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五六章 秦厂长的悲哀
    “没错啊,我们这是胶东轻骑厂啊,我说你自己拨的号对不对你自己还不知道么?”电话那头的姑娘一下乐了,好像听到了什么特别好笑的事情一样,但是贾鸿渐却一点都不觉得好笑。他搞不懂之前的那个认认真真来考察的轻骑厂,怎么会不了了之了呢?

    “这……这……你们厂长他们当初来的时候,不是挺……挺认真的么?怎么就不了了之了呢?”贾鸿渐真心搞不懂了,此时他也不管那么多,直接就问道。

    “嗨,这当官儿的不都那样?先出去考察一趟,顺带着公款吃喝玩乐的,然后回来以后装模作样的开一个会,让大家写感想,写完了之后交上去,然后大家学习新的管理方法以及方法方式,然后出现问题,有人闹了,于是就说跟我们的情况不相同,有差别,于是就不了了之了呗。我说你们华夏高科也别想那么多了,亏你们还这么尽心尽力,还专门打电话过来问……诶,对了,回头别说是我说的啊,不然我就有麻烦了……”那姑娘赶忙说道。

    “哦,好的……”贾鸿渐沉吟了起来,不经意之间,他连电话都忘记放下了,不知道什么时候电话那头的姑娘挂了电话。把电话挂掉之后,贾鸿渐都不知道怎么形容这种感觉了,他也实在搞不懂,为什么那秦建国好像是那么努力的要改变模式,还要学华夏高科的管理什么的,结果怎么突然就变这样了呢?

    想到了这里。贾鸿渐想到了什么,他又打了个电话过去,然后管那个妹子要来了他们厂长家里的电话。之后,到了当天晚上,贾鸿渐这才一个电话打到了胶东,接电话的自然就是那个秦建国了。当时一听声音,贾鸿渐就听出来了秦建国的声音,所以他也没说说什么,直接就问道,“喂。秦厂长么?我这里是华夏高科啊。我们想问问呢咱们胶东轻骑厂现在的改革计划出来了么?”

    当时那秦建国一听这个问题,就是一愣,“啊?是小贾同学么……呵呵……这个问题啊……”老秦支支吾吾了半晌都没说出来个所以然,最后弄得贾鸿渐倒是不得不主动问道。“难道是出了什么问题?如果是管理方法方面的问题的话。那我们华夏高科能帮忙的地方都会尽量帮忙的。如果是贵厂有什么地方不理解的,我们也可以远距离帮忙说明。”

    听着贾鸿渐这么说了,这秦建国叹了一口气。唏嘘的说道:“嗨,不是那方面的事儿。我就给您说实话吧,这事儿是我办不下去了……”“办不下去了?为什么?”贾鸿渐不理解的问道。

    “嗨……这事儿吧,是这样的……”秦厂长就开始无限唏嘘的解释了起来。

    原来,他回到了厂子里面之后,那就开始让这一行50人开始分别写自己的感想。这些人也算是厂子里面的领导们了,一个个那都是写出来了不错的感悟和体会,那体会和感悟里面都说的好像从现在开始学习华夏高科的管理那就是当务之急,好像学习了华夏高科的管理,那就是轻骑厂复兴的第一步一样!

    看着他们都这么说,这秦厂长就设计了一套方案,跟华夏高科内部管理差不多的方案。这个方案,打破了以前基本工资的铁饭碗,而是给了一个初期比较低的基本工资,或者叫做“年资工资”的东西,也就是进场的时间短,这个方面的基本工资就低。然后再另外一方面,收入的大头是由绩效奖金来代替的。而且这种绩效奖金,那不是看整个厂子效益怎么样,而是主要看每个部门在每年的业绩表现怎么样。

    本来这样一个想法是挺好的,但是问题就在于,碰到了太多人的奶酪!要知道这年头有点规模的国有厂子,那基本上都是有派系斗争的,这种派系斗争那很容易演变成为本地人和外地人之间的斗争。比如说本地人就是一帮,还就排斥外地人,外地的好大学的毕业生来了,那就下基层成为技术员和工程师,而本地的大专生甚至是高中生的,一托关系进场,直接就变成了人事啊、财务啊或者是厂办公室啊之类反正肯定就是坐办公室的岗位。

