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九九章 需要一种新的宣传模式
    从董碧莲家回来了,朱老总和中央的江老板等等几个领导,亲自去董碧莲家里做了慰问。他们几个人从自己口袋里掏钱凑了个十几万,算是表达了一下他们个人对董家不幸的惋惜和哀悼,同时还告诉董家,中央直属机构的公务员们,在听说了董碧莲同志的事情之后,也纷纷捐款,捐了十几万过来给董家。

    这董碧莲是上吊自杀的,半夜跑到了附近的公园里面,在一颗歪脖子树下上吊了。对于此,中央政府肯定不会拨款赔偿董家或者安慰董家什么的,这是一个规矩,毕竟从中央政府这边来说,不是他们逼着董碧莲寻死。现在这凑起来差不多三十万的钱,只是大家都以个人身份捐款给董家,为了能让董家的老头儿老太太有一个相对能保障的老年。

    不过相对于有保障的老年生活,董家的老头老太太那是宁愿让自己的孩子能活过来。他们俩哭的跟泪人一样,董家的老太太,那更是数次哭的昏死过去。毕竟,这老太太把董碧莲生下来之后,那是倾心的教育,一路把董碧莲培养成为了一个留美归来的博士。虽然董碧莲还没有对象让家里挺愁的,可是毕竟是他们几十年心血的宝贝啊。如今,这宝贝就没有了,以后再也见不到了。这几十年心血一朝逝去,对老太太的打击相当的大,甚至董家老头儿那本身没有地中海也只是花白的头发,几天之间就全白了。而且也掉了很多,直接让他变成了一个地中海。

    不知道董家的老头儿老太太,是不是看到江老板等“无辜”的国家领导们陪同朱老总来的,所以导致董家老头老太太们没有对朱老总发火,还是说因为以前就是首都市政府公务员出身的老头老太太比较明事理,知道是自己家孩子一时想不开,在一个明明可以跨过去的坎面前选择了不归路,总之,他们没有大骂朱老总,只是在接过了总共三十万的捐款之后。对江老板等人举了个躬。含泪感谢政府……

    这场面让贾鸿渐看的,心里真是五味杂陈。在以前的时代里面,老百姓那跟政府就是一家人,政府就是大哥。就是领路人。而老百姓就像是弟弟妹妹。跟大哥一条心,听着大哥的话。所以哪怕是碰到了这种事情,董家上下都还是很明事理的感谢政府。虽然听起来有点讽刺,但是看着他们的表情和动作,那是真的在感谢。毕竟这事儿现在变成这样,也不能怨人家中央政府怎么样,中央政府要裁员2万人,怎么到了现在就董碧莲一个人寻了短了?她还是个留美博士呢,别的小车队的那些退伍兵司机们,不是围堵了一阵之后也就回家了,后来被劝说了之后,不是也只能再找工作?他们不是没事儿么?

    可是作为一个重生者,贾鸿渐知道后世2012年这种事情会怎么样董碧莲去世之后,哪怕董家老头老太明事理,搞不好都会有人来撺掇,说是要闹大,要告到法院,甚至还发动亲戚邻里一起去围观政府,而政府为了维稳,最后也就半推半就半捐款半赔钱的赔个几十万上百万的。

    当老百姓在政府身后只是听话的小弟弟小妹妹们的时候,弟弟们妹妹们不会做事儿,整天傻乎乎的好像只会卖萌。或者说有点像是西游记里的猪八戒,因为路是师傅和大师兄选的,有妖精了大师兄去打,八戒什么都不用做,只需要乖乖听话就可以了。这样的一个八戒,可爱,听话,贴心,但是却没用。

    现在朱老总要做的,那就是要在中国的老百姓屁股后面放一只野兽,让他们都跟后世的贾鸿渐似的,被生活的压力刺激的不断前行。这就有点像是大草原上,只有有了野兽,小动物们的族群才能健康的延续,否则失去了天敌,带来的结果就是整个种群无节制的繁衍,最后因为食物和水源的不足,终将死亡一大片。

    但是,要是在八戒或者弟弟妹妹们屁股后面放个野兽,在八戒和弟弟妹妹们不愿意的情况下,逼着他们前行,逼着他们发挥自己的潜能,最终可能让八戒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可能让弟弟妹妹们成为了一方豪杰,但是互相之间的感情却是会淡了。就像是后世,老百姓不再相信政府,虽然这里面有很多地方政府官员以及中央一部分官员们把老百姓当傻子耍的原因,但是另外一方面也说明了当老百姓开始自食其力,开始靠着自己的努力过上好日子的时候,他们不太会觉得政府帮助了他们太多,就像是巴菲特的自传里面,从来不会说到他那个当国会议员的爸怎么给他带来人脉上的帮助一样成功人士,总是想炫耀一下成功是自己拼搏的结果,而不是拼爹的结果。

