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一九章 私企的体制问题
    袁明此时惊呆了!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刚才她听到了什么?她居然听到了贾鸿渐提问私营企业有没有体制问题?天啊!这简直就不可思议!私营企业怎么会有体制问题呢?私营企业不应该是新时代最完美的一个企业的模板么?

    没错,在中国90年代中前期,北方的国有企业几乎是全面性的进入萧条和亏损状态,而在另外一方面,南方的私人企业又显得各种生机勃勃,于是在这种对比之下,在联想到了联产承包责任制之后,很多人都开始觉得国企就跟以前的人民公社生产队一样,是大锅饭,是刺激不了老百姓的生产积极性的。

    甚至一度之间,一些所谓的比较“先锋”的激进理论派,开始觉得企业界应该也要来一次联产承包责任制,应该是分田到户。当然了,他们并不是打算让国家学俄罗斯那样真的给每个人人头上都分企业的股份,而是想要把企业承包出去,让新的经济力量,让那些有本事的、有积极性的私人资本家承包国企,从而给国企带来新生,从而让国有资产增值!

    就是在这样的一种思潮下,很多效益不好的企业里面的车间或者是效益不好的商场里面的柜台都被承包给了个人。在这些所谓的先锋理论派专家看来,国企显然就是有原罪的跟人民公社的一种大锅饭的体制问题。好像一时之间,私营或者是外资企业。就是天生比国企适合混市场,好像他们就是天生比国企拥有体制优势一样!甚至在有的专家学者的口中,这种体制优势那就是民企或者外企在市场上获得成功的决定性甚至是唯一的因素!

    在这种情况下,几乎全民都被这些专家教授们说的感觉好像私企就是如何如何完美似的,怎么贾鸿渐反而在这时开始询问私企是不是有体制问题?这不简直跟群众的思维反着来么?这贾鸿渐贾总,是不是提前预定好了什么立场了,是不是故意把采访的对话往某个方向拐?

    袁明知道,一个记者采访中最大的忌讳就是在采访之前就有了一个自己的观点。带着自己的观点去采访,这就是预设立场,是相当不对的就像是警察叔叔抓坏人。他不可能说在没有确切证据之前。就在内心告诉自己谁谁谁就是罪犯,然后就针对的去找那人的材料,这样很容易犯有罪推断的错,也就是预设这个人是有罪的。然后去找他可能无罪的证据。如果找不到无罪证据。就“证明”了他是有罪的。

    一个记者应该跟警察一样,在采访之前都是无罪推定,就是通过对方说的话。来推断一些事实,而不是应该记者本人觉得什么是事实,然后去问对方是不是这样!那么,贾鸿渐现在这样,是不是真的预定了立场了?

    就在袁明脑内正飞速思考的时候,只听着那郑秀文想了想说道:“从某些角度来说,可以这么说。我们太阳神是80年代初建立的一个私企,当初是几个股东一起凑钱开的一个小工厂,所以到了现在谁的股份都不超过50%哪怕就是怀韩心,在上市了之后,他作为大股东,其实股份也只有40%左右,其他的股东联合起来的话,完全可以无视他的意见。从这个方面来说,如果说他的意见其实是正确的,也就是所谓的真理掌握在少数人手中的话,那么董事会可以强行无视他的意见,为了短期利益而放弃长期利益,甚至是为了股价好看就直接抄掉管理层,的确可以说是体制问题……”

    听着郑秀文这么一说,袁明当时就是一愣,怎么这个郑秀文,居然开始跟着贾鸿渐的思路说起来了,这真的是私人企业也有体制问题?就在她发愣的时候,只听的贾鸿渐居然又开始诱导了“那郑先生,你觉得私营企业的一个体制问题和国营企业的体制问题是否相像?”

