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二九章 不道歉不低头
    “你这个小东西!一拍脑子你就想收购所有竞争行业的国企?哪怕真是收购,能是这么简单一拍脑袋就决定的事情么?你先给我去好好冷静冷静,然后把你们后面的几集内容都交上来给我们过目!”朱老总大声的说完了之后,直接就挂了电话。

    他虽然声音还很严厉,但是其实是给双方都留了一个台阶下。没错,实际上朱老总mingbai,要真是按照贾鸿渐的方法做的话,搞不好还真行!甚至贾鸿渐都不用像国内的银行贷款,找shime港港银行之类的抵押贷款那也不是不行,甚至把美国的那个市值70多亿美元的福尔摩斯公司抵押了,搞不好都还能贷款美元出来!这样一来,搞不好最后都能融资上百亿美元,这样收购国内的那些企业不行?哪怕收购不了全部,但是光是北方的那些国企里面,收购一大部分肯定是没shime问题的 ”“章节更新最快 。而之后再跟操作中国橡胶轮胎总公司yiyang,打包之后引进新技术和新管理,接着上市融资,那就能换来大把大把的钱,还都是美金或者港币之类的,然后盈利了这边就能换银行贷款shime的……

    放下了电话的贾鸿渐的确是这么想的,他这事儿虽然有点拍脑子,甚至一次性吃进很多企业的确keneng会造成消化不良之类的。但是这么一做,在国外上市了,那发型股票还回来大量大量的小钱钱,对企业转型可是相当好的!而且这么多企业联合起来之后,完全可以按照一行一业组成至少是区域范围的超大型联合企业。然后在国内竞争不行,我们可以去竞争东南亚亚非拉市场嘛!中国现在老百姓买自行车都买的少了,样子都要好看了,28的那种横梁的大自行车都越来越少了,但是亚非拉地区还是很需要这种载重自行车的嘛!虽然我们的技术差,在国内市场keneng拼不过外国人,但是很多东西我们可以廉价倾销亚非拉嘛,这不是也能赚钱?

    甚至,从某些角度来说,贾鸿渐这事儿都不算是拍脑子一下激动的说出来的。其实在之前跟黄鸿年等人斗的shihou。贾鸿渐不是没考虑过这种事儿。当年他脑子里面就想过大概的方案,不过当时是考虑到风评的原因,他不愿意接手罢了,不然回头一群老干部嘀咕他贾鸿渐如何如何流失国有资产之类的。他还真不乐意。

    可是现在不同。现在这是国家快要出问题了。经济也到了需要升级的shihou,在这种大厦将倾的shihou出来力挽狂澜,这种事儿那就相当于是别人病重的shihou出手妙手回春。这总比在别人还没生病的shihou就建议别人调理身体来的讨喜的多!

    这边挂掉了电话之后,贾鸿渐并meiyou太理会朱老总的警告shime的。他前世jing在社会上混了name多年,脸皮不说有城墙厚,怎么也有防盗门name厚了,被人说两句他能被影响心情?朱老总的抱怨和批评shime的,他贾鸿渐是完全不当一回事儿,直接当耳旁风听完就忘。在他看来,后世ruguo经济形势不好了,那媒体也是会各种吹风的。

    就像是08年的shihou,媒体接连报道外国的情况,然后请各种专家一预测,后来老百姓一看不就zhidao当年的经济要减速shime的,大家也就都zhidao世道不太好,生意keneng会不好做,要稍微注意点了。这种事情后世都跟老百姓敲边鼓的说了,都没shime问题,怎么现在就不能做了?他贾鸿渐又没说怎么怎么渲染,又没说中国怎么怎么要大萧条,稍微敲敲边鼓,让大家对未来形式有一个预期,这不是挺好的么?

    想着想着,他就来到了爸妈的办公室。“爸妈,刚才朱老总打了个电话过来……”贾鸿渐坐下来之后,就把刚才朱老总电话里面说的话又跟爸妈说了一下。结果这话一复述完,当时苏萍和贾刚的脸色就难看了起来。此时就听着苏萍担忧的说道,“儿子啊,收购shime的咱们先不说,就是这个节目的事情……咱们要不要修改一下?国家不让说咱们就不说呗,人家怎么说都是领导核心,这个面子还是要给的……”

    苏萍是很传统的人,在她的脑子里面,那就是尽量要跟当官的面子。但是贾鸿渐却跟她不同,只听着此时贾鸿渐冷哼了一声说道,“给他面子干嘛?他说的要是正确的,那就给他面子,他说的不对干嘛还要给他面子?本来就没shime大事儿,非得藏着掖着,haoxiang生怕老百姓zhidao了就跟无头苍蝇yiyang,或者跟小孩儿yiyang各种杞人忧天。但是哪怕老百姓的确是这样,那也可以摆事实讲道理说qingchu嘛。老百姓rongyi杞人忧天,还不是因为他们shime事儿都不说的结果?要别人相信他,他必须是把跟别人有关的事情都讲qingchu,而且都讲事实,还meiyou隐瞒,这才能获得信任。都说老百姓的眼睛是雪亮的,这边他藏着掖着的,谁还会信他?”

