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两百七一章 送钱?
    借钱给银行?这怎么听起来像是天方夜谭?在中国也许是天方夜谭,但是在国外并不算是。要知道国内的存款率相当高,所以基本上银行不用找什么人借钱,而且在这个年代国内的银行业还没有金融化、投资银行化,也没有开始玩儿各种杠杆。要玩儿杠杆,那可是需要不少钱的,比如说后世2世纪的时候,那时候中国的银行就开始玩儿各种金融衍生品,玩儿各种杠杆,就是玩儿了以钱生钱的把戏。这么一来之后,本来存款都是要拿出去带给实业的本来银行的出现就是一种对实业的服务型行业,是调配社会资金给资金密集型的实业使用的,但是当银行自己玩儿的很开心以后,他们突然发现,吸纳存款然后带给实业,靠赚一个利息差完全就是一个力气活,赚不到什么钱!而把存款拿过来做各种投资,做各种金融衍生品,虽然风险高一点,但是获益却足够大!

    于是到了后世,人们经常能发现,房地产各种火爆而实业想发展却借不到什么钱!甚至各种金融掮客的财务公司纷纷出现,当一个公司在银行贷不出来钱,却能在财务公司里面贷来钱,结果要付给财务公司更高的利息的时候,那自然做实业的人就少了,特别是在0年以后世界的经济状况都不怎么好,全世界范围内需求和订单都少了不少,这时候要换高利息的财务公司的钱,那就真心不如不做了。

    国内这个年头贷款难弄。那倒不是银行不愿意贷款,不是银行把钱拿出去玩儿杠杆了,而是这个年头改革还没怎么改好,银行还是大爷心态,还是国企心态脸难,事难办。反正审批和放贷的权力在那几个人手上,如果不是大的国企要贷款,那么给私人企业贷款什么的,这当然是要先贷款给自己家的亲戚,然后让自己家的亲戚再贷款给那公司。接着自己家也能赚一份利息啊!

    不过这个年代的国外银行倒不是这样。在这个年代,花旗银行还不是世界第一投资银行,他们还没有跟旅行者集团合并。不过花旗银行本身倒是花旗公司下面的一个重要组成,花旗公司本身做的那就是各种投资金融各种玩儿杠杆的做法。

    说白了。也就是因为这个玻利维亚的股市以及期货市场那盘子并不大。各种什么证券商啊那都不上眼。贾鸿渐预期把资金投入到这些公司里面,还不如直接把资金暂时借给花旗集团!

    所以说,没错。贾鸿渐就是想把国内的那种给长宏的模式复制过来,就是说这边低价的进行市场竞争,而另外一面则是把小钱钱借给金融机构,靠着金融机构给的利息来作为利润的补充!

    费尔南德斯此时有点傻眼了,说实在的,这种吸纳资金玩儿杠杆的事情,他们花旗银行的圣克鲁斯分行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权力去做,这种事儿要做那必须都要总部批准了。虽然之前他以为贾鸿渐傻逼了,想要嘲笑贾鸿渐,但是联想到了最早贾鸿渐可以轻易的说花旗总部按照他贾鸿渐的意思做事儿之后,这费尔南德斯就怂了。

    “贾先生,这个事情我的全县不够,您是不是您跟我们总公司联系一下?”这费尔南德斯此时的脸就像是快哭出来了一样对贾鸿渐说道。没错,现在面对着贾鸿渐,他已经不敢摆什么跨国大银行的最赚钱部门管事人的那种高贵冷艳的表情了!对于他来说,贾鸿渐这个人的背景太过于神秘,甚至都能跟花旗银行的高层打交道,那么对于这种大爷来说的话,显然还是不要招惹比较好。

    这边贾鸿渐马上就开始写信给花旗公司的高层,同时也联系了美国驻玻利维亚大使馆的大使唐娜老娘们儿来帮忙。唐娜当然愿意做这种事儿了,她这做大使的现在是在不出名的玻利维亚,但是明天搞不好就能去日本啊中国之类的地方,然后等卸任之后说不定也能凭借着政治资历去竞选美国总统呢!而这帮着玻利维亚古柯农多赚点钱,让他们不要继续滑落到种植古柯的境地中,这放到美国国内也是一个绝对拿得出手的政绩啊!

