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两百二五章 春光灿烂猪八戒?
    “等等,你说你找了谁了?”贾鸿渐一周之后接到了江文来的电话,突然之间他在电话里面听到了几个奇怪的名字,所以这才赶忙问道。“徐铮、张翰予、陶红……”只听着江文在电话里如此说道。“你怎么会找到他们的?”贾鸿渐惊讶道。徐铮这个名字他当然知道了,春光灿烂猪八戒嘛!这个猪八戒后世还拍了什么李卫当官啊之类的片子,更后来更是据说自己拉了投资去拍了一个什么《泰囧》之类的搞笑片。可是这才什么时候,这徐铮出道了么?而且陶红?陶红这是徐铮未来的老婆吧?这就把两个人都给找来了?这是什么套路啊?张翰予?这位老总怎么也被找来了?

    就在贾鸿渐诧异的时候,只听着江文在电话里笑着说道,“我知道,贾总,他们几个虽然现在都没名气,但是我可以保证,他们仨没问题。这个徐铮呢,是李栤栤的师兄,94年毕业的,现在分配在上沪话剧团里面,表演舞台剧。陶红呢,以前是国家花样游泳队的,后来94年退役了以后加入了演艺圈,自己也自拍自导自演过话剧,张翰予呢虽然没什么名气,但是以前也是正儿八经的中戏毕业的,科班底子在呢。我琢磨你的想法是要表现出来环境和物品,那么人自然就不能太吸引目光,至少不能让观众太熟悉,这样一来用他们几个人正好,又便宜又有保障……”

    江文这么一说吧,贾鸿渐倒是点了点头。的确,他是能理解江文说的意思的。江文的意思打个比方的话,那就类似是在一个半纪录片或者伪纪录片的电影里面,如果用的都是不出名的演员,那么大多数观众看到电影之后,就会沉浸在故事本身,就会下意识的配合着纪录片的拍摄手法,把这个故事当成“真的”。但是如果是找有名的演员来出演的呢?那大多数的人第一反应就是——这是明星,所以这个片子是演出来的!这就涉及到了一个心底层面相信这个故事真实与否的一个关键要素。

    不得不说江文思考的很深刻,如果是找明星来的话。第一眼老百姓发现很眼熟之后,那并不会跟看别的明星代言的广告一样,下意识的觉得明星自己也用那些东西——因为在拍那些广告的时候,明星都是以自己的身份出演的,所以老百姓不会有什么身份认知障碍。但是这样扮演一个白领之类的,那就不好弄了,因为i老百姓第一时间肯定反应出来的是“这脸是xxx明星”,然后紧接着就是“他演一个什么什么角色”,所以这样一来自然就让人潜意识会觉得这个明星是在“演”这个东西有多好用。这样怎么能吸引人呢?

    “贾总,这样吧。回头您看啥时候您方便,我带他们过来给您看看,行了吧?”江文在电话里问到。“算了,这事儿既然你决定了,那就订下来了,都说好了让你做主了。你办事儿我放心!”贾鸿渐笑呵呵的说道。

    他的这个说法,那可是让江文小感动了一下,要知道能碰到这样的老板那可不容易,一般老板那儿有这么大度啊。哪儿有这么容易相信人啊?也就是小贾总这样家大业大的,才有底蕴,才不像那些暴发户一样……当然了,他想到了这里的时候,完全忘记了贾鸿渐本人其实也是一个“暴发户”——两三年里面突然发家起来的,这还不是暴发户,那什么才叫暴发户?

    这边放权给了江文之后。贾鸿渐准备回家吃饭去了。这已经到了周五的下午,紧接着又该到了贾鸿渐贾老师给同学们上课的时候了。到了新的教室——小礼堂的时候,贾鸿渐见着这小礼堂里面号称500人的位置居然又坐满了……这到底是闹哪样啊?之前不是明明才300来个人么?怎么这才换了教室就500个人了?这帮学生难道是他贾鸿渐的冤家派下来玩儿他的?

    当时站在教室门口贾鸿渐就不乐意了,这到底要搞什么?别弄到明天又找到体育馆去上课了。那他贾鸿渐冷不冷啊?虽然这边心里在吐槽,在不乐意,但是看着教室里的500来个学生顿时鸦雀无声的就等着他贾老师讲课了,这让他倒是没办法再发脾气下去。于是,他走进了教室,弄上了微型话筒,平复了一下心情之后开始讲到:

    “现在呢市面上一些什么教材之类的东西,忽悠人,说什么谈判的时候一定要等价交换,我觉得这就是扯淡!”贾老师的开场白还是一贯的一鸣惊人。虽然很多学生都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准备好了这贾老师开场就一鸣惊人,但是他们还是被震惊了。那些慕名新来的旁听学生们此时更是惊讶,怎么?等价交换是不对的?那老师这意思是,准备骗人忽悠?

