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四九章 悖论与安置
    朱老总一阵愕然,的确,很多时候是这样,上面的人想的再好,到了下面那不可能一点漏洞都不被发现,到了最后还是有本事的人更吃香。这就像是一个悖论一样,好像富人不是因为他们富而富,而是因为他们有本事才富。就像是在当年刚建国的时候,本来党和政府是按照诺言把土地平均分配给了农民们,结果为什么过了几年又开始大搞人民公社,又把土地收了回来?左倾激进主义肯定是有,但是更大的问题是中央发现了一个问题以前的中农和富农们,在跟贫农们一起获得了同样的土地之后,短短几年之间,土地又开始往他们手头集中!也就是说,在平均了土地之后,短短几年之间,又开始了新一轮自然而然的造地主运动。

    这是怎么回事儿?难道是当地政府管理不利,是有人徇私舞弊,是那些富农们走通了门路,强行买了或者租用了贫农的土地?中央非常重视这个事情,结果下去一调查,发现完全不是这么回事儿!那些富农门就是靠着正规的做法,就是跟贫农们在一个起跑线起跑,还就是跑了几圈就超出对方一大截!

    这中央调查组一看不行啊?本来大家都说是土豪劣绅才导致农民受苦的,是因为土地集中导致农民受苦的,怎么这转眼才到新中国没几年了,土地又开始慢慢集中了?这不科学啊!

    这玩意儿调查到了最后,才发现。原来很多时候穷人和富人的区别,就是调动资源的区别最开始的时候地主是怎么来的?还不是因为比别人更会种田更会调动资源,让自己积累的比别人更多?然后积累了下来就可以去买田,最后积累一辈子就成为了地主,然后他的孩子也就是地主。而第一代的地主对后面孩子的教育,又让地主们的孩子比贫民的孩子更擅长调动资源!

    这事儿放到任何领域都是这样,为什么每个国有厂子里面都有能人?为什么这些能人就是认识人多,跟谁都能说上话,碰到什么事情打个招呼就行?为什么有的人就是善于交际?为什么有的人就是比别人计算成本的更快?一样米养百样人,人本来就是不同的。有些人就是在跟人打交道方面特别有天赋。于是他们认识的人多,他们见到的机会更多,他们更善于调动自己身边的资源。这个朋友想租个店面,而那个朋友手里正好有个店面。他在中间一牵线。两边都很开心。两边都欠他人情。未来他要做什么生意,找到那两边了,那两边也必须帮忙。

    于是乎。这样一个人那积累资源的速度必然比普通国企员工快的多,到了一定程度了,有机遇了,这样一个人跳出来自己干,再凭借着自己的资源和人脉,那比老百姓富的快,不是肯定的么?同时他的孩子在这种环境下耳濡目染,那不是比普通人家的孩子更善于跟人打交道?那不是未来比普通人更容易在这个领域成功?这只是说更容易成功,而不是说肯定更成功。要让最普通的老百姓能跟这种这种人并驾齐驱,那相关的教育必然要跟得上,但是这种人教会自己的孩子当然天经地义,可为什么要去教别人的孩子?别人都会了他压箱底的功夫,他怎么混饭吃?

    不过这样的家族也不一定会长久昌盛下去,俗话说富不过三代,很多时候人忙了就会疏忽子女的教育,或者子女因为生活条件优异,结果丧失了上进心和学习的心,整天就想着混吃等死。那么这个家族倒掉就是可以预见的,接下来又会有人来顶替他们家族的位置。

    从这点上来说,国企改革也是这样,国企要脱困,不能少了能人,但是想要绝对平均主义,那能人也能找到漏洞不找到额外的好处,他们凭什么做动作?光想着让马儿跑,还不想让马儿吃草,全天下哪儿有什么多好事儿?全天下有几个人跟贾鸿渐一样名气在外的圣人一般?

