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三四章 洗地大潮
    贾鸿渐看了看署名,写这个文章的人,名字叫做杨金林。“杨金林……”贾鸿渐对这个名字还真有点印象,因为按照名字和音来说,都很像是后世在外号是野鸡卫视的凤凰卫视上面做什么时政评论节目的那个杨金林。难道,写这篇文章的杨金林,还就是后世野鸡卫视的那个杨金林?

    想到了这里,贾鸿渐冷笑了一声,他算是知道这杨金林的屁股坐在哪边儿了。怪不得后世好多人都说,这野鸡卫视就是公知精英聚集的地方,当时贾鸿渐还不觉得,但是现在这一看杨金林的屁股,还真有点这个意思!要知道这褚师建的事儿,那拿出来当测试题,基本上就可以测试出来一个人屁股是坐在老百姓这里还是坐在资本家哪里!

    本来按照道理来说,这些所谓的国企经理人们,看着自己辛辛苦苦弄出来的企业居然没有自己的股份,于是就觉得自己被剥削了,觉得自己特别悲催,就想把企业弄成自己的。这种人在这个年代的中国那可真不是少数,往大里说的话,那连联乡的刘传志都算的上——这刘传志在获得了大权之后,那可是接连动用手段能把跟自己一起创业的老臣子们踢的差不多了,又分步骤的跟中科院谈好了分红体系,也就是划分股权的体系没通过,否则他早就把联乡变成他自己的了。

    北方有刘传志,南方更是有李晶伟,这人也是想把健力宝变成自己的,而要变成自己的,那首先就是要让健力宝摆脱叁水政府的控制,而他更是跟着叁水政府闹得越来越厉害。

    对于这种人来说,贾鸿渐那是相当看不起的,因为不管怎么说,这些人虽然有能力,但是他们的能力也是在国有厂子里面锻炼出来的,这按照体育行业的话,说是国家培养的,这没错吧?中国运动员为什么转会的时候都要听各种国家体育协会的话?当年姚明去休斯顿的时候,为啥还要给国家体育协会分他的工资?因为他从小是吃体校的饭锻炼起来的,国家在他身上也投资了不少,按道理他出了成绩,国家分成这没问题吧?

    这放在市场经济里面都是这样,一个企业如果要投入大量资金培训一个员工,为了防止培训完了之后直接被别人挖走,那都是要跟员工签署一个超长期的合同的。投入少点的就三年五年,投入多的那就是十年八年,甚至航空公司培训的飞行员的话,那都是要签20年的合同——这都是类似于终身合同了!如果不能保证一直在他们的体系里面工作,那么人家公司凭什么培养员工?

    按照这种道理来说的话,如果姚明是一个中国国企培养出来的厉害厂长,那么姚明以后跳槽到了更大的外商公司什么的,或者自己创业什么的,这国家不因为培训费的问题要这姚明分工资给国家,那已经算是很给面子了!还要闹那样?还想着把本来所有资本都不是自己的国企给弄成自己的?这是盗窃犯吧?难道一个飞行员能看到自己开的飞机每次运送那么多客人很赚钱,他就能把客机给据为己有,然后自己跟旅客收机票钱?这种事儿要是飞行员敢做,那妥妥的要被起诉判刑的!甚至,后世那些国外的职业经理人,难道就能因为自己做的好,一手把企业做强做大了,就能把原来的董事会踢飞,自己完全占据了企业了?

    从道理上来说,褚师建这个事儿绝对没有能洗地的地方!哪怕就是因为国家现在规定的有问题,哪怕贾鸿渐曾经建议国家给牛x的国企领导人更多的奖励,但是如果他们还不满足的话,那完全可以辞职出去单干啊!甚至贾鸿渐都不说他们必须净身出户,有本事就跟段咏平一样带着手下一起出去啊!那建立的企业就是完全是他们自己的,那多舒服啊!

    可是一方面自己又不认同国家给的奖励体系,另外一方面又不肯出去自己创业冒风险,这样的人有什么好同情的?再说了,这年头效益不错的国企,在外面搞个第三产业的小公司什么的,那都见得多了,各种退休返聘什么的也有的是人被招聘进去做个顾问啥的。要是褚师建觉得自己心血要交给别人了,那完全可以跟公司谈一下,弄一个小项目,他自己也投入一些钱,然后跟公司合资嘛,这样接下来赚到的不就是他的了?这才是正规的赚钱,还用得着去跟几个手下分三百万美元?而且这样的一个企业以后股份还可以留给子孙后代,那不是挺好的?

