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二零章 中心的问题
    就在袁明惊呆了的shihou,只见着贾鸿渐还在继续的jinhang访问。“您之前说怀总有点把ziji看的太高了,甚至都有点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但是据我个人的了解,在shijie上有很多多元化的企业取得了成功,或者说有很多企业转换了主业之后获得了成功,他们却haoxiangmeiyou碰到太阳神这样的问题。比如说现在gsm手机行业非常知名的诺基亚,他们在以前是做造纸的,后来才慢慢转型成了制造胶鞋、轮胎和电缆,甚至到了5060年代的shihou,他们的企业yijing是横跨造纸、胶鞋、轮胎、电缆、制药、天然气甚至还有军事武器等等方面的一个非常多元化的跨国企业,在60年代他们更是直接在对电信行业看好的情况下,进入了电信设备领域 ”“章节更新最快 。为shime他们在进入陌生领域的shihou,就能获得成功,为shime太阳神就失败了?”

    此时的袁明,yijing顾不得惊呆了,她不由自主的被贾鸿渐吸引住了。倒不是她花痴,而是她第一次领悟到了shime叫做专心的男人最帅气!现在的她眼中的贾鸿渐,那真叫充分显示出来了智慧的力量只见得他此时全神贯注的在跟郑秀文jinhang访谈,他不像是别的记者做访谈,脸上总是带着微笑。他却是一种fangfo是智者带着质疑或者说探讨的态度在跟对方讨论,他问的问题如此的宽泛同时尖锐,每一个问题都能让在场的员工的思路被他引领!他微皱眉头,身子靠后陷在沙发里。配合上尖利的眼神以及十分稳重不紧不慢的语气,绝对让人ganjiao到他就是一个智者,他就是一个专家,在他面前的人别想随便乱说说就糊弄住他。他的确散发了这样有压力的气场,但是这样的压力却又没让人觉得像是在审问,反而像是专家和专家在一起讨论为shime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yiyang。

    总而言之,此时的贾鸿渐帅呆了,至少是在袁明的眼中如此!

    类似的,在郑秀文的眼里,贾鸿渐此时跟别的记者都不yiyang。这个贾鸿渐表现的更像是一个guanxi稍微有点亲密的亦师亦友的专家角色。他不会偏袒。不会可以说好话讨好,但是会问尖锐的问题,会认真的分析,会真诚的命中要害的点出来最关键的difang。甚至还给人一种会给出他的建议的ganjiao。这种被采访的ganjiao。一时之间真让郑秀文有了一种不yiyang的体验。他甚至觉得这haoxiang应该就是外国所说的“头脑风暴”?

    接下来,贾鸿渐和郑秀文的思维碰撞还在继续。郑秀文感慨完了之后,也在努力的按照贾鸿渐问的问题jinhang思考。于是很快他就承认道,“的确,我们在多元化的shihou,很多difang太过于乐观,对陌生领域的新项目,我们meiyou一个很好的评估guocheng,也meiyou提前想好怎么来发展陌生领域的新项目,可以说我们缺少一个专业的规划,在这个基础上,甚至我们还缺少了专业的监管和专业的队伍。在这里我可以承认,也许这是我本人的一个极大的失误。因为怀总他应该是指点企业前进大方向的,而我作为他的助手和副手,我是应该把他定下来的大方向jinhang细化,jinhang专业化……怎么说呢,就是类似把怀总的命令做成一个可以确实实现的分步骤计划。但是因为我的不称职,所以keneng导致我们公司缺少了专业的分步骤计划,甚至一度我个人都认为keneng在钱不是问题的情况下,很多问题都不是问题。也许,就是因为这个想法,才导致了我们公司的投资失败……”

    郑秀文非常令人意外的turan承认了ziji的错误,这一突变让袁明等围观的人都惊呆了是的,惊呆了!一般人在镜头前的shihou,想要下意识的美化ziji,这不是一定的么?谁虚荣?谁不想让ziji在别人眼中体面、亮丽?但是这郑秀文居然在镜头前面turan承认了ziji的错误,这节目拨出去以后,他keneng就真的会被认为是太阳神碰到投资失败的一个重大原因了!

    这倒不怪郑秀文,要怪只能怪贾鸿渐。贾鸿渐现在的气场,yijing让郑秀文短暂的忘记了这是在采访,忘记了周边还在拍摄,他甚至有name一刹那,以为ziji是跟个好朋友在私下里讨论yiyang。所以一时之间情绪波动了,然后主动承认ziji有错误在,这是非常可以理解的,就像是妹子被贾鸿渐带到很浪漫的场景,然后一下感动的被贾鸿渐推到了yiyang,这是一种情绪化的表现!当然了,就跟妹子事后会暗暗懊悔yiyang,估计这郑秀文事后也得郁闷ziji怎么就公开承认了错误了……

    很快,采访结束了。郑秀文站起来之后,意味深长的看了贾鸿渐半天,最后上来跟贾鸿渐握手的shihou,甚至还主动的要了贾鸿渐的号码。“鸿渐,这次跟你聊天还真是收获颇深,很多问题你不提的话,我还想不

