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三三章 社会上的反响
    此时的贾鸿渐知道了自己的节目通过了“审批”,还是挺开心的。虽然他知道自己拍的这个玩意儿本来就没什么问题,本来也没什么好被卡住的,但是通过了之后,毕竟还是能按照原定的计划播出。不过在这两个接下来的节目播出的过程中,却慢慢的发生了一些事情。

    这天贾刚一早起来一边吃着早饭一边看着报纸,看完了之后他一脸严肃的把报纸递给了贾鸿渐。此时的贾鸿渐还有点迷茫,不知道老爹递给自己报纸是什么意思,不过打开来看看之后,却渐渐的有点明了了。

    在这个《新闻晨报》之上,社论的版面里面居然有评论员对华夏卫视的《新闻调查》进行评论了。“华夏卫视日前的《新闻调查》特别节目里面,对羊城太阳神以及亚细亚两家企业出现的问题进行了详细的报道和分析,甚至还找了当事人进行访谈。整个节目做的是非常好,可以说充分展现了改革开放后该台由传统国营电视台进行合资之后得到的专业化改进。

    但是在这两期的节目里面,华夏卫视的节目中解说却有点偏颇。其想用私营企业的经营问题来证明私营并不是完美的解决方案,这样的想法当然是对的,但是世界上并不存在有完全完美的解决方案。与私营企业相比,现在国内的国营企业反而弊病更多,体制问题更多,人浮于事,脸难看事难办,外加反应迟缓,不适应市场经济。预期指望寻找到完美无缺的改革方案,倒是不如先从不那么完美的方案开始,毕竟时间不等人,华夏卫视自己的节目里也说了,如今国内经济形势困难。摸着石头过河,本身摸到的石头就不可能是完美无缺的。留在原地指望着等到完美的方案,却很可能措施改革良机,从而对国企对百姓对社会对国家都造成不可挽回的破坏……”

    嘿!这文章写的,简直就是拿贾鸿渐的理论来批判贾鸿渐!这手打着红旗反红旗的招数,那玩儿的还真溜!这边《新闻晨报》上有了这种文章之后,很快贾鸿渐就发现全国各地的媒体上都出现了不少跟这个社论文章异曲同工的文。比如说《工商时报》上面就出现了一片文章,这篇文章倒是没有打着红旗反红旗,而是旁敲侧击——撰稿人在开头提了一下贾鸿渐他们弄得这个《新闻调查》之后,就谈到了去年那个被抓住的红塔集团的贪污总经理褚师建。

    “看到了华夏卫视的《新闻调查》,看到其中在对几家全国知名的私营企业经营状况进行分析的时候,提到的所谓国企,则是让笔者不由得不想到了去年身陷囹圄的天南红塔集团的前总经理褚师建。说天南红塔这个品牌是褚师建一手缔造的,应该不为过。这样的一个为国家为企业拼搏了几十年的老臣子,在退休之前,仅仅因为私分了300万美元的公款,就身陷囹圄。褚师建贪污私分公款,当然应该被法办,但是笔者不得不关注一下这个案子的背后。在这个案子的背后,褚师建是贪污了300万美元中的一部分,但是从另外一个方面来说,他几乎从零开始创业、缔造的红塔集团却给国家创造了多少利税?

    根据笔者调查,在褚师建于1979年救人钰溪卷烟厂厂长的时候,红塔集团的前身钰溪卷烟厂固定资产只有区区106565万元,到了96年之年中,光红塔集团的无形资产经过估算就高达353医院,在中国所有品牌中位居榜首。同时在褚师建任职的十六七年里面,红塔集团累计纳税总额高达亿元!跟这亿元想比较,他贪污的300万美元中的一部分,显然是九牛一毛。他贪污当然应该罪有应得,但是于情于理这都会让人心寒。褚师建当然是糊涂了,可是我们现在国有企业的用工标准,也可能是促使他临走前糊涂一回的关键因素……

    企业家是企业发展的龙头和核心,现在我国早就已经开始实行厂长一人负责制,在这种情况之下,一个厂长能力的好坏,就决定了一个国有企业发展的好坏。甚至纵观世界,一个国家真正企业家的数量,与该国的经济发展水平是息息相关的!发达国家的经济总是和一连串明星般的企业家联系在一起的,这企业家就像是军队中的将军,可谓是一将无能累死三军。经济学家冯歇尔就把企业家比作车轮的轴承,车轮能不能够快速以及长久的旋转下去带动国家这个车子前行,主要就是看轴承。轴承承载着全部的负荷,要让车子跑的快,车轮就要转的快,而车轮要转的快,轴承就要有好的品质。同时还要对轴承进行保养,要补充润滑油,同时也不能让车子超载,以防轴承负载过重。”

    当贾鸿渐看到了这里的时候,脸色已经严肃了起来,他都已经猜测到了下面会怎么写了——的确也如同他想象的那样,此时就见着这则评论接下来是这么写的——

    “企业家会生老病死,也有各种物质需求,想要让国企的企业家如同道德圣人一样,不求个人的物质需求也许是可能的——他们是党员,要发挥模范带头作用,但是他们也有妻小也有家人,他们的家人也有各种物质需求。以前我们国家物资匮乏生产力落后,可以要求党员和他们的家人为国奉献,只讲付出不讲回报。但是我们的社会主义,不是讲究按劳分配的么?发挥了巨大作用的企业家,其真的和相等么?

