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两百九一章 苏南模式
    在这个会上,争论是非常激烈的。可以说,这就是改革派和保守派的一次大论战,这次大论战,完全可以说是新中国的第三次思想解放的大讨论!按照党史上面的记载来说的话,那么第一次思想解放,就是破除对领袖的个人崇拜,树立一种以实践为基础的标准。而第二次思想解放,则是树立以生产力为标准,突破了凡事先要问“姓资姓社”的问题。而如果把这个当成是第三次思想解放的话,明显就是冲着“凡事先问姓公还是姓私”的问题。

    在这个问题之上,改革派和保守派的交锋自然是非常激烈的,因为对于大家来说,谁都不知道未来会怎样,谁也看不透时间的迷雾,对于大家来说,对方的选择可能是过于激进或者是暗含祸心的,同时也可能是保守死脑筋,抱着老传统不放,是典型的教条主义的。双方进行交锋,进行论辩,又不能对对方采取**毁灭,这要说服对方那自然是相当的难。

    后世网络上一直流行一句话,叫“你无法战胜一个纯傻x”……不,不是这句,是“在网上你谁也说服不了”。没错,在后世的网络上,在论坛里,一个个的网友针对着跟彼此其实没啥关系的事情进行讨论进行拍砖,那还说服不了对方呢——说服的基本都是旁观群众!就像是五美分和五毛做斗争,这五毛难道能把五美分转化了?或者是五美分能把五毛转化了?能转化的最多就是转化围观群众而已!

    但是现在这个大论证,那是没有什么围观群众的,可以说在场的都是辩手,哪怕是贾鸿渐这样一个未来人,他其实也是有自己立场的。于是乎,这样的一个论战,那真心是叫一个难受,可以说就是超级升级版的未来网络论战。最多最多,就是这“论坛”里的人不会在对方已经证明了自己错误的情况下,还会撒泼打滚的来回说车轱辘话不肯认输。在这个论坛里,暂时失利得一方回去找更多的资料更多的论据来证明自己的观点!

    这论证论的,那真叫个你来我往的,而其中保守派那骂人真是让贾鸿渐大开眼界。不管咋的,贾鸿渐对朱老总发脾气,那也是为了显得自己能耐大所以有脾气,就像是企业里面最头牌的业务员,都能在老板办公室里面,拍着老板的办公桌发脾气一样——小爷我是不可或缺的,没了我公司业绩就要掉一大截!所以乖乖哄着咱!

    但是贾鸿渐又明显是个聪明的业务员,他很享受那种被老总哄着,享受那种对着老总发脾气,老总还没办法的感觉。但是他可不会傻乎乎的在全公司会议上骂老板!俗话说的好,人活一张脸树活一张皮,老板当然是人,而且老板的脸皮一半还比较薄。要是老板和明星业务员单独相处,那老板对于哄明星业务员的事儿那真可以放低架子来干,但是到了人多的地方,老板就不太愿意了,毕竟他也要维持自己的尊严啊!要维持自己在普通员工眼里的形象啊。这更别说是在会议上当面骂老总了,这惹的老总发火了,他宁愿公司少点利润他也要出这口气!

    但是在这论坛里,那各种保守派攻击朱老总是丝毫不留面子啊,甚至个别时候何鑫这家伙都站起来骂两句,说的贾鸿渐都想站出来说一句——诶诶诶,这里是文明的地方,你们都是文明人,不带这么人身攻击的啊!有干货拿干货,有数据拿数据,骂人算怎么个本事?

    不过这朱老总脾气也算是好的了,居然一路下来都没发脾气,都是尽量和声和气的给人解释,这场面配合着朱老总那副满脸横肉的脸,还真心让人觉得讽刺。

    “明明苏南模式就很好,为什么不可以鼓励国有企业改制成为集体企业,进行苏南模式?”此时有人大声的问道。贾鸿渐是知道这苏南模式的,在将近20年的改革开放历史上,中国境内最出名的就是两种模式,一个就是所谓的苏南模式,也就是靠着集体经济为主的模式,另外一个模式就是温洲模式,那就是靠着私营经济为主的模式。这温洲模式么,一直恶评不断,但是一直就越来越壮大。在80年代的时候,温洲人大批量的开始做皮鞋,也有的开始在院子里面弄个作坊来组装电器什么的,这做到了后面做皮鞋的在国内做

    坏了名声之后,却也发展壮大的跑到了意大利等国去经营皮鞋厂了,华人在海外开的皮鞋厂皮具厂的,基本上都是温洲人干的。而留在国内的温洲人,有的人靠着作假等等方式赚到了第一笔金之后,那就开始抱团进行各种炒作,后世的什么楼盘啊,甚至蒜啊之类的东西,被炒的时候背后哪儿没一点温洲人的影子?

