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两百六六章 社会化不足?
    贾鸿渐此时并不是给业主们一个最终选项,而是告诉他们有这么一个选项。除了这么一个可以推出的选项之外,贾鸿渐还给了他们一个可以重新签署合同,续期楼花。其实续期楼花这种事情,对于华夏高科来说也不亏,只是赚的没有拿钱让他们业主取消楼花来的多而已。史玉竹在现在的巨人大厦里面投资了个亿还多,其中有2个亿就是这帮子业主投资的。

    也就是说,贾鸿渐其实是用了5000万买下来了史玉竹已经投资亿建造的“大厦”,光是这个他就已经算是赚了25个亿了,而赚的这些钱里面,当然也是有业主们投资的部分。如今哪怕这些业主们全都想要保留他们的楼花,那贾鸿渐也是能赚的相当多的——毕竟剩下还有一大半的房产都是他的,而他自己投入的并不多!

    这边贾鸿渐跟业主们提出了这个建议之后,很多业主开始互相讨论这个事儿,不多时的功夫,贾鸿渐这边就在麦克风前大声说道:“好了,诸位,那么接下来我们就来进行投票,来这两个条件大家认不认可。现在大家可以从座位底下拿到一个袋子,这袋子里面有一张纸一支笔。纸上面有两个选项和一个空档。如果你们觉得我提出来的两个条件ok,那么你们就选择同意,觉得不行就选择否,如果有自己的意见、或者觉得有更好的方法,可以在下面的空档处写下来……”

    前世在学校里面正好经历过人大换届选举的贾鸿渐对这种套路那是相当的熟悉,前世的他曾经加入过学生会,正好负责过这边的项目。在选举的时候吧,他本人也去投票了,不过投票的时候他恶搞了一下,把自己一个寝室里的同学名字给写上去了。于是乎,到时候唱票就变成了本来三个候选人竞争两个代表名额的,但是莫名其妙多了一个候选人,然后就变成了“xx50票。yy62票,zz5票,aa票”的奇妙场景。

    业主们对这样的一个民主流程那也是相当的满意,毕竟嘛贾鸿渐这个大陆人的祖国就是以前民主阵营的,玩儿这套东西能不熟练么?美国那什么的都是自由阵营的。只不过是在苏联倒了以后。才把民主的大旗接过去挥舞了而已。很快,投票结束了,接下来的就是唱票。贾鸿渐他们并没有封闭起来计票,而是直接在现场开箱唱票。经过了一个小时的唱票,贾鸿渐提出来的这样一个方案得到了近乎全票通过!

    说实在的,业主们从来就没想过贾鸿渐他们还能给大家留一个退出的选项。本来他们以为贾鸿渐他们只是会接着巨人集团的楼,然后跟大家重新签订一个合同,然后就了事了。他们要是怕有风险的话。那还必须去跟贾鸿渐等人争,去闹!

    这些付钱多的业主们,相当于是业主常委会成员一样表决完了之后,贾鸿渐他们这边就开始通过朱海以及港港的媒体开始进行全文刊载他们的这两个选项。刊登了之后,陆陆续续的有业主赶来重新签署合同,最终在业主里面大概有一半左右的人选择了退款,还有一半的人选择了继续坚守。

    对此贾鸿渐倒是挺开心的,虽然并没有弄得全部的人都退掉,但是能有一半咱这也是赚大了不是?于是乎。外加再把动工款项给了工程队之后,这巨人大厦继续开始动工了。这个巨人大厦,以后肯定不会再叫巨人大厦了,具体以后叫什么,贾鸿渐这还没想好。反正还要好几年才能建设好呢。

    他这边处理完了之后,就准备要回上沪了。不过在回上沪之前,史玉竹却表达了想请贾鸿渐吃一顿饭的想法。对此贾鸿渐到是没啥意见,于是当天晚上他就赴宴了。此次史玉竹是在一个离岛上的一个海鲜一条街上宴请的贾鸿渐。地方起来也就是一个普通的小饭馆儿,没啥光鲜亮丽的地方。

    “这来朱海呢。就是要吃海鲜,我们这边生蚝很不错,这家店我以前经常来吃,算是做的相当好的。外面的那些漂亮的酒店什么的,都是起来好,但是吃起来一般,这家店便宜不说,关键是好吃。”史玉竹直接做东的点了很多海鲜,然后点了两瓶啤酒,然后就这么坐着不说话了。

