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一八章 意外与体制
    “其实我们在94年底就发现不对了,然后经过两三个月的研讨,我所在的总经理助理室就给出来了一个解决方案……”郑秀文说道。听到了这里,别说是坐在郑秀文对面的袁明了,所有的工作员工甚至还有贾鸿渐都听愣了!本来大家都以为这太阳神那是一路在作死,做死到了现在出现了大麻烦了,真的要死了才发现过来不对劲的地方。可是怎么听着这意思,其实是太阳神早就发现问题所在了?

    此时就听着郑秀文说道,“我们在95年春天就已经做好了相应的调查和准备,已经把改革方案交给了怀韩心,当时怀韩心也明白已经到了不得不改的地步,如果不改就会是一路亏损。但是哪怕他这个董事长兼总经理想改,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既得利益集团……企业内部的既得利益集团,不会愿意改的……说起来你们也许不信,本来要是我们太阳神没有在95年底于港股上市的话,那么要改可能没那么多问题。可是就是因为要上市,股东们看到我们要砍掉很多的项目,要收缩防守,他们就不乐意了。在他们看来,没几个月的时间,港港的证券公司就会来购买太阳神的流通股然后销售出去。反正当时也已经经过了上市考核以及审查,项目越多,报表做的越好看,越让人觉得这公司未来盘子大,到处都能赚钱,那么买给证券公司的股票单价就越贵,股东们就能换回来更多的收益。所以在董事会压制之下。哪怕是董事长和我们都想推行改革,也没有办法,最后,我们的总经理助理室被解散,大部分成员被发配边疆,送到了天南海北的分公司里面,而我,虽然是公司的副总裁,有幸没有被赶走,但是在公司内部基本上也被架空了……”

    听到了这里。包括贾鸿渐在内的所有人震惊了。听着这意思,其实是董事会把企业给玩儿垮了?本来企业家已经觉得有不对的地方,但是董事会的那些老板们觉得不行,硬要为了短期利益而出卖长期利益?或许他们还是抱着一丝侥幸的心里?这个消息带来背后的故事。那可跟之前贾鸿渐他们预估的不同!这完全不是之前的那个因为决策失误而倒是公司失败的故事。而像是一个因为董事会纷争。因为种种“体制问题”而导致失败的例子!这样的话,贾鸿渐和袁明他们之前提前准备的一些提问以及诱导就没用了!但是现在又没办法临时暂停下来讨论,因为这采访都开始进行了。说不定一会儿还会有新的更震撼的消息爆出来!基本上可以说,现在就是要看袁明的随机应变能力,就是要看袁明的脑子快不快了!

    就在这个时候,只见着袁明快速反应的问了一个问题,“那您的意思是,是因为董事会的纷争,导致整个企业出现了问题?”她的这句话本来听起来像是想要诱导这个郑秀文多谈谈这方面的问题。可是谁知道那郑秀文听到了之后,倒是一脸诧异的反问道“我们企业出了什么问题?现在没什么问题啊!”

    哈?股票都跌到了9分钱这个丢人丢的不行的港股最低价了,这还不算出问题了?连怀韩心都被赶跑了,这还不叫出问题?就在贾鸿渐和袁明不约而同的这么想的时候,却只听的那个郑秀文继续说道:“我们企业现在没问题,只不过是董事会造反,把怀总这个大股东踢出了管理层而已,别的地方公司一点问题都没有……你看我们企业虽然34个亿打了水漂,但是乱七八糟加起来现在也就是亏了2个亿而已,那些钱投下去了之后,毕竟还是有东西在,以后打包出售了也能止损。而我们太阳神在华夏高科出来之前,在全国的保健品市场占据65%的市场份额,我们能亏2亿公司就不行了?我们公司钱多着呢,还有5个亿港币放在港港的汇丰银行账户里面,外面还有做投资的,更不用说各种固定资产和无形资产,凭借着我们的品牌,跟羊城这边的银行贷款,多了不说什么,贷个十亿八亿的还是不成问题的。我们公司现在负债率也就是10%,远远的在安全线以内,基本上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管理层重组而已,别的任何问题都是小问题……”

    听到了这里,那袁明真心是直接跪了!当然了,这个词是贾鸿渐用来在心里描述袁明状态的。这名牌大主播此时完全被突发状况弄得脑子混乱了!毕竟现在她是主持人,虽然不是现场直播,但是听到这么一个回答,基本上她所有能想到的问题都被废了!那接下来她能问什么问题?总不能把人家请来了,就聊聊天气之类的话题吧?