    到原来还有这层原因在。这么聊了一次,真的很启发我,以后要是有别的事情,我keneng还要叨扰你,找你陪我聊天,你不介意吧?”这郑秀文要了贾鸿渐的号码之后,笑着问道。

    “当然没问题了,一个人打拼太难了,而且在社会上,也没人教给我们东西,很多都需要我们ziji总结,ziji归纳,ziji学习。能有个人聊聊业界的事情,那也是相当好的,我们可以分享心得嘛。呵呵……”客套话贾鸿渐能不会说?他这话出来,一下子场面就各种和谐,最后这郑秀文走的shihou,还开心的抱了贾鸿渐一下。被一个男人抱,到是meiyoushime太qiguai的difang,只是贾鸿渐被抱的shihou,一直在想这要是港港的那个女的郑秀文抱的该多好……

    采访结束了,接下来应该做的。就是大家一起看一下采访的素材,然后一起讨论一下要怎么剪辑。这样一个类似纪录片的深度新闻调查的节目,不keneng说直接把采访的画面不经过剪切的直接就播放给观众看,因为不这么做,就不能突出主题,也不能突出一个“深度”。比如说,ruguo是晋西假酒的曝光项目里面,这边刚采访过酒厂的厂长,他那边拍胸脯说的跟真的似的,接下来就需要剪辑一段当地领导干部们的采访镜头。这样才能形成一个打脸的效果。才能突出矛盾所在。ruguo只是单纯的按照拍摄顺序放,那keneng最后就会显得又无聊,又无趣。更何况,贾鸿渐之前还跟员工们讲了。怎么把一个无聊无趣的纪录片tongguo剪辑弄得很抓人的技巧。name现在更是要tongguo剪辑。来把整个采访变成一个很有趣很抓人的调查节目!

    “大家认为。我们这个节目剪辑的话,中心思想应该订成shime?”开会的shihou,贾鸿渐作为老大直接询问道。跟别的人开会不yiyang。贾鸿渐一开会,大家不是都低着头装ziji不在,而是纷纷在提ziji的看法。比如说袁明,第一个就发言道:“贾总,我觉得我们是不是可以把中心订成专业化?因为不专业,因为想的太好,因为觉得梦想很rongyi成真,所以这才导致了很多问题……ruguo从这个方面做的话,应该效果还不错吧?而且,跟后面的几个公司的事情合在一起,我们也能做一个系列出来……”

    袁明的这个话,haoxiang是得到了很多人的认可。贾鸿渐看到zhouwei的员工们一个个的点头认同,甚至连贾景行这样一个来卖萌的都傻乎乎的在点头。“你们大家都觉得这个合适?都认可?”他很民主的征求大家的意见。听到他这么问,众人纷纷出声明确表态认同,甚至贾景行这货也点头道,“恩,我觉得袁姐姐说的这点很不错。”

    看到了这里,贾鸿渐却说了一句让大家都惊讶的话“我个人有一个看法,keneng比较不成熟,那出来说一下,大家也来讨论一下吧。我的看法呢,那就是我们把这期节目,把中心做成体制问题的大讨论,怎么样?”

    他话一出口,当场所有人都傻了!shime?这又不是国企,怎么跟体制都挂上guanxi了?此时就听着贾鸿渐继续说道,“现在在国内,很多人都觉得国企不行就是体制问题,私企就是比国企强。我们做这个片子本身,就是为了讨论一下,一些知名的私企为shime会碰到问题。但是说实话,私企跟老百姓的guanxi不大,他们听到看到我们的采访,也许会好奇的看一看,但是最后因为跟他们zijimeiyou利益guanxi,他们也就是看完了叹息一下就算了,可是ruguo我们把这个节目跟老百姓的切身利益结合起来呢?ruguo跟国家大事结合起来呢?那吸引力就会强很多了!”

    是的,在贾鸿渐看来,现在很多砖家叫兽说的,haoxiang私有化就是能让国企翻身的最佳手段虽然这个私有化并不是说真的把企业卖给别人,而是说各种跟农民承包土地yiyang的承包企业或者工厂。这种事情在全国各地都在发生着,甚至很多砖家叫兽说的haoxiang承包了出去,有了私人为他们ziji打工之后,主观能动性被刺激起来了之后,以前的国企就能翻身了!但是谁说私企就不能有体制问题了?谁说私企就一定要伟大光荣正确了?谁说私企就会摒除掉国企的那些弊病了?

    作为一个从2012年重生回来的人,贾鸿渐那是看了太多的私企了!虽然说私企很多shihou经营者也就是老板本人,其主观积极性非常高,但是这种积极性高的结果,并不代表他们会过上跟国企完全不同的路子。比如说后世,有些私企还就是家族式管理,还就是把一些屁本事meiyou,只会捣乱的guanxi户安插到队伍里面来吃空饷,而且这做法比在国企里面的事情还光明正大,别人还没办法说!

    *************************

    唔,这两天各种承诺都没完成,橘子ganjiaoziji信用快破产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