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两百六九章 南美疑云
    跟史玉竹交流完了之后,贾鸿渐从上沪那边调了几个工作人员过来朱海这边,负责跟业主们重新签合同什么的,然后他就回到了上沪。当他回到了上沪的时候,已经是2月份了,坐在飞机上的他突然想起来了什么——等等,他之前在那玻利维亚弄得香蕉田业务,不是告诉了那边的会计,如果出现了亏损的话,要每个月跟他汇报一下的么?

    没错,当时离开玻利维亚之前,贾鸿渐早就预料到了阿根廷当地的水果商一定会进行价格战,而他走的时候,价格战已经开始了。当时他就已经预计到未来一段时间可能会有亏损,甚至还提前跟当地的古柯农们打好了招呼。然后他还跟会计说过,如果出现了亏损要告诉他。但是怎么这边都一直没有打电话过来?难道是一直没有出现亏损?不可能啊!他贾鸿渐的预测什么时候这么不准了?而且他走的时候就到了价格战了,难道价格战到现在这几个月了还没亏损?

    所以这下了飞机回到了家里之后,贾鸿渐这边直接就给会计打了一个越洋长途,结果那边儿倒是没人接!这一想贾鸿渐才想起来,这中国现在不管是跟玻利维亚还是阿根廷,那都差2个小时的时差呢!他这边还是下午,那打电话给那边肯定是没人的。于是回家吃了一个饭,又睡了一会儿之后,到了晚上0点,贾鸿渐这边才跟会计通上了电话。

    “冈玻斯,我不是跟你说过,如果我们公司出现了亏损的话,一定要打电话给我么?为什么到现在我都没有接到电话?”贾鸿渐此时那真是有点气,按照他的想法,肯定是玻利维亚那边雇佣的会计懒惰出了问题!可是谁知道他这边刚问完,就听着会计冈玻斯妹子弱弱的说道,“老板。可是问题是我们公司的确到现在都没有亏损……我当然记得您的话,只是因为没有亏损,所以我一直没有打电话。”

    那冈玻斯妹子下意识说的是西班牙语,西班牙语这种语言吧,叽里呱啦的语速特别快,贾鸿渐本来就不懂西班牙语,他听冈玻斯妹子说话,那只听着真心是超快的语速叽里呱啦的一大堆。完全听不懂啊!“说英语!”他不耐烦的说道。

    “对不起,老板,好的……”冈玻斯赶忙答应道,接下来她用磕磕巴巴的西班牙语口音的英语又说了一边,这倒是让贾鸿渐勉强听懂了,不过听懂了却没有消除贾鸿渐的疑惑。反而让他更加疑惑了,“怎么可能呢,当时我离开的时候不是已经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开始价格战了么?开始价格战了怎么可能不亏损呢?”

    “这个……老板,我真的不知道……我只是负责给您记账,至少在我这边得到的文件和数据来说,的确是没有亏损……”听着冈玻斯的话,贾鸿渐那可真是满头雾水啊。“行了,我知道了,你工作吧。”挂了电话之后。贾鸿渐真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感觉!这感觉像是什么呢?那就像是长宏明明已经开始在国内推行价格战了,别人也迎战了,然后大家都降价了,结果最后长宏却没亏钱?这长宏没亏钱可能是因为贾鸿渐在旁边出主意,但是这玻利维亚的香蕉园怎么可能不亏钱呢?就算是什么食品厂、蛋糕作坊之类的买了,那也买不了太多的红皮香蕉啊!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反正想到了这里,贾鸿渐觉得自己必须去玻利维亚了!真的,作为一个企业的领导者,当企业的状况出乎了他的意料的时候。他的第一反应当然是要回公司。是不是有人要架空自己或者夺了自己的产业,用自己的钱去给他们做生意。然后让自己当一个橡皮图章什么的!这种事情是老板最不能忍的!

    要知道,贾鸿渐这企业是跟他整整好好隔了半个地球的,他不可能万事巨细的都遥控。对一个老板来说最重要的人事权和财务权,他基本都分出去了,只是要求对方要记账,回头要查账,然后安排了两三个人互相查而已。但是如果那两三个人串联了起来呢,要是那边做假帐呢?要是他们拿贾鸿渐的钱去做他们自己的生意呢?这不是把贾鸿渐当冤大头了?而且这种事找娟儿莫拉莱斯还没什么用,查账这种事情娟儿会干么?他以前又没当过会计!

