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两百三五章 程昱给的补贴?
    所以,这出租车的满载率就不是跟公共汽车一样的算法。那么出租车的满载率是怎么算的?最简单的办法,找市内最繁华的路口,然后找俩老太太或者小朋友拿着一个计数器坐在那边一天,路口经过的出租车里面,有多少是载客的,有多少是没人的!这样的一个数据,就是所谓的出租车满载率,而这样一个满载率同时也关系着出租车的数量。如果满载率高,就跟里程利用率一样,证明了供需关系紧张,证明了需求旺盛,而满载率低,这就证明了供大于求。按照日本这边的经验,满载率一般控制在70%左右为好。

    这个70%的标准,是日本这边出租车行业多年以来的经验总结,基本上在70%的满载率的时候,市民对打的难的问题反映的不严重,最多就是高峰时段难打车而已,同时出租车司机的收入也还可以。如果满载率高于了70%,那就不只是高峰时段难打车了,甚至连平常时段都会比较难打车。如果是低于70%呢,那就会出现大街上到处都是空车在跑,这出租车司机的收入就没办法保证了。

    最后的一个标准,那就是万人拥有出租车数量。这个数量同时也是一个相对保证出租车够用同时也保证出租车司机收入的一个数据,具体这个数据按照东京方面的多年经验来说,保持万人在20辆出租车就是可行的。

    听到了这里,贾鸿渐脑子里面转了一圈。在想着这年头上沪有多少人,2000万?不对,2000万是202年,200年的时候好像才600万?那这年头多少?他扭头一问程昱,只听着程昱想了想之后说道,“去年年底的调查的话,市区在籍人口是69万。”69万,按照万人拥有20辆出租车来算,这应该就是市区有一万七千辆车?等等,之前听程昱说的这时候上沪都已经万辆车子了?这不是已经严重超标了么?不是已经严重影响了出租车司机的收入了么?

    事情还不止是如此。哪怕程昱此时脸色已经有点严肃了。但是他还是听到了下面让他脸色更加难的事情。原来此时,市出租汽车公共交通客运管理处的处长王修保正好开口问道日方一个问题:“日方的个体司机都是要服务5年以上同时没有恶性违规记录的才可以申请个人执照,但是个体司机碰到了被投诉的事情的时候,会主动来公司接受处罚么?”“会啊。为什么不会?”日方的人很惊讶的问道。

    程昱很为这事儿恼火。因为他来之前听过王修保说过。上沪市内的那些私人出租车司机们,真心不受任何管教。客运管理处接到了投诉了,或者是出租车公司接到投诉了。用挂号信发到司机的家里,让他们在什么期限内到公司来接受调查,结果那些司机根本就不当一回事儿。回头到了期限了,找到他们了,他们茫然摇头——没收到啊!可是哪怕当场给他们下了处罚令了,他们也各种撒泼打滚,就是不掏钱就是不受罚!

    这事儿不管是从管理角度说也好,还是从什么素质之类的角度说也好,现实就是这事儿让程昱觉得挺没面子的,而且这事儿也管不好。等到一行人这天考察完了,回到了宾馆之后,程昱一出电梯,直接就问贾鸿渐道:“鸿渐,你的法呢?对于私人司机的事情?”

    “这个啊,我以后还是不要再开放了,同时对现在的私人司机进行严肃的教育,告诉他们以后不会再批准了,所以以后他们如果犯了严重的错误,面临被吊销私营出租车执照的话,这辈子就没希望再跑私车了。”贾鸿渐说道。程昱点了点头,“就这么办……另外,我还要把出租车企业减少,扶强扶大,企业只有大了,才比较中面子,才不会没有下限。咱们市现在足足有500多家出租汽车公司吧?我我们保留0家以内就足够了,可以让大、强的出租车企业去兼并重组掉差、小的企业,集中管理形成航空母舰,这才是管理之道!”

