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三五章 含冤蒙罪
    这种事情,在贾鸿渐的眼里看起来显然是非常可笑的。要zhidao在后世,那些所谓的专家学者们,一个个在公众面前可不是这个样子的!他们当时说老百姓的舆论关注导致一些案件被从重判罚,这就是不法治!因为法治最重要的yidian,就是一切根据法律来!哪怕法律就是错的,那也要根据法律来,但是事后可以修改法律!

    这不就是当年公知们精英们说的最多的话么?他们在描述美国或者俄罗斯或者日本或者是月球、火星之类一切能让他们大为震惊的那些“国家”的shihou,他们不是一直声称那边的人只要看到了法律制定下来了,就会乖乖遵守么?他们不是说过马路不走斑马线不等红灯,这在国外根本看不到么?他们完全无视了纽约华尔街上那群高素质的精英们也跟中国老百姓yiyang的乱穿马路,他们就是直接说中国老百姓做的不对!

    后世他们说不能因为全国老百姓关注,就重罚重判,name现在他们在干shime?现在他们就是在给褚师建求情!他们就是想妄图以所谓的民意,来要挟政府,让政府不判一个贪污犯死刑!这还是法治嘛?这还讲究程序正确嘛?要是贾鸿渐zhidao这帮人是谁,他绝对要把这帮人说的话以及他们的名字都记下来,到shihou过个十年,看这帮人要是反过来说话的话,他绝对要拿出来打脸的!

    不过,还没等贾鸿渐把他们的名字记下来 ”“章节更新最快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yijing深处江湖的他发现了形势不对了在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们上书求情之后,不zhidao怎么的,turan一夜之间,那个虽然翻了错但是yijing收到惩罚的褚师建,turan一转身就形象大改变了!那个之前只是求情不要判死刑的、退休前脑子糊涂了的褚师建,turan从一个大家都不太敢求情的阶下囚,turan就在媒体上变身为了一个“含冤蒙罪”的企业家!

    甚至不止如此,很多企业家还视之为偶像!就像是一个叫做许力华的企业家,他是浙东一个叫做博导集团的总经理。也就是后世那个手机中的战斗机的那个企业。而这样一个企业的老总。现在居然如此在报纸上表达他对褚师建的敬意:“褚师建是真正的企业家,他是中国天字号的企业家。中国哪一个企业家敢说ziji能超过褚师建的?meiyou!褚师建和贾刚,可以说是中国改革开放若干年来最厉害的企业家!国画大师张大千,曾经收到一副友人赠送的对联。对联上写。却是是这样,我们现在谁能望褚师建项背?meiyou!”

    这个许力华的说法被很多人认同,甚至还有一些文章认为。褚师建的错误是早生了name几年,ruguo说再晚个十年,等国内的“法制”完善了,体制问题小了很多以后,name褚师建是不是能跟私营企业主yiyang,成为千万富翁或者是亿万富翁?一个枪毙来说,对于褚师建那是罪有应得,甚至判个无期徒刑都是从轻发落了,但是专业那个的一个结局,却让多少国有企业负责人寒心?而这一切,都是必须回到制度上来审视的。官逼民反,是不是可以解释这一切?企业家的能力得不到合理的报酬,于是只能去偷去抢,然后系统留下来的陷阱刑法就在等着大家……

    这种洗地的文章太多了,太疯狂了,甚至可以说,简直到了要把褚师建从死刑的keneng中拯救出来不说,甚至明显还想着要给mbo之类的东西提前准备好舆论基础啊!这一切可真是太让贾鸿渐疑惑了,怎么到了这97年,全国上下的国有企业的负责人,就yijing想着要脱掉那层国有的皮,就yijing想要变企业为ziji的了?这一切,是不是因为大家都tongguo某些渠道zhidao了上面要jinhang改革了?或者说,是不是他贾鸿渐弄得那个《新闻调查》不小心透露的数据,让这些企业家们turan意识到了shime了?

    不!应该不是他贾鸿渐的问题,这全国工业普查的结果,想要了解的话肯定不难,可以说只要脑子聪明yidian,想要预测出来国家未来的政策,那真心不算难。而且哪怕是从刘传志等人的做法来看,他们那可不是到了这97年才动了mbo或者股份的心思,而是在90年代初就有了这样的想法!就像是那刘传志,明明就是92年开始就打这方面的主意了!

    所以从这种角度来说,他们这帮人其实到并不算是从贾鸿渐这边了解到了机会到来,其实不如说是大家被贾鸿渐弄得节目正好勾引的有了说话的chongdong,然后恰巧碰到了褚师建女儿自杀的事情,于是name一群人就不约而同的开始为ziji的屁股说话了!而这帮人说的这些话,那从某些角度来说,都可以认为是在为他们ziji的将来铺路!