    然后呢,那些外地的好孩子们整天要下基层,结果待遇还一般。而那些本地学习不是很好的孩子呢,就能一边混日子,一边拿着比外地好孩子工资更多的工资!这就是人浮于事的现象,管理垃圾,结果导致裙带关系严重,而再到最后劣币驱逐良币,弄得有想法有能力的人不是跑了,就是也同流合污一样的混起来了。

    秦建国想改变这种状况是很困难的,在他让大家写了调研回来的感受之后,看着大家都写了洋洋洒洒的文章,于是就要推行那种改革。可是这么一推行之后,当时全场的领导们瞬间就说哎呀,我们是国有企业,我们的具体状况跟华夏高科不一样,不能生搬硬套的,否则那就是教条主义。我看我们完全可以成立一个体改办,也就是厂内体制改革办公室。然后做一做调查研究以及理论论证,这个调查我看可以做个几个月,不然太快了,那也论证不全面。然后呢,我们在找个车间当试点,当试点成功之后,我们在以点带面,然后才可以全面实行嘛。从这个方面来说的话,我觉得把全面在全场推行这个方针方案的,完全可以在一年之后再全面推行!

    好么,就这么一段话,直接就把本来秦厂长想要立刻推行的想法给拖到了一年之后了,而且还说的井井有条的,还让别人没办法进行反驳!而且让人惊讶的是,整个厂领导班子里面,居然还有不少人赞同这个意见的!要知道,虽然现在很多国企那都是厂长负责制,也就是厂长是一把手,但是问题是,厂长本人只是一个孤家寡人啊!他是没资格把同僚给开除的!最多只能堵住对方上升的道路而已。而这样一来,对方要架空他或者是说就是不合作,就是划水,他也没办法!

    后来这秦厂长本人强硬的要推行,结果没几天,马上就有厂里的女工跑到了秦厂长家里,要死要活的要上吊在秦厂长家门口,人家说了这么一弄他们基层的收入肯定要降低,她已经为国家为厂子奉献了十几年了,厂子不能这么对不起她,要是厂子对不起她她就要去中海和南海喊冤,反正就是活不了了,她就死,而且要死的话不如死在秦厂长家门口!这一番话那可是把秦厂长给恶心到了,他知道这女工肯定是有人找来恶心他的,但是他又能怎么样,真的就让这女工最后吊死在自己门口?哪怕就算没刑事责任,他还嫌晦气呢好不好!

    于是乎,这事儿几乎就不了了之了……

    当说道了这里之后,那秦厂长真是无奈了。“我就是一心为公的想让我们轻骑厂编号,怎么到了要改革,要触动一些人利益的时候,那些人就死活不愿意妥协呢?明明拖下去对他们也不好,可是他们就宁愿维持一段时间高人一等的待遇,好像未来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转危为安,然后他们又可以继续安安心心的吃皇粮,端铁饭碗……”

    没错,秦厂长说的是实情,在这个年代,一些国企里面,那真心有这种人整天混日子不说,而且待遇还不能少,待遇一少马上就闹,什么“我为党国扛过枪流过血,我要见师座”这些话那都出来了,到了最后就是“我为国家奉献了xx年了,你们不能这么对不起我”,一个个那都是拿着为国家风险多少年当虎皮来谈待遇的!

    哪怕就是这些厂子后来改制了,到贾鸿渐毕业进入社会之后,那个时候社会上一些国企改制的企业里面还有一个流行词汇国企遗风。也就是说那些整天不干事儿,拖拖拉拉混日子吃死工资的,那就是国企遗风!然后碰到什么事儿要影响利益了,这些人就开始闹啊啥的,基本上可以说就是一个老油条!

    按照这秦厂长的说法,贾鸿渐有一种感觉,那就是这个秦厂长在厂子里面可以说已经是众叛亲离了。因为他一个人一心为公,别的人跟他不一样,别的人只在乎自己的利益,如果之前大家的方向还没有太大分歧的时候,那什么都好说,称兄道弟的那简直都是一定的。但是到了大家的利益开始出现分歧的时候,那带来的肯定就是大家揭竿造反!

    一个厂长,如果他的命令都出不了厂长办公室,厂里所有人都不听他的,他还能有什么办法?真以为在现代国企里面,那就是在古代,皇帝说谁要死谁就必须得死么?可是就是在古代,当全天下所有人都不认同他的皇权的时候,他也不是一个皇帝,而是一个屁……(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