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两百五七章 抓奸
    耳朵完了,就是耳洞。叶静还从没试过被人用用舌头舔耳洞的感觉,被舔的时候,那种痒痒的让人只想呻吟的感觉真的刺激的她在小声的娇哼。这种娇哼甚至叶静自己都没注意到,她现在的全部精力,都集中到了耳朵上。她从来没试过这种亲密的感觉,这感觉是如此的刺激,甚至让她下意识的开始双腿夹紧的互相微微摩擦……

    在她不注意的时候,贾鸿渐这边已经把手伸入了她的羊毛衫里,贴着她的背部轻轻的滑动着。这样的一个动作,更是让叶静被刺激的腰部弯了起来,胸腹向上挺起。贾鸿渐一边用嘴吸引着叶静的注意力,另外一边则是右手趁着她腰腹的耸起而摸到了她xiong罩搭扣处,拇指和食指在搭扣处那么一捏一拧,瞬间搭扣就被打开了。他前世可是可以秒脱妹子罩罩的!

    叶静此时的注意力都在贾鸿渐的舌头上,完全没感觉到自己的罩罩已经被解开,甚至她此时脑内一片空白的,都没空余的精力去感受贾鸿渐的手正在干什么。此时的她只觉得自己好像陷入了一个不知道怎么形容的空间,在这个空间里面,好像身体是那么的痒痒的又舒服的,但是又那么的陌生那么的刺激,让她有一种感觉好像偷偷进入什么禁区的感觉,心底有点担心有点害怕,同时又有点期待有点享受!

    就在她正纠结的享受贾鸿渐亲吻耳朵的时候,突然只觉得一只温暖的大手慢慢的覆盖到了她的胸附近。这只大手是如此的温柔,一点都不唐突,它就是绕着丘陵地区慢慢的旋转着,轻抚着,带给她一种前所未有的刺激以及期待。渐渐的,这只手旋转的越来越靠近丘陵的中心位置,甚至偶尔都会碰到粉色的葡萄。这样轻轻的触碰,让她顿时感觉到了一种又痒又麻的刺激,好像那只手是有什么魔力,或者是打开了什么开关,让她的身体深处出现一堆岩浆,那岩浆烤的她如此的温暖如此的酥麻。此时她不到自己是什么样的,她现在羞红了脸,潮红甚至从她的脸蛋一直蔓延到了脖子甚至还有锁骨之处,红扑扑的。她本人此时则是侧着头,微闭眼帘,满脸的一种享受快乐的表情。这样的容颜是多么的诱人征服,她可能是永远都不会知道。

    等等?葡萄?他的手怎么!此时叶静突然反应出来了什么,自己身上不是应该有个小罩罩的么,怎么他能突破这个小罩罩呢?想到了此时,她低头从领口处下去,只见着贾鸿渐的大手正好覆盖在了她的丘陵上,虽然说女人好像是听觉动物,但是到了这场景,还是带给她了极大的刺激,当时她就羞的要挣扎的起来。“鸿渐不行!这样不行的!不要这样好不好?”她急忙的抓住了贾鸿渐的手说道。

    是的,对于她这个雏儿来说,这样的事情已经相当过线了。不说结婚了才能**的事情,就这种摸摸之类的,那怎么都要双方的父母见过面了,已经对未来什么时候办事儿有个期许了之后,才能弄吧?现在这样会不会太快了?

    “你刚才不是要补偿我么?我又不要别的,就这么让我摸摸,好不好?”虽然嘴上是在问,但是贾鸿渐根本就没想让叶静回答,他问完了之后,又是逮着叶静一顿猛亲,直接把她的话堵在了嘴里。

    “叶静?”突然间客厅里传来了一阵苏郸的声音,她好像在找叶静的样子。这一声可是把叶静吓得脸都白了!她赶忙爬起身来,可是一到自己的小罩罩都被摘掉了,再听着她老妈往贾鸿渐卧室这边来的脚步声,当时急的她都快哭出来了。她手忙脚乱的,怎么扣背后的罩罩扣子都扣不上,更不用说身上的凌乱了!

