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八七章 把东北菜变成快餐
    去首都的就业办开了个会的前半程不用详细描述,这会的前半程,那主要就是个务虚的会议。说白了,就是大家见一下面,然后互相熟悉一下,有必要合作的时候,几个方面才会一起连协作业。这几个副部长什么的,那就相当于是一个联络官的角色。

    前半程的务虚会议结束了之后,这朱老总就开始务实的分配任务了。“接下来我们先分配一下任务,贾鸿渐你这边有没有时间?有时间的话可以跟咱们国宾馆里面的东北菜厨师一起探讨一下流程,看看能不能把一些东北菜标准化流程化,然后写个可行性报告给我,怎么样?”

    既然朱老总这边发话了,那么贾鸿渐自然是要答应的,况且他现在的确是有时间。“我有时间,一定配合相关人员做好可行性研究。”他这边一点头,朱老总可算是大喜。毕竟这整个方案,那就是贾鸿渐同志提出来的,同时现在的国内,那也就是贾鸿渐同志比较有这方面的经验,也有这方面的眼光,同时贾鸿渐同志本人还是非常好的市场营销大师,这不靠他还能靠谁?

    接下来这个事情搞定了,那就开始筹划别的方面了。比如说跟工商管理部门的头头,商定一下看看是3年内不收下岗职工开店的税呢,还是5年,亦或者是再短点。接着还有跟教育部门的领导们约谈跑到南方来工作或者开店的下岗职工孩子们上学的问题,甚至还有户籍管理方面的问题。可以说。这一个开店的计划里面,把东北的饭菜给麦当劳化,沙城小吃化,那还是最简单的部分。毕竟这下岗职工的孩子,总不能跟青藏高原那些来内地开拉面馆的家庭一样,不怎么让孩子上学吧?

    那些家庭可以让孩子七八岁,大概或者十岁左右,刚会一个加减乘除,就跟着自家或者跟着亲戚出去学拉面手艺或者做小工打拼啥的,这下岗职工的孩子那之前在学校里都读书了。他们自己也想读书。家里也想让他们读书,总不能让他们没书读吧?这虽然可能牵扯不到什么户籍管理,毕竟这个年代孩子跑到外地借读也是很常见的事情,有的老百姓看到本地教学质量不好的。那就把孩子送到教育质量好的外地亲戚家。让孩子借读。最后回家考试,这也是很常见的事情。

    但是问题是解读没问题了,可是在异地考试的问题呢?比如说这一下有几万个东北孩子随父母来上沪了。他们把老家房子都卖了,就准备一辈子在上沪扎根儿了。父母的户籍问题不解决没啥大问题,可是孩子不可能到了考学的年纪再回东北去考学吧?那儿房子都没了,回去住哪儿啊?更何况在上沪这地方用的教材跟外地都不一样,这跑到外地去考试,那大纲都不同怎么考啊?于是乎,这要改变可以异地初考、中考、高考的规则,那能简单的了?外加这还不是一个地方进行改革,搞不好全国都要进行改革!这麻烦事儿不多?比如说这些孩子们在上沪或者首都高考了,那是按照外地生源来订分数线啊,还是按照本地土著的分数线来啊?这里面太多太多的利益纠葛了。但是不弄这个事儿也不行,毕竟背后是几百万人的生活问题啊!

    幸好,这事儿不归贾鸿渐管,他对这教育啊工商啊什么的都没啥想法。现在看着那些单位领导们头疼的样子,贾鸿渐心里到是有点乐之前他辛苦的时候,那都没人知道,就他一个人各种脑力活动为国家为人民付出的,现在有人一样倒霉了,他能不乐么?

    这边开完会了之后,贾鸿渐很快就在朱老总的安排之下,快快乐乐的和国宾馆的一个叫做张稳根的东北爷们儿见面了。这张稳根呢,那就是国宾馆负责东北菜这方面的大厨。这东北菜在全国范围来说,可以说算不上八大菜系,而张稳根本身也不是学东北菜的,只不过是因为自己正好是东北人,所以东北菜那熟的很。必要的时候需要做东北菜了,那都是他来做。

    “贾同志你好,我是张稳根,咱们在哪儿来研讨一下?”这个50来岁的东北爷们儿,用着一口东北口音的普通话跟贾鸿渐客客气气的说道。“咱们在这儿也没办法说,这样吧,咱们去厨房吧,你给我做几个菜,咱们现场看看,好不好?”贾鸿渐说道。此时他们俩那就是在国二招待所,在房间里面自然是没办法讨论做菜的不是?这要是去了国宾馆,贾鸿渐还能享享口福不是?

