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九四章 秦池危机
    “咱们厂提供了那么多的散装酒给秦池啊?那秦池他们自己实际上能生产多少酒呢?”袁明从兜里拿出来了一包555香烟塞到了何军的手里后,问道。何军此时看着眼前有知性美女相伴,还有洋烟孝敬,那一时之间整个人都轻飘飘的了。他拆开洋烟,点了一根自己从来没抽过的555,不无得意的说道,“那秦池啊,你猜他们的生产能力才多少?我跟你说,他们一年只能生产3000吨!”

    天!那照这么说的话,秦池酒业一年卖出去的酒如果按照一斤一瓶30元来计算的话,那么他们96年预计的销量15亿元对应的也就是5万吨的白酒!50000吨的白酒里面,他们只能自产3000吨?那剩下的47000吨全都是从外面买来的散酒?当时新华社的记者就惊了!而此时袁明却是反应到了什么,她脸上带着微笑,言辞却是很锋利的问道:“那么,同样是县酒厂,咱们春泉酒厂就能一年生产出来秦池本厂2倍的量?我看咱们厂占地面积也不大,工人也不是很多的样子……”“”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

    “哦……”当时何军一下就被堵住了,他还这没想到自己在气质美女面前炫耀两句居然不小心露底了!他这支吾了半天都没想到怎么回答的时候,只听着袁明又问道,“何厂长,我们是诚心诚意来做生意的,你也知道我们东北人那都是绝对够义气。我们来做生意,不在乎是散酒。只要有一个质量的保证,你应该也知道之前国内假酒的事情,弄的查的非常严。咱们要做生意,你可不能坑了我们……”说完了,这袁明站起身来拉着新华社记者就要走的样子。百度搜索“” 看最新章节

    “这肯定不能!”当时看着生意要跑,赶忙站起来拉袁明,“袁老板,这肯定不能肯定不能!哎,我就跟你们说实话吧,我们厂一年也没那么多产量。一年其实也就是4000吨。多的我们也是找外面的酒厂收购来的……”

    “找外面收购的?”当时袁明就愣了,这不是一层层的外包了么等于,这种状况那可是最容易出质量问题的啊!就在袁明刚想着这事儿的时候,只听着何军赶忙说道。“袁老板。质量你放心。哪怕是外面采购的白酒,我们这也要经过检验的,之前全国出了那种事情。我们也不想人头落地啊是不是?你放心,这边的酒哪怕是采购来的,也是买得正规酒厂的,绝对不是私营的,最差都是乡镇企业!都算是集体的!”

    “你确定?那何厂长,咱们丑话说道前头,这要合作的话,你得把你们收购的合同复印件给我们一份,我们得手里抓着一些什么,不然这要万一出事儿了,我们可担待不起!”袁明的话掷地有声。何厂长此时一听,倒是为难了起来,他心想着要是提前把相关信息都告诉了这些人,这俩人要是不在他们这边买散酒怎么办?直接跑到源头买怎么办?于是这又是一通扯皮,到了最后,袁明等人交了几千块钱的定金之后,这何厂长那才勉为其难的把采购的合同原件拿出来复印之后,交给了袁明。

    这边袁明等人又按照合同上的名称,找到了附近几个乡镇的小酒厂,跟对方联系了以后,对方也光明正大的承认了,秦池酒业就是买了他们的散酒,然后运回胶东,接着用他们秦池自己的原酒、酒精进行勾兑,最后装瓶然后就打上了秦池古酒的牌子,接着就高价往外卖。

    这边采访完了蜀川的酒厂之后,另外一边小曹小袁外加着曾霜等人则是冒充着批发商来到了秦池酒业内部参观。他们一个个用自己怀里小包内藏的摄像机对准了秦池酒业的生产线这生产线上,一点没有任何自动化的痕迹,从灌装到封口,一切都是人工手动完成,甚至连白酒瓶口的那个内盖,居然都不是机器封进去的,而是一个大妈戴着一双线劳保手套拿着一个大木锤一个个敲进去的!

    这秦池酒业,那一条生产线上的职工和周围的环境,给人感觉就是不太干净!这些职工们在生产线上,那虽然穿着白大褂,但是头上没有帽子,一个个的头发都是散露在外,一个个的手上戴的都不是什么卫生手套,而是线编织的劳保手套,这劳保手套上脏乎乎的,反正让人怎么看都觉得不干净!

