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两百九三章 撒泼打滚
    撒泼打滚的妇人一贯的伎俩就是当脸面撕破之后,完全就开始不要脸的胡搅蛮缠,如今这位程女士就是这样。当张凤姑让这位女士自重之后,只见着那女人顿时脸一红,然后脸一白,接着又一红之后,那女人就开始破口大骂了,“来啊,有本事你就让民警来抓我啊!你以为这里是外国啊,这里是中国!是人民群众当家做主的地方,不是你们资本家可以为所欲为的地方!全天下那条法律规定可以抓我了?”

    这么给自己开脱之后,那女人又开始攻击小张了,只见着她此时指着小张说道,“还让我自重!哼,满口的仁义道德,满肚子的男盗女娼!明面上说让我自重,私底下不知道谁要自重呢!这年头的有的小秘书,那是白天当秘书,晚上当小蜜,末了还在人前装着冰清玉洁的,我呸!也不撒泡尿自己看看!”

    听着这话,当时小张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这小张怎么说也是个黄花大闺女,也不过是18岁上下,这样被人说一句,那哪儿受的了啊!她脸红的就跟苹果似的,甚至看得出来,她现在都是忍着泪水,要不是因为职务原因,要不是因为代表着华夏高科,她搞不好这时候早就哭了!

    “程女士,请你自重!”小张没办法之下,只能如此说到。所谓困难像弹簧,你硬它就弱,你软它就强。这程姓中年妇女,此时那充分发挥了自己的弹簧性格。当时一看小张软了,好像是被说的受不了了,她那叫一个气焰嚣张。“哼!自重?不知道谁要自重呢!年纪轻轻的就当主管,还没两把刷子,谁知道是怎么上位的,搞不好就是两腿岔开的主吧?这年头的年轻女孩儿,自己一点节操都没有,不自爱,还有脸让别人自重!”

    小张此时脸都快紫红了,眼泪珠子跟黄豆一样吧嗒吧嗒的掉。她指着那中年妇女。话都快说不出来了,只能哽咽着“你!你……”“我怎么了,我怎么了,你说啊?你们领导呢。我要找你们领导!”这中年女人还居然得理不饶人一般的得寸进尺了!此时后面排队的那些人都看不下去了。不管是男的女的。那开始指责这个姓程的。但是谁知道,这姓程的中年妇女那叫一个泼妇,居然一个人跟四五十个排队的人进行对骂。还一点不落下风!

    此时那当场的秩序可以说是一团糟了,就是因为这程某人,弄得整个秩序都乱套了,如果不赶快处理好的话,那未来能顺利进入说明会的能有三分之一就不错了!这可是一个大问题!而就在此时,只见着一个20岁上下的、带着一副竹框眼镜的年轻男人走了过来,这男人穿着一身西服,还打着领带,怎么看怎么都像是成功人士。

    “这怎么了?小张,你怎么哭了?”只听着这个男人问了之后,当时那小张就跟孩子在外面受了委屈以后看到了妈一样,当时那眼泪就哗啦哗啦的下来,“贾……老师……这,这个……同,同志,不排队。我,我让她排队,她还骂我,说我……说我……呜呜呜呜……”小张此时赶紧跟着贾老师诉说,带着哭腔说明的时候,那说道了人家骂她的话,她当时就哭的跟泪人似的,完全不去描述了!

    “这位领导,你可得管管这个女同志,她刚才说这小姑娘的话也太难听了,太伤人自尊了,她都说这个小姑娘……我都不好意思说了,反正意思就是靠卖身才上位的,她这人本来就插队,现在还撒泼,这必须管管她!”排在队伍前面的一个男同志,此时气氛的上来跟小张说明了情况。就在此时,那程女士看着这贾老师,就上来说道,“你是她们领导?你怎么管下属的?你们公司要招商,我们这商家那按照外国的说法,就是上帝!你们拖拖拉拉的不给我办是什么意思?信不信我现在就找你们老总去?真是的,有人管没人管?”

    嘿!当时一听这女人的话之后,本来哭的跟泪人一样的小张那都受不了了,她一边哭一边指着那女人,“你血口喷人!”“我血口喷人?要不是你拖着不办事儿,我们这队伍早就都办完了,用得着像现在这样一堆人围着?这出洋相还不是你弄得?你也真有脸说!”

    “领导,报警吧,这样的泼妇真是打了都嫌脏手!”此时围观的老宋和大杨都受不了了,大杨更是直接这么开口道。那中年妇女此时一听大杨这么说,当时就往大杨身前一站,“就你还想打老娘?你打啊,你打啊!借你个胆子你都不敢打!你要是敢打,信不信我闹得你工作都得丢!”

    贾鸿渐此时大喝一声,“行了!