    这样的一个悖论非常的困扰朱老总如果想要平均主义,那结果自然是相当不平均的。只要上有政策,下面一定会有对策,不管是谁弄出来的政策,都不可能是完美无缺一点漏洞都没有的!想到了这里,朱老总一声叹息,“那这个事情还是再讨论讨论看看吧……”

    “老总,你辛苦了。”贾鸿渐此时也叹了一口气,塞了最后一个甜枣。“没办法,谁让前面的人不干事儿,只能我来呗,不然谁来?要是我不来,那大家就是眼睁睁的看着咱们国家往长长的下坡路加速滑行。总要有人踩一脚刹车,但是踩刹车肯定要有人的脸撞到前面的座椅上。撞疼了他们肯定骂娘,不踩刹车他们肯定不骂,但是最后结果会怎么样?”朱老总叹了一口气,非常罕见的开始跟别人诉说他的苦恼。他是个国家主义者,只要对国家好,不管对谁坏,逼急了他都能下手去砍。他也不在乎骂名,就像是他说的,不管前面是地雷阵还是万丈深渊,他都要往前走。

    “其实本来我只是想让国企有一个现代的企业制度,想让他们能够现代化而已,谁知道现在现实到了这种地步,必须做一些不想做的事情……鸿渐,你知道么,我上台之前去做调研的时候,结果发现很多地方的国有工厂的厂长,作为一把手,不知道自己的库存有多少,不知道自己企业的流动资金有多少,不知道自己企业的纯利润多少……你能相信这是即将迈入21世纪门槛的中国国企么?”朱老总此时开始回忆过去,回想起来他90年代初调研时候的事情。说着说着,他都笑了起来了。

    这笑声让贾鸿渐听着,那可是能体会其中的悲哀的。怪不得94年的时候要开始实行《公司法》,原来是朱老总想要让国企能变得现代一点,能让一滩烂泥的国企们能有点现代企业的样子,能让他们稍微知道怎么做生意起码要知道自己厂子的流动资金有多少以及库存有多少吧?

    但是,这些个国企,也就是在90年代初期到中期的时候,因为通货膨胀的原因显得好像红红火火的这边100万进的原材料,刚生产到一半的时候原材料已经120万了,等到生产好了,原材料都已经140万了,然后卖出去的价格不是原来市场上的90万,而是变成了126万,这样一来那就比他们进货的价格多了26万的利润啊!可是当通货膨胀被抑制了之后呢?瞬间全都卖不出去了!

    “哎……”贾鸿渐叹了一口气,“不过老总,咱们这个事儿主要还是得保护下岗职工们的权益啊,不能说未来要是企业卖了,国家推出竞争性行业了,就不管工人了。”

    “这个你放心,我们最近正在研究一个方案,就是说如果国企破产,我们倾向于采用政策性破产。现在全国国企能公司化的相当少,而且所有权改造也不到位,没办法按照《公司法》进行破产,必要的时候政策性破产了,他们的土地使用权以及厂房之类的卖掉了以后,首先就是规定要满足补偿群众的要求,要用来给下岗职工建立医疗以及养老基金,还要妥善安置这些下岗职工们。具体的,也是在北方能尽量采取你们南方的做法,分批下岗吧……”

    听到了这里,贾鸿渐真想鼓掌了。不错,这就比前世好了很多不是?前世不是说北方很多地区那老百姓下岗了,都根本没收入了么,更不要说是医疗一起养老之类的东西了!这样的情况下,在他贾鸿渐未来能带着无数南方的企业一起到北方去招工的话,那么北方的工人们下岗了之后,显然应该能够度过这个难关吧?特别是东北那些老工业基地里面,一家三代人都是国企里面的,要是没有这些提前设计的安置措施的话,那他们得悲惨成什么样?

    又跟朱老总聊了一阵之后,贾鸿渐挂了电话。挂完电话之后,他叹了一声气,后世很多人骂朱老总,说什么只冲着老百姓动手不动公务员什么的,这朱老总之前不是说了中央都要裁掉2万的公务员么?的确是全面削减机构人手了啊。别人在网上说老总怎么怎么拍脑袋,那说的像模像样的,但是真回到了这个时代,真到了这个位置一看,那各种数据各种现实一对比,明显就根本不是那样。就别说朱老总怎么殚精竭虑了,就是贾鸿渐为了全国老百姓的未来,特别是北方老百姓的未来,他都做了多少准别,他都死了多少脑细胞呢?结果现在有人知道么?全国范围内,除了朱老总他们中央的一帮领导以外,有谁还知道贾鸿渐在试图拯救几百万人的命运的?没有!

    贾鸿渐那基本就跟蜘蛛侠什么的一样,在外面当着超级英雄,结果还没人知道其实是他本人做的,还都以为是个“超级英雄”做的呢!(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