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三六章 约稿贾刚?
    “如果没有国家,褚师建能够有今天的成就?如果不是国家不允许私营企业经营烟草,只需烟草专营,能有褚师建这么轻松的成功?就这么在一个被限定竞争的市场上,真是是一个地区保护性很强的没什么太多竞争的市场上,取得了一点点成就,这居然就能被百般佩服了?凭什么媒体要对他百般同情?企业做的好,就应该拥有股份?凭什么?国家不是给了你们荣誉和待遇了么?如果嫌少,那就辞职下海自己干去!拿着国家给你们配备的资源和平台,做成了生意之后居然觉得全都是自己的功劳,这纯粹就是端起碗来吃饭,放下筷子骂娘!

    如果成功了觉得一切都是自己的努力,都是自己的功劳,如果失败了,觉得就是环境的错。笔者就想请问一下,中国的企业界难道就没有一个可以有自省精神的纯爷们儿了么?按照法治精神来说,一码事归一码事,该赏的就要赏,该罚的就要罚。哪怕就算是褚师建功劳大,难道就可以免去死刑?这是不是就是免死金牌了?哪怕褚师建就是中国第一人,哪怕褚师建就是成为了中国的一张名片,那么也应该是该赏的赏,该罚的罚——赏的奖金什么的可以交给他的家人,然后把褚师建依法处理。现在全国上下这种为褚师建求情的风潮是怎么回事?这是想要干预司法**么?是想用舆论来影响司法么?今天可以为褚师建求饶,明天是不是也可以为别的贪污犯求情?是不是以后只要能做出来功绩,哪怕贪污了几千万上亿,都可以保证不死?

    通过这次全国上下企业界媒体界甚至还有人大代表以及政协委员为褚师建求情,望司法饶其不死的事情看来,中国社会中的这些精英,基本没有健全的法治意识,同时世界观价值观人生观体系相当混乱,说的严重点的话,称之为分不清大是大非也不为过……”

    贾鸿渐给自己老爹代写的这篇文章,那可算是火力全开了!不,也不能算是火力全开,因为他前世在网上跟人拍板砖时候那种辛辣的、赤果果的、随便几句话就能逗起来对方火气,引得对方破口大骂最后导致被版主关小黑屋的嘲讽技能都还没有使用完全。毕竟,他要是直接说为褚师建求情的人,全都是娘娘腔,甚至说自己这么说都是侮辱了娘娘腔的话,那估计报社或者杂志社的主编都不敢把这文章发表出来吧?

    不过哪怕是这样故意收敛了一点,可是当他贾鸿渐真的把稿子拿给了王蔻兰的老同学、《消费者报》的记者刘敏的时候,那刘敏看了看,直接就没敢往报社里送。此时的刘敏在饭桌上一脸的为难,本来她这次来是受到了贾鸿渐和王蔻兰的邀请,来吃个饭顺便帮忙贾鸿渐办个事儿。可是现在饭吃了,再一看手上的这个文章,刘敏却有了一种收了钱但是却交不出货的尴尬。她面有难色,斟酌了半天用词之后,才跟贾鸿渐商量道,“小贾啊,你刘姐姐我说句我自己的看法,你要是觉得可以接受呢,那就接受,如果不能接受呢……”

    “没事儿没事儿,刘姐姐你直说就行了,咱们都是老熟人了,不用这样。”贾鸿渐笑了笑,客气的说道。刘敏一听到这里,斟酌了一下用词之后就看着手里的文章说道,“那我就随便说说我的看法哈,这个文章呢,本身写的是很不错的,很才华横溢。对一些不良的思想倾向呢,揭露的很到位,批判的也非常严厉,可以说这个文章写的是相当的好,不过……会不会有点太过于有战斗力了?这样的文章如果刊登出来的话,会不会给鸿渐你带来麻烦?”

    贾鸿渐当然是不怕麻烦的,这要是一般的愣头青,可能这个时候直接就会说“我不怕麻烦”,但是贾鸿渐他毕竟是重生者,还是能够听话听音的,此时的他看着刘敏那担忧的表情问道:“如果不改动,这么攻击力太强的话,估计贵报也不太好刊登出来,是吧?”没错,虽然贾鸿渐自己不怕麻烦,但是别人不一定不怕麻烦不是?