    这边拜托了唐娜老娘们儿帮忙说服之后,另外一边贾鸿渐则是开始了别的说服过程。以前贾鸿渐曾经调查过,在这玻利维亚境内,大概还有4家香蕉园在向阿根廷出产香蕉,不过他们的香蕉那都是黄色的香蕉。贾鸿渐现在就要找这四家过来谈谈事情,甚至除了这四家之外,贾鸿渐还找了五六家出口各种水果到阿根廷的水果商来。这些水果商们,其实也就是玻利维亚境内的各种大型农场的农场主。

    当这差不多有十家的农场主来到了圣克鲁斯之后,贾鸿渐带着人去跟他们一见面才大吃一惊原来这些农场主们,居然还都是白人!按照他贾鸿渐在玻利维亚到的状态,在这边印第安人才是主流人群啊。甚至按照娟儿的解释,这边儿印第安人本身就有54%左右,印欧混血的还有%左右,剩下的5%才是纯种的白人,怎么这大的农场主,能够出口水果的农场主,全都是白人?

    顿时贾鸿渐就想到了传说中的南非,传说南非当年好多农场主那都是白人,做的有声有色的。结果后来曼德拉上台了,说要结束种族隔离,要黑人万岁,于是黑人觉得抢班夺权了,那就各种打砸抢白人的东西,然后白人们纷纷跑了以后,那帮黑人们自己却又不会种粮食,种又种不好,结果没几年那南非的国力就越来越差……

    当然了,这算是有点联想的太远了,不过着这边儿的情况,想来是因为跟非洲那边差不多,除了人种差异之外,主要就是教育的诧异就跟中国很多情况一样,上层阶级的人对孩子教育比较好,让孩子比较容易学会如何利用以及分配资源,如何做规划,于是他们孩子成才的几率就高,而底层的人们因为恰恰不懂如何有效的利用资源,可能在明明有助学贷款的时候,根本就不知道有这玩意儿,结果弄得孩子明明考上大学却没钱去上!然后这孩子措施了上大学的机会,只能期待他的孩子辈去上大学了。

    大概这玻利维亚这边也有点这种问题,像是娟儿本人,那是从小凄惨的长大,后来当了兵了出来什么工作都干过,但是就是出不了头,要不是后来从政了,估计他现在还是一个古柯农呢!而白人那边因为殖民者的原因,至少在知识传承这边还是相对到位的,白人的孩子们长大之后经营农场,那当然比没啥文化的印第安人弄出来的农场更容易成功了!

    “喂,找我们过来有什么事儿?”突然一个胖胖的白人问道。这白人嘴里叼着一根雪茄烟,身上穿着在农场工作的牛仔背带裤,脑袋上还戴着一个美式的牛仔帽,起来真心不高富帅,要不美国人还鄙视这些农场主为“红脖子”呢因为这帮人跟中国的“泥腿子”一样整天需要弯腰做农活,因为穿着衣服但是护不住脖子,于是脖子被晒得通红,就是红脖子了!而中国的农民们则是因为种水稻,一直要在水田里,出来的时候脚上自然都是泥,那不是泥腿子是什么?

    “大家好,我是查帕雷丛林里印加香蕉园的合伙人之一,今天我请大家来呢,是想商量一个大生意!”贾鸿渐说道,“这个大生意就是,每年我们卖出去的香蕉利润里面有三分之一可以免费分给各位……”

    什么?当时一听胡安翻译出来贾鸿渐的话后,他们都傻眼了!这是什么意思?这人失心疯了么?他刚才说是要把钱免费分给大家?还是利润?这是搞毛啊?怎么个意思?不少人此时那都是各种狐疑,各种怀疑,而之前那个抽着雪茄大咧咧跟贾鸿渐问话的胖子此时却是挑着眉毛说道,“白给钱?这我先要了,你们几个人谁要是不要的话,那我就先收下了,哈哈,这年头还能白收钱,真是上帝显灵……”

    听着这胖子的话,贾鸿渐却是淡淡一笑,了一眼其他几个狐疑的农场主后,他扭头对那白皮胖子说道,“谁说我是免费送的?不过诸位要得到这三分之一的利润和很容易,只要做一件事情就行了,那就是在你们出产的水果上,贴上我们印加的牌子就可以!”

    什么?让他们出产的水果上贴上印加的牌子?那他们自己不是没牌子了?好吧,他们其中超过一半的人都是没自己牌子的,本身就是卖给了布宜诺斯艾利斯的水果商后就不管了。可是这贴上印加的牌子是什么意思?总觉得这背后是有什么阴谋啊!

    其实不止是这些农场主们,甚至是胡安莫拉莱斯,此时都震惊的着贾鸿渐,他完全搞不懂贾鸿渐这是什么意思啊!(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