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七八章 奇异的课程
    贾老师的这堂课给学生们的感觉是非常奇特的,如果说别的老师都是在一门课刚开始的时候,大段大段的叙述理论概念,让普通人听的头脑发昏一直想睡觉的话,那贾老师的做法显然不一样。他通过了一种问答的方式,积极的调动了学生们的参与感,极大的提高了课堂互动。

    梁雯就是覆旦管理学院96届的一个新生,本来上了5天的课,虽然感觉这覆旦的老师讲课也是跟高中老师没太大的差别,最多就是这里好学生多,大家学习氛围很好,上完课了都没人玩儿,全都是在学习。可是现在,她开始觉得这覆旦大学果然有料了!本来她是下意识的还跟以前一样的上课,就拿着个笔记本记啊记得,可是很快就发现这样光记不行,还得按照贾老师讲述的内容去理解,甚至投入到老师讲述的过程中去思考!“”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

    比如说,老师提到广义上谈判的定义之后,就开始让同学们举出来日常生活的例子,这就让梁雯下意识的参与到了互动思考里面。她想了想之后,觉得平常吃什么菜,甚至穿什么衣服都是个谈判的过程虽然可能是自己跟自己谈判,而在家里就更明显了,比如周末她家里有亲戚要结婚,她必须去,但是其实她更想在学校里面看什么的。这样一个家通知她要去参加婚礼的过程,就是一个谈判,不过最后她妥协了而已。百度搜索“” 看最新章节

    同学们不停的举出各种例子,然后坐在讲桌旁边的贾老师非常和蔼的鼓励大家说出更多的例子。还对说出了好例子的同学给予了表扬,这种做法真心让梁雯觉得很新奇,顿时她几乎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课堂上。

    在大家都举完了例子之后,只见着这个穿着奇装异服的贾老师突然说道,“之前我们大家讨论了一下谈判这个词的确切定义,大家基本上也都接受了谈判是进行妥协或者取得一致的一个过程,这种说法呢,在外国有一种更时髦的词汇,叫做winwin,翻译成中文的话。就是双赢。这就像是说着找一种办法。来让我们双方都获得一些什么,让我们双方不是一个赢一个输,而是双方都赢,而我必须要说。这是很蠢的一个想法!谈判最简单的定义。就是得到你想要的。就是这么简单而已,别人得不得到什么东西,那并不重要。就像是你如果是班主任。临时多加一趟班会课,哪怕学生不满意,但是他们有办法么?你用行政命令就可以达到的结果,为什么要给对方一个获得什么东西的机会?难道班主任通知学生加一节班会或者别的什么课,这就不是谈判了?这不是同样达成了某种程度的一致了么?”

    哈?这老师怎么突然又改口了?那按照老师这么说,流氓团伙敲诈勒索钱财,这也是谈判咯?甚至车匪路霸拦路抢劫,这也是谈判咯?这种东西怎么能是谈判呢,这不是胁迫么,这不是威胁么?

    可是在接下来老师的讲述里面,这样的一个方法还真是谈判按照老师的说法,勒索的确是谈判,但是也要冒着被对方报复的风险,比如对方逼急了直接报警之类的,甚至在通常的合同谈判里面,一方强势一方弱势,强势的也利用近乎压榨的方式来“谈判”的话,万一将来有事,也可能遭到对方的报复!

    那这么一说的话,好像理论的确是能自己圆起来了,至少按照这个老师的说法,的确像是那么回事儿。如果说从这里开始,这个梁雯是开始接受贾鸿渐的理论的话,那么接下来,她简直就要沉浸在贾鸿渐的理论里了!

    这贾老师,那教课的时候绝对不是空讲理论,而是联系着实际讲,甚至拿日常生活中的很多事情讲,这让人非常大开眼界。比如说贾老师首先提到的,那就是要明白自己到底要什么,说这才是谈判的首要准备。如果不知道自己要什么,很可能在谈判中迷失方向,甚至单纯的因为对方的态度而产生对抗,变成了为了要赢对方,为了让对方屈服而谈判,却不是为了达到自己当初想要的目的而谈判。

    在这堂课刚开始的时候,可能还有人精力不集中什么的,但是很快,大家的注意力都被贾老师吸引了,而且大家都投入到了课程里面。在贾老师这样的一种问答式的教学下,几乎所有人都比平

    常上课投入更多,甚至当第一节课结束的时候,大家还感觉只上课了十几分钟,好多人那都感觉这是不是学校的铃坏了!

