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四八章 职工购买股份?
    马允是个矮小的男人,而且长得还挺那啥的,这也是他为什么会说出来男人的智商和长相成反比的原因。对于马允来说,现在在他的创业计划失败之后,眼看着华夏高科这么飞速的成功了,那给给他的感觉是很操蛋的。

    没错,这感觉必须很操蛋。要知道他之前投入了那么多钱,投入了那么多时间,几乎把自己到现在为止的积蓄都投入进去了,但是却一点反响都没有,居然还失败了,然后华夏高科居然就这么成功了,而且还是一炮而红,这让谁来感觉都会觉得操蛋啊!

    不过他马允毕竟不是张舒欣,虽然觉得操蛋,但是他并不觉的打击了太多自信,反而是感觉受到了启发!没错,启发!在之前他弄得那个“中国黄页”是瞄准了企业,因为他觉得企业才有钱支撑上网服务这种看起来就很贵的东西。他想到的是国内现在国企状况这么差,积压的这么多,而私企更是要找各种销售渠道,那么商人对信息的需求以及敏感程度肯定都要比老百姓高的多啊!

    是的!其实不只是马允,其他的一些在中国90年代互联网初期创业的人们,那除了张舒欣他们之外,其他的基本都是将企业作为自己的瞄准顾客群落来进行创业,这也是为什么中国在互联网初期没有赶上第一波互联网泡沫的原因走错路了。

    此时的马允突然通过了华夏高科的市场举动,发现了原来尼玛互联网商业是要这么玩儿的。原来面包是要夹着吃的!原来面对国企滞销,是要建立一个平台让买家可以零成本购物的,一个可以让卖家直接面对全国进行推广的!而且,他也没想到,原来教育这方面也这么赚钱!没错,中国的老百姓都这么关注孩子教育的话,那教育资源当然是个最佳的商品了!

    擦!他之前怎么就没想到呢?怎么就是傻乎乎的想着弄什么黄页呢?要是当初自己弄了这个,那现在热卖全国的不就是自己了么?不过冷静下来想了想之后,马允发现哪怕就是他提前想到了,很可能发财的还不会是自己。因为很简单。他没钱也没人脉。华夏高科有钱有人脉。于是可以瞬间搞定有线电视网络接入互联网的项目,于是可以瞬间投入资金搞定一个平台。而这些马允肯定是做不到的,他知道很多事情那就是赚第一桶金比较难,当有了第一桶金。当钱已经不是问题的时候。很多做生意时候就没有太多的问题了纯粹砸钱进去。然后靠着钱生钱就行,也许只需要面临一个营业的风险。但是当没有钱的时候,那整个项目都做不开。连一点冒营业风险的机会可都是没有的!

    马允怎么想,贾鸿渐并不知道,他现在正在忙着做各种协调。经过跟家人商议之后,他们最终决定先在满足上沪市场之后,再开始向全国提前发售维纳斯电脑cvd。这到不是贾鸿渐排外什么的,而是说本来这个项目就是为了在上沪进行试点,那为了完成国家任务,也要首先满足试点的需求啊。否则试点这边都没弄完呢,到最后样本不够丰富,试点效果不够好,那不是还要增加试点的时间?现在缺的就是时间啊!

    这边贾鸿渐他们全家正在尽量的调货发货的过程中,贾鸿渐接到了一个电话,一个朱老总打来的电话。“喂,鸿渐啊,现在国内国企形式实在不行,预计未来很多亏损厉害的企业要破产卖掉,不过剩下的一些还有一些利润的企业,现在因为国家财政的原因,也没办法给他们太多的钱,所以我想要不要进一步的推动国企实体化、现代化股份化的进程,尝试着让这些企业在今年先开始试点的职工入股。如果弄得好的话,以后也可以尝试一下把亏损的国企卖给员工,把国有企业变成集体所有,这样对工人们保护的也比较到位,你看怎么样?”

