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两百一零章 老总的回答
    贾鸿渐当然zhidao,历史上那移动、电信和联通要真的开始撕破脸大战,真心用了好几年的功夫。刚开始是南北划分,之间互相保护几年,不许跨界经营,然后过了几年之后才允许进入对方的场地,但是进入了对方的场地之后,各种互联问题又出现了,一时之间shime“最远的距离不是天涯海角,而是电信和联通”之间的这种俏皮话满天飞,真要到最终撕破脸互相降价抢人,按照贾鸿渐的记忆来说,怎么都过了小10年这才行!

    但是ruguo现在把全国各地的广电加入进来呢?广电跟电信争夺上网这方面的利益,那电信有本事让广电,或者说广电有本事让电信不要半个中国的市硍wwzhuzhudao ”“章节更新最快 。科緎hime啊,这又不是一个系统的,两家各自都有遍及全国的网络,凭shime得让给对方一半市场啊?这竞争不就起来了么,那接下来的不就是各种降价么?不就是各种服务水平的提升么?这总比后世的电信和联通或者是电信和移动竞争要好吧?后世在上网这个领域来说,电信凭借着ziji分配到的家业,那可是移动和联通都竞争不过的!但是广电就不yiyang了,这年头广电的网络在城镇里面还比邮电局的电话线网络还完善还密级呢!

    此时的朱老总那真心感兴趣了,而看着他感兴趣了贾鸿渐更是说道,“老总您keneng有过耳闻,我们华夏高科在北美那边有个分公司,叫做福尔摩斯公司。开了一个搜索引擎还有一个在线购物平台,而我们这个在线购物平台呢,一年的资金流量yijing快到5亿美金了!虽然这里面我们公司ziji的利润并不算太高,但是这5亿美金的营销额,只是我们公司在北美开通这样的一个服务一年多的效果!ruguo国内的网络基础建设好了,name我们随时可以把这个在线购物平台在国内再开一个,这样就可以尽量的降低流通领域的费用,从而廉价的让产品直接跟消费者见面。这样一来,因为廉价所以可以刺激销量,而刺激了销量。就是扩大了内需。扶助了中小型厂商,从而扩大就业,维持我国改革开放guocheng中的社会稳定……”

    “哦?流通领域的成本?这个你详细说说看看?”朱老总问道,“虽然现在全国各地都在建设公路。都建立了收费站。但是这方面并不是很大的问题吧?不keneng说集装箱卡车运一批货过省就平均每件成本上升很多吧?”

    “呵呵。您说的这个是狭义的流通,也就是物流方面,我说的流通是广义的流通。也就是从厂家出场之后,到消费者之间的所有环节。在这个大的流通环节里面,占据最多的不是运输费用,其实是各级经销商的费用。您想把,ruguo那白菜来打比方,冬天白菜上市了,keneng一斤几分钱我们拿1斤1毛钱来举例子好了,但是菜商去跟农民收菜之后,他们转手给大的批发商,他们要20%的利润把?这就是一斤一毛二了,然后批发商卖给地区的经销商,他们也要拿20%的利润吧?这就一毛四分四一斤了,经销商拿到之后,批给零卖的小菜贩,他们也要拿20%的利润吧?这就是一毛七分钱一斤了,菜贩子卖给老百姓,也要赚个20%吧?这就2毛钱一斤了,这还没算菜市场的摊位费管理费卫生费之类的,ruguo算上了,那搞不好三毛钱都挡不住。从这里您就可以看到,这一斤白菜从地里出来的shihou,明明农民没赚到shime钱啊,这一斤才一毛钱啊,但是怎么到老百姓手里都3毛钱一斤了,老百姓喊贵,但是农民却没赚到shime钱呢?这里面的两毛钱也就是300%的成本就被流通领域给分了。但是ruguo我们现在是在网上卖呢?大白菜这种鲜货就不说了,ruguo是衣服呢?比如成本是10块钱的一件衣服,厂家出厂后直接12块钱或者13块钱在网上卖给消费者,消费者一次凑5个人一起买,买5件寄到一个人的地址,邮费大家凑,这平均下来一件衣服最多14块钱就行,但是以前他们要买到这样一个衣服,keneng都要五六十……”

    听到了这里,这朱老总算是挺mingbai了,感情这市场上面流通的主要利润都被那棒子经销商赚去了!而不管是生产者还是消费者都没得到太多好处!他一听到这里,那可真是动心了!要zhidao他现在愁的就是各地下岗再就业的问题,以及内需问题。虽然说下岗再就业haoxiang是政府负责培训就行,但是问题是各地的国企都要改制,人都多,这些

    下岗工人们安排到哪儿去?安排到国企方便,但是有几个国企可以大规模吸纳这些人的?而且这下岗问题是全国各地普遍的,可是每个城市都有一个可以大规模吸纳下岗工人的所在么?

