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二四章 是悲剧还是喜剧
    “王大哥,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曾经你跟我说过一段话,你说你到首都,找首都那些大商场的老总们聊赛特,聊八佰伴,但是他们一直觉得赛特不足为惧,可是你却觉得如临大敌,你当时为什么这么看,能跟我们说说么?”

    不得不说,这贾鸿渐一开口那普通人真就逃不掉了。本来此时正在考虑要不要跑路的王遂州,被贾鸿渐这句话疑问之后,当时就觉得他以前的英雄时刻被提起来了,当时就忍不住想说两句。“当时是1993年,我在《光明日报》上面看到八佰伴的一个新闻,那个新闻里面说八佰伴不仅是要在首都开赛特,还要在你们上沪和第一百货公司一起合资开一个第一八佰伴,接着他们还宣布预计到2000年为止,要在全中国开一千家门店!”

    说到了这里,王遂州瞪大了眼睛对贾鸿渐说道,“一千家门店啊!小贾,你应该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全中国的行政区划是怎么样的?个省,5个自治区,3个直辖市,现在又多了一个特别行政区,下面还有50个地区,也就是自治州、自治盟,还有283个地级市,接下来373个县级市,1636个县……包括县级市、地级市、计划单列市和副省级城市,满打满算也就是700个城市,还有剩下300个名额呢?那要么是一些地级市的区里面也要开分公司,要么就要冲击中国的县城!一个外国的连锁百货公司都要跑到中国的县城里面去开百货公司了。这是多么严峻的形式?我们全国上下一共50万家商场,没有一个能够连锁的控制到中国的县城,所以说如果这八佰伴进来了,还真让他们把1000家门店铺设成功了,那转眼他们就是全中国最大的百货公司商业网络,而且也是唯一的一个大型商业网络,这对中国的冲击你知道有多大的吧?对于这种情况,那帮首都的老总们居然觉得人家是在开玩笑,觉得人家日本人实在吹牛!我看他们才是后知后觉!到时候全中国塞下来1000家门店,什么王x井之类的百货公司旁边都能给你塞两个八佰伴。我看那老总到时候还能不能睡得着觉!全国1000家门店!这带来的结果就是超庞大的网络。可以依靠这庞大的网络笼络住中国绝大多数的消费品生产商!并且可以凭借着巨大的网络,极大的压低价格,到时候八佰伴的网络比我们多,进价比我们低。利润比我们高。搞不好就开在我们旁边直接跟我们竞争。这我们还玩儿什么啊?直接就要被缴械了!他们日本人这要做的就是跟抗战时候的做法一样,直接在县城里面立炮楼啊!当年八路军还能搞敌后斗争,还能化整为零。而我们这些百货公司怎么弄?我们也化整为零?”

    此时的王遂州那简直火气冲天了!没错,他一提起来当年的事情就火大的不行不行!他就搞不懂了,那帮子同行怎么就看不出来危机呢?明明形式都这么严峻了,明明都要被人家围剿了,他们一个个百货公司的老总却像是面临**军队围攻的国民党军队将领一样,安心的跑去跟女人睡觉,最后搞不好是要直接被人家在女人肚皮上直接五花大绑给俘虏的!

    看着王遂州的话匣子被打开了,贾鸿渐脸上并没有带上微笑,他此时却是配合着王遂州的话,脸上也带上了忧虑。“所以,为了对抗八佰伴,你就决定大肆发展亚细亚?你不想束手无策的眼睁睁看着被八佰伴围剿?”

    “没错!我觉得当时的情况就是鲁迅先生说的,一个铁皮房子里面一帮人睡的很香,但是过不久大家就要闷死了,而我一个人在铁房子刚开始建设的时候就醒过来了,那不管是为了我自己,亦或者是为了他们,我总要进行抗争吧?而且那是日本人啊!我们中国人抗战了8年,好不容易把日本人赶走了,现在又让人家用从93年到2000的又一个八年时间,把我们中国人围剿了?我觉得不行,为了我们亚细亚,更是为了国家为了民族,我必须上!他们别人没发现这巨大的危机,那是他们的事情,我必须上!”此时的王遂州,那真是眼中冒着激情的火花,仿佛他又回到了那个94年跟贾鸿渐在飞机上聊天的时候那样,好像他回到了抗日战争那硝烟弥漫的战场上一样。

    贾鸿渐此时点了点头,严肃的问道,“你是觉得有一些使命感?”“没错!我觉得全中国没人看出来八佰伴的阴谋,只有我看出来了,那自然应该是我来抗争,没别人帮助没关系,有我们就够了!虽然我们亚细亚在国内还比较领先,但是放到世界上来看,还是很原始的,

    不管是管理还是其他,所以我们必须在有限的时间里面快速成长,快速吸取营养,准备跟外国资本进行抗争!甚至按照我个人的分析,20世纪最后的10年,那就是外资逐渐重视中国市场,然后大举入侵的十年!如果我们不快点准备好,那未来真的就完了!我们国家之前还在跟外国谈判回复关贸总协定缔约国的身份,后来又申请加入世贸组织,如果真的加入了,那外国企业会进来的越来越多!到时候怎么办?