    老百姓也是如此,他们被“大哥”赶出了温暖的窝儿,拼了命的工作和学习,才让自己有了一个还不错的生活,然后他们看到的是外界的冰冷,他们怎么可能会想着自己的成功是“大哥”的苦心?是大哥把他们赶出家门的结果?他们永远只会记得被赶出来时候又冷又饿的状态,永远会记得大哥用木棒把他们赶出来时候穷凶极恶的脸,他们永远会记得自己在外面单独打拼时候的苦和累。他们会觉得自己今天发达了,这是自己争气,这是自己拼搏,他们不会想到说如果当年没被赶出家门,也许到了现在,他们还是一个整天只知道吃饭混日子,然后卖萌装可爱的弟弟妹妹们……

    而现在,贾鸿渐要配合朱老总做的,就是把几百万的弟弟妹妹们,赶出温暖的家园,把他们赶到寒风凌烈的户外,把他们赶到尔虞我诈的社会上,让他们成长。贾鸿渐,想尽了办法,想让这个过程温和一些,不那么残忍,想让弟弟妹妹们不那么挨饿受冻。但是现在有一个董碧莲的事件在前,以后他想出来的一个保护的过程,真的能不出现一例一家上下适应不了转型,而喝农药自杀的事情么?

    这,简直就是理智和道德的两难选择,而贾鸿渐也知道了为什么朱老总的前任一直没有下手的原因除非是被逼到了极点,否则谁真能选择的下来?让贾鸿渐站在那个位置,考虑到要把数百万人赶入市场,让他们自谋生路,接着可能带来的种种不能适应转型而带来的惨剧、悲剧,他贾鸿渐也不能下狠心选啊!除非是到了朱老总要主政的这个年份,除非是一切证明了真的不改不行了,再不改大家真要一起死了,那才能咬牙狠心做出选择啊……

    一路沉默,等到贾鸿渐和朱老总沉默的回到了中海和南海的朱老总办公室的时候,贾鸿渐才说了一句话“老总,也许……我们需要准备一个宣传模式,真是还需要一些心理医生。”

    “宣传模式?心理医生?”朱老总紧锁眉头的点了一根烟,猛嘬了几口,驱散了心中的苦闷之后,问道。“恩,咱们国家的老百姓太多了,而且几百万下岗的人群里面,万一有一两个董碧莲这样一时想不开的,那放到整个人群里也受不了啊。哪怕就是千分之一,这到最后放到几百万人里面也是几千人!而且不止是董碧莲,就像是小车队的很多人都跟董碧莲一样,没办法理解这种被开除的事情,他们觉得他们自己没有犯任何错却受到了惩罚,这只能带来巨大的不公平感。而这种不公平感,是需要发泄渠道的。有人可能会破罐破摔,有人可能开始冷漠,最怕就是有人寻了短见,你也不希望你这个政策出来之后,每个城市都流传什么东北下岗职工一家连菜叶都吃不起,最后三口喝了农药的传说吧?下岗的职工们,可能会觉得自己被背叛了,可能会觉得是有贪官污吏在作梗,有人觉得他们不应该下岗,因为他们没犯错,也没混日子,所以肯定就是厂领导作祟把他们普通老百姓欺负了,开除了。我们应该需要一种宣传模式,以及心理医生的帮助,来安抚老百姓心里的那种不公平感,让他们明白下岗了不是天塌了,让他们明白这只是生活中的一个坎,而我们为他们准备了很多措施让他们东山再起。应该开始宣传一种拼搏致富的理念,让他们明白奋斗才是人生最大的价值,自我实现、去尝试自己这辈子能做到最好的程度是哪里,那才是一个健康的生活理念,而不是几十年如一日的在国有场子里面喝茶抽烟看报纸,一辈子浑浑噩噩的混过来这就算是成功了!”

    没错,贾鸿渐想要向大家宣传他的那种理念,试试看自己能不能成为人上人嘛!不要整天混日子嘛!要是几十岁的人了,去当公务员混吃混喝的也就算了,年轻人什么的,中年人什么的,咱们可以拼搏一下嘛,不能把自己的野心都消磨光啊!(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