    此时,带领着小曹小袁等人看生产线的那个小头头,笑着跟他们解释道,“我们秦池酒业呢,完全没有必要采用自动化生产线,我们当地的劳动力很便宜,与其采用自动生产线,还不如人工手动生产的成本低,而且另外一方面,我们这也是帮助县委县政府解决劳动力安置的问题,一些县里面的集体企业效益不好的,他们的工人就可以来我们秦池酒业里面再上岗嘛……”

    这在胶东和蜀川的采访视频,很快被剪辑好,然后在华夏卫视的《新闻调查》节目里播出了。这样一个新闻在这个年代会造成轰动性的反响,这简直就是一定的。在播出之后的第二天,全国上下电视台基本都开始跟进报道这些事情,而平面媒体们则是开始转载《经济参考报》的文章。于是秦池酒业勾兑的事情一下成为了近期的全国热点!

    在这个10月底,本来是秦池准备在11月8日趋竞争下一年标王的时候,而这样的一个报道对他们秦池的打击是显而易见的!要知道,这秦池本来还沉浸在去年11月8号竞争到的标王对他们今年业绩的刺激呢!他们95年11月8日用了当年纯利润6倍的报价,还来了今年销售额过10亿,很可能达到15亿的辉煌业绩,这怎么能不让他们对96年11月即将开始的标王大赛充满信心?

    结果他们的信心直接就被这样的一个报道给打蒙了,不仅是姬长空懵了,连他请来的那个金克木大师也懵了,几乎整个秦池酒业里面的人都不知道这个时候应该怎么做了!在过去的两年里面,这个秦池从来不曾领教过新闻媒体们这把双刃剑的全部威力,如今他们见识到了,而这把双刃剑却是这样的一剑封喉!

    秦池表现出来了一种爆发性企业面对危机时候的稚嫩,反正按照华夏卫视这边看到的情况,就是在危机爆发之后,秦池几天后派人过来,想通过塞钱让华夏卫视为秦池洗白,说点好话。在被华夏卫视拒绝之后,这秦池酒手足无措了,完全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

    说实话,华夏卫视的这个新闻调查栏目,在节目里面并没有对秦池酒业如何的批判,甚至都没有太多的恶意,只是挖掘了一下事实而已,但是这样的一个事实在老百姓中间那却是造成了重大的影响,一个个的老百姓都觉得秦池这是骗人!

    而在各种媒体的反复报道之中,悲剧的秦池却是委屈的如同一个小媳妇儿,现在只能满眼泪水的看着指责她的人群,她自己却连为自己辩白一句的话都说不出来。就这样,一个之前名气响彻中国的企业,居然被华夏卫视带头引起的媒体潮连番报道之后,竟然就被打击的天旋地转,然后就悄无声息了!

    是的,这个秦池,没有辩解,没有公关,什么都没有做,仿佛秦池酒业本身都不存在一样,他们就这么照单全收了外界的报道,然后跟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正常的做生意。只是这么弄下去,他们的营业额会越来越低越来越低……

    从某些方面来说,这个秦池本身就是依靠着传媒的力量爆发起来的。他们本身只是一个诸侯的身份,最多只是一个小品牌酒而已,但是靠着央视的传媒操作能力,他们一下子被拔高,一下子成为了巨人,一下子过大的成长让他们企业本身都适应不了。如今,这样一个类似“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媒体又出现了,他们收回了曾经给予过秦池的机遇,于是秦池又从云端跌下,也许最好的结果,就是变回几年前的那个在三北拼天下的诸侯身份吧……

    当贾鸿渐在上沪,眼看着秦池一点反应都没有,就这么生生的接下了所有的批评甚至是污蔑的时候,这真让他感觉到奇妙。他是早就发现了中国媒体脾性的人之一,这中国的媒体传承了“侠以武犯禁,儒以文乱法”的传统性格,对于强者,他们总是要去挑战要挑毛病的,对于弱者他们总是天生的同情的。这秦池现在全盘接下,不做任何解释,看起来就是有点过于强硬了,好像说的是对于不了解俺的人,俺不屑于解释,对于了解俺的人,俺不用解释。但是这种做法,会让他们的企业,非常伤,非常伤。毕竟,做企业不是做人,做人可以不理会其他人的看法,但是做企业的就不行……(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