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两百四五章 你行你上啊
    第二天,2月2号。这天可是个大日,在这天贾鸿渐并没有陪着叶静各种逛,反而是带着她和江文江武兄弟一起,在上沪一个偏僻的角落,烧着纸。他们一早出来烧纸,按照规矩,到了中午十二点就要结束。几个男人并没有说这次是给谁烧纸,叶静很好奇,烧的时候她没问,等到烧完了,准备上车了,她才找着一个上厕所的功夫问贾鸿渐道,“今天给谁烧纸呢?”

    “毛爷爷。”贾鸿渐说道。没错,22这就是毛爷爷的生日,225是耶稣的生日,这明确的证明了毛爷爷是耶稣大哥。“毛爷爷?”叶静愣了下,“哎,也是,烧点纸也好。”她知道,她的爷爷那也是当年跟着毛爷爷打天下的,烧点纸是应该的。不过她有点好奇,“这年头好多人不是都不信毛爷爷的那一套了么?”

    没错,可以说在0年代,毛爷爷的那一套很多人已经就不信了,到了92年苏联解体之后,好像整个社会主义事业都随风而去了,剩下的只是一些挂在口头上一时改不过来的习惯而已。

    “就是因为他们都不信,所以我在要信啊,这样才能显得我有独立思想不是?”谁知道贾鸿渐居然说出了这样一番话,当时听着让叶静都傻眼了!“你现在社会上的人,一个个向钱的,然后呢,有些年轻人到这种倾向以后,满嘴也都是向钱。好像这样就是透了社会的实质了,好像这样就证明他们成熟了,殊不知他们这样才是最大的随大流。知识分是一帮什么人,这就是越有知识越反动,说白了,就是要跟大家伙反着来。”贾鸿渐调侃道。

    他这倒是自己的发现,在国外教育系统那基本都是左派当家,甚至港港的影星黄秋生当年就是左派学校里面出来的。这国外呢,右派当家,所以教育系统的知识分呢。就要搞特殊化。就要跟人家不一样,所以他们就变成了左派。而在中国,同样是这样,因为是所谓的“左派”当家。所以“右派”就充斥着教育系统。

    “噗……知识越多越反动怎么被你解释成这样了?毛爷爷要是知道这点。非得站出来抽你不可。”叶静笑着说道。“我倒是希望他能站起来呢。”贾鸿渐乱开了一句玩笑。

    一行人开车回了市里。这快到圣诞节了,在这个年头却没有什么很好的娱乐的地方。跟后世不一样的是,后世那到了圣诞节。各种商家打折,虽然大家都不是基督徒,但是不妨碍大家用圣诞节赚钱和用圣诞节玩乐。在这个年代,国家相关部门还特意发了个文件,让各商家不许打着情人节的名义营销呢,圣诞节能有啥有趣的地方?

    在这个没有圣诞节气氛的圣诞节里面,贾鸿渐和叶静去了一趟红房吃西餐。这年头上沪能吃的西餐厅也就是这么一家了,味道嘛,还算不错,也许是这年头老师傅还在的样,这红房的味道比后世好了不少。虽然服务依然烂,虽然依然是有点脸难事难办,但是味道还是不错的。

    两个人欢度圣诞节的时候,这华夏高科的零号手机那在全国的销售成绩可是不错,一周下来基本卖出去了小一万部手机。这一部手机华夏高科大概能赚000块钱左右,于是这一万部手机给华夏高科带来的利润差不多就是一千万,一年如果都是这种速度的话,那么全年的销量就是十几万部,利润上亿的样。

    这洋一个彩屏手机的销量,放到后世那简直是可怜的没办法说了。要知道后世的202年全年中国大陆地区的手机销量就高达亿台!基本上全国四分之一的人都在一年里面换了手机!而一个季度那销量就能有9000万台之多!这样的一个市场规模跟现在比那简直就没办法比,这也没办法,按照后世的消费比价来算的话,如今400-500元工资的一个老工人,那么一个所谓的“iphone”售价也就是应该500-600元这样而已,甚至还要是00-400元这个样。

    如果手机售价能降到那个程度的话,贾鸿渐相信一年卖出去个亿台手机在这个年代也能做到,但是问题就在于这个年代老百姓的收入少,而根据外汇牌价,贾鸿渐他们采购日本的固体电容什么的话,那付出的小钱钱就多。

