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两百五一章 大家族的亲戚们
    “鸿渐,跟你说个事情啊。”叶静像是心中有事的样子,“我家那些亲戚知道你来了,也知道今年春节我没办法再国内过,就想着陈我走之前你,说是想拉你一起吃个饭……”说这话的时候,叶静一脸的纠结,好像有什么难言之隐的样子。

    贾鸿渐一这场面,还以为叶静小丫头是害怕他因为跟她才确定关系没多久,这么快就见亲戚什么的,怕他不高兴。所以他一下搂住了叶静,在她脸上亲了一口说道,“这个怕什么?你男人怕见人?你想让我见我就去见,而且你放心,绝对不会给你丢人,绝对让你亲戚都竖大拇指!”

    这是必须的,他贾鸿渐是谁?算上前世那都是两世为人了,他这辈子做事虽然有点跳脱,有点年轻人的任性,但是实际上四平八稳应该怎么做他能不知道?四平八稳这种事情,他前世0岁的时候早就会了,到了40岁,那更是大彻大悟了,不管是高调还是低调都存乎一心了!如今这要展现自己好,那不就是随随便便玩儿一样的么?

    结果谁知道叶静此时却是惊羞了一下,她打了贾鸿渐一下之后,却是这么说到的——“谁是这个意思啊!我的意思是……哎,这个事情从头说起吧。你知不知道我爷爷是谁?”

    “不知道?难道你爷爷是我爷爷?”贾鸿渐插浑打科的问道。别说他真的不知道了,就是他知道这时候也不能说知道啊!要是说自己只知道了,回头小丫头觉得他贾鸿渐是为了贪图他们家什么东西才靠近她的,那不是没事儿找事儿么?现在这就是要装傻,就是要装老实!

    “去!正经点。这么说吧,我爷爷就是开国时候站在故宫前面那个城门楼子上,站在毛爷爷背后着毛爷爷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起来的人。不过我爷爷呢,有好几个老婆……你别想歪啊,是先后有几个。第一个是封建包办的,没子女。第二个,在24年结婚的,就是跟我大*奶在一起,生了我大伯和大姑妈,然后呢27年的时候跟我奶奶结婚了,生了我爸。后来长征到了陕北,又接了一次婚,不过没孩子。四零年的时候,跟一个上沪的女子结了婚,生了我二姑,然后4年的时候,我爷爷在首都这边又接了一次婚,生了我小叔和我小姑……”

    嚯!这老**家那可是够可以的啊!好吧,涉及到了**先烈,贾鸿渐同学也就不在内心吐槽了,不过他此时大概也知道叶静要说什么了,果然此时就听着叶静说道,“所以我家这些亲戚呢,因为好多都是不同妈生的,彼此之间关系虽然有,但是要说亲是真亲不到哪里去,大家也就是各自过各自日子,有事情了聚一下,需要帮忙了互相帮忙一下……像是叶子,就是你高中同学,他就是我小姑的孩子,算是我表弟……他爸和我小姑正好都是一个姓的。总的来说呢,因为我爸生的早,所以我二姑、小叔和小姑跟我爸关系都不错,虽然不是一个妈,但是我爸年纪大,当初也都是当成自己亲弟妹一样的照顾他们,关系还真不错,像是我小叔,现在就在我爸公司下面的一个子公司里面当总经理兼董事长呢。不过我大叔和大姑妈……”

    哎呦,现在贾鸿渐真心不羡慕大家族了,光是听着这曲里拐弯儿的亲戚关系,那就让人头疼。他贾家平民老百姓,可是亲戚里面也没这么多曲里拐弯儿的事儿啊。平民老百姓家里,那要是亲戚之间不过眼了,不来往也就算了。可是这种大户人家,那亲戚都是能量不小的,搞不好什么时候就需要帮忙,所以还要带面具虚与委蛇什么的……想想就累得慌。

    不过再反感这事儿,贾鸿渐也不会在叶静面前表现出来。他搂着叶静笑着说道,“你就为这事儿担心呢?放心吧,你男人是谁?还处理不了这种人际关系?你男人我分分钟摆平!”

    叶静一听这话当时就一个惊喜,“你不烦这种事情?”“傻瓜,当然烦,但是为了你,我愿意啊。谁让你是我的小宝贝儿呢,为了跟你能在一起,让我干啥都行!”当时贾鸿渐就不要钱的白送了很多甜言蜜语,这话当然肉麻,甚至连叶静都觉得肉麻!“你怎么这么肉麻!嘶……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叶静嘴上这么说着,但是实际上心里美着呢!妹子嘛,谁不希望自己男人跟哄宝贝儿一样的哄自己?谁不希望听到自己男人说为了自己怎么都能行?放到男人身上,这也都一样!只要让一个男人相信他的妹子为了他命都可以不要,那男人怎么都得在心里给这女人留个位置不是?怎么都要对人家负责不是?

