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一八章 中央下岗2万人?
    贾鸿渐出的坏主意,那就是按照这个年头大家还都相信的所谓党员模范带头作用来的,而且明摆着暗示了朱老总,要让下面的人接受,起码上面也得起表率!

    他本来想着说,这朱老总对这个方法可能第一时间会有迟疑要知道直接让中央减人那阻力可不是地方某个中小型国企减员几百人能比的!这些在中央工作的“公务员”,那不是刚刚进入工作岗位,谁还不认识的愣头青,这些人好多都在中央工作了n年了,拥有的关系、人脉等等这些东西那都可以带来相当大的阻力!

    按照他的想法,这朱老总哪怕答应下来,估计也是捏着鼻子的。可是谁知道就在他这么想的时候,只听着朱老总如此说道:“你提的这个方法很好,我之前也在考虑这方面。之前我要改革,有人上万言书骂我,之前我要改革国企,一样有人指着鼻子骂我,现在如果要分批次的大下岗,肯定更多人骂我,甚至那些下岗工人都会骂我,如果当家作主的不自己带头的话,那显然是不能服众的。鸿渐你这点想的跟我一样,我初步计划,我们中央这边政府直属的机构总共砍掉2万个岗位,让那些人都下岗了,你看怎么样?”

    如果说之前贾鸿渐还想着让朱老总惊讶一下的话,现在是轮到他被朱老总惊了!中央直属机构,2万人?两万人!天啊,这两万人下岗了。那回头围堵中海和南海大门怎么办?这些人的能量是假的么?这两万口子外加他们的家属,那能弄来将近十万人围堵中央大门!这可是很容易出事的!而且这两万人里面,那要是个别人想不开,喝了农药或者是自杀了,这回头家属要是把尸体停到中央政府门口,这就热闹了!

    之前贾鸿渐还是想着稍微精简一下机构就行,结果听着朱老总这大刀阔斧的想法,那直接就怕会不会步子迈的太大扯到蛋了!“老总老总……这两万人规模会不会有点大?”他赶忙劝道。“两万人规模还大?全国上下工人要被裁掉几百万呢!这两万人就算多了?我就是要让那些骂我的人看看,我朱某人不是一个只会把刀看向别人的人!我不是为了自己家赚钱才让老百姓下岗!是国家真的到了危险的时候了!”朱老总此时压着怒火,非常坚定冷酷的说道。

    到了此时。贾鸿渐算是真正理解什么叫做酷吏了酷吏就是为了完成任务。对别人狠不说,对自己更狠!这眨眨眼,中央直属机构两万人就要被裁掉了?这要是让贾鸿渐来,贾鸿渐肯定狠不下这个心。当然了。让他一下子下岗几百万的工人。然后背一辈子的骂名,他肯定也不愿意。可以说,贾鸿渐算是理解了。为什么朱老总会上台他可是被总设计师钦点上台的,估计是总设计师也看出来了,国家已经到了不改不行的地步,要改,就会伤害很多人的利益,这些人会拼命的骂娘。然后有很多人迫于这种压力,就不敢改,就像是90年开始很多国企就已经开始亏损了,为什么拖到现在才大下岗?早点动作像上沪那样,每年下个几十万人的,尽量做好疏导工作,那不是挺好么?可是到了93年朱老总上台之后,这才开始分批分行业的开始下岗,这是为啥?还不是之前的领导干部们不愿意被人骂,不愿意干对国家好但是被所有人骂的事情?

    就像是后世希腊问题一样,哪怕国家已经都不行了,可是谁要是敢提出下降人民的福利,那人民就要跟他拼命,于是政客们一个个就讨好人民,一点改动都不敢,那到最后如果国家倒了,反正政客肯定是比老百姓过的好,他们怕什么啊?

    就在贾鸿渐这么感慨的时候,只听着朱老总叹了口气说道,“鸿渐,我知道你怕我步子太大,被人诟病,甚至引起太过强烈的反弹。但是你知道么,现在真的是不改不行,之前我也跟你说过,96年咱们国家大丰收,结果收购粮食的钱都不够,中央多印了200个亿来收购。难道这么多印钱收购完了,就没事儿了?不是!96年的粮食价格已经创了历史新低!我们总不可能把所有粮食都买进来,农民们的粮食还是要卖给老百姓吃的,这市场上粮食多了,价格就便宜,于是这不就变成了谷贱伤农了?农民辛辛苦苦工作了一年,好不容易丰收了,结果发现收入还比往年下降了,这太打击粮食生产的积极性了!可以说,我们中央讨论出来的结果,就是农村劳动力已经富裕到了一个极限了,如果此时再不释放这个劳动力到别的窗口,那么接下来三农问题就会非常严重!甚至光是96年的事情,就可能导致农民们四五年日子都过不好!”