    “书记,那怎么扶植那些大、强的企业呢?直接给他们政策?”王修保问道。“不,这个太直接了。对了,鸿渐,你有没有什么主意?”程昱此时也不直接回答,反而是扭头问贾鸿渐的法。“我……这个就按照每年出租车公司们的收投诉量来分配给他们出租车牌照吧。虽然出租车整体数量不增长,可是这每年还是有一定的旧车被淘汰,一些牌照被空了下来,这个拍照我觉得如果一个公司的投诉率高了,我们就可以今年收回他们几个牌照,把这些牌照分配给别的公司,别的公司就可以上几辆新车。这样虽然整体规模不变,但是却可以内部微变,而且足以促进各个公司的服务意识……”

    程昱一听贾鸿渐的这个主意,当时就想拍案叫绝了!要知道上沪的出租车拍照那都是政府免费给的。这免费给的拍照,要收回对方也没什么话说。而大的企业强的企业,在服务控制方面当然比小的企业更容易做好,那么控制牌照的流向,就可以间接的让服务好的大、强出租车企业每年以一个相对缓慢的速度慢慢扩大规模,而那些服务不好的,就慢慢的萎缩!

    “很好,我这个办法可以!”程昱直截了当的就同意了贾鸿渐的办法,这倒是相当给贾鸿渐的面子。“对了,鸿渐,你对出租车的定价方面怎么?国内不少城市普遍把出租车当成了一种公共交通,甚至还有的城市提出来了要让老百姓人人打的起车,这方面你怎么?”程昱突然想起来了什么,问贾鸿渐道。

    “这个?我觉得出租车只是作为一种临时的公共交通补充,没必要做到每个人都能打的起车,那样对我们的道路压力太大了……”贾鸿渐说这话是真心的,想想后世上沪首都那么多的车,下班高峰期的时候,能在个别路口堵个半个小时的,甚至一些交通压力大但是车道却不多的地方,那一条一两公里长得路,需要将近花一个小时的时间在这条路上,简直就是司空见惯的!中国这不是美国,不是地广人稀的,那么多出租车,道路却是几十年前规划的,路边都是小区,这怎么拓宽?专门把小区拆了拓宽道路?这也太败家了!

    说到了这里,贾鸿渐扭头问旁边的王修保道,“王处长,这方面国外的数据怎么样?”王修保赶忙回答道,“这方面的话,日本这边出租车出行占据老百姓出行方式的5%左右,但是欧美各国基本上保持在0%以下……”

    “那我们上沪也没必要弄得太高,我保持在5%左右就差不多了。欧美那边主要是因为他们本身地广人稀,没车不方便,所以几乎是人就有车,因此依靠出租车的就少。日本这边跟我们上沪差不多,都是地少人多,人口压力大,我觉得我们上沪主要靠公共交通来疏导人群才是王道。别的不说,咱们市区在籍人口00多万将近900万。哪怕就一半400万每天要上班,难道我们就安排四百万辆车?别说四百万量车,就是40万辆车,这上班高峰时期是行了,但是工作期间呢?这40多万辆出租车满地找人坐车?这满载率和里程利用率就完全低下了。国内那些城市想的什么人人都可以打得起车,完全就是拍脑门子的想法。而且再说未来我们华夏高科要是车子卖的火了,上沪一个城市就多了二三十万辆车,这对出租车的需求当然就低一些了,但是又加出租车的话,那对道路的负担就增加了!”

    听着贾鸿渐的说法,程昱连连点头。他还真觉得有点神奇——这贾鸿渐明明之前起来对出租车行业不甚了解的样子,但是陪着他们来考察了一番,居然像是半个行内人一样说的头头是道的。完全不像是别的城市的一些领导,到国外怎么好,直接脑子一热就要学国外,这贾鸿渐到是会考虑到国情不同,会考虑到国内道路之类的特殊压力,这绝对小天才一个啊!

    想到了这里,程昱直接心里有了个想法,他笑着开玩笑一般的问贾鸿渐道,“鸿渐啊,说实在的,你想不想弄个出租车公司玩儿玩儿?你也代表着咱们上沪老百姓考察了国外的先进经验,完全可以发挥模范带头作用,来给别的出租车公司做一个榜样,展示给他们应该怎么做嘛!”

    哎呦?这意思是……想让贾鸿渐插手出租车行业?想让贾鸿渐来个旱涝保收的业务?这程昱怎么这么好心了?等等!是不是之前他贾鸿渐帮着程昱他们接收了很多纺织厂的下岗女工,还跟政府合资弄了一个爱心帮帮车疏导下岗职工的就业压力,所以程昱感恩在心,然后知道了华夏高科0月份停掉了保健品的生意之后,故意想照顾华夏高科和贾鸿渐一下,给他们找个旱涝保收可以白拿钱的行业补贴一下?(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