    结果就是这样的一个脑袋发昏的褚师建,被抓进去了,还有媒体觉得很惋惜?甚至还有媒体再说应该给国企管理层股份?这是在扯么?这企业明明就是全民所有的,凭什么就把这企业的股份交给管理层啊?这经过全国人民公投了么?

    结果杨金林的这个报道刊出之后没几天,突然新闻界爆料了一个消息——在褚师建被批捕了之后,他的老婆、小姨子、小舅子、外甥、女儿因为都涉及到了褚师建的贪污事件中,并且他们自己也有贪污挪用公款的现象,一个个的都被批捕了,也就是褚师建的儿子因为种种原因在国外才躲过了一劫,不过他也是不敢回来了。

    这事儿本来不算“爆料”,需要爆料的是这褚师建的女儿在狱中居然自杀身亡了!这个事儿可以下就让舆论开始有点变化了!如果说之前褚师建的家人的事情没被爆料出来的时候,很多人那都是丝毫不敢说褚师建不应该抓,甚至不敢说褚师建不应该判死刑——在这个年代,私分了300万美元,这种贪污公款的行为那是绝对枪毙的,没跑!甚至根据公安机关侦查出来的数据,说褚师建自己贪污的钱大概在700万人民币左右。在这个年代700万人民币那绝对就是已经预定了一颗钢芯花生米了,绝对没跑的!

    所以之前哪怕是杨金林写文章,都不敢求情说这褚师建不能判死刑什么的,最多就是为了以后的事情“出谋划策”。但是等到褚师建女儿自杀的消息出来之后,等到褚师建一家基本都被抓进去的事情曝光了之后,中国的媒体界和企业界,不知道怎么一下就爱心泛滥了,不知道怎么就突然充满了人情关怀了。

    有的人开始在媒体上撰文,说惩罚犯罪最重要的就是震慑后来人,现在这褚师建一家已经家破人亡,甚至都要白发人送黑发人,这对他的惩罚已经够了,甚至也足以震慑后来人了,希望相关的天南政法机关能够法外开恩,能够念及这褚师建以前的诸多功劳,给他一个善了。

    这个“善了”是什么?那就是说最好是无期以下,不要枪毙呗!甚至这种想要用人情影响法律的事情,那还不止是一个人两个人要干!有人写文章称这个褚师建所得与贡献实在落差太大,其贪心可以理解应该也可以被原谅——这就是干脆从贪污这个事儿上开始洗地了!

    而有的人呢,那则是旁敲侧击,开始从褚师建以及其他一些人身上,总结出来了所谓的“59岁现象”,也就是说国企或者机关干部里面,一把手到了59岁马上要退休的时候,特别容易贪污**一把。而这些人旁敲侧击的时候,则是说这种“59岁现象”是制度性的陷阱——因为这些人马上要退休了,而国有企业或者机关干部当家人的收入实在太低……

    这种“59岁现象”理论的提出,本身看起来还没什么问题,可是背后那就是要给褚师建洗地,就是说他贪污不怪他,是怪制度,一定是体制问题,一定要深沉的思考。只判刑一个褚师建解决不了问题,一定要改变体制,否则全国上下就会出现无数的褚师建!

    这洗地洗的,那简直就绝了!后世网上还经常有人在批评政府的时候,有一些“五毛”出来洗地,这五毛洗地绝对没有现在这当场媒体们以及企业家们给褚师建洗地洗的牛!他们洗地洗成了什么水平了?之前褚师建贪污被抓起来的时候,同样是来自西南的张凤姑那还是恶狠狠的骂了他一句贪官!

    但是等到现在媒体们一渲染,一洗地,结果就是连张凤姑这样淳朴的女孩儿那都有点被打动了,她都开始觉得这褚师建太凄惨了,最好国家稍微开恩一下,不要判死刑,判个十几年就算了……

    这洗地洗的,那真是要把老百姓的脑子都给洗了!而事情当然不止如此,就在几天之后,听说十多位企业界和学术界的企业家、人大代表以及政协委员们联名上书为褚师建喊冤,希望国家能够网开一面,枪下留人!他们在喊冤书上这么写到“难道一个为民族工业做出如此巨大贡献的国企领导,一年的收入竟然不如歌星登台唱一首五分钟的歌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