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两百九四章 妹子和故事
    “好!”“好!”“华夏高科好样的!”本来排队现在围观的人群里发出了一阵阵的叫好声,不断的有人鼓掌。贾鸿渐这边拱手跟大家问了个好,“诸位,刚才谢谢诸位的仗义执言,这显得咱们国家还是好人多,还是正直的人多!在这个一切都向前看的年代,中国能有诸位这样秉承良心的人,真是大幸!现在事情也了了,诸位不如开始排队吧?咱们这早点弄完大家也能早点进去不是?来来来,大家排队咯,这次大家可要互相谦让哈,别因为忘记了weizhi而插队皐wwzhuzhudao ”“章节更新最快 。蝗荒浅膛勘磺胱吡耍勖钦獗遺iji闹起来了,可是要被她看笑话的!”

    听到贾鸿渐这么一说,大家纷纷笑着开始排队。哪怕有人忘记了ziji之前排在哪儿了,大家之间也meiyoushime争执,反而是一个个都礼让谦让的!这队伍看起来,那绝对是展现了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

    实际上,贾鸿渐zhidao,要是他不说刚才的话,搞不好还真要有争执,甚至ruguo他之前没出现的话,或者是最后员工们迫于压力真的给那姓程的办了的话,name最后这排队keneng就成为一个没办法控制的混乱场面了。他是zhidao,这中国的老百姓自古以来就有造反jingshen,从几千年前的“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开始,中国人那就有着一种“别人干的,凭shime我就干不得”的jingshen以及想法。

    哪怕在这个仍然是社会主义美德感染大家的年代里面,那这种“和尚摸得。我摸不得?”的jingshen仍然在大家的心里。比如说在社会主义年代的80时代,ruguo有人没素质的插队,或者是偷公家东西,虽然跟ziji没啥guanxi,但是老百姓也会喊:“有人管没人管?”有人管那是最好,维护了秩序对大家都好,但是这要是没人管……那之前仗义执言的人keneng顺手就跟之前ziji批判过的人yiyang,顺手插队或者偷个公家的东西,这就是“和尚摸得我摸不得?”的习性,这就是有人干坏事儿没人管。那ziji不干坏事儿就是少赚。少赚就是吃亏啊!

    所以最开始的shihou,贾鸿渐就讲mingbai了,这排队的事儿,绝对不允许插队!插队的人就不给他们办!当然了。贾鸿渐不会说。他今天就是预计到了有人keneng会插队。然后他打着为了出风头的心,故意在巡查。而现在看来,果然还是让他抓到了一个泼妇。如今他转身走的shihou。那真是留下了背后一阵的欢呼声和掌声!

    贾鸿渐这边回到了办公室,没多久就见着小张回来了。这张凤姑虽然yijing不哭了,不过眼睛还是有点红肿,看起来颇为楚楚可怜的。“贾老师,那我去巡查了。”小张报到了之后,转身就要去巡查。“等等,”贾鸿渐叫住了小张,“你怎么样了?刚才让你受委屈了……”本来小张这个shihou情绪yijing恢复了不少了,可是一听贾鸿渐这个话后,当时她刚刚压下去的那些个委屈一下又泛了起来,顿时她的眼圈儿一红,眼看着就又要哭出来了。

    “没事儿的哦,委屈嘛,这种事情是人长大的必经之路,不过咱们凤姑是为公司受的委屈,公司zhidao。你当时非常克制,meiyou跟对方发火,这相当好,以后啊,咱们公司的员工都要跟你学习!咱们凤姑辛苦了……”贾鸿渐手放在了张凤姑的肩膀上,安慰着小姑娘。这大西南出来的小姑娘那当时又想能表现ziji坚强,但是那眼泪又止不住的往下掉。说实在的,她长这么大,还从来被被人说过这么难听的呢!她一个黄花大闺女,连个男朋友都没谈过,各种第一次都没送出去过呢,脸皮薄的就跟窗户纸yiyang,哪儿经得住泼妇name说啊!

    虽然这张凤姑yijing进社会好几年了,也甚至在老罗家都当保姆了大半年,后来还在贾鸿渐的旗下各种工作,但是不论她工作jingyan多丰富,总归还是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姑娘,说的不好听,也就是一个有了点实际管理jingyan的学生妹而已!她十五岁出家门,出来当保姆,中国家庭里的保姆那又不是下等的佣人,都是跟ziji家亲戚yiyang,都在一个桌儿上吃饭的,家里人对待保姆也客客气气的,最多就是让保姆多干点活儿而已。jing这社会主义开放没多少年,大家经过建国几十年的教育,也懂得人人平等,至少进入ziji家的人是平等的,不keneng对保姆又打又骂。jing人家只是来工作,不爽也可以跳槽嘛!

    等到她给贾鸿渐打工当助手的shihou,贾鸿渐更不keneng说她shime了,他那种坏蛋,从来都是给身边人ganjiao和蔼可亲的,不管男女!而后来她代表

    着贾鸿渐去了蜀都代管盛大公司,既然她是代表贾鸿渐过来的,那下面人更不keneng说她shime了!就是说了也不能让她听到不是!