    感动的叶静此时一激动,当时就主动的亲了贾鸿渐一下,不过奇怪的是,这叶静居然没有撅嘴!天,她主动亲贾鸿渐的时候,居然嘴唇就是平常的样子,就这么闭着眼睛碰了一下贾鸿渐的嘴就了事了!

    “你刚才为什么不撅嘴?”贾鸿渐好奇的问道。叶静此时本来还沉浸在主动亲了贾鸿渐以后的娇羞和幸福中,突然一听贾鸿渐的话,当时面子就挂不住了,“我不会撅,怎么的?你有意见啊?”“没没没,你是咱们家小宝贝儿,谁敢对你有意见啊?”当时贾鸿渐就口花花的把叶静说成是自己家人了,“不过你真不会撅嘴啊?”“真不会,我从小到大从来都没撅起来嘴过,怎么了?我听说这是基因决定的,就像是单眼皮双眼皮,有的人耳朵能动,有的人不能动,有的人舌头可以上下转0度,有人不行,有人舌头可以卷起来,有人不行。不过我两个眉毛都可以单独翘起来,你神奇吧?”

    一边说着,那叶静就跟献宝一样,分别把左右两根眉毛分别挑起来。好吧,这事儿贾鸿渐的确做不到,他只有左边的眉毛能单独挑起来,右面的不行——他一直安慰自己,这是男左女右嘛!不过这妹子居然不会撅嘴?不会撅嘴那亲起来有什么意思啊?不行,他贾鸿渐一定要教会妹子怎么撅嘴!

    这边两人亲昵了一会儿之后,叶静就开始介绍他们家的亲属关系,“先说我小姑家,我小姑家的表弟是叶子你知道吧?我小姑呢,是上沪那边政协的……我小叔呢,有一个儿子一个女儿,儿子叫叶德,比我大两岁,现在已经出来开公司了,还有一个女儿是我表妹,叫叶明,现在还在国内读书,比你还小一岁,准备未来要出去读大学呢。这三个人跟咱们关系肯定不错的!接下来呢,就是我大伯和大姑妈,我大姑妈在港港开公司的,她出生没几年,因为**形势变化,就被送到了港港安置,后来虽然也去过陕北和东北,但是改革开放之后还是去了港港,她有一个儿子一个女儿……然后呢,我大伯有个儿子叫叶新,在港港那边创立了一个证券公司,这两年混的还行吧,我大伯本人现在在首都,政协里的,跟我爸还算有点来往,虽然交情不多,不过有事儿了还算能稍微帮一下……”

    说道了这里之后,叶静突然表情停滞了一下,好像有什么真的难言之隐了,过了几秒钟她才说道,“其实我还有个同父异母的哥哥……叫叶洪,不过他是我大妈生的,大妈和我爸因为在十年动乱的时候被批斗了,所以离婚了,后来我爸因为离婚这事儿,结果在下放的林场里面工作的时候,一分心,结果右手就被机器给……然后我这大哥呢,当时是跟着他**走了,后来我爸妈在动乱快结束的时候认识了,然后结婚了,这大哥来的也少,偶尔过来我爸,也就是这样了。他自己一个人在外面打拼,也没要我家啥帮助,现在在外面好像在证券行业混着,还勉强可以吧,不知道这次他会不会来……”

    尼玛……这听着贾鸿渐头都有点大了,这还是大陆嘛?怎么听起来跟什么港澳的豪门恩怨似的!好吧,也就是叶静的爷爷没留啥实体遗产,最多就是一些政治遗产和人脉而已,也最多就是叶家第二代靠着认识的人脉和资源慢慢开公司发家致富了,否则这么复杂的家庭关系,那要是有一笔巨大遗产的话,绝对有n子夺嫡之类的狗血剧情产生有木有!绝对能弄得跟拍电视差不多有木有!

    这边在首都呆了没几天,叶静家的那帮子亲戚们,眼见着就要来了!贾鸿渐紧张么?当然不紧张了!这破事儿有什么好紧张的?男子汉大丈夫再世,就讲究一个淡定!

    话说啊,斯诺登这事儿中国被美国抗议了啊!赞,咱们中国终于也有被美国强烈抗议的时候了啊,风水轮流转有没有?感觉特别舒心啊!笑(未完待续。请搜索,更好更新更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