    但是,那些王x井的领导们,那些曾经中国最大的百货公司总经理们,却一个个躺在过去的功劳簿上混吃等死,他们一个个都宁愿坚守过去7080年代的老模式,不愿意改革,不愿意跟随时代潮流。我觉得,是时候应该接过中国第一店的名号了,以后应该是我们亚细亚代表中国跟外国人抗争,所以我想着快速的在全国所有地级市里面开店,所以我想着能够快速发展,然后跟八佰伴抗争,甚至最后能把八佰伴的牌子都抢过来,把什么第一八佰伴之类的你们上沪的百货公司,给改成第一亚细亚!”

    此时的王遂州,眼睛里面冒着理想主义的火焰,甚至一瞬间这种激情燃烧的感觉,那都有点感染了贾鸿渐了!如果他当年是处于王遂州的角度的话,估计贾鸿渐都能被刺激的热血沸腾,誓不斩八佰伴于马下不罢休吧?不过,这样的感染,毕竟是一瞬间,因为面前的王遂州,已经是辞去了亚细亚总经理的职位,现在的他只是一个失败者而已,什么抗击外国连锁商业势力的豪言,成为了笑谈。不过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爷也是中国人,不知道老天爷是不是也是个民族主义者,他看到王遂州失败了之后,未来会把妄图统治中国零售业的日本八佰伴集团烧了,让这个日本集团到地下去陪王遂州的亚细亚。这从某种角度来说,还真是个黑色幽默……

    “你觉得,只有同样的连锁经营,才是师夷长技以制夷的良方,只有学习世界最先进的理念,才能打败先进的外国企业。但是,为什么会失败了呢?在连锁的过程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贾鸿渐此时就像是一个亦师亦友的专家,正在质问以及帮着王遂州整理发现失败的原因一样,尖锐的问道。

    在贾鸿渐问了这个问题之后,接下来就是长久的沉默。王遂州在灯光下镜头前,沉默了足足一分钟,一点声音都没有。“我可以抽一根烟么?”他抬起头来问贾鸿渐道。看到贾鸿渐点了点头,他伸手从衣兜里掏出了一个烟夹,从里面抽出来了一根不知名的香烟,然后叼到嘴上,摸出来打火机点燃香烟。点香烟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心理活动剧烈,只见着他拿打火机的右手,微微颤抖着,就像是得了帕金森的老人一样……

    点燃了香烟,他深深的吸了一口,一口足足就让香烟的三分之一燃烧完了。然后,他深深的把浓烟喷了出来之后,简直就跟抽香烟机器一样,不停的吸烟吐烟,几秒钟之间,在他和贾鸿渐的视线之间,就形成了一道烟幕。很快,香烟就被这么疯狂的吸法吸完了。他把烟掐灭之后,闪了闪周围的烟。叹了一口气后,对贾鸿渐说道,“也许,是我当初太盲目了……不瞒你说,当时我觉得,连锁就是这个世界上百货公司唯一的出路,也是最好的出路,但是因为没有经验,也不懂连锁是为了什么,不知道连锁有什么优点缺点的情况下,我一拍脑袋就决定了要连锁。甚至我还从电视剧里面学习经验,记得看了一个什么电视剧,说是南方的一个老板,开了一个纺织厂之后,并没有老老实实的经营,而是把这个纺织厂抵押,贷款又办了一个纺织厂,等到盈利了之后,还掉贷款,接着再把这两家纺织厂抵押,然后用钱再办两家纺织厂,这样就是四家了……当时我就是从这个电视剧里面得到的灵感,想着一只羊也是放,一群羊也是赶,于是就上马了……”

    一个中国曾经的商业之星,在做一个重大到极点的,疯狂到极点的商业扩张的时候,凭借的不是对未来市场的详尽分析,不是各种科学的市场调查,没有备用方案,没有止损点设计。一切的计划,都是依靠着这人天生的悟性,以及报纸上一些零星的不一定准确的报道,然后靠着从无聊胡乱拍的电视剧里面得到的启发,以及生活中“一只羊也是放,一群羊也是赶”的经验出发,就确定了一个成为中国500强中前十位,对中国经济有重大影响力的托拉斯公司的计划……

    这是喜剧,还是悲剧?(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