    “当然不一样,国企的问题是怎么把产品卖出去,或者说是通过种种方式来刺激工人们工作积极性的一个体制问题,而私企则是不一样,私企的话,我个人觉得更多的是需要一个正规化的科学化的组织构架,来抵消掉人为对私营企业带来的影响。甚至从某些方面说起来,就是怎么防止企业的领导人或者是董事会头脑发热的问题……”

    这个郑秀文现在那可真是敞开心扉的跟贾鸿渐聊了,他说的这些话,眼看着那就是把前东家的董事会给套进去批评了一通。郑秀文这样一个人,前几年可能还锋芒毕露,到了这97年,他明显已经学会了低调了。之前他刚接受采访的时候,可是从来没说过董事会的坏话,至少说的也没有深挖,但是现在他说的话,那就是好像要开始抽丝剥茧说一些只有内部人士才知道的事情了。

    “头脑发热?郑先生你的意思是?”贾鸿渐看着郑秀文不说话了,就抓了一个机会继续问人家道。“头脑发热的话,具体来举个例子把”“本来我们的怀总在一次预备进入20多个行业的多元化准备会议上,堂堂怀韩心居然说出来了有多大胆,地就有多大产的口号。当时我一听这话,就觉得这宗生意要玩。虽然几年前真的是做什么东西都可以赚钱的样子,到那时盲目进入新产业不说,还有点高估了自己的能力,所以从这点来说我个人觉得私企的体制问题,就是老板一个人负责,如果老板想错了方向,那么企业倒闭掉并不是什么太罕见的事情……”

    当袁明听到了这里的时候,那真心叫一个恍然大悟!她之前还有点觉得贾鸿渐是在套话,是在把采访对象的心里话都掏出来之后,开始舞蹈这个采访对象的话。可是谁知道,贾鸿渐这些问题,那都是正好好的点出来了关键的答案。这个关键的答案,那现实的好像所有制企业之间的体质问题好像都是谁家都存在的。

    所以从现在来看,这个贾鸿渐还真不是故意诱导的,好像是私人企业真的也有有一个原罪的存在?就在袁明正惊讶的时候,就听着郑秀文继续对贾鸿渐说道,“所以,如果说别人认为太阳神这次的管理层重组是个事件的话,那么这个事件最开始的根源,就是在当时的怀总有点听不下去意见了……”

    一听到这里,贾鸿渐很敏感的发现这里好像还有问题可以问,还有新闻可以抓,于是他直接就开口问道:“怀宗听不下去意见?这个您可以说说是什么意思么?”“具体意思我肯定不太明白,但是从种种迹象来看,我觉得怀总等人当时把自己有点看的太高了。可能他和董事会的人员把太阳神从零拉扯到现在这么大之后,他们就会觉得他们既然当初能把那个小作坊做的这么大,而且当年还没有很么钱,现在有了这么好的团队,有了那么多的工人。所以可能他们会觉得当初没钱的时候,都能拼出来一个未来,难道现在这公司大了,人员多了,有钱了,还弄了94年全国保健品销售的一个非常好的成绩,这就让人觉得他们自己是无敌的,不管做什么生意都肯定比当初起步的时候轻松。可是他们可能就没有想到,天有不测风云……”

    听到了这里,袁明才算是听懂了大半,原来这私营或者国外的企业,好像总经理的权力很大,好像觉得怎么样不错,就会直接去做了,这样一来,如果总经理还跟贾鸿渐那样牛,那样一路正确的话,还没啥问题,怕就怕的是,当这个企业快出问题的时候,因为企业领导干部的头脑一次发热,结果直接没有了改正的机会了!从这个角度来说,私营企业好像也什么比国有企业好的地方国有企业很多地方都开始执行所谓的一人负责制,就是国有企业的厂长地位上升的比什么党支部书记之类的权力就变小了。这样来,双方的高管其实“想的”还真不错。可是一旦这个私企做大了,已经达到了比很多国营企业都扩大的时候,那就可能出现类似国企的恐龙病,也就是说一定程度上这私企也会丧失私人企业灵活、转型比较快的优势也消失了……

    当时袁明就觉得,这样一个采访内容如果放出去的话,那可是搞不好会引来全社会的议论吧?毕竟,那以前还有领导总结果,看一个地方的经济好不好,改革成功成不成功,那基本上都要看当地的小私人企业多不多这就可以说私营企业在某些角度上已经在领导和老百姓的眼里,那都是代表着先进的生产力和生产关系,而现在华夏高科要说这私人企业其实也没比国有企业好到哪里去,那不是有人要闹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