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八零章 双赢和目的
    一传十十传百,很快就成为了众人皆知的秘密。

    这句话是90年代海飞丝广告里面的一句话,而这句话现在就可以来形容贾老师的课在“伍角场社区职业培训中心”里的名声。就跟青华大学外号“五道口职业技术学校”一样,覆旦大学也有自己的外号,这就是“伍角场社区职业培训中心”。在这覆旦里面,起码暂时是大一这届里面,不少别的学院的人已经听说了管理学院有个贾老师的谈判课很牛!“”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

    上沪地区的学生们,不同学院里的同学有很多高中时候都是同学,这互相传消息并不令人意外,而外地生源呢,则是因为在开学第一周里面,就已经有学生会的人准备各省的同乡会之类的东东,因此这么一聚会之后,很快这消息就开始传播了起来。

    他们并没有直接跨专业选课选这贾老师的课,甚至哪怕他们再动心也不行,因为在这个年代,覆旦大学虽然口头上说开始了所谓的学分制尝试,但是比某些学校那还是慢不少的,而且因为校内选课系统还没建立起来,所以哪怕有校内网接口了,也有机房什么的,那要跨学院选课或者是跨专业选课,还是不太可能。百度搜索“” 看最新章节

    于是,虽然好奇,但是这些学生们,还是选择了在第二周的周五晚上过来旁听一下。这次贾鸿渐老师的课,必定是让他们感觉别开生面的,甚至让之前上过一次课的管理学院的同学们。都能感觉到别开生面的。因为这次,贾鸿渐老师推翻了上次自己讲过的内容!

    在上次课上面,贾老师讲过谈判的目的,那就是获得自己想要的东西,但是这次一开始上课,贾老师就给大家讲了一个美国的叫做约翰纳什的家伙。这个约翰纳什是干什么的呢?是美国一个有自闭症的老头儿,而这个老头,获得了1994年度诺贝尔瓷砖奖,不,是诺贝尔经济学奖!这得了炸弹奖的老头儿做了什么研究呢?那就是博弈论!

    按照这约翰纳什老头儿的研究。经济学领域上面的达尔文主义已经失效了。或者说经济学领域里面的丛林法则强者通吃一切的理论过时了。这老头儿研究出来的成果,那就是用数学方法证明了18世纪的瑞士哲学家让雅克卢梭的理论,也就是当各方面协同合作的时候,整体利益的规模几乎总是会越变越大。因此每一份子都能分到比单打独干时候更多的利益!

    这个理论要让普通人来说。那显然是显而易见的。四个原始人的猎人,如果单干可能一天就能抓到一只野兔,但是四个人一起配合包围堵截。那就可能抓到一只鹿!而一只鹿身上的肉分到每个人身上,显然比兔子身上的肉多!

    但是这样的一个理论不是跟之前贾老师说的就不同了么?贾老师不是说谈判的时候根本不要想着……双赢?只是要努力取得自己想要的东西?这不是互相矛盾了么?那些新来旁听的人可能还没觉得什么,那些之前已经上过课的人就已经发现不对劲了。不过这贾老师一直没有主动说明,让大家那心里面都是痒痒的!

    到了第一节课结束了之后,这贾老师又要跑厕所,当时大家就集体跟老师谈判了,但是这贾老师还是油盐不进,丝毫不妥协的样子。有的男生突然想起来老师说过威胁好像也是一种谈判,于是他们一下动员了五六个男生,直接跑到教室门口把门一关,然后几个大老爷们儿就堵着门,不让贾老师出去,逼着他一定要给大家讲明白。

    这种管理学院大一学生们的做法,那直接让旁听生都傻眼了啊!这什么情况啊?怎么还有学生想要多听点东西,然后老师死活不讲的啊?怎么还有老师要去厕所,学生堵门不让去的啊?怎么会有学生逼着老师讲课的啊?

    就在旁听生都觉得惊讶的时候,只见着这贾老师算是妥协了,他不情愿的又坐回了位置,然后讲了一句“双赢和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又不矛盾,双赢是让自己和对方都获得一些东西,但是多获得的东西一定是你想要的么?就像是你们现在逼着我讲课,如果我讲了,你们能多获得知识,然后我能早点上厕所,这是双赢,但是如果我就是不愿意讲,而宁愿最后考试了给你们每人加两分这种你们不一定愿意要的东西,那算是双赢么?是,大家都得到了额外的东西,但是是你们想要的么?”