    于是乎,这样的一个妹子,可以说就是跟大学生yiyang,还根本没经历过社会上的风风雨雨,面对辱骂的承受能力那真心不太行。这种妹子贾鸿渐前世也见到过,有一次毕业n年了,他们guanxi不错的老同学,一起回到母校去玩儿,顺便还在母校pangan一个新开的酒店里面吃了一顿。这吃饭的shihou,给他们上菜的就是一个十七八的小姑娘。贾鸿渐的那帮同学们,基本上都是色狼,一个个在外面都是各种勾搭妹子的。于是乎吃饭的shihou,看着那小服务员还有点姿色,贾鸿渐就随口跟小姑娘开了几句玩笑话。他开了玩笑话跟上菜的妹子几句话熟了yidian之后,那几个老同学却是开始没节操的当着妹子的面说huangse笑话,甚至还往妹子身上引。

    三十多岁放得开的少妇听到这种huangse笑话,也许笑笑就没事儿了,也许还会被勾搭上,但是十几岁的小姑娘脸皮name薄的,没几句话就受不了了。结果这服务员小姑娘还没说出来,就是上菜的shihou脸色越来越难看,到了最后更是放盘子的声音越来越响。当时桌上贾鸿渐的一个朋友就不乐意了,直接就让服务员妹子把她们领班找来,要投诉。结果这妹子一下就不乐意了,她当时还对贾鸿渐说:“他们都name说我,你为shime都不帮我说话?”

    “诶?管我贾鸿渐屁事啊?你是我谁啊?”当时贾鸿渐脑子里第一反应真是这样的,俗话说的好,帮亲不帮理……好吧,凭着贾鸿渐跟那帮子老同学的guanxi,碰到事情贾鸿渐也是向着人家啊,这才见面了没20分钟的一个小姑娘,他贾鸿渐至于为了她跟朋友们对呛么?他有name见色忘义么?

    “凤姑啊,你吃苦了,我来给你讲个故事好不好?”贾鸿渐笑着说道,看着张凤姑擦了擦眼泪,点了点头,他便开始说道,“我一个认识的……也算不上亲戚,是我爸的一个朋友吧,78年的shihou高考上了大学,后来80年代的shihou,靠上了研究生,去了美国读书。结果读书的shihou呢,他要去外面实习。这实习的shihou,进了一个公司,有一个老头儿专门带着他。这个老头儿呢,50来岁,爱尔兰裔美国人,说话带着挺浓的爱尔兰口音。他脾气臭的很,基本上跟他去学吧,shimedifang做不好了,那就要被他狠狠的骂半个小时,那shihou这老头儿骂人啊,厉害程度你都想不到,这老头背后被员工们叫做吹风机。意思就是他训人的shihou,那嘴巴里出来的气流猛地能跟吹风机yiyang把人头发吹起来!

    然后我爸这朋友呢,有一次跟着老头儿学习,有个difang没学好,那老头儿不zhidao怎么了,就各种辱骂,而且还不是单纯的训,是连骂中国人怎么怎么笨,怎么怎么不行都说出来了。这也就是我爸那朋友忍得住,这要换别人没忍住,那就得抄起来凳子砸上去!后来啊,那公司高层不zhidao怎么zhidao这个事儿了,于是派了人下来了解情况。你要zhidao,美国那种族主义就跟中国的一些事儿yiyang,那都是政治红线,是绝对不能碰的。这老头儿要是被查找了骂种族主义的话,那当时就得被开除。结果上面派的人来问我爸那朋友,有meiyou被骂种族主义的话,我爸那朋友就摇头说没。这把所有人都弄傻了,甚至那老头儿都傻了。原来啊,我爸那朋友就是倔!他心想着,那老头儿不是说中国人笨,中国人不行么,他就要做到让那老头儿不得不收回ziji的话,就要做到好的让老头儿竖大拇指说中国人就是行,说中国人就是聪明!他要代表中国人讨回来这口气!”

    听到了这里,张凤姑真是心驰神往,心想着这样的男人真够爷们儿的!真够有骨气的!本来嘛!中国人活着就是为了争一口气!看着贾鸿渐此时停顿了一下,她赶忙问道,“那后来呢?”

    “后来啊,当我爸这朋友实习完了之后,离开的shihou,那老头儿亲自给他办了一个欢送仪式,后来人走的差不多了以后,老头儿拿了两瓶冰的啤酒过来,跟我爸那朋友一人一瓶,一边喝着,那老头儿一边说了一句对不起,然后说他要收回以前的话,说中国人的确是聪明,至少我爸那朋友是他见过最聪明的……”

    贾鸿渐说完之后,扭过头来,只见着张凤姑眼睛里面闪现着小星星,绝对心驰神往而且佩服的不行不行的样子。她应该猜不到,这只是贾鸿渐前世的经历,只不过这辈子这事儿没办法直接说,只能把他从500强公司中国分公司派往美国总部培训的事情,改头换面的讲成是贾刚的朋友毕业前实习的事情……(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