    梁雯当时也是这么觉得的,她下意识的一看手表,发现的确过了55分钟之后,她才惊讶了这时间怎么过的这么快!哪怕她是个好学生以前都有过那种看的入迷、做题做的时间过去很快的感觉,但是每次都没有这么快啊!她这么一惊呼,周围的人纷纷过来问怎么回事儿,接着大家看了看自己的表,都发现真的已经过去了这么多时间。

    就在此时贾老师说要下课的时候,学生们都不乐意了。大家纷纷说“老师,我们不要休息,继续上课吧!”学生们这真是好学啊!大家都觉得这么一说了,贾老师肯定要拖堂吧?毕竟以前在高中的时候,学生们主动要求拖堂,那是老师求都求不来的啊!结果谁知道这贾老师却不高兴的站了起来,“少来,你们不要休息我还要休息呢,你们不想上厕所,我还要上厕所呢……”

    说到了这里,贾老师站着看了大家一下,大家看到贾老师说要上厕所,就都不说话了,甚至一些女生还觉得把老师逼着都内急了,还挺不好意思的呢。然后贾老师就溜达出去上厕所了,而此时一百多号学生们,有的也去上厕所了,但是大多数的还是在回味刚才老师教过的内容,也有的跟开始跟同学讨论。

    这课间的十分钟,以前让人感觉很短,现在怎么所有人都发现时间过的那么慢呢?好像过了有足足一个小时,这贾老师才踩着铃声进了教室。坐下来之后,贾老师没说话,而是环视了大家半天,弄得大家都迷茫了。此时只听着贾老师说道,“我对你们太失望了,你们怎么说都是中国顶尖的学生啊,我教你们的课程就是教你们怎么达到自己目的的,结果你们刚才想要在课间上课,而我不同意,你们就放弃了?我是白教你们了么?你们就不会学以致用么?”

    一听老师这话,当时所有学生都傻了啊!老师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刚才那是个测试?难道是让他们直接抓住一切机会达到自己想要的目的?只要自己想,就可以说服老师不上厕所?这三急的事儿不能这么谈判的吧?

    就在大家傻眼的时候,只听着贾老师继续摇头道,“脑袋都学傻了,我说我是三急,就一定真的是三急么?你们家长看变天了,让你们多穿衣服,就是为了让你们单纯的多穿衣服么?谁告诉你们谈判的时候,对方一定要把自己真实想法告诉你们了?比如说,你们大学快毕业的时候,找了个对象,两个人情投意合的,也是往着结婚的路上走,但是快毕业了,两个人对毕业分配到哪儿或者留在哪个城市出了不同意见,一个想留在上沪,一个想回家。那对方说想回家,那就真的一定是想家?是不是有什么别的具体的原因?这些你们就不问了?甚至有时候你们问了,对方不说,你们就不去想具体原因了?”

    醍醐灌顶啊!真心有点醍醐灌顶了,而在此时贾老师又继续说话了,“就像是刚才,哪怕我就是真的内急,但是你们也要区别状况啊,内急是什么样的内急,是老师因为校园禁烟令想出去抽烟,还是真的内急?而且内急也分状况,需要多少时间啊?能不能跟老师谈判一下,让老师快去快回然后拿剩下的课间时间给大家多讲讲啊?你们的目标到底是什么,你们想明白了么?你们的目标不是霸占整个课间十分钟,而是想多听点多学点而已!多一分钟那也是多啊!”

    恍然大悟,真心是恍然大悟!如果说之前,贾老师教的东西还让大家觉得是个知识,是以后可能用到的话,那经过这么一说,大家都明白了,原来这是日常生活里就可以用到的!而此时梁雯更是想到了什么,她举手直接就问道,“那老师,我父母想让我后天去参加一个亲戚的婚宴,可是我不太想去,我想用这个时间来学习,那我应该怎么跟家里谈判呢?”

    “很好,这个例子举得很好,同学你叫什么?叫梁雯?好,那大家注意一下,接下来这节课,咱们就来先帮梁雯同学策划讨论一下,这个谈判要怎么进行。首先按照我们之前说过的,大家觉得我们应该先明确什么?”贾鸿渐直接就把这个提问,转变成了一个课内讨论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