    所以贾鸿渐回了上沪之后没几天,那就直接又买了机票要飞往玻利维亚。这飞往玻利维亚的过程中,他脑子里面一直在想着面对各种情况的预案——如果碰到了抢班夺权的应该怎么做,如果碰都了假公济私的应该怎么做,如果碰到了做假账的应该怎么做……带着一脑子的预案,他在圣克鲁斯下了飞机,然后坐上了娟儿开来的车子,两个人就飞速的往公司前去。

    到了公司之后,事先没被通知过的冈玻斯妹子等人都是相当的惊讶。而贾鸿渐此时根本不管她们惊讶不惊讶,直接就要查账!而且是让她们几个人账本当场就拿出来,他亲自当面查账!

    贾鸿渐这边那是一条条一目目的都认真查,碰到任何有疑问的都问,但是到了最后他居然发现,这账目还都没什么问题!也就是在他上次离开南美的那个一个月,利润降低到了几乎不盈利的地步之后,其他的月份都有微利!也就是说,虽然赚的不多,但是还是稍微赚了一点,至少用来付员工工资是没什么问题的!

    这尼玛是怎么回事儿?这账目肯定是没什么问题了,难道是南美这边的会计妹子做假帐的能力太高?也不能啊!他贾鸿渐就是在当地的就业市场随便顾了几个人,要知道他们这边的公司总共也就是几十万美元的资产的一个小公司,放在后世国内也就是一个十几个人二十来人的小公司而已!能应聘到这样一个小公司的会计可能是什么美国安然集团的那种专业做假帐的高级会计师?不可能啊!就算是有这个想法,那工资也不可能入她们的眼啊!

    那么,难道是布宜诺斯艾利斯那边的竞争太水了?阿根廷人民整天载歌载舞的就会踢足球,完全不会做生意,连打价格战都不会?甚至连打价格战都没办法弄得他们的香蕉园亏损?也不能啊!按理来说,现在布宜诺斯艾利斯那边的香蕉商里面,也就是他们“印加”牌子是最晚建立的,其他的都打入这个市场几十年了!人家积累的资金怎么也要比贾鸿渐他们多啊!要知道贾鸿渐这个公司那基本就是跟玩儿票一样,他都没投大资金过来的!阿根廷人能水成这样?也不能啊!

    于是,在百思不得其解之下,贾鸿渐跟娟儿莫拉莱斯一起,带着账目就往查帕雷丛林而去。他贾鸿渐这次就是要带着账目去查帕雷,跟那些丛林里面改种香蕉的古柯农们对账!他就不信了,阿根廷人能水倒连这么一个新香蕉园都打不败的地步!

    这边跟着娟儿一起来到了查帕雷之后,找到了那些古柯农们,贾鸿渐这边辛辛苦苦的用了一天时间跟人家一条条的对账,结果最后还真发现这个账目还真的没问题!这是搞毛啊!贾鸿渐这真搞不懂了啊!“阿根廷人难道真的弱鸡成了这样?”他下意识的自言自语了一句。在他这么说完了之后,旁边的古柯农们很好奇他说了什么,就找娟儿问,结果娟儿翻译了以后,那群古柯农们纷纷面带笑容的说了一些什么,还是大段大段的!

    着他们的笑容,好像不是那种打败了激烈竞争者的表情,怎么说呢,好像倒是面带善意的表情。就在贾鸿渐扭头向娟儿,疑惑这些古柯农们说什么的时候,只听着未来的大总统娟儿愣了一下之后跟他翻译道:“这些古柯农们说,贾先生你比之前的那些联合国的人还有美国人都要好,那些人没办法真正的让大家开始种香蕉,但是你可以。你还带着大家去了圣克鲁斯最好的银行,也是世界上最好的银行,你还给了大家改变命运的机会,甚至以后还能让孩子们都上学读书。他们非常感激你,所以亏损的事情,他们自己抗下来了,不愿意让你这样的一个好人亏钱……”

    什么?几乎是身无长物的这些古柯农们,居然把在布宜诺斯艾利斯价格战时候的亏损都吃下来了,还尽量保持着贾鸿渐不亏损不亏钱?这这这……这些古柯农们可是几乎身无长物的啊!亏钱卖还补贴贾鸿渐的结果,那就是他们自己赚钱赚的相当少,可能忙忙碌碌一年下来,赚的钱还不如以前种古柯的多啊!

    “可是他们这样做的话……他们今年不是还不如往年赚得多?他们不是根本没有得到生活改进?”贾鸿渐瞪大了眼睛怔怔的问娟儿道。此时只见着娟儿翻译过去之后,那些古柯农们突然大笑了起来,然后又指着贾鸿渐叽里呱啦的说了一通。最后,娟儿莫拉莱斯叹了一口气,一脸郑重的着贾鸿渐,一边用手指指着他,一边翻译道,“他们说,他们相信你这个好人所说的。哪怕今年赚少了,但是明年一定会赚多的。他们相信你告诉他们的未来,因为你让他们真正的种上了香蕉,你比其他的人更有能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