    于是两个人这就一路坐车往中海和南海走,接着到了中海和南海在往西不久,就到了二环外面的这个国宾馆。这国宾馆那可是古建筑群,这里面光是接待的那就有18个楼!每个楼的作用还都不一样,有的是接待总统啥的,有的是作为小型宴请的,有的还带有豪华大厅以及豪华套房的,基本上也就是一个外宾来了以后,吃住一体的所在。

    在这来国宾馆的路上,贾鸿渐就一路在跟张稳根叙述他的想法,“咱们这个菜呢,首先不能太难做,以好做、快为先。比如说我这边儿中午午休就一共一个小时,从单位到你店里就用了10分钟,回去还要10分钟,我还想有点空喝杯茶啥的,总不能在让我等菜等个20分钟吧?这再吃饭吃个20分钟,那时间就太紧了!所以我们得从快的方面来考虑,而且味道还不能差太多,不能说这边儿我们先做成半成品了,回头直接回锅热一下给人家上了,那也太麻烦。而且这老板姓来下馆子,很多时候还是为了方便的解决吃饭问题,倒不是为了吃的多好。不过我们倒是也可以设计一些好吃但是慢一点的菜色,可以接待一下全家没事儿下馆子打牙祭的顾客……”

    听着贾鸿渐这么一说,张稳根脑子里面基本就有了一些概念了。说实在的,作为一个大厨,而且还是传统学出来的,他真不太知道企业化运作要怎么弄。按照大厨的想法,那做菜就是这么些步骤,客人要啥菜,他就现炒呗,就一步步的炒呗,还能咋流程化?可是听到贾鸿渐那么一说,他算是明白了,感情贾鸿渐就是要一些味道还行,但是主要是做的快,而且难度不大的饭菜,那这样一来作为一个做了30年菜的大厨,他能想不到什么菜色合适?

    进了厨房之后,这大厨先想了想,然后一边准备锅碗瓢盆,一边就问贾鸿渐道,“贾同志,那咱们先做个地三鲜?我们东北那噶哒有个地三鲜盖饭,学生都挺喜欢的,就是炒个地三鲜,直接把菜盖在饭上,这又有菜又有饭的,比小炒量少点,但是胜在便宜,而且基本人人都会做……”

    “恩!就地三鲜盖饭。这盖浇饭是极好的,有了这盖浇饭得解决咱们国内多少老百姓中午吃饭的问题啊。张师傅您先做一份儿给我看看……”贾鸿渐点了点头。他点头了,那张大厨自然就开始干活了。这大厨一边干活,那就一边下意识的跟贾鸿渐进行解释,“这地三鲜吧,在以前最早是苋菜、元麦和蚕豆三个菜炒一起,后来到了东北,我们那噶哒冬天没这些菜,于是就把土豆茄子和辣椒炒到了一起,变成了家常菜了。这菜炒起来吧的确简单,容易上手,稍微会做饭的来做,这菜都难吃不到哪儿去,但是要做好了那可不容易……”

    听着这张师傅的解说,贾鸿渐不禁点了点头。这做菜可是个大学问,那做起来真是有很多普通人不懂的道道。比如说回锅肉这个家常菜,贾鸿渐就吃过用卷心菜炒的,吃过用青椒炒的,甚至还吃过用红椒炒的!那吃起来真是各家风味儿都不同。哪怕就算是这地三鲜,那放到后世上沪的东北饭店里面,也不是每家都能做的好吃的,大多数都是做的一般。

    大概三两分钟的功夫,就见着这大厨炒好了菜,他又找来了一个盘子,盛满了饭之后,在把锅里面的地三鲜带着汤汁儿往上那么一浇。啧啧!顿时那香味儿啊,把贾鸿渐的馋虫都勾引出来了!“贾同志,您来尝尝看?”大厨明显看出来了贾鸿渐馋虫出来了,于是洗了一下手,递给了贾鸿渐一双筷子。这贾鸿渐拿过来筷子还不赶紧吃?三口两口那就吃了一半的饭下去了。

    结果这大厨一看,那赶忙拉着贾鸿渐啊,“同志同志,您少吃点,这之后咱们还有好几个菜呢,都要你尝呢,可不敢一下吃饱了!”唔,好吧,贾鸿渐以前吃饭习惯了,那在家里吃饭都是猛吃饭少吃菜的,这次来试尝还真有点不习惯!

    放下来了筷子之后,摸着刚刚只垫了个饥的肚子,贾鸿渐回味了一下这地三鲜的味道,“恩,不错,张师傅你真有手艺,这可比外面做的好吃的多了……对了,师傅,您这手艺怎么才能让外面的那些下岗职工们都能学会呢?”(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