    听着贾鸿渐这么直接的疑问,刘敏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这个……是有一点,我们做报社的,虽然是有上面的拨款,但是好几年拨款都没增加了,但是前几年物价一直在涨,所以我们也要靠着卖广告来赚钱。这要卖广告,自然是要跟各家各户搞好关系,不到必要的时候不能撕破脸……”

    刘敏说完这话,一脸歉意的看着贾鸿渐,她倒是也在惊讶于贾鸿渐听话听音的本事。本来这贾鸿渐才不到二十岁,应该还没到那种一听到别人说的话,马上就能反映过来人家背后是什么意思的年龄。而她刚才更是为了让话听起来好听一点,所以故意说的是为贾鸿渐好,没想到就是这样都能被贾鸿渐给听出来!

    此时就只见着贾鸿渐考虑了一下之后说道,“那这样吧,我回去把这个稿子改改,然后再给刘姐姐你看看,好吧?”“愿意改就好,和气生财嘛……”刘敏欣慰的笑着说道。

    刘敏很欣慰,但是王蔻兰却有点不理解了,此时的她紧紧的看着贾鸿渐的表情,只发现贾鸿渐脸上好像丝毫没有什么不乐意。这可是真的让她想不通了,因为在她看来,贾鸿渐这么有才的一个人,在文章里面攻击性这么强,那绝对是显示出来了他的愤怒程度。而愤怒程度这么高的话,怎么又会轻易的答应要进行修改呢?

    等到开车送了刘敏回家之后,这王蔻兰才一边开着车一边问贾鸿渐道,“鸿渐……你怎么答应了要修改的?”谁知道此时却听着贾鸿渐很轻松的说道,“不修改人家不给发表啊,这有关系的报社都这样,话语权掌握在他们的手中,我总不能代表我老爹在华夏卫视上开喷吧?”

    “那……那就这么改了?”王蔻兰简直无法理解了,如果说这么轻易就可以妥协的话,那之前贾鸿渐为什么还要在文章里那么愤怒?而此时就听着贾鸿渐笑了笑说道,“给老百姓看的,就是修改的,不过谁说我就不可以给别人看有100战斗力的版本了?姐姐你别忘了,我可是还挂着一个新华社记者的名头的,我还是可以给内参写文章的。既然公开发表的不能攻击力太强,那我干脆就把攻击力强的直接发到内参上去……”

    天!当时王蔻兰就震惊了!内参这种东西的威力她当然是知道的,她公公以前几乎天天都有内参看的。如果这贾鸿渐把完全放开攻击力的版本给弄到内参上的话,这可以说全国上下有一定级别的领导干部都能看到!而这样一来,那可是就直接针对着政治领域开始宣传了!而那些贾鸿渐想要批评的人,却只是在公开的媒体上面进行宣传,这两方面的威力可是不一样的!

    没错,在贾鸿渐看来,社会上的这帮货不就是想靠着引起来舆论然后影响政府么?可他贾鸿渐却可以直接通过内参影响政府!他可以直接在内参上,活力全开的揭露这帮人的那点小心思,之后看看那些老干部们知道了这帮人原来都是打着心思想要瓜分国企的,看看这帮人的想法能不能成功!

    于是乎,回了家之后,贾鸿渐先是把本来这个要公开发表的文章给进行了修改,把一些攻击力比较强的,揭开对方私心的那些话都去的差不多了,改成了一个基本上只是点出来对方有私心,但是却没有猛力攻击的文章。接下来,他又顺手把这积攒下来的战斗力都投入到了另外一片写给内参的文章里。在这篇新写的文章里面,贾鸿渐这叫一个火力全开!

    在这文章里面,贾鸿渐那是各种冷嘲热讽,简直可以说是把鲁迅先生那种犀利的讽刺文风学了个透!在这个文章里面,他直接就撕破了社会上这些所谓的企业家们的想法——他们是在有了一定经济“权力”以后,想要把这种经济上的权力转化为遗产留给自家的子孙后代。在这方面最上心的,肯定就是一些国企的负责人,特别是一些企业目前还盈利的国企负责人。而同时一些私企的负责人来凑热闹的,则是更多的想要把自己手中的经济权利给转化为政治地位!也就是说,他们现在其实是想让他们的声音出现在中国的政治舞台之上!他们想看到他们的力量能够影响中国的政治!

    本来嘛,作为商人,也许有开明或者有觉悟的个人,但是绝对没有开明或者有觉悟的阶级。现在的商人阶层,那从某种角度来说,是已经渐渐萌发了政治方面的**,发展到了以后,那基本上就是房地产绑架国家经济的那种路数!发展到最后,那基本上就是美国那种商人控制国家的路数——别忘了,全世界跟美国一样的国家里面,那可就一个美国混的比较好,而菲律宾那样的国家,同样是试行跟美国差不多的制度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