾鸿渐这抱怨那让全场的学生都听到了,而且都惊讶了!他们一个个瞪大了眼睛着贾鸿渐,都心想着这奇装异服的家伙,难道是什么大能?居然是校长硬让他来开课的?

    此时那男生着好像贾鸿渐真是老师的样,这才起身帮着贾鸿渐把长条椅给抬到了讲台前。“谢了。”贾鸿渐拍了拍手,然后一屁股坐在了长条椅上。“别的老师上课呢,都是站着讲课,因为要写板书什么的。我这个人比较懒,也没有教材,随便给大家讲讲,而且咱们这个课主要是实践运用,道理什么的其实并不难,所以也没什么

    板书。我干脆也就坐下来给大家讲吧……”这,就是贾鸿渐第一堂课的开场白,绝对跟别的老师完全不一样,甚至跟一般的老师相比,多了不少的江湖气!

    “首先来介绍一下,鄙人姓贾,现在是覆旦大学的客座讲师。区区今年春节的时候,在玻利维亚帮助美国大使馆进行了一个国际禁毒工作,主要就是说服和帮助当地种植古柯碱这种毒品原作物的农民们,改种其他的经济作物……”

    当贾鸿渐刚说了这一句话,那全场直接都瞪大眼睛了!什么?眼前这个奇装异服的怪老师,居然能出国?而且居然还帮助美国大使馆……国际禁毒?真的假的?美国大使馆会找这种奇装异服的人帮忙?这不是吹牛吧?

    贾鸿渐当然能出来学生们眼里的惊讶与怀疑,但是他不用解释也不用证明,难道他现在需要把自己护照拿出来给他们玻利维亚那边盖的戳儿么?这急着证明自己,那是小学生和中学生才会做的,只有他们才生怕别人不相信自己!像贾鸿渐这种二世为人的邪恶大叔,那会怕这个?他保准一堂课之内就能忽的这帮高中刚毕业的孩们觉得他本人就是超人、蜘蛛侠和蝙蝠侠三位一体的化身!

    “我先问大家一下,你们觉得你们一周里面要进行多少次的谈判?来,这位男同学,你先来说说……”贾鸿渐指着刚才那个帮着自己抬椅的男声问道。“哦……没有?”那男生迟疑了一会儿之后,小心翼翼的回答道。“谈判次数其实很多,比如说你今天中午有事儿了,需要同学帮忙给你代打一份饭,这不是一次谈判么?刚才我要求你帮我一起抬座位,这不是一次谈判么?你,有时候你自己进行了谈判,你自己都没发觉到。那么我觉得到了这里,大家就先需要来界定一下,什么叫做谈判,谁有兴趣来回答一下?回答对了有奖,老师给你们买大白兔吃。”

    贾鸿渐这样没有架的老师,那课堂里的男生们女生们还真都是没见过!虽然大家对大白兔没什么兴趣,不过这老师的讲课方式那真是让他们感兴趣了。在这一周里面,他们在覆旦上的课,那老师们都跟高中时候的一样,主要和是讲课为主,教授为主,并没有跟眼前这奇怪的老师一样,是把提问和讲课结合到一起的,起码别的老师上来都是直接讲定义,而没有这么跟学生们互动的!

    “来,这位女同学,你来说说,什么叫做谈判?”贾鸿渐随手指了一个有三分姿色的女学生。只见着那女学生顿时有点尴尬,她慢慢的站起来,满脸都是冥思苦想的表情。“不用站起来了,我这都坐着呢,你别想比我高……坐下回答,别怕,想到啥说啥,我又不会笑你!你同学们也都是新人,咱们又没教科书,没什么标准答案的……”

    听着贾鸿渐老师这么和蔼可亲这么平易近人,那女孩儿想了想说道“谈判……就是对某事取得某种程度的一致……的过程?”“啪啪啪”贾鸿渐鼓掌了几下,然后夸这女孩儿道,“没错,你讲的很好。广义的谈判,其实就是一切协商、交涉、商量、磋商等等就某些事情取得某些程度一致的过程,狭义一些的谈判,那就是在正规的场合,在谈判桌上就某些事情取得某些程度一致的过程。那么接下来,大家谁来说说,你们觉得谈判的目的是什么?就是说,如果你进行谈判的话,你想做到哪一步?”

    诶?这老师好像真的跟别的老师都不一样啊!此时很多学生都发现了,这个老师,怎么好像完全不是照本宣科的,甚至很多定义他都是让大家来先回答大家的法,然后才说他的定义呢?这样上课,真的可以么?

    *********************************************

    欧盟委员会4日以“提前24小时”的强硬姿态宣布,对中国光伏产品征收临时性惩罚关税。此次由欧盟贸易委员德古赫特主持的“反倾销计划”将把对中国光伏产品征税的税率到月逐步提高至47。6%的平均水平,连欧洲媒体都以“超乎寻常的庞大”形容这个数字。

    会议中,美国《华尔街日报》、英国《金融时报》、路透社、德国之声等十几家媒体都提问说,“你们到底脑里有没有备案,征税会带来什么后果?中欧有高达数千万贸易项目,一旦中方因此对欧债危机中的欧洲也实行反倾销,欧盟怎么办?”德古赫特一度被问到有些结巴,只说对未发生的事情不进行评价。包括《环球时报》记者在内的所有在场的人都有同感,德古赫特在做一个不得人心、反常的决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