    没错,褚师建年纪大了,yijing身陷囹圄了,可是现在说话的这帮人,大多数还正好是壮年,于是ruguo帮了褚师建,搭好了一个路,让国家弄了shime政策的话,name对于他们这些人的将来,那自然是各种好!

    这边贾鸿渐看完了这些报纸之后,那叫一个不爽。这要是他贾鸿渐处在那些人的weizhi上,要想要ziji富,肯定nenggou豪气万分的下海ziji创业去男子汉大丈夫,一辈子难道就连ziji下海从头来的勇气都meiyou?这些人怎么说都是从基层奋斗上来的,他们难道就觉得ziji弱鸡到了单打独斗就起不来的地步?而且这些人keneng还掌握着诸多的客户以及人脉资源,有这些资源还不敢ziji创业,还想着从国家偷,还等靠……

    这边在办公室里面,贾鸿渐刚准备写一篇文章跟这帮鼓吹者对着干的shihou,turan被爸妈叫到了他们的办公室里。“爸妈,怎么了,叫我来的这么急?”贾鸿渐推开了爸妈办公室的门,好奇的问道。

    “鸿渐啊,把门关上。”苏萍迎到了门前,一边让儿子进来,一边亲手把门关上了。看着老妈神秘兮兮的样子,贾鸿渐坐到了沙发上,“怎么了?咱们家这是要准备造反了?”

    “别闹!”贾刚微微皱着眉头说道,“之前《中国经营报》打电话过来,想让我写一篇对于褚师建看法的文章,甚至还问我想meiyou想过上书中央为褚师建求情……”

    本来贾鸿渐脸上还带有调侃的笑容,此时慢慢的就僵住了。怎么着,这帮家伙还想在贾家身上动注意?还想把贾家也拉下水?哼,也不睁开他们的狗眼看看,贾家的华夏高科是shime企业!ruguo说华夏高科是国企,而贾刚是这个国企的负责人,name来找贾刚的话还说的过去。可是贾鸿渐他们家的企业明明是私企,他怎么说都meiyou那个屁股去为国企的混账负责人说话啊!真当他们一家跟x机中的战斗机的那个博导yiyang啊?

    “爸,那你怎么回答的?”贾鸿渐问道。“我是先没答应,叫你过来商量一下,儿子你怎么看?”贾刚问完之后,双眼就注视着贾鸿渐。“我看?我都想直接写文章骂他们呢!这一个个的以前在国企偷东西出去卖习惯了是吧?现在还准备着把整个国企都偷过来怎么着?要是纯爷们儿,有本事ziji出去用双手打拼出来去!靠着天上掉馅儿饼把国企变成ziji的,这算shime本事啊?”

    一听贾鸿渐这么说,贾刚顿时脸上就有了笑容,他哈哈大笑着一把拍在了儿子的肩膀上。“果然不愧是我贾鸿渐的儿子,顶天立地,有纯爷们儿的气质!”这贾刚,一边说着一脸的高兴,haoxiang这就证明了贾鸿渐真的是他儿子yiyang。

    “要我说啊,这帮人都是王八蛋!”贾刚笑完了之后,搂着儿子的肩膀说道,“男子汉大丈夫,就是要顶天立地!不指望他们针砭时弊,但是起码敢于光明正大的拼出来一个家底!我们贾家都可以从零开始,他们凭shime就不行?一个个的就看到贼吃肉,看到贼挨打了还同情的不行,要我说谁敢同情的都得被抓起来,一个个的都是潜在的贪污犯!对了,鸿渐,你刚才说想写文章骂他们?那好,你现在就写,我就不信了,这世道还邪能压正了!别人不敢跟他们斗,我们来跟他们斗!”

    “真写东西骂他们?”贾鸿渐愣了一下,然后立马就眉开眼笑了,“好咧,您就瞧好吧!我这就去写东西骂他们去!”说罢,这贾鸿渐起身就往外面走。写东西骂人这种事儿,他贾鸿渐熟的很,他zhidao这么骂人完了之后,肯定要成为众矢之的俗话说的好,挡人财路如杀人父母。贾鸿渐要是把他们这帮人的真面目揭穿了,那就等于是杀了他们的父母,能不被仇视么?

    但是贾鸿渐不怕!他贾家二郎,那端的是好二郎,端的是堂堂正正有傲骨能立在天地间的一个“人”!众矢之的shime的,他贾鸿渐最早打假的shihou也不是没见过!而他贾鸿渐做生意又不跟国内太多的企业有关联,他怕shime啊?(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