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两百七三章 切-贾
    联营,这是个很不错的点子。按照贾鸿渐的想法,刚开始这印加牌子需要给那些人付钱来吸引他们一同经营这个牌子,但是等过两年之后,哪怕不给他们钱,他们也会自愿来加盟了!jing,这抱团跟别人竞争产生的威力,不是一家一户单打独斗能成的!就像是后世的上沪,那跑黑出租的,基本都是徽洲人,为啥?还不是因为抱团跟别人竞争?

    这边谈判好了之后,那很快就要推行这个策略了 ”“章节更新最快 。因为今年印加品牌并meiyou盈利,贾鸿渐ziji拿出来了5万美元分给了这些人。虽然每家每户拿到的钱不多,但是jing是白来了,谁不喜欢?同时,相应的各种初级深加工的机器也开始陆陆续续引进的shihou,贾鸿渐也开始带着娟儿出国跟阿根廷那边儿的超市、饮料厂等等一系列的机构打交道。

    这次打交道贾鸿渐并meiyou直接去jiechu,而是先找了唐娜老娘们儿帮忙。她是驻玻利维亚的大使,对近在咫尺的美国驻邻国阿根廷的大使,那自然是认识并熟悉的,更不用说贾鸿渐这边还有当初男女克林顿俩人给他写的私信,这种信拿出来给美驻阿根廷大使一看,对方那就要帮忙了,jing嘛,卖总统一个面子的事儿,谁不会做?美国人那互相之间照样讲人情呢!

    贾鸿渐这么努力的工作着,那些古柯农们可是都看在眼里,他们一个个感动的只想报答贾鸿渐,不过他们身无长物。这边贾鸿渐跟阿根廷的几个比较大的饮料厂谈好了之后。带着他们来到了玻利维亚考察,接着饮料厂们、食品厂们都表示可以合作,于是在双方立刻就签署了合同。

    按照合同来说,贾鸿渐他们的印加香蕉园,在未来一年不但不用亏本,还可以总共赚到将近20万美元的小钱钱,这里面大多数那都是饮料厂食品厂给的钱,ruguo在超市卖的好的话,拿到奖金30万都不成问题。这样计算一下的话,古柯农们那年收入都能翻好几倍了!

    当贾鸿渐这边联络好了。准备回国的shihou。那些古柯农们抬了十几框的香蕉给贾鸿渐他们现在最大的财产就是这东西了,不然总不能送给贾鸿渐古柯叶吧?可是贾鸿渐看着这十几框的香蕉那也尴尬了。要zhidao香蕉这种东西过海关也是要经过检疫的,要算外来物种输入!贾鸿渐当然没办法收这种东西了。

    在了解了贾鸿渐因为邪恶的航空公司以及海关才没办法收这种东西之后,当时几个查帕雷农民一合计。让贾鸿渐等等。接着他们就进入了丛林深处。不多时。只见着他们拎着个枯木走了出来。这枯木大概二三十厘米的直径,长有一米zuoyou。还没等贾鸿渐mingbai过来他们这是要干shime,只见着他们就开始挥舞着工具开始劈砍修理这个枯木。渐渐的。只见着这个枯木被修成了一个30厘米高,20厘米宽,还大概带着一个底座的东西。接着,就看着一群中年农民们去村子里请来了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头儿,这老头儿看起来怎么都七十几岁了,他走路都有点晃晃荡荡的。

    这老头儿慢慢的走到了那毛坯木头前,慢慢坐了下来,然后就看着冲着贾鸿渐招了招手,示意贾鸿渐过去的样子。在娟儿的翻译之下,贾鸿渐好奇的来到了这老头面前,找了个石头坐下之后,只见着这老头儿开始打量ziji,然后笔画这就开始凿那木头。这意思是……要给ziji立像?想到了这里贾鸿渐满脑子疑问,他才这么年轻,就可以立像了?

    不过这种疑惑抵不过长shijian静坐的难受,平常坐久了还没shimeganjiao,这一动不动的坐久了,那真心ganjiao身体都不是ziji的了。贾鸿渐想着人家这弄雕像呢,他总不能手舞足蹈的乱动吧?于是这身体坐的直直的,一动都不敢动。结果呢,半个小时下来,他就觉得腰背那个酸!想来一般在坐的shihou,稍微有点不舒服了都会转换姿势,甚至很多shihou还没觉得不舒服就换姿势了,这样身体才能适应的了。如今这不换姿势,那简直就跟受刑yiyang!