    说实在的,温洲模式那真心是从上到下都没人看得上,上面的看温洲模式,觉得这模式太扶不上墙,没办法拿出去宣传——难道宣传大家玩儿老鼠仓集资,宣传大家做皮鞋用稻草当鞋垫填充物么?而苏南模式就比较受到上下的一直推崇,甚至还有来自上面的各种扶植。

    这苏南模式具体说的就是在80年代初的时候,苏南的农民们并没有把人民公社和生产队企业分掉,而是通过工业保存下来了集体经济实体,又借助这上沪的经济技术的辐射和扩散,来以乡镇企业为名继续发展。说白了,也就是江南的华西村那样的模式,也就是继续保持人民公社,大家一起做企业,然后这个乡镇企业赚钱了,每年给大家发分红。

    这样一个苏南模式,可以说并不像是联产承包责任制那样直接把人民公社分了,而是更有一种承上启下的感觉,既连接了70年代的人民公社和生产队,又连接了80年代和90年代的企业,所以可以说从上到下大家都喜欢,都有一种“解放区的天,是晴朗的天,人民群众心里真喜欢”的感觉!

    在93年的时候,社会学家费孝通曾经去考察过苏南,于是在提出了“温洲模式”之后,这费老爷子也提出了“苏南模式”,甚至还在93年写了一篇叫做《小城镇-再探索》的文章来专门描述这种苏南模式。后来,很多学者用西方的经济学名词把这种苏南模式确切的称之为“地方政府公司主义”,这也就是后来岭南省五朵金花所在的舜德的模式由来。舜德可以说是在一些地方学习了苏南模式,知名的5朵金花可以说都是他们地方政府投资,然后企业领导人也是当地政府把有能力的公务员派遣下去的。

    这个苏南模式在改革开放之初的15年,依靠着公有制性质和比国有企业更灵活的运行体制和“船小好掉头”的优势,那真心是各种占便宜。这么说吧,当年在国内,都有一种对私人企业的看不起,哪怕到了21世纪也一样,银行总是更看好国企,一些可贷可不贷的钱,要是国企那就给了,要是私企么……呵呵。

    而苏南这些乡镇企业,怎么都挂着集体企业的名头,也算是公有制,这在陈旧的体制内游荡那叫一个舒坦,同时他们这企业又比老国企灵活的多,说不好听的几个领导一拍脑袋直接就可以让企业转型了!

    “苏南模式?”此时只看着朱老总苦笑了一下,“进入90年代中期之后,集体经济的弊端逐渐显露以及严重起来,这主要体现在四个方面,第一,政企不分,苏南模式里面很多企业都是由一个行政村整体反派过来的行政公司,厂长或者精力与村长、镇长基本就是同义词,这种状况直接导致了企业经营目标的多元化,企业一旦做大就成为了怪胎。第二就是产权空心化,人人都有,就代表人人都没有,因为没有产权明晰,所以原本灵活的企业现在也有了国企病,比如厂长负盈不负亏或者是穷庙富和尚……要我来说的话,这苏南模式其实就是二号国营企业而已……迟早苏南模式也要面临大改!”

    这还没完,朱老总接着又掰指头继续说了下去“还有就是政绩工程,因为像国企,所以很多乡镇企业的领导人为了自己厂子的成绩好看,哪怕重复建设也要上别人的项目,弄到了最后就是恶性竞争。而恶性竞争带来的就是效益大幅下滑,但是为了账面上好看,为了自己的政绩好,所以那边儿都是做假账成风。表面上看起来一个个业绩好的不得了,其实一个个都是绣花枕头,都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嘶……这朱老总的战斗力可真算强的!不管“反对派”提什么意见,他都能用一大串的数据和调查反驳对方,弄到最后,显得就是他朱老总指出来的方案才是研究最透彻,最符合现状的方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