    此时就听着贾老师坐在讲台上说道,“第一节课的时候我就对你们讲了,这谈判就是为了获得自己想要的东西,同时用暴力胁迫或者威胁也是一种谈判。那么别人用暴力或者是职位之类的东西,强迫你们答应他们的的时候,这是等价交易么?可能有人会说,老师你不是说过,胁迫威胁的方法要小心别人将来报复嘛,这不就是一种不等价交换的后果嘛?没错!但是问题是,你们以后毕业了,到了社会上,给私人老板或者外国老板打工,你们觉得老板给你们的工资和你们给老板创造的利润是等同的么?你们给老板创造了1000块钱的利润,他们能给你一千块钱么?”

    这点不用细说,学生们都学过政治学,都知道马克思主义里面有一个叫做“剩余价值”的玩意,既然老板要发家致富,就一定要剥削剩余价值的话,那么显然给的工资和员工付出的劳动是不等价的,但是这么来说的话,怎么大家好像都没有反抗这个体系的意思?甚至按照社会主义来说,也是国家统一收取剩余价值,不可能一个人创造了多少价值国家就发给他多少工资……

    此时梁雯突然举手了,“老师,在社会主义国家就不一样,我们的剩余价值应该是被像税收一样的被收上去了,用来国家各工业部门的再发展,从这个角度来说,各工业部门再发展了之后,会提高社会生活水平,理论上是对大家都好的,这不能说是一种等价交换么?”

    诶?这梁雯脑子相当快啊!这反应速度,比贾鸿渐预料的快多了!说实在的,贾鸿渐真不是一个马克思主义理论高手,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他是没办法从正面回应梁雯的问题的。但是这样一来的话,贾老师不就是丢脸了么?

    贾老师怎么会丢脸呢?贾鸿渐怎么可能会被问住了,当时贾鸿渐就问这梁雯了,“问的很好,那梁同学我问你一个事情,咱们第一周课程的时候,你说不想去参加亲戚的婚礼,对吧?那么在之后的谈判里面,你得到了你想要的,但是你付出了什么?”贾老师的这问题让梁雯一下愣住了,她愣是没搞懂贾鸿渐的问题。

    “就是说,你觉得在那个跟你父母的谈判中,你付出的和得到的是等价的么?我说的不是谈判之后,是谈判之中!或者说,你是不是靠着一种符合父母期望的好学姿态,来让父母们心软答应了你的要求?那么在这个谈判之中,你付出和你得到的等价么?”贾鸿渐几句话的功夫,就把谈判之后梁雯为了回报父母陪他们一起吃饭的时间给漂没了,就变成了梁雯在谈判过程中装乖就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此时梁雯一下就被绕乱了!

    当时贾鸿渐就不容置疑的说道,“梁雯同学的这种谈判模式其实很多小孩子天生就会用,他们会装乖,会粘父母,会说最爱爸爸妈妈了,或者说自己以后会乖的,就让爸妈去做他们想要的事情。这种情况下,小朋友付出了什么么?没有,他们就只是装可爱而已,他们是等价交换么?当然不是!”

    此时,贾鸿渐就丢出来了这堂课最重要的中心——“不等价交换!”“要不等价交换,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情感补偿!打个比方说,咱们现场的同学们都成年了,搞不好现在在座的都有男朋友或者女朋友了。在场的也有一些是外地生源的同学,他们可能也有男女朋友了,那么再大学里面很常见的就是两个地方的同学成了恋人,然后再毕业前夕面临分配的问题,两个人就有矛盾了,比如说一个男同学家是上沪的,一个女同学家是首都的,面临毕业的时候,男同学想留在上沪,也劝女的留在上沪,毕竟他们的大学同学们以后不少都在上沪。可是女孩儿就是想要回首都。这怎么办?怎么谈判?这谈判就是没办法谈,谈到最后就是吵架,要么就是一方委屈的屈服了或者是主动的牺牲了自己的想法,要么就是两个人分手了。其实这里面有更简单的谈判方法……”(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