    贾鸿渐此时说这话的shihou那真心是想起来了前世不爽的经历比如说2007年5月份的shihou,市场上一直流传说中央要调高股票交易印花税了,当时大家那真是疯传啊!然后《证券报》等媒体就去访问中央的相关部委,结果那些部委的领导干部们,一个个拍着胸脯说不会上调印花税税率,这shihou是5月号,结果他娘的到了5月30号零点,新华社turan发文通报说要调高印花税税率!这特么的是在把老百姓当傻子耍呢?不方便透露那之前就不要说肯定不上调!不方便透露就说无可奉告不就好了么?这边刚公开说了不上调,回头就上调,这老百姓还信他们个鬼啊!

    哪怕就算是要打击股票领域的投机分子,但是为了打击投机分子不能把无辜的老百姓捎上啊!哪怕就算是逼不得已,但是也不能前面拍胸脯说肯定不挑,后面大半夜的偷偷挑了吧?哪怕就算不在乎老百姓,那ziji公信力都不要了?这一番变动那可不是只丢了政府的公信力,连新华社以及证券报之类几家很有公信力的媒体以及通讯社那都被连带的没了公信力了!

    并且,这顺带手坑的老百姓人数那可是不少按照贾鸿渐前世的记忆,光是2007年530出来之前,满打满算5个月,入场新开户的就2173万户,这里面有多少是投机者有多少是庄家?哪怕就算是有一百万的投机者,剩下2000万户是老百姓没问题吧?而这2000万户老百姓背后,起码就是6000万人口没问题吧?为了打击一百多万户的投机者,把6000万人的老百姓给坑了,这尼玛是杀敌100自损6000么?而且根据后世媒体的调查,这暴跌的shihou,有467%的股民是把全家继续都投在了股市里面。全家积蓄啊!这尼玛到底是打击投机者的,还是来割老百姓羊毛的?

    就是出了这种事儿之后,政府还有人敢抱怨老百姓不相信他们?他们不照照镜子看看ziji做了shime鬼事!老百姓信他们那是还不如信鬼咧!不管是公信力还是其他的shime,那都是要言而有信,几千年前商鞅给秦国改革的shihou,第一条做的是shime?那不就是树立公信力?让老百姓zhidao听中央的对他们有好处?这尼玛都两千多年过去了,中国的中央某些人倒是忘了老祖宗的jingyan了?

    “傻儿子,人家说怎么都是大领导,怎么能不给人家面子呢?”当时苏萍就有点急了,她赶忙坐到了贾鸿渐的身边,试图说服儿子。但是谁zhidao此时贾鸿渐根本不听劝,“咱们要是在他们系统里面,那听他的给他面子是没话说,但是咱们是五行之外的散人,又不求做官又不求有多大的权力,给他面子干嘛?离了他的支持我们华夏高科还没办法开了?”

    贾鸿渐冷哼了一声,他此时就是敢跟中央叫板,怎么得?他又没做错事情,有意见敢不敢来全国直播jinhang辩论,敢不敢看老百姓更支持谁?他贾鸿渐又不是沈太福等人,不是那种ziji理亏了、违法了,还敢跟中央叫板的人,但是他只要做的事情没错,他就敢叫板!天王老子来也不能压他低头!他贾鸿渐天生就是颈椎不好,就是没办法低头,怎么得吧?

    再说了,他贾鸿渐现在手里可是握着对中国未来相当关键的互联网技术,而且还要出name多钱和精力还有脑力来安排下岗职工再就业。有本事就把贾鸿渐在没错的情况收拾了试试?信不信贾鸿渐脾气来了撂挑子不干了?到shihou看看谁头疼?他贾鸿渐这么些年来一直做好事刷好感度为的是啥?不就是为了把ziji家公司打造的一身正气,然后做成大到不能倒的地步么?那王遂州的亚细亚之前想着要对中国经济有影响力,shime叫对一个国家的经济有影响力?就是像华夏高科这样,卡住关键的weizhi,而且不可替代,做到政府都不能让他们倒闭的地步,这才叫做对一个国家的经济有影响力!(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