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两百七六章 三百字的豆腐块
    当贾鸿渐在这里奋笔疾书的shihou,那边朱老总正在一个年初的关于今年年度经济形势的报告。与会者有首都大量的党政军各方面的干部,同时还有在首都召开的“六个会议”的大量与会者中国文联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中国作协第五次全国代表大会、全国第三次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滦讨会、全国科技奖励大会、中国银行港澳工作会议、中国软科学年会,总计与会者一共超过6000人!而这个报告,在报纸上只会有一个简简单单300字的小豆腐块儿来报道 ”“章节更新最快 。ruguo一般人只靠着这300子的小豆腐块儿,绝对会觉得朱老总在这个会议上就是打哈哈说套话,别的shime都没说。

    不过,第二天当贾鸿渐的信寄出去了之后,当天下午就接到保密通讯局的通知,收到了一个包裹这包裹到不是贾鸿渐文件的回复或者shime东西,而是朱老总那个会议上的录音拷贝!按照保密通讯局的说法,这录音拷贝现在yijing大规模在中央以及difang上传播,为的就是从上到下让基层都了解中央的态度。

    贾鸿渐找来录音机一听,不听不zhidao,原来这报纸上只用了300字小豆腐块报道的会议,其实讲了很多“干货”比如说分税制方面的讲的就很详细,“1994年以前的财政收入,中央占三成,difang拿七成,财政支出则是倒过来,中央拿七成。difang拿三成;1994年以后,中央政府在名义上可以得到60%以上,甚至可占七成,可是根据相互间的妥协,中央仍须在ziji的收入当中提取若干返还difang,所以,中央实际得到的部分就只有大约52%。虽然多了,但是还不够,因为财政的赤字主要还是在中央。”

    在讲述以前搞分税制的之后,那就是到了朱老总这两三年里面对国家通货膨胀的控制“第一。对于房地产投资膨胀的抑制:1993年。全国房地产投资比上一年增加了61%,此后便迅速而又有节奏地下降:1994年,30%;1995年,17%;1996年。扣除物价上涨因素。12%。第二。对于货币的控制:1992年发出1200亿元。那时进口印钞机,拼命印钱。1993年,发了1530亿元;1994年。1424亿元;1995年,590亿元;1996年,本想控制在亿元,后来发到1000亿元,这增发的1000亿元是因为咱们国内大丰收,农业方面的收购资金不足,所以国家多印了两百个亿来收购农民多产的粮食,保证农民不会在丰收的情况下收入缩水,不会碰到。”

    这1996年,那真是农业大丰收的一年,据说收上来的粮食yijing多到了粮仓都放不了的地步!而在这个录音带里,朱老总还黑色幽默的开了个玩笑“统计部门说仓库装不下,我说,没guanxi,现在我们停产、半停产的企业多得很,可以把厂房腾出来装粮食嘛。”

    最后,这朱老总还带着一丝丝的得意向与会人员宣布道“以前80年代,我们国家一直是物资匮乏,老百姓想买个电冰箱,都必须走后门才能拿到电冰箱票,否则有钱都买不到。但是现在我可以宣布,中国yijing到达了供大于求的地步了,按照我国1996年底的统计,现在除了华夏高科的步景660小车以外,全国范围内就meiyou供不应求的产品了!”

    听着朱老总的话,贾鸿渐真心有点苦笑出来了,这时代不同同样的事情那人们的反应都能不同。后世ruguo每个行业都供过于求,绝对能让国内的领导满面愁云,因为供过于求那倒最后很rongyi引发经济危机的外国的经济危机表现最明显的不就是往河里倒牛奶么,那不就是供过于求么?不就是资本家宁愿蔬菜烂在地里都不肯运出去卖么?但是同样的事情在这个年代,却能让朱老总开心的笑出来,这是何等的讽刺?也只能说,是以前计划经济的时代物资匮乏,匮乏的让所有人都怕了!