    好不rongyi挨了一个钟头,当老头儿点了点头让贾鸿渐可以离开之后,贾鸿渐这才能动。不过这一动不要紧,那脚麻痒的他都想杀人了!这边好不rongyi站了起来,活动了活动之后,他走到老头身后一看,只发现老头儿弄得这雕像还真有点意思虽然并不是像铜像那样完全跟真人yiyang的,虽然这

    木像稍微有点粗糙,但是怎么看起来都是有点他贾鸿渐的神韵在!此时就看着那老头儿不雕刻了,而是在半身木像下面的底座上刻了几个字“chejia”。

    “che这个词在西班牙语里面,就跟英语的hey差不多,打招呼shihou用的,也可以代替人名使用。切格瓦拉的切,就是这个意思,也可以理解成大兄的意思……”娟儿在pangan解释道。这意思,就是贾鸿渐在农民们的眼里,跟切格瓦拉差不多了?就在贾鸿渐这边正想的shihou,他turan听到pangan的娟儿用西班牙语问了老头儿一句shime,然后老头儿抬头又回答了一大段,然后这娟儿还meiyou跟他贾鸿渐解释的意思。

    就在贾鸿渐刚想问的shihou,娟儿看到了贾鸿渐的疑惑,他便主动解释道,“我问这查帕雷丛林里面没几个人会说西班牙语的,他怎么会西班牙语的。结果他说他年轻的shihou,是跟着切格瓦拉闹革命的,后来60年代的shihou,跟着格瓦拉来到了玻利维亚打游击,后来他受伤了,是这村子里面的人把他救了,躲过了政府军的搜捕。结果等到他伤好了之后,却听到消息说切格瓦拉才查帕雷的丛林里面因为叛徒出卖,被政府军伏击逮捕,并且处决了……”

    擦咧!感情这是个老革命亲自给ziji做木像的?这也太……太隆重了吧!就在贾鸿渐惊讶的shihou,只看着那老头儿颤颤巍巍的拄着拐杖站了起来,走到他身前,握住了他的手,说了一大通。娟儿在pangan翻译道,“老头儿说,听说你是中国人,中国也是无产阶级掌权的国家,也是gongchandang,是同志,希望你以后nenggou继承无产阶级先锋队的传统,为早日实现**而奋斗……”

    听着这话,贾鸿渐那ganjiao叫一个熟悉!这话那他小shihou在国内都听了多少了,他小shihou都是少先队的,都是社会主义的接班人!甚至在小学里面做眼保健操,那都是听着“为革命,保护视力,眼保健操,开始”的伴奏声音的!听着这熟悉的声音,当时贾鸿渐就是一个敬礼,“同志,请放心,一定完成任务!”

    经过了娟儿翻译以后,那老头儿顿时眼睛里“进了沙子”,他都多少年没听到一声“同志”了。听着这一声同志,他不仅就会想到了60年代跟切格瓦拉少校一起闹革命打游击的年代,记得当时格瓦拉少校还去过中国,还记得格瓦拉少校,还教过他怎么做木雕……

    就这样,贾鸿渐带着一个刻着“切贾”字样的木雕,回到了祖国。回到祖国的这天,是2月15号,悲剧的2月14号被过几日期变更线给吃掉了。当天晚上他跟美国shijian还在2月14号的叶静堡了电话粥,而第二天中午醒来的shihou,就听说了一个消息总设计师,快不行了。

    在2月19日,电视上刊发了“告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书”,这是继1976年9月9日之后,第二次刊发这种公报。公报里宣布,总设计师同志患帕金森病晚期并发肺部感染,因呼吸循环功能衰竭,抢救无效,于一九九七年二月十九日二十一时零八分在北京逝世,享年九十三岁。

    最终,这个一手促成了港澳回归的老人,还是meiyou亲眼看到港港的回归,此时距离港港回归,仅有130天。不zhidao是不是巧合,在这个老人去世的97年,历史上的中国将经历一系列混乱无序内外交困,甚至走到政府破产边缘的事情……

    **************************************************************

    德国《明镜》周刊6月29日刊登一份从美国“棱镜门”事件揭秘者斯诺登处获取的文件。这份标注“绝密级”、日期为2010年9月的文件显示,美国国家安全局(nsa)对欧盟驻华盛顿外交使团和驻联合国的办事机构大楼jinhang监听,包括监听会议录音、人员谈话及电话通话、窃取电脑文件、监视电子邮件内容等。有关建筑里安装了微型麦克风。美国情报机构还对位于布鲁塞尔的欧盟总部利普修斯大楼内的通信设备jinhang实时监听。利普修斯大楼内欧盟27个成员国均有各自的办公室,内部电话和互联网供各国政府部长使用。这份nsa的文件还qingchu地说明,欧盟机构是美国的一个“监控目标”。(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