    2000多年前的子贡按照鲁国的规定,把在外作为奴隶的鲁国人赎回,回到国内后,鲁国政府要按照规定给子贡奖励。但是子贡品质高洁的拒绝了奖励,声称他救国人是应该的。但是孔子却严厉的批评了他,孔子说

    同样,我国现在也是富人少,穷人多,如果党员发挥了模范带头作用,不拿工资和奖励之外的一针一线,他们的品德是高尚了,可是那些觉悟不是很高的国企领导怎么办?甚至中下层的一些不是党员的干部群众,他们该怎么办?他们是不是会觉得自己出再多的力,也就是吃大锅饭,干多干少都是一个样,干多了的那就是傻子,于是大家都不干多了?都不为企业奉献了?

    一个有能力的企业家,其本身的价值并不比一个有形的企业少多少。比如说南方岭南的小霸王,其之前在段咏平的带领之下,成为了全国知名的电子企业,但是在他离开单干之后,区区两年功夫,小霸王就默默无闻了,而段咏平新创立的步步高则越来越有名。我们国家现在的政策,也不希望把国企内部的企业家逼的离开企业去自己单干吧?那样对国对民又有何好处?

    如果褚师建和段咏平能够得到国企的股份,那会怎么样?他们会把企业当成自己的企业一样努力,会发出最大的主观能动性和积极性,会把企业能做多好就做多好,毕竟企业好了他们的物质收入也会高的多!就像是华夏高科的贾刚总裁,其为自己家的企业出谋划策,那是不遗余力,但是如果他是在一个国企的话,如果只是拿着自己贡献的百分之一千分之一,他还能够这么有动力得带领企业进步么?”

    看完了这篇报道之后,贾鸿渐紧锁眉头没说话。他突然发现,好像他的那个《新闻调查》栏目的三期特别节目,已经刺激到了国内一些人的神经了,这些人应该就是那些还在国企里面拼搏,但是却觉得自己为企业付出再多都是国家的,从而向把成功的果实都放到自己口袋里的那帮人!

    这些人嘴上说的好听,以古喻今的想要给国企领导们更大的蛋糕分成,说的好像他们一个企业家就能让国企如何如何辉煌,但是他们却没有想到,如果不是国企搭建的平台,如果不是国企让他们历练,他们到今天能有这水平?如果不是国企给了他们一个不需要考虑第一桶金的平台,他们自己出去创业能混的风生水起?

    要知道老百姓里面聪明人、善于经营的人多了去了!但是为什么发财的人那么少?因为对于老百姓来说,很多时候第一桶金那就是最难的!有了第一桶金了之后,就可以撒出去当投资,当钱不是问题了之后,很多事情那就不是问题了!就像是投资楼市,有钱的人可以一下买十套房子,然后等着房价翻倍了出手然后去买更多的房子。可是普通老百姓呢?可能买一套房子就倾家荡产了,哪怕是放假翻倍了,他们自己就住在房子里面,难道还把现在的房子卖了出去买新的做投资?

    缺少了这第一桶金之后,双方的资本积累速度那要差出去几个数量级!甚至就是段咏平这种人,如果不是国企给了他一个舞台可以尝试各种经营技巧,给他一个舞台可以让他发挥,那么就让他大学毕业之后直接开始创业,看看他能不能跟创立步步高一样的拉到那么多的投资,看看他能不能跟创立步步高一样的从小霸王拉走大部分的管理层!看看他十年里面能不能从零开始创立步步高?

    没国企给他们练习,他们就是个屁!本来自己一点资本都不出,一点风险都没有,这收益当然就应该小,这是符合市场规律的!怎么,这边自己一点资本都不出,到了最后再人家这里培训出来了厉害的能力了,然后就想跳槽?有这么容易的事儿?那航空公司和自己培养的飞行员还要签订20年的长期合同呢!

    想要得到全部的胜利果实,那就别想要不承担风险,且去自负盈亏!到时候市场一个小变动就能让他们血本无归,看看他们那个时候会不会哭着喊着想进国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