    此时贾鸿渐拉开她的手,直接伸手到她衣服里面,把她的罩罩扶正了位置之后,一下把衣服拉了下来。“这就不要扣了,有衣服托着样子不出来的……你赶紧弄弄头发!”贾鸿渐此时沉着冷静的说道。六神无主的叶静听着贾鸿渐的话,也只能赶鸭子上架的照着做。这边她刚弄了两下头发,就见着贾鸿渐把一个枕头塞到了她的手里,而他手里拿着另一个枕头。就在这个时候,只听着“笃笃笃”几声敲门声之后,卧室门被推开来了。

    “你们俩这干嘛呢?”苏郸推门,着贾鸿渐和叶静两个人坐在床上,叶静满脸通红的,然后他们身下的床单还挺乱,起来就像是做了什么儿童不宜的事情一样。“阿姨你来了?刚才叶静说她以前在美国那边学校的时候,女生寝室里面有什么卧室大战,就是一帮人拿着枕头互相闹,她就要我跟她来……然后她打不过我,生气了……”

    苏郸着两个人手上的枕头,一下就乐了,她了满脸通红的女儿笑道,“傻丫头,你都多大了,还拉着贾鸿渐玩儿这个,玩儿不过人家还生气?不能这么任性的知道么?要跟鸿渐好好相处……”来她还真以为这是卧室大战了?叶静此时瞪大了眼睛,傻乎乎的着老妈,都不知道要做什么表情了!难道真的糊弄过去了?

    此时还是贾鸿渐的反应快,只听着他笑着说道,“阿姨,没事儿的,叶静这样挺好的,女孩儿嘛,稍微有点作是正常的。要是一点都不作,这不成爷们儿了么。是吧?”说罢,他就扭头给叶静赔礼道歉道,“好了好了,刚才是我不好,是我不对,我不应该赢你,应该都是你赢,好不好?别生气了好不好?”

    着贾鸿渐这像模像样的表现,叶静还真有点吃惊,她愣愣的着贾鸿渐了几下,又扭头了老妈,然后才心虚的配合着说道“好吧,那这次就放过你了。”说完这话,她那心可是相当的虚!怎么说她都是个小姑娘,几乎是被自己老妈抓奸在床,她能不心虚么?但是她不知道的是,此时她的表情以及反映却是正好的符合了道家“无”的心境……屁!是正好符合了整个场景!

    在苏郸来,此时就是叶静打输了生气呢,然后贾鸿渐给她道歉了以后,她因为妈在面前,不好意思发作,所以才勉强接受了贾鸿渐的道歉。而脸上的红晕那更是之前打闹的结果!“好了好了,现在也不早了,给鸿渐时间洗澡睡觉,你也该回去洗澡了,水都给你放好了。”苏郸此时笑着对女儿招手道。

    着老妈好像真没有怀疑的样子,叶静这才心虚的站起身来,磨磨蹭蹭的跟着妈妈走了,她刻意的走在妈**身后,生怕老妈到她背后的罩罩带子位置不对。着她这个样子,贾鸿渐都乐了——姐姐,隔着好两三层羊毛衫呢,谁的出来啊!

    这边着叶静和苏郸走了,贾鸿渐在床上坐了一会儿平复一下自己的旗杆。刚才还好他穿着是肥大的运动外裤当家居裤子,不然要是穿西裤的话,那绝对得出来他裆部鼓鼓囊囊的!“啧……处的就这点不好……什么都要慢慢来……”此时的贾鸿渐非常无良的自我吐槽道。在他来,这雏儿最不好的一点,那就是什么都要教,什么都不会,还得什么都慢。甚至哄上床这种事情吧,都得骗着来。哪儿像是非雏儿的轻松啊,而且非雏儿的那起码都有点技术,配合的床上大战一番,那是享受!跟着雏儿在床上大战,那真心是师傅带徒弟,那叫一个累!

    不过呢,这雏儿有个好处,就是容易死心塌地。基本上调-教个两三个月之后,那真心就能到踹都踹不走的地步,这方面倒是比非雏儿的好了很多。

    就在他这边正在想着这事儿的时候,只听着自己的手机响了。接起来一听,只听到那边儿居然是叶静!她此时压低了声音质问贾鸿渐道,“姓贾的,你刚才怎么反应那么快?怎么那么会撒谎?你说,你以前是不是经常跟别的女的在一起弄这个?你已经跟多少女的有过那个了?”

    怪不得说女人疑心病严重呢,就是这么点儿事儿,她居然都开始怀疑了起来。不过这种事儿能难住贾鸿渐?只听着他回答道“姐姐啊,就你一个,我本来反应就快,你又不是不知道。再说我反应慢了,你不遭殃了么?这压力之下,为了你我怎么也得反应快啊!我这辈子以前真没有,你是我这辈子第一个!而且……那个什么的时候,你怎么那么熟练,恩?”

    贾鸿渐这真可以摸着良心说这话,他这辈子真的第一个这么亲密的就是叶静!绝对没跑的!至于他熟练的事情,这是上辈子练的,不行咩?

    “哼……”叶静在浴室里面,一边泡澡一边给贾鸿渐打着电话,她当然能听出来贾鸿渐话里面的真诚和确凿,“算你过关了!”(未完待续。请搜索,更好更新更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