    这边显示报喜的,在报喜之后就是报忧,虽然朱老总对于ziji上台这几年的国内变化比较欣喜比较自信,但是也有他头疼的difang第一个就是重复建设。“这是最大的也是最难解决的。中央政府原本经济方针的一个关键,就是确保重要工程的进展顺利,但是现在,国家每年投产的重大项目,有

    1/3从开工之日便亏损,概因重复建设。所以,重复建设又可以成为国有企业走投无路的最重要的原因。然而这中间还隐藏着一个更大的危机,也即由工业和商业的问题而带来的金融的问题。这就是说,一个国有企业因为重复建设了太多的企业,他产品卖不出去,还要生产,还要吃饭。谁给他饭吃?银行。银行的钱从哪里来?是你们的钱,是储蓄。把你们的钱都拿去补贴亏损企业,这能行么?就像是我们一个智囊说过的,ruguo国际上出现一些大的问题,波及到我们国家了,那银行没钱的结果就是全国一起完蛋。所以,我个人反对在今后上马重复的项目,一个也不上!”

    说到了这里,朱老总haoxiangmingbai肯定会有人说他一刀切的问题,他ziji直接就说道:“我zhidao你们会说我一刀切,说我这是简单粗暴。但是在这个问题上,不简单粗暴不行。现在不是计划经济年代了,在计划经济年代,中央说不许建造,就没人敢建造,中央不批准,银行就不给钱,银行不给钱,他们就建不起来。但是现在呢,我们说不许建,他们不支声,也不打个招呼,也不要我批准,甚至也不要中央拨款,他们就ziji找资金偷偷的就去建了,盈利了还好说,要是亏损了,就一个个的跑来哭穷,要救命。你说我们中央救不救?”

    甚至说着说着,这朱老总还居然谈到了倪润丰了“我前几天跟蜀川一个叫长宏的公司总经理倪润丰谈了一下,我跟他说倪润丰啊,你知不zhidao现在国内多少电视机企业找我告你的状啊?他说不zhidao,他问为shime他把企业做的这么好,占据了国内将近8成的市场,还有人告状。我说,就是因为你们做的太好了,弄得别人没饭吃,别人才告状!在资本主义社会,讲究优胜劣汰,效益不好的企业ziji就死掉了。但是在中国呢,他们喊着啊我们都是国家的企业,我们都是人民的,我们养活了这么多职工,国家你们不能不要我们,不能让我们死啊!结果呢,你们长宏一个公司占据了8成的市场,剩下12%的市场是外企,剩下的不到8%是国内其他企业,这里面还基本都是国企。然后这些国企就靠着当地政府和中央不断的贷款过日子吃饭。我们这是shime,这就是优胜劣不汰!最终存活的太多导致太多的资源给了失败者,那最终结果只能是优胜的也要被这些劣不汰的拖死!长宏作为国有企业,他们上交国家的利税几乎全部用来给那些失败的电视机国企输血了,这不是等于长宏在救ziji的竞争对手么?”

    “这里我可以给你们讲一个数据,那就是在1996年,咱们国家的国企仍然meiyou振作的样子,预算内企业净销售利润率还创下来了历史最低点,第一季度的shihou,国有企业的亏损额第一次超过了利润!也就是说,以前中国的国企还是大方向上盈利的话,name从去年这个shihou开始,就是大方向上亏损,就是盈利的国企赚的都没别的国企赔掉的多!而经过我们计算,平均下来全国所有的国企,每销售一元的产品,利润只有09分钱,09分啊诸位!这就是shime意思?这就是利润率只有09%!”

    说到了这里,朱老总是越说越气,“就是这些国企,给我们国家银行弄了大量的呆账烂账,去年也就是1996年,开始让国有银行对国有企业的呆账烂账jinhang清理,光是去年一年,就对冲掉了200亿元的呆账烂账。多么?我告诉你们,这只是杯水车薪!今年还要来一次远超过200亿元的才行!”

    “这些国企,就是在吸国家的血!他们亏损了,他们要吃饭,就一张口一伸手跟国家借,他们有借无还可以,但是国家钱都被他们借光了,那怎么发展?国家也只能借!我们只能跟我们的老百姓借,只能用国库券借!国企可以借钱不还国家,我们要是用国库券借了老百姓钱不还,老百姓还不要起来闹革命啊?1996年我们国家销售出去的国债里面,有一半都是用来换老债的!”

    听着朱老总的说法,贾鸿渐真心开始觉得,这老总是相当不rongyi。ruguo按照他的这个说法,让贾鸿渐在他的weizhi,碰到了金融危机之后,又要处理烂账,又要面对有借无还跟肿瘤yiyang的国企,又要面对外资撤离以及出口疲软,那他贾鸿渐也真没办法!(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