    丢了这么一段话之后,趁着大家都在沉思的时候,贾鸿渐赶紧拉开了那几个男生,直接就溜出去上厕所了。这次他真的是要上厕所,不是装的!等到他上完厕所回来,学生里面还有大部分人好像没拐过弯来,好像还没弄懂其中的奥妙。到了

    这时候,只见着梁雯从教室外走了进来,她拿着一瓶哇哈哈的冰镇矿泉水,放到了贾鸿渐的面前,特别可爱的说道,“贾老师,上一节课你说了那么多话,肯定口干舌燥了吧,我给你买了瓶水,呵呵……”

    呦!这做老师的都有女同学巴结了?当时贾鸿渐就美了,不过当他打开瓶盖刚喝了两口之后,就听着那梁雯恳求道,“老师,那你给我讲讲双赢和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之间的区别呗?”嘿!这梁雯,居然都知道卖萌讨好然后要回报了?够可以的啊!

    吃人嘴短拿人手软,到了现在贾鸿渐干脆也就说了吧“很简单,这就是我让你们在谈判之前想好自己到底要什么的原因,因为对方很可能拿一个你不需要的来说服你妥协!”当贾鸿渐开口一说,全场学生们那都全部注意力集中了,甚至堵门口的那几个哥们儿都忘了要回自己的位置,就傻乎乎的站在门口听着贾鸿渐讲!

    “最简单的说法,比如说咱们管理学院里面有的同学是外地的。咱们毕业之后如果留在上沪的话,就有个集体户口,以后搞不好还能落户,而且上沪这大城市,各种企业多,机会也多,咱们同学当然更可能愿意留在上沪。但是家人看法就不一样了,家人可能就会想让咱们同学毕业后回家。甚至在工作选择上也是,家长们可能倾向于让我们同学选择一些清闲的然后待遇好的公家机关,但是我们同学可能更想着进入一些私营或者是三资、外资企业拼搏一下,那么再面对这种困难的时候,有办法双赢么?很难!我们有办法提供给家长们他们想要的东西么?很难!那我们可以怎么做?也许我们可以对父母进行别的补偿!比如说最简单的情感补偿,如果我们跟父母约定好一年的春节怎么都要回去,不许以任何理由不回家,而且一定要对爸妈孝顺,甚至爸妈生日的时候,我们也能给爸妈买份礼物,甚至平常也多给爸妈打打电话,那这样爸妈是不是就容易放弃他们的要求呢?如果最后他们放弃了他们的要求,而选择了这种情感补偿,这是双赢么?是,但是他们得到他们想要的了么?没有!你们得到你们想要的了么?是的!”

    这边一说到情感补偿什么的,很多学生那顿时就恍然大悟了!原来老师不说双赢是这个原因啊!的确至少从这个例子来看的话,家长想让自己回去的目的的确没有达成,而是用另外一种他们勉强可以接受的回报替换了他们原来想要的要求,这样从理论上来说,老师说的那种“想要得到的东西”的确是没有得到啊!

    “甚至刚才说过的那个猎人双赢的例子我们可以再分析的详细一点,如果说一个兔子身上有一公斤的肉,而一只鹿身上有二十公斤的肉。那么四个猎人如果单独打猎的话,他们一天可能就得到1公斤的肉,如果合作打猎的话,就是四个人得到了20公斤,平均每人5公斤,但是问题来了,如果不是平均分配呢?假设说,我,梁雯,还有两个同学,我们叫他们甲、乙,我们四个人一起打猎,弄了一头鹿,我不是老师,我就是你们的同行。大家合作打猎为的目的是什么,梁雯你说一下。”贾鸿渐此时又开了一个让大家注意力都集中的话题。

    当时梁雯想了一下,回答道“是多获得肉!”“好,你的目的是多获得肉,本来平均我们每个人应该5公斤肉,那现在我就只给你两公斤,然后你少拿的三公斤我交给我和甲乙三个人分,没人多一公斤,你愿意么?”贾鸿渐此时非常有压迫力的之间站到了梁雯身前问道。

    “不愿意……”梁雯小声的回答道。“大声点,我们同学很多,听不到!”“不愿意!这不公平!凭什么你们多拿我就少拿?”梁雯被贾鸿渐刺激了一下之后,大声反问道。

    “很好,你问的很好……”贾鸿渐鼓掌了一下。当他鼓掌夸梁雯的时候,全班同学的精神都放松了下来,但是大家还是想不明白老师为什么这么说,就在此时,贾鸿渐又突然问梁雯了,“但是你来合作打猎的目的不是为了公平,而是为了多获得肉!你现在拿到了两公斤肉,明明比以前多了,你的目的达成了,为什么你不愿意?难道你来打猎的目的不是为了多获得肉,而是为了公平?难道是不患寡而患不均?难道你们四个人只打到两公斤肉,然后每人只能分到半公斤,明明比以前少,你还觉得心甘情愿?”

    诶!是啊!目的不是为了多获得肉么?那按照老师之前教的,这应该是满意了啊,那为什么大家都很不爽呢?因为不公平么?可是自己的确是比原来得到的多了啊!而且大家的目的的确不是为了公平来的啊!顿时之间,全教室的人那都沉思了起来!(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