    说到了这里,朱老总叹了口气,喝了口水,掏心窝子一样的跟贾鸿渐说道,“你看啊,按照我们的统计,90年的时候,农民工进城务工的人员全国范围一共有1500万人。就是这样,这1500万人除了当个体户之外,做多的就是进入珠三角的各种工厂打工。他们可以接受的工资比国企员工低,可以接受的条件比国企员工低,现在又是一个农村劳动力憋到了极限的状况,按照我们中央的计算,如果打开窗口的话,总计至少有5000万人,甚至一亿人的农民进行务工!这对农民是很有好处的,他们可以赚更多的钱,企业不管是国企还是私企,都能有更低的劳动成本,这就能刺激市场经济的发展,就能盘活经济!可是如果我们不让工人们下岗呢?他们用着比农民们高的多的劳动成本,却跟农民们生产出来一样多的东西,我们还拦着农民不许他们进入这样的岗位,我们是不是让工人们变成特权阶级了?几百万人的工人阶级,就比5000万人甚至上亿人的农民工,更值得保护?这是一个多数人和更多数人之间的选择,不隆择那边,做选择的人被骂是肯定得,这点我知道。但是不管前面是地雷阵还是万丈深渊,我都要走!这是我的历史使命,我不来走的话,再来个人拖几年,那中国整个就垮了。你知道么,咱们中国四大银行被国企弄出来的坏账烂账,总计已经3万亿还多了……又是gdp的一半啊!占gdp一半的烂账,我估摸着,没个二十年消化不完。如果再不改革,再拖下去,那咱们中国的金融系统首先就要崩盘,然后工人没好日子要闹事,农民也没好日子也要闹事,这国家就完蛋了……”

    听到了这里,贾鸿渐一声叹息。按照朱老总的说法,现在国家就是碰到了一个伦理的难题,就像是说一列火车开过来了,火车道上有两个岔路,一面的岔路铁道上被绑着10个人,一边的岔路上被绑着5个人,那么选择那边?让火车撞哪边?在事不关己的时候,大家都能理智的说选5个的那边吧,多救点人都是好的,但是如果这不是5个和10个,而是500万和1000万人呢?那谁还能理智的说,让“火车”撞向500万人?

    甚至,如果一个人就是这500万人中的一个,或者是这500万人的家属、邻居、亲友,那谁又能愿意让“火车”撞过来?但是火车不撞过来,要么就撞向一千万人那边,要么就因为不选择而脱轨,最后把500万人和1000万人都压死了。要是贾鸿渐是500万人里的一个,或者是他们的亲友,看着朱老总控制着火车朝他们撞过来,那贾鸿渐也会感觉自己被出卖了,被背叛了,甚至蛮胸都是恨意。这很容易理解,屁股决定脑袋,自己本来家里还有过得去的日子,结果一下没了,一下借据了,这论谁都不爽,论谁都恨的慌。

    除了有英雄主义献身精神以的人以外,谁愿意伤害自己的利益啊?就跟后世2012年,说每个人每月工资减1000块,就能帮助国家复兴,大家肯定嘴上都要抱怨,甚至私底下各种骂。但是如果要把他们都开除了,才能让国家上正规呢?极少部分人会理解,大多数的人那都是觉得凭什么我们就该被牺牲掉啊,我们又没做伤天害理的事情,我们是无辜的啊!甚至要说他们心里想没想什么“反正我不愿意,要死大家一起死,凭什么我死了你们活的更好”之类的话,那就更不得而知了。

    治大国如烹小鲜,有的时候,真的不是黑白分明的事情,不能说谁罪有应得谁无辜,不能说谁是好人谁是坏人。在真实的世界里,有可能绝对的好人却要因为种种原因,被牺牲了,有可能一小部分坏人反而得利了,不能因此就说这个改革是坏的,因为更多得利的人,并没有发出自己的声音,他们就是沉默的大多数……(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