    ”众人的注意力瞬间集中到了这个不到20岁的年轻人身上。只见着这贾鸿渐一脸严肃的走到了那程姓中年妇女身前,问道,“你是来参加招商说明会的?”“是,领导,这是我的介绍信。”说着,那中年女人顿时又换了一副小人得志的笑脸,一边跟周围人显摆着一边把自己的介绍信递给了贾鸿渐。

    这贾鸿渐拿到了介绍信之后,扫量了一眼。就在那个中年妇女和围观群众都以为他要给她特事特办的时候,只见着这贾鸿渐居然“刺啦”一声把介绍信给撕了!“你……你干什么!”当时那中年妇女就急了,赶忙上来抢。但是她手没贾鸿渐快,等她抢到的时候,整张介绍信已经被贾鸿渐撕成了碎片了!

    “滚!你们厂子被我们华夏高科驱逐了!回去告诉你们厂长,如果想参加,亲自带着你过来道歉!保安!”贾鸿渐此时那真是霸气四射,当场绝对有点古代皇帝那种一言既出,万众具服的气场!“保安,把她给我哄出去!如果她再来,就报警,说她寻衅挑事,影响我们正常秩序!”

    “好!”周围群众刚喊了半声好,还没喊完呢,就在保安纷纷往那中年女人那儿走去的时候,只见着那中年女人顿时瞪着带血丝的眼睛看着贾鸿渐,用着厉鬼式的尖利嗓音喊道,“你敢撕我介绍信?你们领导呢?我要找你们华夏高科总经理!”

    “领导?我就是华夏高科的领导!华夏高科我做主!保安,还不给我哄走!”贾鸿渐此时那真是霸气四射,对于这种泼妇,他贾鸿渐从来都是直接硬来的。真是的,一个外的中年妇女居然敢来上沪撒泼?也不打听打听上沪的中年妇女撒泼是不是全国战斗力第一的!他贾鸿渐收拾过多少上沪撒泼的中年妇女了,害怕这战斗力根本没法跟上沪大妈比的?

    “好!”围观群众此时那真是感觉出气了,大家齐声叫好,而且还不约而同的鼓掌了起来!就在这个时候,俩五十来岁的保安上去一人一边胳膊一架,直接把这中年妇女拉着就往外面走,结果这中年妇女双腿一软,愣是不走路,就像是瘫痪了一样硬让两个保安拖着她。“打人啦!救命啊!华夏高科打人啦,有人管没人管啊!救命啊……”

    一听这女人喊出来的,当时围观人群里的老宋和大杨直接都傻眼了,他们可没想到这中年妇女居然这么无赖,居然还敢恶人先告状的说别人打人!不过这女人这么龌龊,会不会因为撕破了脸,回头找了什么粪包之类的来袭击这人群队伍?要知道这种事情,这种女人绝对做的出来的!

    就在他们正担心的时候,只听着贾鸿渐大喊了一声:“保安!先别把她轰出去,她不是喊打人么?咱们就报警,让人民警察过来看看,到底是谁需要被抓走!小张,报警!”

    本来还哭哭啼啼的小张,此时一听赶忙就从兜里拿出来了小灵通,然后就开始哽咽着进行报警。结果没两分钟,就看着一个白色的上面用深蓝色写着110巡警的昌河面包车开了过来,然后车一停,直接就从上面下来了三四个全副武装,胸前挂着79式微型冲锋枪的武装警察,当时一看这场面,外地来的人那都傻眼了!这什么情况,怎么打了个110,都是全副武装的警察来的?而且这警察还都是带钢盔的!这至于么?

    他们不知道的是,上沪的这110巡警都是这样,跟外地不一样,上沪这边接警了,那都是直接巡警队派人过来,不是当地派出所派人过来。所以基本上普通居民区里面半夜因为周围工地开工声音响睡不着,打电话110报警,来的都是这种全副武装的巡警!

    这全副武装的巡警四人来到了这里,一看人群立刻就高声问道,“谁刚才报的警,这里怎么回事儿?”此时小张赶忙就走上前去,“民警同志,我们华夏高科在这里开招商说明会,结果这位女同志硬要插队,我们不给她办理,让她排队,她就撒泼打滚,后来我们领导把她驱逐了,结果她还污蔑我们打人。我们华夏高科绝对没打人,旁边这些围观的同志都可以作证!”

    一听小张这么说,当时大杨和老宋那直接就高声喊道,“没错,警察同志,这位女同志说的就是真实情况!”警察此时一听,看了看那还瘫软在地上的泼妇,又看了看小张。便说道,“行,知道了,这样吧,你们两位同志,就麻烦跟我们走一趟,配合调查。”这打头的一个全副武装的警察,一边对小张和那中年女人说着,一边指了指他身后那个昌河面包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