    说shime再就业培训,或者是让工人们做小生意问题是南方的可以做小生意的环境,不用教工人们,他们ziji就会去做小生意,但是北方国企聚集的difang,那就是交了也没太大用处,一个城市整体性的衰落,这当小商贩就行了?东西卖给谁啊?而且私企哪儿又吸纳的了name多的人啊,北方私企没南方name多啊!更不用说北方一家三辈儿都是在国企里的,哪怕就是开放了让他们出去当小商贩,他们也不乐意去啊,死活要挂在厂里,哪怕当环卫工都干,就是不愿意离开厂子!而且就算是他们愿意离开厂子,那北方也没name多的机会啊!

    可是现在,贾鸿渐说的这个玩意儿,明显就有点能让老百姓增加就业机会的意思啊!ruguo中小厂子可以上网jinhang销售,然后因为价格便宜实惠销量不错的话,那当然要扩大规模,当然会多顾yidian人啊!

    “同时,我们和微软谈妥了,将会联合开发一种数字式的机顶盒cvd机器,内置微软的内嵌式操作系统,这样就可以廉价的代替微机的作用,甚至我们yijing想好了,尽量售价控制在5000元之内,就让咱们国内的消费者可以上网!这样一来,按照我们的估计,咱们国家三年内至少可以有1000万人上网,而这一千万人上网购物的话,别的不多说,年10亿的销售额应该没问题!甚至到shihou也许会有很多人在ziji家里开网络小店,卖点他们ziji弄得到的土特产啥的,也能小康了!”

    虽然这一段下来,一直都是贾鸿渐再说,比尔盖茨那跟个吉祥物yiyang在pangan没说上话,甚至贾鸿渐说的话,还都是从政治角度解释的为多,都meiyou集中到产品上,这在国外看来简直都是奇葩了!但是不得不说,贾鸿渐这样的一个选择就是正确的,要跟一个政治家谈商业,那不从政治家的角度谈,难道还从商业的角度谈?对人不说人话,说鬼话,人家听得懂么?

    眼看着朱老总越来越有兴趣,贾鸿渐这才提到了比尔盖茨,“老总,这个项目是比尔盖茨先生首先提出来的,他觉得我们这么大的一个国家,显然应该让老百姓赶上最新的网络技术革新,按照我和比尔盖茨先生的理解,在未来这个网络,将会是第三次科技革命中最重要的成果之一!将会的改变人类社会的形态!在这样一个网络技术刚刚发起的年代,就像是足球应该从娃娃抓起yiyang,科技人才也应该让他们在小shihou就jiechu这些新东西,这样才能培养他们的兴趣……”

    “行了,我zhidao了,我看你们的报告里面有关于详细的有线电视网络改造的费用研究?”朱老总此时下了shime决心,“对!按照我们的研究,这样的投资并不大,远远要比邮电的电话线改造成互联网网络投资要小!”贾鸿渐回答道。

    “那这样吧,我回头跟别的国家领导讨论一下,看看,ruguo合适了呢,再找你们来谈……”朱老总说道这里,就要端茶送客了。的确虽然他是老总,那也不keneng当时就答应下来这么大的一个问题。那裴学德提出来的大收购计划,历史上老总和其他老板那足足考虑了4年,商讨了4年,最后才同意了下来,就是在这个年代,那也是因为贾鸿渐的介入,所以才导致的进度加快,否则妥妥还要来个四年!

    这边比尔盖茨跟贾鸿渐从屋子里出来的shihou,他还在琢磨刚才的对话。虽然这次他没插上话,不过他到是yidian不介意,因为这jing不是美国,是神秘的中国,在这里他是个外人,他不懂这里的规则,贾鸿渐是个土生土长的中国人,既然他懂,那就让他去说好了。而且比尔盖茨在一边,也可以听翻译的翻译嘛!有一些政治敏感性的比尔盖茨现在觉得,贾鸿渐这个绝佳的产品经理,那谈判起来还真是一把好手。之前跟他们微软谈判的shihou,真是就着产品在说,而现在面对政治家,就是单从政治来说,这份见人下菜的本事,那真不是每个人都有的!

    “贾,这次结果怎么样?”虽然比尔盖茨觉得贾鸿渐谈的很好,但是他有点拿不准东方模棱两可的界限。“应该没shime问题,我们可以筹备庆祝仪式了。”贾鸿渐自信的笑道。(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