    这个年头要做个高档手机,那怎么都要2000-000元的售价才行,甚至000-4000元都可能。这样的一个价格不要说是对这个年代的老百姓说起来压力大了,放到200年那时候,老百姓都买不起!在那个年代,市面上最常见的手机也不过是000块钱左右的而已,也就是跟当时老百姓的月收入差不多!从这个角度来说,如果要做一款能够在中国大陆上热销的手机的话,那么售价必须控制在老百姓一个月的收入上下,这才可以。

    虽然这华夏高科的零号手机在国内销量并不能算的上太过喜人,不过这零号手机在国内那口碑可是相当不错的。这全铝合金的外壳以及相应的科幻形态的键盘设计,足足能赚足了眼球。甚至很多跟通讯无关的报纸杂志上,都开始刊登各种评论这个零号手机的文章了。

    《南方周末》在访问了这个手机的主设计师倪广南之后,发了一篇《华夏高科逐鹿国际一流》的文章。在文章里面,他们不乏用冷静同时有态度的文字来夸奖华夏高科——“华夏高科采用的phs系统虽然比不过世界主流的gs-m数字蜂窝移动系统,但是胜在符合国内情况。虽然华夏高科采用了低于国际水平的一个通讯标准,但是在产品设计制造方面,华夏高科却是高标准要求自己,他们在零号手机的设计和制造过程中,全华班进行设计,却设计出来了集聚科幻风格的手机,全铝合金外壳凸显了甚至胜过国外一流厂商的工业设计。可以这么说,如果说国外的厂商还是用一种制造通讯机器的想法来设计手机的话,那华夏高科已经在用一种设计艺术品的理念来设计手机了!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这个民族这个国家能拥有华夏高科这样的企业简直就是最大的幸运!”

    不只是《南方周末》,国内别的一些媒体们也都疯狂了。要知道在今年年初,中国才被呆湾刺激了,然后进行军演,结果美国佬强势插入,这真心让人觉得屈辱,当然刺激了大家的民族主义情绪。在这个时候,大家联想到了国内什么都不行的局面,联想到了国内的国企如同肿瘤一边的局面,联想到国内出口袜衬衫和纽扣来换飞机的局面,这当然非常需要一些东西来振奋他们的精神,来告诉他们中国的确是行!

    本来历史上只有一个叫做《中国可以说不》的书和一个叫做《血狮》的游戏,但是在这个年代,还有贾鸿渐和他的华夏高科。当媒体们纷纷报道了华夏高科的零号手机各种世界第一的头衔之后,这种什么世界第一款彩屏手机啊,什么世界第一款铝合金外壳的手机啊,全球第一款异型设计的键盘啊,那直接就把老百姓心目中的华夏高科形象不断的往上推升。

    可以说到了最后,这华夏高科就成为了一种类似李小龙、霍元甲这样的一种民族精神的象征,仿佛现在世界上就有一个无形的“东亚禀赋”的牌树立在哪里,而贾鸿渐他们的华夏高科,就是哪个“阿打!”一声踢飞了这块牌匾的英雄,然后他们还能说一句“中国人,不是东亚病夫!”

    没错,华夏高科此时这个零号手机,虽然并不怎么叫座,到那时相当被叫好,可以说一定程度上都成为了一种精神上的“中国能行”的标志了!这样的一个精神上的标志,怎么能让媒体们不大脑充血的进行各种吹捧?这种吹捧到不是一种真的拍马屁,而是一种被压抑久了以后,面对突然行了以后的一种反弹!就像是姚明去了nba之后,那种国内媒体对于姚明的“爱护”,这绝对是一种被压倒了底以后反弹而造成的结果!

    而现在华夏高科和零号手机就占绝了这种地位,可以说现在中国人最见不得的就是说华夏高科和零号手机的坏话,甚至他们一听别人说华夏高科和零号手机的坏话,那直接就有对立情绪了——“华夏高科就是现在中国最行的企业,零号手机就是现在中国最好的手机,你说华夏高科不行,说零号手机不行,你行你上啊!”

    对此,贾鸿渐可能会有点小尴尬,因为他前世基本都是面对别人对他说“你行你上啊”的角色,而他还真经常摆事实讲道理里的打对方脸……(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