    听到了这里,贾鸿渐不得不说这朱老总的确是殚精竭虑了,光是看着这个主意,那就是整天想着怎么帮国企脱困,怎么让国企起死回生。只不过上位者想的挺好,下面的人不一定领情。“老总啊,想法很好,我非常认同,职工在购买了股份之后,就会有更多的主人翁精神,也会更加的爱厂如爱家,同时大家也会更认真的工作,更认真的寻找出路……”

    贾鸿渐此时还是用以往的方式,采用了给一个红枣打一巴掌然后再给一个红枣的模式,这证明他真心不看好这个方案“但是我觉得细节方面还有待琢磨。比如说啊,这老百姓真的就能认同他们出资购买股份么?我有点疑虑,老百姓会不会觉得,这是企业要坑他们钱,就是逼着他们出钱来给企业运营,然后他们还没有任何好处,哪怕是许诺有分红,他们也会觉得当官儿的会把好处截流走大部分,甚至做假账什么的……”

    他说的这个是真实情况,上辈子的时候,差不多好像也是这个时间左右,基本上全国范围内都有一个老百姓出钱买工厂股份的事情。当时苏萍听亲戚说了之后,那反应就是厂子里逼着工人们上交钱供厂子运营,反正就是各种不乐意,哪怕交了钱也不乐意。没错,老百姓有时候就是这么短视,哪怕许诺了以后分红,但是没见到别人拿到分红的时候,让大家一起交钱,那大家就是各种不乐意。但是真当大家一起交钱之后,那接下来在企业里面,该怎么做还是怎么做,说什么主人翁精神上升之类的,那是绝对想也别想!因为大家觉得都是厂子让自己出份子钱了,那钱是要不回来的,不偷你厂子里面的东西挽回损失,已经很不错了好不好,还要工人有主人翁精神?想也别想!

    “老百姓不认同是一个方面,在另外一个方面呢,我可能要犯思想错误,但是我还是要说……咱们国家这几年流行过强人策略,貌似是从80年代开始吧,就厂长负责制了?从这个方面来说,国家也认同一两个能人就能改变一个企业的面貌,甚至据我所知,现在一些企业里面都已经有了这样的措施了不管是谁都可以去当销售,可以先出去找关系,把货赊账出去,然后再去要账,只要钱到了那就能拿提成。从这方面来说,可以说一个好的销售,就能决定一个厂子的命运,甚至我说的极端一点,思想不正确一点,那就是有时候一两个有本事的人,的确能让一个厂子或者是生或者是死。如果没有了他们,那么就算厂子都是老百姓的,是按人头分的,那有用么?没用的。他们本事比一般人强,不会愿意跟一般人享受同等待遇的。这就跟前苏联解体的时候,把所有国企都按人头分股票给老百姓。但是这些股票不能吃也不能用,于是一帮子人就过来那一点点钱跟老百姓换股票,然后就把国企私有化了……当老百姓没有组织的时候,永远都是一团散沙……”

    贾鸿渐这个话,说的就是改革中的一个大问题想保证绝对的公平,那最后的结果也不会有绝对的公平。前苏联解体的时候,那种按人头分的办法很公平吧?结果呢,最后弄出来了一大堆的寡头,他们甚至不需要做差厂子的业绩,不需要弄亏本,只需要趁着卢布贬值的时候,用少的可怜的钱去跟老百姓换来股票就行。哪怕放在中国,如果说国企要破产了,国家决定让老百姓出钱买下来国企,每个人拿到了股份。那接下来呢?比如说外面的一个能人凭借着人脉,在外面拉来了私人资金或者是拿着自有资金,过来跟老百姓来买他们手中的股份。国企的工人可能是一个人两千块钱买的国有股份,现在那能人说一千块钱现金出让股份。

    那么国企工人卖不卖?不卖,可能就看着企业慢慢垮掉,然后2000块钱都打水漂,卖了,他能止损,拿到1000元钱,还能有能人的保证以后继续当工人拿工资。这样的话大部分工人都会卖,卖掉之后呢?照样这个能人就能用一半的价格买下来整个国企,然后他上台了,稍微整顿下企业就扭亏转盈,赚了大钱。从这方面来说,老百姓吃亏了,每个人亏了一千块,但是企业效益好了,大家的长期饭碗保住了,那他们吃亏了么?

    如果那个能人没节操一点,交易的时候口头保证了以后让工人有铁饭碗,回头收购成功了把工人开了,那工人有什么办法?那已经是私人企业了!甚至哪怕国家强制规定了不许这么骗人,那么强人入手企业之后,运营个一年半载的,然后说效益不好,要裁员,这可就是正大光明的减员增效了,国家能有办法?国家还能管着私人企业不裁员了?私人老板管你那么多呢?于是这么一来,国家没亏钱国家把股份出售给老百姓了,然后强人只用了一半的钱买到了国企,然后还钻了空子让人下岗了,他一点亏都没吃。最后亏的只能是老百姓!就是那个貌似绝对公平的出售方法,让一盘散沙的老百姓亏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