    眼看着袁明愣愣的看着郑秀文,然后又扭头看向贾鸿渐求助的样子,当时贾鸿渐直接往前一步,拍了拍她的肩膀,挥手示意她到一边去。等她迷茫的起来了之后,贾鸿渐接过了她手头的笔记本和笔,坐下来之后那就像是要亲自采访郑秀文的样子。

    “不好意思啊郑先生,因为从您这边听到的情况跟我们之前预计的情况有点差异,所以我们需要临时换人来采访。摄像机,拍郑先生就行了,我没化妆,就不用拍我了!”贾鸿渐这边极具统治力的吩咐道。

    此时那郑秀文可是非常惊奇的看着现场眼前这个刚坐下来的年轻人,从面孔上看比袁明还年轻几岁的样子。一般来说这样的年轻人,在摄制组或者新闻小组里面,那都是类似实习生的存在。怎么这个年轻人就像是最高领导一样呢?而且这个年轻人一遇到状况,直接就可以顶着压力上,这举动可真像是从基层出来的技术领导做的!同时,他吩咐了之后,周围的人那都一个个没有异议的听了他的话,马上那袁明就把她身上的微型话筒摘了下来,就要往这年轻人身上装,甚至灯光摄影等人,一个个的都乖乖的听话照做了!这可是不得不让人惊奇啊!

    就在此时,只听着那年轻人对袁明说道,“没关系,我不用话筒。”说罢,只看着这年轻人伸手了过来,“郑先生你好,还没自我介绍,我姓贾,贾鸿渐,是这个团队的领导,接下来由我对您进行采访……”

    “哦哦,你好。”郑秀文握了手,点了点头,虽然脸上还带着笑容,但是实际上他内心却在疑惑,这个姓贾的年轻人,真的能访问的好么?这年轻人到底肚子里有多少货?

    此时郑秀文在打量着贾鸿渐,他只发现这贾鸿渐现在的坐姿很有趣他的坐姿是背往沙发上靠的,这倒是真给人一种他胸有成竹的感觉,还真有点领导的风范,之前袁明在采访的时候,她的背可是从来没有靠过沙发,是往前倾的。这两个人坐姿的差异,好像就表达出来了一些什么。

    郑秀文在打量贾鸿渐,而贾鸿渐也在打量郑秀文。他一边打量郑秀文,脑子里面一边飞速的思考着郑秀文之前的话原来这不是一个民营企业倒了,而是一个民营企业的董事会内部权力斗争,这就跟之前预备做一个系列的专题,用来讨论为什么中国知名民营企业一个个跪了。但是现在看来,这个主题显然不能用,至少是需要修改的!可是,怎么改呢?之前预备的问题都用不上了,现在整个采访的问题都需要贾鸿渐来想,甚至整个采访里面,能做的多深刻,能挖掘多深,这都要看贾鸿渐的反应和脑子得转速!如果他贾鸿渐表现很一般的话,那么这个采访到最后很可能就拍的非常一般,甚至一般到了是个人就能做的地步!如果是这样素质的一个采访,那自然是不能做成一个高端新闻节目《新闻调查》的专题的!

    袁明等人此时紧张的看向贾鸿渐,她虽然很相信贾总很牛,但是贾总牛好像一直都是在背后的操控牛,好像没有这种冲在第一线的时候很牛过。而且这采访之类的事情,贾总好像也没有学过,也没有什么专业的训练,真的能行么?

    此时,现场真是一片寂静,除了摄影机发出来的嗡嗡嗡的马达声以外,就没有什么声音了,可以说一根针掉到地上都能听得到!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贾鸿渐的身上,而此时,贾鸿渐开口了:“郑先生,刚才我听您说,太阳神是因为董事会内部的斗争才导致了管理层重组,在您描述的场景里面,我发现了一个很有趣的现象,那就是你们管理层想到了一个对公司可能好的举措,但是董事会不认同,对么?但是我们又知道,这些年来国内很多专家学者,都说私人企业、民营企业这才是未来中国应该大范围普及的公司所有制形式。在他们看来,国企就是各种管理混乱各种有毛病,这归结到最后就是体制问题,而私人企业民营企业甚至是外企,就没有这些毛病……那通过您的描述,我是不是可以认为,私营公司也会有各种自己上的毛病?”

    *********************************************************

    今天真悲剧,中午出门去买饮料,结果发现忘带钥匙了,然后家里没人,也没带手机……囧,还好带了钱包,只能跑了好久去找家人拿钥匙。这大热天的,衣服都湿透了,觉得给自己撒上孜然和胡椒面,就成烧烤橘子了……虽然带了钱包,但是没带身份证,于是网吧也去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