    说起来这场面倒是有点奇妙,明明是史玉竹请贾鸿渐来吃饭,但是这史玉竹却是连谈天说地都没有,弄得就像是贾鸿渐跟他史玉竹根本不认识,而是拼桌子坐在一起的一样。“来,贾总,干一杯。”史玉竹举起了啤酒杯,碰杯的时候,他故意把自己的杯沿放的比贾鸿渐的杯沿低很多。

    这朱海在这个时候还挺热的,虽然是大冬天,但是今天的气温也有足足20度。两个人那喝的当然是冰镇过的啤酒,口感还不错,灌了两杯黄汤下去,这史玉竹总算是开始说话了。“贾总啊,对不住,我老史这个人呢,嘴笨。平常不愿意说太多话,今天这场面弄得有点冷,请你多见谅啊。”听着史玉竹的话,贾鸿渐倒是有点乐了,“你嘴笨?不至于吧?”

    “真的!不骗你!这么跟你说吧,我这人就是一个不愿意说话,不愿意社交,就愿意书和研究自己东西的怪人。我前妻为什么要跟我离婚?就是因为我连心疼她都不会,她生病住院了,结果我根本都没去过,还是一个人在这边儿工作书,弄得她心凉了……”史玉竹闷了一杯啤酒,淡淡的说道。

    听到这里,贾鸿渐倒是一愣,他还没想到史玉竹原来还有这种往事呢!原来这史玉竹,是一个无口无心无表情,传说中的“三无”鸡窝头青年?就在贾鸿渐诧异的时候,只听着史玉竹继续说道,“后来我也知道我对不起她,所以9年我和她离婚的时候,把当时我账户里所有的钱,也就是6万都给她了。她后来回到了徽洲老家去开了一个会计师事务所……我知道我这个人,就是不知道应该怎么对待别人,听说国外的研究发现,我这种情况应该是一种病?应该算是社会化不足的结果吧?”

    “恩,应该是,我听说呆湾那边有的人因为种种原因吧,也是社会化不足,个别人是没办法分辨是非对错的。也就是一件事情,拿给她,她是没办法说这事儿是对是错……”贾鸿渐点了点头附和道。他这倒不是瞎说,呆湾那边真有人是这样的毛病,最出名的就是一个叫做许怀玉的女的。这个许怀玉呢,曾经是呆湾最小就创造了百万唱片销量的女明星,但是后来进入了2世纪为什么快速陨落了?就是因为她这毛病,甚至她自己也坦言,因为小时候家庭破碎等原因,她是没办法判断事情对错的,是一种小时候的教育不足导致的社会化不足。

    社会化是什么意思?那就是小孩子作为“野兽”被调-教成人的一个过程。小时候谁都有过残忍的时候,比如杀青蛙啊踩蜗牛啊,各种虐待动物啊,很多人都有,这就是一种社会性的不足,也就是小孩子还保持着动物性,就跟小猫玩儿小老鼠一样,根本没有考虑到这个残忍不残忍的问题,甚至什么是残忍他们都不知道。而社会化,就是一个塑造“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的过程。就是灌输给孩子,什么是对,什么事错,怎么跟人交流,什么时候应该做什么事情,应该有什么表情……甚至,连男孩子要坚强,不许哭,要保护女孩子,而女孩子要温柔体贴,要娴熟,要淑女,这些都是社会化的结果。可以说,就是社会对于“预备役”的一种洗脑,洗脑的让准备进入社会生活的人,都符合社会的需求,都符合这个种群能够延续下去的基本需求!

    而史玉竹不善交际,甚至连老婆生病住院了,他第一时间都没想过要去老婆,估计这是跟他从小的家庭原因有很大的关系!对此,贾鸿渐倒是不至于去打听人家家里到底怎么让他变成这样的,他贾鸿渐,只是举起酒杯,跟史玉竹喝了一杯酒,相信史玉竹应该能了解这样一个举动的含义吧?

    “贾总,这次真的是谢谢你了。我知道应该是大恩不言谢,但是我这人吧,现在都没自信,不知道自己做的事情是不是符合社会常识的。如果有地方怠慢了,您多担待,我老史心里真的是很感激!”史玉竹此时称心像是肚子里有千万言,但是就是说不出来的样子。他说着说着,又一杯酒灌了下去,光是这么点功夫,他就喝了两瓶啤酒了!

    “老史,行了,你少喝点吧,我知道你的心意了,行了吧?”贾鸿渐赶忙按下史玉竹倒酒的手,心想着这哥们儿别三五分钟就把自己灌倒了,那回头他是叫醒史玉竹付钱啊,还是他贾鸿渐付钱啊?好吧,付钱这事儿是卖萌,他贾鸿渐没想着这事儿,而是想着史玉竹要是这就喝醉了,那聊个屁啊!(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